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为什么非要市场经济的地位]
謝田文集
·市场的缝隙和夹在缝隙中的生存
·中国的钱如何扶持美国的房市
·巴西圣保罗印象:酒池肉林中的悠闲
·谈中国经济挨骂兼覆李恩明先生
·金镶玉的京奥与刘伯温的柑橘
·六十年的刀斧与北戴河的大计
·美国总统选举中的政治帐和生意经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古老的智慧解决当世的危难
·Ancient Wisdom for Modern Predicaments
·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和董奉的杏子生意
·风暴卷过看雷曼:真诚和善良有冲突吗?
·世界警察被诱惑下水 谁来救美国?
·羞答答而又赤裸裸的土地流转
·全球金融危机 中国离“最大赢家”有多远
·透过拉曼光谱看体育的世界
·危机中的清道夫与转机咨询
·威叟船长的美味德拉华螃蟹
·中国经济的大幕正在拉开
·谦虚使人进步的真伪与对错
·集装箱、檀木箱和箱子内外的智慧
·波士顿茶会和中国过渡政府纳税
·乱世之中我们信什么和相信谁
·越高级的骗子越成功的背后
·零八的赚钱诉求和零九的平安理念
·骑虎难下虎的在朝与在野
·中共6.8%增长率遭质疑 专家:“裸泳者”尴尬现身
·穷人借钱给富人带给世界的麻烦
·天堂后花园里神仙的呼唤
·世界经济危机的终极根源何在
·美国抄底和还富于民的难为
·经济学博士和他卖拉面的父亲
·现在世界上究竟谁对不起谁
·算钱赚钱和决定命运的数学公式
·集体减薪大锅饭的好处和坏处
·钱的价钱的涨落和美联储的弹药
·谋求美元的终结和囤积美元
·美国人要饭和中国人高兴的时刻
·红色贵族谢幕和与狼共舞的成本
·中国的统计数字怎样才完美
·信用卡在中国和美国的妙用
·高管年薪应该是50万还是一块钱
·中国人为什么不应该仇富
·保罗·克鲁格曼怎么不懂中国
·中国人的话语权和金质小号
·七年之痒与十年之昧
·味素味精和世人保鲜的努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奥巴马应该学学法轮功
·引导大象和领导经济的人们
·中国智库的救命和致命之处
·阿凡提的谶语和种的金子
·力拓案的认知误区和后遗症
·3500元的吉它和350万双眼睛
·国有企业竞购国有土地的荒唐
·政府败家赔了钱应该怪罪谁
·再劝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
·中国模式的最不坏与最不好
·睡着了的暴政和忙碌的道学
·美国预测家在中国的新发现
·发展的硬道理和经济的没道理
·法国酒庄易手和下蛋母鸡截喙
·身在道中勤勉扶轮的人们
·整齐划一之美与中国制造之累
·美国的分田地和财富的流转
·中国看美国时的雾里看花
·海归博士自弑迷在什么地方
·索罗斯的中国观和颜色革命
·陪床保姆和娼妓的经济学研究
·传九退三对中国有什么好处
·国进民退现象的本质与后果
·钱学森之问与人人答非所问
·世界末日来临前准备些什么
·哥本哈根睨墙与人类的小我
·中国政府为什么如此的害怕
·山姆大叔居然更关心中国人
·浮躁的国民如何赶超别人
·华尔街灭火和中国经济崩盘
·起临进退维谷 坐拥四面楚歌
·中美经商语录和卖灵魂行善
·德意志的智慧何在?
·中国房产三证和美国的无证
·中国为什么不抛售美国公债
·美国和中国的真假帝国主义
·人们喜欢做、能做、和该做的事
·舍得与舍不得让百姓富起来
·谷歌中国事件的回声和后效
·富豪和悍马并购的战略失策
·雅卡山空洞和鄂尔多斯空城
·高球名人赛中普通人的故事
·中国的变富和人民币的价格
·封侯者的册封令和保护伞
·上海世博对中国的最大益处
·蜗居内的挣扎和权力的挥洒
·希腊和中国的真假共产主义
·为什么非要市场经济的地位
·滑稽而荒谬的中国房地产税
·郭台铭的商道与中共的王道
·举国体制踢足球到底行不行
·中国资本积累该不该受苛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非要市场经济的地位

   为什么非要市场经济的地位

   图:真正的市场经济是人类社会的常态,因为它使得互通有无、自由竞争、和公平交易得以正常的进行。图为一张百元澳币及世界其他国家的货币组成的图 案。

   美中經濟對話結束了,雖然人民幣升值等關鍵議題還是不了了之,但一如人們的預期,中共官媒仍極力渲染,稱其為「運籌大國外交」。中美對話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許多人都看不懂。美國媒體沒把它當回事兒,英國人說中美關係像冰山,看不見的遠超過看得見的;法國媒體說對話沒重大突破,乏善可陳;細緻而幽默的德國人則覺得「和諧的姿態」很是驚人。

   未來人回頭看這段莫名其妙的對話,會很難理解。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跟最大的專制國對話,實在太過滑稽。各說各話,雞同鴨講,自然難以溝通。美國人難以理解中國人為什麼就是不悟、不識時代的趨勢,中國人則慶幸美國人非常天真、好像挺好糊弄。兩國管理社會的理念針鋒相對,軍事上互為假想之敵,貿易規模又如此巨大,用地緣政治的理論很難解釋清楚。也許,利益上暫時的重疊,注定也只能維持短暫而縹緲的清夢。

   市場經濟地位的爭論

   對話中關於市場經濟地位的爭論,才最有看頭。美國問中國,能不能讓百姓愛買什麼就買什麼美國貨(市場開放);讓手中的人民幣更值錢,可以買更多的 Coach包包、好萊塢大片、和美國牛肉(匯率改革);北韓惡棍太沒道理,能不能一起修理,不讓它動不動就炸別人的軍艦(制裁北韓);還有,把各自的武庫亮亮相、省得擦槍走火(軍事交流)等等。

   中國告訴美國的呢,則是雖然人民幣還不能自由兌換,但你還是必須承認我們大概可以兌換,中國工人也能談判要求漲工資,外國人也可以自由辦企業,政府對經濟的控制也還不是那麼緊。還有呢,你的殺手鑭能否賣給我一點兒,以後打架時,我們才不至於落敗,甚至可以佔據上風。

   中方的要求既無道理,也很無賴,但官員還是堂而皇之、說得出口;美國要求不算過分,還對中國百姓有益,但中共就是置之不理,依然老生常談。 市場經濟何方神聖?

   什麼是「市場經濟」呢,美國的標準是貨幣可以兌換的程度,勞資雙方薪資談判的自由程度,設立合資企業或外資企業的自由程度,政府對生產方式的所有和控制程度,以及政府對資源分配、企業產出、和價格的控制程度。

   在歐盟看來,「市場經濟」的標準包括是否由市場來決定價格、成本、和投資;企業是否有符合國際財會標準的基礎會計賬簿;企業的生產成本與金融待遇是否不受政府的扭曲;企業是否有向國外轉移利潤或資本的自由;決定出口價格和出口數量的自由;以及匯率的變化是否由市場供求來決定。

   不管從哪種標準看,中國都稱不上是市場經濟的國家。中國經濟的市場化是次要的,主要部分還都是計畫性、指令性、國家控制的。必須指出的是,中國經濟的非市場化,不是出於對社會資源配置最優化的考量,而是因為中共在壟斷權力之後為繼續壟斷社會經濟命脈而採用的。並且,只要中共合法性的危機一天不解決,它就不會放棄對經濟的控制,中國也就根本不會真正的市場化。

   有些中國官員說,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不需要別國的承認」,那就更滑稽了,凸顯肉食者的妄自尊大。這還不是指鹿為馬,而是說國寨之內,所有的「鹿」都是叫做「馬」 的,至於別人叫什麼,我們根本不管。

   市場經濟背後的考量

   中共要求市場經濟的地位,表面上看是經濟上的考量。市場經濟地位是反傾銷調查中、確定傾銷幅度時使用的概念。發起反傾銷案的國家,如果認定出口國為「市場經濟」國,在進行反傾銷調查時,就必須根據該產品在生產國的實際成本來計價;如果被調查的出口國為「非市場經濟」國,就必須引用與其經濟發展水平相當的市場經濟國的數據來計算,確定傾銷幅度。90年代歐盟對中國彩電反傾銷時,就用新加坡作為替代國,來計算中國彩電的成本。

   當局似乎覺得,非市場經濟地位否定了中國「建設市場經濟的成果和現狀」,影響中國的「國際形象」。世界上每七起反傾銷案中,就有一起涉及中國的產品。更有甚者,一些非洲國家都在指控中國傾銷。看來不是個別國家跟中國過不去,而是中共治下的中國,與整個世界都過不去。

   中共對工業生產的干預,其指令性的計畫在木材、黃金、捲煙、食鹽和天然氣等方面,都直接關係到民生的根本。而政府對電信、航空、鐵路、電力等行業的壟斷管制,更是為人詬病,直接損害了百姓的利益。

   經濟之外,有人說美國害怕中國的「迅速崛起」 ,在尋求用非市場經濟地位的手段來「遏制」中國。如果美國真要遏制,其實大可不必這樣。美國完全可以像南韓對北韓那樣,切斷全面的貿易聯繫。沒有中國的廉價商品,美國人會多付點兒錢,但也不會太多,因為從印尼、泰國、菲律賓、到墨西哥的廠商,都會急不可耐的填補中國的空缺。

   幹嘛非要這個名份?

   中國經濟事件的背後,往往有複雜的政治原因;而複雜政治事件的背後,最終也只是經濟利益及控制的問題。美國承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跟百姓沒什麼關係,但跟中共卻有著極大的干係。

   中共幹嘛急著要這個名份呢?這是因為經濟體制市場化,意味著經濟的自由;經濟的自由,也象徵著社會的自由;而社會自由了,共產統治就具有合法性了,這就是中共幕後的算盤。可惜的是,美國就是領悟不到中共的苦心。中國學者在提及「中國優勢」 的話題時,也不約而同的承認「優勢」之一,是「國家主導資源」 和「集權優勢」 。也只有中共的知識份子,才會恬不知恥的提出什麼「集權優勢」 的名詞。

   市場經濟是人類社會的常態,因為它使互通有無、自由競爭、和公平交易得以正常進行。市場經濟的標準也許不是唯一的,但無論什麼樣的結構,賦予勞動者和社會成員公平的資源配置、享有的機會,是任何正常社會所必須的。

   幹嘛非要市場經濟地位呢?你既不是,又不打算照做,更不願放棄對經濟的獨佔,何苦呢?但如果真要得到這個地位,使中國經濟升級,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放棄共產主義,放棄一黨專政。去掉了非市場經濟的根源因素,美國人就沒話可說了。

   值得注意的是,中美對話之後,中方說將透過中美商貿聯委會,「以一種合作的方式迅速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商貿聯委會(JCCT)是貿易爭端磋商的機制,由它來 「迅速承認」,是什麼意思呢?是羞羞答答、半真半假的地位,還是瞞天過海、愚弄世人?世人都會細細的觀察。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175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352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5/n2929033.htm

(2010/06/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