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滑稽而荒谬的中国房地产税]
謝田文集
·中国人的嗜赌和美国人的玩赌
·秘鲁的Chicha和阿根廷的牧场
·凯瑟琳和葛洛丽娅的故事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滑稽而荒谬的中国房地产税

   滑稽而荒谬的中国房地产税

   图:中国推行房产税,缺失最基本的前提,亦即土地的私有。图为今年四月一工人在 上海的房地产广告前。

   人生百年,什么是避不掉的呢?东方人说是生老病死,是凡常人都摆脱不了,除非你走入正法门修炼;西方人想得简单也实际,认为是纳税和死亡。美国开国元勋本杰明‧佛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说,“在这个世界除了死亡和税,没什么是确定无疑的。”

   在正常国家,房地产税或财产税是一种“从价税”(ad valorem tax),是按照拥有者财产的价值而课征的税。财产分三种,即土地(不动产)、土地的改进(即土地上的房产)、和个人资产(如汽车、珠宝)。经济学家密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也说,“财产税是最不坏的税种之一(one of the least bad taxes),因为它建立在不能生产出来的东西-土地之上。”弗里德曼认为,财产税对发展经济最好,其次是消费税和所得税。

   *从所得税到房产税

   对美国人来说,所得税、销售税、和房产税是最大的三项。所得税交给联邦政府,用来支付国防、社保、和奥巴马的薪水;销售税给州政府,用来支付教育、健保、和交通;房地产税由房子所在地的郡政府收集,花在社区服务、公共安全、和公路之上。

   经济危机以来,有人去政府申诉,说房子价值降了,要调低房地产税。孰不知,如果郡政府做了太多这样的调整,整体税收降低,税率必然调高,最后大家还得乖乖的掏腰包。

   各种各样的税中,销售税最不容易被察觉,买东西时商家多收你百分之几的销售税,一般人都不会注意。所得税呢,低收入的人不用交,不但不交还能得到退税,高收入的人也不交,因为有会计师帮着找税法漏洞、逃税,只有工薪阶层必须老老实实、年复一年的交税。

   要说起来,还是房地产税最公平,但也最烦人。因为它是按房子的市值定的,住豪宅的多交,住蜗居的少交,比较公平。说烦人是因为你即使把房子买下来、贷款还清了,自认为“住”上没有负担了,那也不行,你还得每年都交地产税。

   *世界各国的房产税

   美国的房产税,有些大陆新富起来的同胞不太了解,所以前些阵子有人要到美国来兜底。等他们发现在美国买了房还不能像在中国那样就这么守着,还必须交地产税、管理费,还要请人割草,才打消了把半个美国买下来的主意。

   在加拿大,财产税是按土地的使用和价值征收的,许多省份也趋向于以市场价来估算。这些年加元兑美元上升,有闲钱的加拿大人就到美国买渡假的房子。牙买加的财产税更有意思,是根据净资产确定的,缴税跟按揭差不多,扣除负债之后,净资产越多,交税越多。

   中共高官好像喜欢去澳洲买房,为共产党垮台后的逃亡预留后路。在澳洲,财产税据说是根据地价定的,而不管你在地上盖的房子价值多少。这也蛮有意思,虽然从理论上说人们可以买块便宜的地,在上面建所豪宅,但如果邻居都是便宜的房子,豪宅住得也不那么舒服。反过来,在地价贵的地方买地,付得起钱的人会建大房子,结果呢,还是贵的区域豪宅多,合乎自然的规律。

   几年前去过智利,对安地斯山麓这个狭长的国家印象很好。智利财产税比较特别,叫“领土税” (territorial tax)或“贡献税”(contributions),那意思大概是国家承认你的领土主权,但也要你给国家做点贡献。那里的财产税一年分四次交,依土地的使用状况(农业、住房、和商业用地)确定,税率跟土地面积、建筑面积、甚至材料、建筑年龄、以及离商业区的距离都有关。

   许多国人瞧不起印度,动辄以“阿几” 的名字称呼印度人。其实这大可不必,印度的房地产税制,就比中国先进、合理、也公平许多。印度的财产税叫“房屋税” (house tax),基于土地和建筑计算。业主自住或不出租的房地产,按成本计算,空地和政府用地免税。在农村,实行的是单一税率;在城市,则是累进的征税。

   英国的房地产税收有过多次改变,以前的两种方案被放弃。一种是按假定租金收税,也就是说,如果房主不自住而是把房子租出去,那可能收到的租金是多少,就按租金收所得税;另一个方案是地方政府按地产的价值收税,但这个方案在柴契尔当政时用人头税(poll tax)给替代了,柴契尔的人头税后来又被一种财产税和人头税的混合所代替。

   不管是什么国家,也不管财产税的征收方式如何复杂多样,但有一 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所有的税收都是建立在房地产私有的基础上,亦即人们只要对自己拥有的土地和房地产交税,如果你不拥有任何地产,你是不需要交税的。

   *中国房产税的荒谬

   中共国务院准备逐步推进房产税的改革,上海的楼市调控细则可能最近出台,其中也包含房产税的条款。业界人士说, 上海房产税将实行自行申报制,以房屋契约上的金额为准;隐瞒不报要罚钱。在弄虚作假横行的东土,“自行申报” 如果能实行,也算一个奇迹。但如果中国也像其他国家那样,由政府估价,恐怕没人同意,因为没人相信中共的贪官会公正的评估房子的价钱。

   即使征收房地产税,也不会解决中国房市的乱象,正常社会行之有效的任何举措,用在中国都会变味、走样,会失去公平的本意。因为中共特权阶层在经济上的垄断,权贵和太子党可以轻易的用银行挥之即来的贷款,来交“房地产税” ;而本来就连首付都难凑齐的百姓,只会离“居者有其屋”渐行渐远。

   但中国最大的问题,还不是怎样收房地产税,而是中国根本就没有理由、中共政府也根本就没有资格,去征收什么房地产税!在中国,谈论房地产税的问题本身,就是十分荒谬的。

   征收房地产税的前提,是纳税人必须拥有这块土地以及土地上的改进(地上的建筑);拥有地产的人们,才有交税的义务。在中国,号称“国有”的土地是共产党权贵拥有的,人们买“房”时,只买了几十年的使用权。也就是说,国人最多有租借者的权力,而没有拥有者的权力。在正常社 会,租房者是不需缴纳地产税的,房主才必须缴税。

   中国人没有享受到私有制的好处,却要为私有制的负担买单, 天底下哪有这样不公平的事?中共号称人民公仆,却敢向本来就不拥有土地的人民征收地产税,真是岂有此理!

   中国民众已经看出,中共的房地产调控措施攸关社会稳定,是个政治问题。所以有人说,中共打的不是楼价,而是政权保卫战;因为房市一旦崩溃,维持中国经济虚假繁荣的基础破灭,中共本身也就不保。这一点,才是荒谬国中荒唐事件之外,不那么荒谬的缘由。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176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353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5/n2929044.htm

   

(2010/06/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