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熊飞骏的博客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熊飞骏
   
   近几年,没有哪个影视名星的热度超过赵本山的了?他的小品收视率在今天的中国绝对高踞榜首。连续几年的春节联欢晚会,赵本山的小品总是最受观众欢迎的剧目。
   影视剧通常分喜剧和悲剧两大类。

   小品是观众最喜闻乐见的喜剧。
   因为小品容易走红的缘故,近几年编剧和导演都把精力放在喜剧创作上。荧屏上收视率很高的影视剧多数为喜剧。尤其是那些拍专制帝王马屁的喜剧花样翻新,从《武则天》、《风流乾隆》到《铁齿铜牙纪绕岚》……无一例外都赢得了观众的热烈喝彩声。汉武帝、武则天、乾隆皇帝、慈禧太后等几个给中华文明带来巨大灾难的专制魔王,经过影视喜剧的炒作,今天几乎成为离观众心灵最近的崇拜偶像?
   近十年无疑是喜剧的丰收期。
   
   和小品喜剧的丰收相比,近十年创作的悲剧寥寥无几,有价值的悲剧则一部也没有?
   一个民族偏爱喜剧本来无可厚非;但一个民族创作不出有价值的悲剧则是民族文化的一大悲哀。因为悲剧的艺术水准和收视率折射出一个民族的理性和深度。
   
   什么是悲剧?什么是喜剧?
   悲剧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你明明知道前面是黑暗的死胡同,却无法阻止人家向黑暗前进的步伐!
   真正的悲剧不单是外部强加给你的苦难;还有外部强加给你苦难的时候,你用自己悲剧性格实现了这个苦难。
   喜剧则是把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是把个人的局限性完整展现给人看。
   …………
   悲剧和喜剧谁有利于推动国家民族的文明进步?
   我们只消回顾一下改革开放的第一个十年和后一个十年就能得到答案。
   改革开放的黄金时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的中国不仅在经济上硕果累累,十亿人民吃饱了肚子,走出了饥寒交迫的噩梦;在文化上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那是一个进取的时代!
   八十年代中国文化的代表作是《伤痕文学》,仅从字面上理解就属于典型的悲剧。那时的影视剧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深刻印象,《小街》这部影片直到今天我一想起仍不自禁热泪盈眶。
   新世纪的中国是喜剧的世界,也是一个堕落的时代。十年来中华文明究竟取得了多少实质性的进步,相信各位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我个人的心路历程也显示今天的中国需要的是悲剧而不是喜剧。
   我一直很关注大饥荒和文革那段历史。十年前我是用一种“喜剧心态”来看待那段悲剧的,也就是把悲剧当作“闹剧”来欣赏。那时我的大饥荒印象不外乎“亩产十万斤粮食”,“全民土法炼钢、把百姓的锅、铲、瓢、盆投进去烧成一堆铁屎”,“全民勒紧裤带抬着一堆废铁放‘卫星’”……文革印象则是“学生停课大串连”,“给走资派戴上高帽子游街”,“伟大领袖接见红卫兵”……这些劳民伤财的瞎折腾闹剧虽然荒唐可笑,但听上去还有点“意思”,甚至觉得那时的人民挺幼稚挺可爱的。当无法忍受当今社会无处不在的贪污腐败时,竟然认为中国再为一次文化大革命也未尝不可。
   直到近十年我接触到了关于大饥荒和文革的更详实史料,并实地调查那些年代发生的骇人听闻悲剧;了解到大饥荒和文革的血淋淋真相;了解到四川、信阳、无为等地区饥饿迫人疯狂后人吃人的无奈;了解到坚持说真话的张志新临刑前被四个冷血壮汉用锈刀割断喉管;了解到北大才女林昭被野蛮枪杀后刽子手上门索要五分钱子弹费;了解到不肯泯来良知的李九莲抛尸野外无人掩埋,性器官被一老流氓割下拿去猥亵;了解到为李九莲鸣冤的钟海源被野蛮活体取肾;了解到大兴县、道县大屠杀;了解到广西宾阳、武宣禽兽不如惨案……我的心灵才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并在灵魂深层痛定思痛地反思自省,对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产生了刻骨铭心的恐惧和厌恶,认识到中国人绝不能忘记那段悲剧,绝不能让那样的悲剧在中华大地重演。就算现在无官不贪无公不腐,也绝不能用文革那种反文明反人类的暴行来对付贪腐!
   
   因为近十年小品和喜剧主宰荧屏,国民逐渐失去了反思和自省的能力,对文革灾难的印象多数停留在“喜剧心态”,对那段历史缺乏刻骨铭心的恐惧和厌恶,误认为文革虽然发生了很多不合常情的闹剧,但合理可取的成分是主要的,甚至幻想用文革那种急风暴雨式的群众运动来对付燎原烈火样的贪污腐败。
   对于一个误入歧途罪恶频仍的民族来说,喜剧能起到心灵按摩的效果,让人暂时忘却罪恶的伤害。但过多的按摩让人心灵麻木,不思进取,甚至普遍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对绑架自己的罪犯赐予“生命”的行为依赖感恩,失去了改变不合理现实战胜邪恶的勇气和动力。
   悲剧则能给国民麻木自慰的心灵泼上冷水,激发出进取向上战胜邪恶的勇气和力量。
   成功的悲剧能产生灵魂深层的震撼力,使观众的心灵得到净化,在痛定思痛反思之后牢记悲剧的教训,不再让类似的悲剧重演。
   
   今年走红的赵本山徒弟小沈阳,最经典的一句台词居然是:
   人最大的痛苦就是死亡来临时钱还没花完?
   不知大洋彼岸把全部财产捐给福利事业的全球首富比尔.盖茨听到此话后作何感想?他不可能理解这种水准的台词居然能赢得中国观众的普遍喝彩?
   
   今天的中国需要震撼心灵的悲剧,是到了该“丑星”退出舞台的时候了!
   
   二00九年六月三十日
(2010/06/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