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熊飞骏的博客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熊飞骏
   
   1770 年,英国航海家詹姆斯•库克船长抵达澳洲大陆,花了很长时间沿着整个东海岸航行探险,途中在植物湾停泊。当他发现这是一块没有“现代主人”的未开发处女地时,库克船长宣布这块大陆为大英帝国所有,并将其命名为“新南威尔士”。
   1779 年,因为民主的英国慎判死刑,监狱人满为患,刑事重犯、惯犯越狱的事件时有发生。为了给那些杀人越货的刑事犯寻找一个无法越狱的流放地,约瑟夫•班克斯(库克航船上的博物学家)建议英国政府把他们流放到远离英国本土的处女大陆“新南威尔士”……

   1787 年,一支由11艘船组成的舰队载着 750 罪犯驶向澳洲大陆,于1788 年 1 月 26 日在悉尼湾登陆。
   这批罪犯是澳大利亚最早的居民。
   随后的大半个世纪,英国政府陆续把罪犯输送到澳洲大陆,一直到1868年。
   罪犯是澳大利亚早期居民的主要组成部分。
   这些罪犯的凶残和灭绝人性可以从他们对待澳洲大陆土著居民的暴行中看出来。他们象猎杀牲畜一样任意捕杀新大陆土著,连妇女儿童也一样亮出血淋淋的屠刀。
   流放澳洲的罪犯捕杀土著居民与美国早期移民屠杀印弟安人在性质上有很大的区别:后者多数情况下是基于文化冲突的自卫反击,和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攻击属同一性质,是被动的;前者则是赤裸裸的攻击猎杀,是主动的。
   所以澳大利亚的早期居民是不折不扣的人渣和败类!是货真价实的低素质人口。
   沙漠广布的澳洲大陆并不是一块适合人类居住的丰饶土地,而是一个炎热荒芜、毒虫肆虐的恐怖之地。因此这块由罪犯建立的殖民地在相当长时期内一直笼罩着饥饿的阴影。
   蛮荒的土地和低素质人口,似乎天定澳大利亚是一个绝望的国度。
   在国家兴衰的天平上,还有远比土地和人口素质更重要的砝码:那就是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
   好的体制把魔鬼进化成天使;把沙漠灌溉成绿洲。
   坏的体制把天使异化成魔鬼,把绿洲折腾成沙漠。
   英国把罪犯输送到澳洲大陆的同时,也给这块蛮荒的处女地输入了“抑恶扬善、优胜劣汰”的民主宪政体制。
   这是澳洲大陆最大的幸运!是英国给澳大利亚的最好礼物。
   从第一批罪犯踏上澳大利亚的那一天起,两百多年过去了,罪犯的后代在民主政治的滋养下,早已洗净了罪恶祖先凶残冷酷的血质,进化成绅士型的文明公民。今天的澳大利亚人是全球公认的高素质群体,澳大利亚也成为最适合人类住居的国度,是中国有产者优先选择的理想移民地。
   澳大利亚的历史彰显了这样一个事实:素质低的国民并非不适合民主,一个国家是否适合民主体制与国民素质没有必然联系。一个国家国民素质的决定因素是该国的政治体制。民主体制能最大限度激发人身上的积极和健康的潜能,大幅度地提升国民素质。
   依此类推,“中国人素质低”不是“不适合民主”的理由。连罪犯都能成功的移植民主宪政体制,中国人的素质总比罪犯高些吧,对民主政治的把握总不致于连罪犯都不如吧?中国的某些左愤和特权阶层总不能如此这般地诬蔑自己的同胞吧?
   因为中国长达两千二百年的极权专制历史,长期的潜移默化使中国人的潜意识里有浓厚的专制情结。因此人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中国人不适合民主”。我们只看到了中国人天性的一个侧面,而忽视了另一个侧面。中国人血统中的“民主基因”虽然比不上英、美、法、德的国民;但比亚洲的绝大多数国家更容易接受和把握民主。一个显著的例子就是南亚非基督教国家的中国移民并没有信奉这些国家的主体宗教——佛教和伊斯兰教,而是多数信奉了基督教,并因此受到这些国家主体民族的残酷迫害。现代民主文明就是起源于基督教的教义,美国的开国英雄当初设计民主政治体制就主要参照《圣经》的理论。与其说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还不是说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美国的本质是以基督教精神立国的。此现象说明中国人身上根植着与生俱来的“民主基因”,因而较容易理解和接受民主。
   台湾人和俄罗斯人在同一时间走上民主之路,可台湾的民主政治在二十年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俄罗斯的民主则出现了大倒退。由此可见“中国人不适合民主”是无视“众目睽睽事实”的“政治谎言”。
   澳大利亚的历史也说明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是先有民主然后才有国民高素质;而不是先有国民高素质后有民主。民主是公民高素质的前提;国民高素质则是民主的结果。同理:国民低素质不是“专制”的充分条件;而是“专制”的结果。要想大幅度地提升国民素质,就必须敞开胸怀拥抱民主宪政体制。
   
   二OO九年五月二日
(2010/06/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