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熊飞骏的博客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熊飞骏
   
   
   中国的民主才刚刚起步,国民尚处于民主理念的启蒙阶段,民主派生的社会问题还没机会在中国充分展露,但中华大地却弥漫着一股质疑民主的“冷空气”,“中国不适合民主”等妖魔化民主的言论不断见诸媒体和网络。这真是咄咄怪事?人类的大多数都证明好的东西, 我们还没来得及尝试为何就断言不适合文明古国呢?

   有关质疑民主的言论很多,下面我只就常见的问题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误区之一:中国公民素质低下,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
   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中国这样的以封建家长制为基点的国家,封建专制主义根深蒂固,人民科学文化素质总体不高,民族众多,历史上长期“治、乱”轮回,包袱沉重,灾难深重的13亿人口大国,要想迅速富强崛起,照搬西式民主是不现实的,相反还应该长期坚持中央集权性质的国家主义,就是要使政权始终保持一定程度的威权主义性质,保持民族的凝聚力和组织力。实际上,近代日本和德国的崛起,也无一不是先走国家主义道路的!
   上述观点看似很客观理性,其实经不起理性的推敲。
   首先中国人为什么科学文化素质总体不高?
   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中华文明在明王朝以前一直遥遥领先于人类世界。明王朝以前中国虽是专制政体,但世界各国也一样是专制政体。所不同的是中国的专制政体比较成熟,尤其是科举制度网络了大批英才为专制政治服务,因此较之其他的专制政体更为行之有效,所以中华文明才因此一路领先。十七世纪以后,以英国、比利时、瑞士、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明国家摒弃传统的专制政体,依靠民主和法治来重组自己的文明,结果这些国家在近代突飞猛进,文明程度很快超过中国,国民素质也大幅度提高,科学文化教养也远远超过依旧生活在专制政体下的中国人。在英美等民主国家的带动下,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摆脱专制投奔民主,这些国家的国民素质也因此后来居上。
   上述历史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
   西方民主国家的国民素质之所以高于中国,是因为这些国家采用了民主政治的缘故。中国公民素质之所以在近代落伍了,是因为中国没有从专制走向民主。
   民主国家不是先有国民高素质然后才有民主;而是先有民主然后才有国民高素质,也就是说民主是提高国民素质最有效的药方。
   中国人之所以总体素质不高,是因为长期专制统治的恶果。
   如果因为国民素质低的原因而摒弃民主,那么我们的国民素质永远也不会得到提升,因为专制是国民低素质的根源,民主则是提高国民素质最有效的途径。
   中国只有走向民主,国民素质才有提高的可能。虽然不能在一个晚上变成文明人,但却走上了文明之路,步入素质的良性循环。
   其次日、德两国的现代化走的是“国家主义”这条强国之路,但两国走的是“民主国家主义”,与专制统治有本质的区别,说得形象点就是“民主的初期阶段”。两国都是在推翻封建专制的基础上走向现代化的,两国现代化早期都建立了民主政治的重要标志“独立议会”并切实地负起责任,法治也得到充分的贯彻和尊重。等到民主和法治深入人心时,两国马上由民主的“初期阶段”转入“高级阶段”。
   再次国民素质的提高虽非一朝一夕之事,但如果拥有一个对国家民族勇于负责的精英政府,民众的素质在短期内可以得到飞跃式的提升。日本的明治维新和中国的公孙鞅变法就是一个很能有说服力的例证。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国民的综合素质比我们低得多,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大多数日本国民连“姓”都没有。明治政府认为日本国民没有“姓”太没面子了,于是就责令每个国民必须为自己确定一个“姓氏”。普通日本国民不明了“姓”的确切意义,为了敷衍上面纷纷把自己的居住地作为姓氏,附近有一株松树、杉木或藤本植物的就姓“松下”、“高杉”、“伊藤”,房子被稻田围绕的就姓“田中”,住在山谷的就姓“山口”……明治政府是一个高效的精英政府,在高杉晋作、伊藤博文、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等明治精英的努力下,日本国民素质加速度提升,仅用了二十多年时间就和英美等发达国家的国民站到了同一个地平线。
   印度、墨西哥等民主国家的国民素质之所以提升缓慢,并不是民主的过错,而是缺少一个勇于负责且强有力精英政府的缘故。再说印度的国民素质毕竟提高了,在今天已后来居上超过中国。如果当初他们没有选择民主政治,那就肯定没有提高的那一天,更不用说超过中国了。
   诚然,国民素质低下会大大影响民主的进程,因为民主不仅仅是拥有一套完善的民主体制和健全的法律就可大功告成,还需要民众拥有民主、法治的理念和思维方式,否则再好的制度执行起来也会变味。但民众的思维方式是可以引导的,一个有能力且有责任心的政府能够在十年甚至几年的时间内让民众思维方式转换到民主、法治的轨道。这方面最突出的例子是美国建国时期。美国独立战争前夕,绝大多数美国公民并没有从英国独立出来另行建立一个国家的意识,他们只希望英国的统治能够公平一点,让他们享有和英国本土公民同等的政治和经济权益,不要限制他们的经济活动,把美洲殖民地当成英国的原料产地和商品市场。是约翰、亚当斯和潘恩等人的文字转变了美国公民的思想,尤其是潘恩的《常识》像一团燎燃烈火,点燃了绝大多数美国公民的独立意识,使他们认识到摆脱大英帝国的统治是必要的,在新大陆建立一个独立自主的民主国家是他们的天赋人权和上帝赋予他们的神圣使命。结果不到一年时间,绝大多数美国公民都站到“独立”这一边,第二届大陆会议顺利通过了独立的决议并起草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部最伟大的政治文献《独立宣言》。
   美国独立战争胜利后,美国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还不成其为一个国家,只是一个名词意义上的松散联邦,十三个殖民地(组成美国最早的十三个州)各自为政,各自拥有独立的军队和内政外交,和苏联解体后的“独联体”有着惊人的相似。谢斯暴动后,美国人意识到过于松散的联邦没有能力保护共同安全,决定十三个殖民地加强联合建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于是各殖民地选派代表参加费城立宪会议,制定一部国家能够真正运转和切实负起责任的宪法。费城会议制定的美国宪法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智慧,但这部宪法能否在美国付诸实施却前景渺茫。因为此宪法必须得到十三个殖民地议会中的九个批准才能生效。早期美国人大多是为逃避欧洲封建国家的暴政移居新大陆的,他们对大国家和大政府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不信任,任何损害州权和增加国家权力的尝试都被认为是对他们天赋权力的侵害。而美国宪法却要求把原属于各州的军事、外交等相当多的大权全部交给国家,天性酷爱自由且对大政府有相当警觉的美国人应该从心理上抵制这部宪法。汉密尔顿是现代美国的第一大功臣,这部宪法能够顺利通过是以他为代表的“联邦党人”努力的结果。美国宪法制定出来后,汉密尔顿和他的朋友写了大量的文章介绍美国宪法的精髓,建立一个强有力国家的必要,各州把部分权力交给国家是放弃眼前的小利益而追逐未来的大利益……汉密尔顿等人的文章(《联邦党人文集》)在美国十三个殖民地广泛传播,很多美国人的思想在这些文章的引导下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从小国寡民意识转为大国家意识,由宪法的反对者变成宪法的拥护者。结果不到两年时间,美国宪法就在各州获得通过,影响整个人类历史的现代美国就这样诞生了。
   美国早期的历史说明民众的思想和思维方式是可以积极引导的;但能否被有效地引导取决于两个前提:一是拥有相当一批有良知且对国家民族的进步有强烈责任心的知识分子;二是新闻自由。潘恩的《常识》在三个月内发行超过一百万册,当时美国只有三百万人,相当于中国发行四亿册,如此大的发行量没有真正的新闻自由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潘恩当时并不是什么权力人物,不能像选集之类的书籍一样进行行政摊派。
   所以中国民众素质低不适合民主的说法不成立!
   
   
   
    误区之二:民主会造成国家的长期动荡,甚至分裂。
   
   上世纪九十年代,前苏联在痛定思痛之后抛弃了极权政治,毅然决然地走上了民主之路。
   民主并没有象民主斗士承诺的那样在一夜之间把苦难深重的前苏联带入梦想中的天国,相反在共产主义阵营内部引发了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反应,这个号称经济总量高居“世界第二”的超级强国在一个晚上解体了,分裂成十五个步调不一致的独立国家。
   前苏联最大的加盟共和国俄罗斯继承了超级强国的大部分遗产,它有充分的自信能找回苏联的荣光,因为它的国土面积依旧高居世界第一,依旧是世界第二核大国和航天大国。如果俄罗斯能有效地利用民主政治的优势,它在国际上的地位甚至会很快超过前苏联。
   遗憾的是,俄罗斯并没有象预期的那样很快品尝到民主的果实,相反因推行“硬着陆”式的经济转型而陷入暂时的困境。虽然俄罗斯人的生活水准和前苏联相比并没有任何下降的迹象,多数时候还略有上升,但因把主要精力用于应付内部问题而忽视了对外造势,结果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和前苏联相比急转直下,从而极大的挫伤了俄罗斯人的民族自尊心。前苏联的卫星国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和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纷纷加入北约;乌克兰、格鲁吉亚也发生“玫瑰色革命”倒向西方。属于俄罗斯版图内的车臣也跑出来凑热闹,嚷着要步那些加盟共和国的后尘闹独立,被莫斯科否决后就针对俄罗斯平民发动一边串的恐怖袭击……
   俄罗斯民主在中国人眼里一度成了“一团糟”;中国人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俄罗斯从此会永远地衰落下去,甚至会远远落后于中国的发展步伐,并且直觉地把俄罗斯的衰落认定成是“民主”的恶果。中国人免不了要问:如果没有民主,苏联会分裂吗?如果俄罗斯不走向民主,斯拉夫人的国际地位会一落千丈吗?
   如果不对苏联问题进行客观历史的分析,就很容易把苏联的解体和俄罗斯的衰落认定是“民主”造成的,并进而推论出中国如果选择民主,也一样会造成国家的持久动荡,甚至四分五裂。
   纵观前沙皇俄国和前苏联的近现代历史,就会发现苏联的解体是迟早的事,国家分裂的种子在斯大林时期就已经种下了,和民主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民主只是加快了解体的步伐而已。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既然迟早要解体,迟解不如早解,好合好散总比结下血海深仇后再散伙结果要好得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