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熊飞骏的博客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熊飞骏
   
   “60年盛典”刚过,“特色中国”就步入了高风险期。
   贪污腐败如燎原烈火。小小中山市市长李启红居然贪贿聚敛了20亿非法财富?东窗事发前还是“全国十大品牌市长”?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全是王宝森!。

   “三公腐败”如洪水猛兽。公车滥用、公款吃喝、公费旅游每年挥霍掉近万亿国民财富,相当于每年腐败掉近38艘先进的核动力航空母舰!
   “公务接待”极尽奢华,每年挥霍浪费的公款相当于全国教育医疗投入的总和。一个县级市平遥的公务接待每年就要损失1200万元门票收入,再加上配套的食宿娱乐礼品就是N个1200万了。
   “黑恶势力”日益坐大,黑社会成为广大基层的影子政府。
   全国多数基层政权山寨化。不择手段以权谋私是多数基层官员的主要职能。
   社会被“权钱”扭曲成高度畸形,公道正义成了奢侈品。多数公民每天耳闻目睹的社会现实不再是“不合理事情多”;而是“合理事情少”?
   “人才”遭受空前压抑,“劣胜优汰、奖恶惩善”的官僚专制体制完全堵塞了仁人志士报效国家、服务社会的晋升之路,造成人才的空前浪费。绝大多数人才要么同流合污为虎作伥要么贫贱一世寂寞一生。
   “极端思潮”在快速滋长蔓延,社会暴力与时俱进;上下层“宽容、和解、共识”的空间正在日益缩小。
   “特权不公”无处不在,40万高干消耗掉近80%的国家医疗保健投入;其余13亿国民享受的医疗保障金仅为总投入的20%?
   多数国民对“腐败不公”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地平线上时隐时现。“二次文革”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
   …………
   达官显贵因为比平民百姓拥有更多“知情权”的缘故,能方便感受黑云压城的风险,纷纷未雨绸缪做好了“外逃”准备,先把子女配偶财富转移出去,自己也暗中弄一份“万恶资本主义国家”的绿卡,随时准备“脚底抹油”走人。
   于是“特色中国”步入了新一轮的“外逃移民”高峰期。
   108万裸官家属移居海外,每人盗走的钱财至少可以教育1000个儿童长大成人。
   2002年4月,河南省烟草专卖局局长蒋基芳的经济问题被群众举报后,引起了纪检部门的注意,蒋基芳在嗅到"风声不对"后,不露痕迹地投奔到早已定居美国的妻子和一双儿女身旁,享受天伦之乐去了。
   黑龙江省石油公司原总经理刘佐卿,非法向国外转移资金达1亿元之多,然后携带一家8口逃到国外。
   2006年6月,涉案金额高达亿元的福建省工商局长周金伙,在被中纪委"双规"前夕逃往境外。周金伙出逃前还在自己办公桌上放了一封信,告诉纪检部门自己远走高飞了,不要再费劲找他。
   连中国行政官级别中的最底层(科级),辽宁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原局长罗亚平贪贿了一亿多巨款,事发前也在积极准备移民加拿大。
   …………
   被贪官口诛笔伐的“万恶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是贪官的首先移民地。太平洋西海岸的的温哥华是著名的“大奶屯”;洛杉矶则是卓有特色的“二奶村”。两个地方的女人们有一个共同特点:豪宅、名车、没男人。洛杉矶的“二奶村”以妙龄美妇为主,温哥华的“大奶屯”则以中年怨妇为主。
   贪官们外逃移民多采用“分步出逃法”:先以冠冕堂皇的名目将妻子儿女弄出境外,然后暗渡陈仓,将巨额国有资产非法转移出境,以解决一家老小的后顾之忧。贪官自己则暂时留在国内掩人耳目继续以权谋私鱼肉人民,一有风吹草动便脚底沫油走人。
   令是啼笑皆非的是:移亲转财到美国的裸官们,无不在国内义正辞严大骂美国?
   
   不但贪官子女妻妾移民境外成风,有特权背景的“名人专家”也争先恐后往外跑。
   《建国大业》拥有新中国影视史最大的明星阵容,据说那些明星全都拥有外国国藉?由一群“外国华人”来教导对祖国不离不弃的中国人如何爱国?是最具“中国特色”的滑稽景观。
   1998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到北大讲演时,北大中文系女生马楠曾当面反驳克林顿对美国民主、自由、人权的解释,痛斥美国的人权状况恶劣。两年后本科毕业的她,却选择了到人权状况恶劣的美国留学。后来又嫁给了一个蓝眼睛、白皮肤的美国人,还生了一个美国籍的儿子……
   2009年夏中国出了一本反对美国霸权的书籍——《中国不高兴》,得到了许多左愤的狂热追捧。可令左愤郁闷的是;该书出版几个月后因写作此书名利双收的作者,又常在央视豪言壮语的“爱国者”宋晓军,却办理了美国绿卡?该书的总策划张小波,也正在移民加拿大?
   …………
   原来名人专家们也是和裸官玩一样的忽悠把戏,“心里喜欢谁就在嘴里咒骂谁”?吃一崭长一智,以后国民看到骂美国的文字,听到骂美国的声音可要多长个心眼了,说不准这些人是在“贼喊捉贼”哩?这些人口口声声高调吹捧自己的国家,就象三国时期东吴大将吕蒙肉麻吹捧蜀国荆州留守关羽一样,心里巴不得自己的国家“走麦城”。
   
   《红楼梦》里有一句众所周知的诗词: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天意从来高难问,裸官们在贪贿敛财和移亲转财方面可谓极尽聪明机关算尽,但结出的果实却多数事与愿违,“望子成龙却收获跳蚤”。
   裸官们想方设法把子女妻妾转移到“万恶资本主义国家”,可多数花花太岁和大奶二奶N奶们却在境外沦为遭主流社会唾弃的“二等公民”,地位连黑人都不如。
   凭良心说话,“花花太岁”们在境外受歧视并非“万恶资本主义国家”的过错,美、英、法、澳的“种族歧视”并没有我们主流媒体宣传的那样恶劣,否则黑人奥巴马也不可能当选上美国总统。裸官亲属在境外的“二流角色”绝大多数是他们自己造成的,是“自作孽不可活”。
   花花太岁们因为“一切来得太容易”的缘故,没有经过必要的人生历练和挫折洗礼,缺乏进取精神和承受艰难困苦的意志,普遍不学无术心态浮躁意志薄弱,除了挥霍弄权外什么也不会,阔得只剩下“权”和“钱”了?因此“权钱”成为他们的主要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习惯了用“权钱”来衡量一切,用“权钱”来解决遇到的所有问题。
   “万恶资本主义国家”是一些“认人不认钱”和“权力被关进笼子”的国家。花花太岁们到了境外后,突然发现他们拥有的“唯一资本”——“权钱”在这些国家所起的作用相当有限?“万恶资本主义国家”不但有“权钱”买不来的东西?而且多数东西都是“权钱”买不来的?结果他们一夜间从“阔得只剩下权钱”坠落成“穷得一无所有”的下等人了。
   花花太岁们的巨大失落感可想而知。
   在那些“万恶资本主义国家”,如果你没有必要的能力、品格和公德,你拥有的巨额“赃款”不但不能提高你的生活质量,相反还能招来公众的“歧视”和“厌恶”。当不学无术的花花太岁们在海外挥金如土,企图在西洋人面前卖富摆阔时,等于是向当地主流社会张扬自己拥有大笔“不明资产”。习惯了独立思考的西洋人稍加推理就能明白他们的父辈都是中国的大贪官。西人对公权私用贪贿腐败的憎恨反感超过持枪抢银行。美国人不会歧视那些在街道旁乞讨的乞丐,但会对拥有来历不明资产的富人嗤之以鼻。 一旦在西人面前暴露了自己和贪贿赃款连在一起,就等于自绝于当地主流社会。
   
   因为被当地主流社会所不耻,花花太岁们多在国外抱团而居,在国外聚成一个“小中国”,继续用中国的“权钱”价值观来延续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颓废生活方式,用低俗的肉体刺激来麻醉心灵。很多女富二代甚至在国外做皮肉生意,今朝有酒今朝醉,没有希望没有未来……
   裸官们把子女和巨额资产转移到国外的代价竟然是“少爷小姐”在境外要么沦为“二等公民”,要么堕落成瘪三浪女?
   “一群住着豪宅却丢失灵魂的可怜人”?是西方社会对中国花花太岁们的普遍印象。
   裸官们当初不会想到,让子女拥有几代人也花不完的钱,居然会在国外成为“可怜人”?
   早知如此,裸官们何必一门心思想到外逃移民呢?如果你们不信任自己的国家,最好的办法也应该是把自己拥有的“权钱”用于推进祖国的文明进步事业,为子孙后代打造一片湛蓝的天空;而不是把子女财产送到国外去。
   裸官们的子女也许更适合在中国生存!
   不仅是生活质量社会地位一落千丈,海外花花太岁的人身安全也随时面临不测风险。
   印尼屠杀华人当众轮奸华人女子的悲剧我们还记忆犹新。
   现在欧美国家的华人也正在失去必要的安全保障。
   6月1日晚,巴黎美丽城大酒楼灯火通明,旅法华人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婚宴。深夜大批宾客陆续离席散去之时,20来名不法歹徒围堵在酒楼门口,对出来的宾客当众进行暴力轮番抢劫,其无视众人的嚣张气焰令人发指,很多人吓得躲在楼内不敢出门……
   这只是其中的一例,类似的悲剧在海外差不多每天都在上演,欧美华人已沦为犯罪团伙最热心的抢劫目标。美丽城大酒楼抢劫案发生后,旅法华人在巴黎游行抗议。6月 20日下午3点左右,来自巴黎各地2万多名华侨华人在巴黎华人聚居区美丽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反暴力、要安全”游行示威。参加游行的华人几乎都是受害者,几乎没有人未被抢劫过,只是次数多少的问题。巴黎已形成了一个针对华人的巨大的抢劫市场和团伙。
   值得一提的是,法国前总统希拉克的养女英瑶•特拉塞,巴黎19区区长兼巴黎市参议员罗热•马德克也参与了游行,并走在游行队伍的前列。
   有一个现象值得我们反思:各地抢劫华人的犯罪分子多是黑人和阿拉伯等少数族群,而不是白人主体民族。我们的媒体多年来一直视西方的黑人和少数族群为“朋友”,为他们的地位待遇“鸣不平”?同时抨击白人政府搞种族歧视?可抢劫华人的犯罪分子主要是我们的“朋友”?
   经常“混淆敌友”是中华民族的百年悲哀!
   欧美各国有很多少数族群,华人并不是人数最少者,为何华人总是沦为各国犯罪分子最热心的抢劫目标?个中原因是多方面的,我在先前的文章里也曾作过分析,总之华人“自身原因”远远多于“种族歧视”。如果海外华人不首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并战胜自我,而是一味抱怨“种族歧视”,就不可能走出被抢劫的噩梦。
   华人的祖国没有“文明进步”也许是最根本的原因!
   推进祖国的文明进步不仅是中国人的奋斗目标;也应该成为海外华人的共同奋斗目标。
   对于境外移民来说,背后没有一个文明进步的国家是危险的。六十年前犹太人在世界各地惨遭周期性屠杀抢劫的悲剧就是前车之鉴。
   今天欧美国家的犯罪分子很少抢劫犹太人,一旦被抢劫犯罪分子也难逃法网,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犹太人的民族凝聚力很强,海外犹太人背后有一个文明进步的祖国,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去推进祖国的文明进步。以色列也随时准备着保护世界各地犹太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