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熊飞骏的博客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熊飞骏
   
   “60年盛典”刚过,“特色中国”就步入了高风险期。
   贪污腐败如燎原烈火。小小中山市市长李启红居然贪贿聚敛了20亿非法财富?东窗事发前还是“全国十大品牌市长”?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全是王宝森!。

   “三公腐败”如洪水猛兽。公车滥用、公款吃喝、公费旅游每年挥霍掉近万亿国民财富,相当于每年腐败掉近38艘先进的核动力航空母舰!
   “公务接待”极尽奢华,每年挥霍浪费的公款相当于全国教育医疗投入的总和。一个县级市平遥的公务接待每年就要损失1200万元门票收入,再加上配套的食宿娱乐礼品就是N个1200万了。
   “黑恶势力”日益坐大,黑社会成为广大基层的影子政府。
   全国多数基层政权山寨化。不择手段以权谋私是多数基层官员的主要职能。
   社会被“权钱”扭曲成高度畸形,公道正义成了奢侈品。多数公民每天耳闻目睹的社会现实不再是“不合理事情多”;而是“合理事情少”?
   “人才”遭受空前压抑,“劣胜优汰、奖恶惩善”的官僚专制体制完全堵塞了仁人志士报效国家、服务社会的晋升之路,造成人才的空前浪费。绝大多数人才要么同流合污为虎作伥要么贫贱一世寂寞一生。
   “极端思潮”在快速滋长蔓延,社会暴力与时俱进;上下层“宽容、和解、共识”的空间正在日益缩小。
   “特权不公”无处不在,40万高干消耗掉近80%的国家医疗保健投入;其余13亿国民享受的医疗保障金仅为总投入的20%?
   多数国民对“腐败不公”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地平线上时隐时现。“二次文革”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
   …………
   达官显贵因为比平民百姓拥有更多“知情权”的缘故,能方便感受黑云压城的风险,纷纷未雨绸缪做好了“外逃”准备,先把子女配偶财富转移出去,自己也暗中弄一份“万恶资本主义国家”的绿卡,随时准备“脚底抹油”走人。
   于是“特色中国”步入了新一轮的“外逃移民”高峰期。
   108万裸官家属移居海外,每人盗走的钱财至少可以教育1000个儿童长大成人。
   2002年4月,河南省烟草专卖局局长蒋基芳的经济问题被群众举报后,引起了纪检部门的注意,蒋基芳在嗅到"风声不对"后,不露痕迹地投奔到早已定居美国的妻子和一双儿女身旁,享受天伦之乐去了。
   黑龙江省石油公司原总经理刘佐卿,非法向国外转移资金达1亿元之多,然后携带一家8口逃到国外。
   2006年6月,涉案金额高达亿元的福建省工商局长周金伙,在被中纪委"双规"前夕逃往境外。周金伙出逃前还在自己办公桌上放了一封信,告诉纪检部门自己远走高飞了,不要再费劲找他。
   连中国行政官级别中的最底层(科级),辽宁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原局长罗亚平贪贿了一亿多巨款,事发前也在积极准备移民加拿大。
   …………
   被贪官口诛笔伐的“万恶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是贪官的首先移民地。太平洋西海岸的的温哥华是著名的“大奶屯”;洛杉矶则是卓有特色的“二奶村”。两个地方的女人们有一个共同特点:豪宅、名车、没男人。洛杉矶的“二奶村”以妙龄美妇为主,温哥华的“大奶屯”则以中年怨妇为主。
   贪官们外逃移民多采用“分步出逃法”:先以冠冕堂皇的名目将妻子儿女弄出境外,然后暗渡陈仓,将巨额国有资产非法转移出境,以解决一家老小的后顾之忧。贪官自己则暂时留在国内掩人耳目继续以权谋私鱼肉人民,一有风吹草动便脚底沫油走人。
   令是啼笑皆非的是:移亲转财到美国的裸官们,无不在国内义正辞严大骂美国?
   
   不但贪官子女妻妾移民境外成风,有特权背景的“名人专家”也争先恐后往外跑。
   《建国大业》拥有新中国影视史最大的明星阵容,据说那些明星全都拥有外国国藉?由一群“外国华人”来教导对祖国不离不弃的中国人如何爱国?是最具“中国特色”的滑稽景观。
   1998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到北大讲演时,北大中文系女生马楠曾当面反驳克林顿对美国民主、自由、人权的解释,痛斥美国的人权状况恶劣。两年后本科毕业的她,却选择了到人权状况恶劣的美国留学。后来又嫁给了一个蓝眼睛、白皮肤的美国人,还生了一个美国籍的儿子……
   2009年夏中国出了一本反对美国霸权的书籍——《中国不高兴》,得到了许多左愤的狂热追捧。可令左愤郁闷的是;该书出版几个月后因写作此书名利双收的作者,又常在央视豪言壮语的“爱国者”宋晓军,却办理了美国绿卡?该书的总策划张小波,也正在移民加拿大?
   …………
   原来名人专家们也是和裸官玩一样的忽悠把戏,“心里喜欢谁就在嘴里咒骂谁”?吃一崭长一智,以后国民看到骂美国的文字,听到骂美国的声音可要多长个心眼了,说不准这些人是在“贼喊捉贼”哩?这些人口口声声高调吹捧自己的国家,就象三国时期东吴大将吕蒙肉麻吹捧蜀国荆州留守关羽一样,心里巴不得自己的国家“走麦城”。
   
   《红楼梦》里有一句众所周知的诗词: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天意从来高难问,裸官们在贪贿敛财和移亲转财方面可谓极尽聪明机关算尽,但结出的果实却多数事与愿违,“望子成龙却收获跳蚤”。
   裸官们想方设法把子女妻妾转移到“万恶资本主义国家”,可多数花花太岁和大奶二奶N奶们却在境外沦为遭主流社会唾弃的“二等公民”,地位连黑人都不如。
   凭良心说话,“花花太岁”们在境外受歧视并非“万恶资本主义国家”的过错,美、英、法、澳的“种族歧视”并没有我们主流媒体宣传的那样恶劣,否则黑人奥巴马也不可能当选上美国总统。裸官亲属在境外的“二流角色”绝大多数是他们自己造成的,是“自作孽不可活”。
   花花太岁们因为“一切来得太容易”的缘故,没有经过必要的人生历练和挫折洗礼,缺乏进取精神和承受艰难困苦的意志,普遍不学无术心态浮躁意志薄弱,除了挥霍弄权外什么也不会,阔得只剩下“权”和“钱”了?因此“权钱”成为他们的主要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习惯了用“权钱”来衡量一切,用“权钱”来解决遇到的所有问题。
   “万恶资本主义国家”是一些“认人不认钱”和“权力被关进笼子”的国家。花花太岁们到了境外后,突然发现他们拥有的“唯一资本”——“权钱”在这些国家所起的作用相当有限?“万恶资本主义国家”不但有“权钱”买不来的东西?而且多数东西都是“权钱”买不来的?结果他们一夜间从“阔得只剩下权钱”坠落成“穷得一无所有”的下等人了。
   花花太岁们的巨大失落感可想而知。
   在那些“万恶资本主义国家”,如果你没有必要的能力、品格和公德,你拥有的巨额“赃款”不但不能提高你的生活质量,相反还能招来公众的“歧视”和“厌恶”。当不学无术的花花太岁们在海外挥金如土,企图在西洋人面前卖富摆阔时,等于是向当地主流社会张扬自己拥有大笔“不明资产”。习惯了独立思考的西洋人稍加推理就能明白他们的父辈都是中国的大贪官。西人对公权私用贪贿腐败的憎恨反感超过持枪抢银行。美国人不会歧视那些在街道旁乞讨的乞丐,但会对拥有来历不明资产的富人嗤之以鼻。 一旦在西人面前暴露了自己和贪贿赃款连在一起,就等于自绝于当地主流社会。
   
   因为被当地主流社会所不耻,花花太岁们多在国外抱团而居,在国外聚成一个“小中国”,继续用中国的“权钱”价值观来延续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颓废生活方式,用低俗的肉体刺激来麻醉心灵。很多女富二代甚至在国外做皮肉生意,今朝有酒今朝醉,没有希望没有未来……
   裸官们把子女和巨额资产转移到国外的代价竟然是“少爷小姐”在境外要么沦为“二等公民”,要么堕落成瘪三浪女?
   “一群住着豪宅却丢失灵魂的可怜人”?是西方社会对中国花花太岁们的普遍印象。
   裸官们当初不会想到,让子女拥有几代人也花不完的钱,居然会在国外成为“可怜人”?
   早知如此,裸官们何必一门心思想到外逃移民呢?如果你们不信任自己的国家,最好的办法也应该是把自己拥有的“权钱”用于推进祖国的文明进步事业,为子孙后代打造一片湛蓝的天空;而不是把子女财产送到国外去。
   裸官们的子女也许更适合在中国生存!
   不仅是生活质量社会地位一落千丈,海外花花太岁的人身安全也随时面临不测风险。
   印尼屠杀华人当众轮奸华人女子的悲剧我们还记忆犹新。
   现在欧美国家的华人也正在失去必要的安全保障。
   6月1日晚,巴黎美丽城大酒楼灯火通明,旅法华人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婚宴。深夜大批宾客陆续离席散去之时,20来名不法歹徒围堵在酒楼门口,对出来的宾客当众进行暴力轮番抢劫,其无视众人的嚣张气焰令人发指,很多人吓得躲在楼内不敢出门……
   这只是其中的一例,类似的悲剧在海外差不多每天都在上演,欧美华人已沦为犯罪团伙最热心的抢劫目标。美丽城大酒楼抢劫案发生后,旅法华人在巴黎游行抗议。6月 20日下午3点左右,来自巴黎各地2万多名华侨华人在巴黎华人聚居区美丽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反暴力、要安全”游行示威。参加游行的华人几乎都是受害者,几乎没有人未被抢劫过,只是次数多少的问题。巴黎已形成了一个针对华人的巨大的抢劫市场和团伙。
   值得一提的是,法国前总统希拉克的养女英瑶•特拉塞,巴黎19区区长兼巴黎市参议员罗热•马德克也参与了游行,并走在游行队伍的前列。
   有一个现象值得我们反思:各地抢劫华人的犯罪分子多是黑人和阿拉伯等少数族群,而不是白人主体民族。我们的媒体多年来一直视西方的黑人和少数族群为“朋友”,为他们的地位待遇“鸣不平”?同时抨击白人政府搞种族歧视?可抢劫华人的犯罪分子主要是我们的“朋友”?
   经常“混淆敌友”是中华民族的百年悲哀!
   欧美各国有很多少数族群,华人并不是人数最少者,为何华人总是沦为各国犯罪分子最热心的抢劫目标?个中原因是多方面的,我在先前的文章里也曾作过分析,总之华人“自身原因”远远多于“种族歧视”。如果海外华人不首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并战胜自我,而是一味抱怨“种族歧视”,就不可能走出被抢劫的噩梦。
   华人的祖国没有“文明进步”也许是最根本的原因!
   推进祖国的文明进步不仅是中国人的奋斗目标;也应该成为海外华人的共同奋斗目标。
   对于境外移民来说,背后没有一个文明进步的国家是危险的。六十年前犹太人在世界各地惨遭周期性屠杀抢劫的悲剧就是前车之鉴。
   今天欧美国家的犯罪分子很少抢劫犹太人,一旦被抢劫犯罪分子也难逃法网,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犹太人的民族凝聚力很强,海外犹太人背后有一个文明进步的祖国,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去推进祖国的文明进步。以色列也随时准备着保护世界各地犹太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