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仁华六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仁华六四文集]->[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退队伍事件]
吴仁华六四文集
·天安门事件的最后一幕
·《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作者前言
·独自挡坦克的王维林身在何处
·六四血腥清場內幕——吴仁华的历史见证
·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内情,隐居河北
·关于六四北京戒严的军事部署
·《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作者前言
·六四北京戒严部队的数量和番号
·防止党内“政变”和军队“兵变”
·天安门广场清场命令的下达
·六四开枪命令的下达情况
·关于六四天安门广场清场
·六四:一场没有武装对手的战争
·戒严部队军警的死亡情况
·戒严部队军人凶狠杀人原因
·戒严部队军人事后的疯狂报复
·进京的戒严部队和进京路线
·戒严部队的挺进目标和路线
·李鹏《六四日记》是否属于伪书?
·一份论功行赏的六四军人升官名单(新版)
·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退队伍事件
·89年六四清晨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被捕
·严家祺谈《李鹏六四日记》
·六四镇压时消极抗命的28集团军
·英年早逝的“六四”抗命将领张明春少将
·纪念诗人海子逝世22周年
·满妹:追忆父亲胡耀邦最后的时刻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4月15日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6日
·八九序曲:中国政法大学的四.一七游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7日 星期一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8日 星期二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9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0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4月21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2日 星期六
·一九八九年“高自联”成立的前前后后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3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5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6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7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8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9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30日 星期天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4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5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6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7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8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9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5月10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9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0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1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2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3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4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5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7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8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9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1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9日 星期五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参加六四镇压的38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空降兵第15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7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3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4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5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39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第65集团军参加北京戒严官兵名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坦克第1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炮兵第14师部分官兵名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退队伍事件

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退队伍事件

   吴仁华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清晨六點多鐘,撤離天安門廣場的學生隊伍開始從六部口東邊的新華北街拐上西長安街。新華北街路邊的居民住宅都是些老式四合院,居民人口比較密集,一見到學生隊伍過來,大家扶老攜幼出來觀看。

   人群中有一位中年男子穿著短褲背心,抱著小孩站在家門口,只見他突然把懷中的孩子交給身旁的女人,走上前來,把自己腳上的拖鞋遞給了一位用布包腳的學生。一位年紀稍大些的男子見狀,也隨即跑回自家院子拿來一雙鞋子送給一位赤腳的學生。在整個過程中,他們倆人都默默的沒有說一句話。

   發生在眼前的這一幕,讓我情不自禁地淚流滿面,這一夜我心中只有恨,這時才感覺到愛。

   西長安街上到處血跡斑斑,路面被坦克、裝甲車碾壓得印痕累累,街道兩側商店的牆壁上被子彈打得千瘡百孔。讓人感到觸目驚心的是,一些商店的玻璃櫥窗上用鮮血書寫著“打倒法西斯!”等斗大的字。

   回首向天安門廣場方向望去,在新華門一帶,仍有手無寸鐵的北京市民和學生堅持不走,與橫跨在長安街上的坦克、裝甲車及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的方陣相抗衡,場面壯烈。市民和學生們不斷齊聲高呼著“打倒法西斯!”、“血債一定要用血來還!”等口號。

   此時,我們中國政法大學大約二十餘名師生打著一面校旗,正處在西長安街上的郵電大樓(北京市西城區西長安街十三號)附近。長安街是中國目前最寬敞的馬路,寬達七、八十米,屬于雙行道,南北兩邊各分為快車道、慢車道、自行車道和人行道。自行車道和人行道之間隔著一道高約一米二的綠色尖頭鐵欄柵。學生隊伍當時打著各自學校的旗幟,有秩序地由東往西走在北邊的自行車道上。

   就在這個時候,三輛坦克從天安門廣場方向開過來,一邊發射著散發出淡黃色煙霧的军用瓦斯彈(用毒性),一邊沿著正行走著數千名學生隊伍的自行車道快速地追輾過來。

   一時間,長安大街上彌漫著淡黃色的煙霧。這種淡黃色的煙霧不像是催淚瓦斯,因為儘管它極富刺激性,但並不催人淚下,而是一旦吸入之後,就會讓人當即感到胸悶氣短,透不過氣來。許多學生吸入淡黃色的煙霧後痛苦地趴在人行道上幹嘔不止,其中有幾位女學生,這時候也根本顧不得女孩子應有的形象了。中國政法大學國際經濟法系的青年女教師張麗英因為過多吸入了這種淡黃色的煙霧,當場暈倒在路旁,被學生送往醫院急救。

   一位曾經吸入淡黃色煙霧的學生談到感受:讓人掏心扯肺的,一個星期後症狀才完全消失。他覺得這種淡黃色煙霧的味道很熟悉,後來想起來這是中學時期做化學試驗時曾經嗅到過的氯氣。氯氣是強氧化劑,放在水中,可以置換出氧氣來,造成濃鹽酸,氯氣彈會給人體造成永久傷害、甚至死亡,應該屬於國際禁止的化學武器。

   儘管在天安門廣場上經歷了血腥鎮壓,但是,善良天真的學生們還是料想不到中共當局會殘忍到動用坦克繼續追殺已經撤離天安門廣場、並正處在返校途中的和平而有秩序的學生隊伍。慌亂之際,學生們紛紛翻越自行車道和人行道之間的綠色尖頭鐵欄柵而躲避,不少人被綠色尖頭鐵欄柵刺傷或跌下來摔傷。最可憐的是那些柔弱無力的女學生,大多無法翻越高達一米二的綠色尖頭鐵欄柵,只能緊緊地貼在綠色尖頭鐵欄柵旁,驚恐之狀讓人心酸。

   我和數百名學生在翻越綠色尖頭鐵欄柵後,欲進入郵電大樓的大院子暫時避難,逃避毒氣彈的傷害,而那些把門的武裝警察可恨之極,竟然緊閉大門,拒絕讓學生們入內避難。

   當時,北京科技大學(原北京鋼鐵學院)碩士研究生王寬寶正與同校的博士研究生林仁富各自推著一輛自行車走在自行車道上,當周圍的學生開始奔逃,他倆不相信如此靠邊行走也會有危險,於是就沒有跟著一起奔逃。沒想到一念之差,兩個人頃刻之間便倒在坦克的履帶之下一死一傷。林仁富當場死亡,失去了寶貴的生命。王寬寶身負重傷,整個骨盆被軋成粉碎性骨折,數年中做了多次大手術,傷口多年後仍沒有癒合。因輸血染上“丙肝”病菌,無法再次做手術。受傷的部位可怕極了,整個臀部已無一處完好的地方。但他有著不屈的意志,幾年來強忍著傷痛的折磨,不僅完成了碩士研究生的學業和畢業論文,而且硬是考取了博士研究生。

   待坦克過去,比我們所處位置稍後的學生們已慘遭不幸,有十一名學生當場慘死於坦克之下,另有許多學生受傷,其中有兩名學生被軋斷雙腿,雖然已被群眾迅即送往醫院,但因為受傷過重,估計已經沒有回生的可能。發生慘案的現場位置在六部口。

   經過“天安門母親”群體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丁子霖女士多年艱辛的查尋,目前已經尋找到六部口坦克軋人慘案的死難者五人、受傷者九人,一共十四人。其中十三人有姓名、年齡、所在單位以及受傷部位、致死原因;有十人已確知籍貫、家庭地址;有一人不願公佈個人資料。

   五位遇難的大學生是:

   1)林仁富:男性,福建省莆田市人,生前是北京科技大學一九八九年應屆畢業博士生,遇難時年僅三十歲,已婚,無子女。

   林仁富的父親是工人,母親是家庭婦女,林仁富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有三兄一姐。在林家的眾多子女中,林仁富是唯一進入高等學府的,遇難時即將取得博士學位,且已聯繫好於當年十月赴日本深造。

   林仁富在他的同齡人中本來是個幸運兒,也是林家的驕傲和希望,所有的一切卻頃刻之間在坦克的履帶下化成了灰燼。

   2)董曉軍:男性,江蘇省鹽城縣人,生前是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原中央團校)青年工作系一九八六級學生,遇難時年僅二十歲。

   董曉軍與林仁富一樣,也是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被那輛瘋狂的坦克軋死的,屍體被軋得血肉模糊,不成形狀。

   董曉軍遇難後,他的父母將其骨灰盒抱回江蘇老家,掩埋在自己住家門前小溪對面的岸邊。往昔的一切都已成為夢幻,唯有那由母親的淚水匯成的溪流年復一年地嗚咽著,控訴著那場發生在首都北京的慘無人道的殺戮。

   3)王培文:男性,陝西省咸陽市人,生前是中國青年政治學院青年工作系一九八六級學生,遇難時年僅二十一歲。(參見附錄照片)

   王培文不幸遇難後,其家人迫于政治壓力,將悲傷深埋在心裏,一直不敢與外界聯絡。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丁子霖曾經按照友人提供的通訊位址給其家人寫過一封信,也曾經向他們轉交過來自海外中國留學生的人道捐款,但始終沒有收到對方的回信。以後丁子霖又曾經做過努力,但始終沒有結果。丁子霖想,這多半是出於恐懼吧。

   4)田道民:男性,湖北省石首市人,生前是北京科技大學管理系一九八五級學生,遇難時年僅二十二歲。

   田道民先被軍用毒瓦斯熏倒在地,隨後又被坦克軋掉了左邊的半個臉,其中一隻眼睛完全被軋掉。他當時被送往北京市紅十字會急救中心,但已無法救治,不治身亡。

   田道民的父母都是農民,家境貧寒,家中兄弟姐妹多達八人,唯有他一人上了大學,他是這個貧寒家庭的唯一希望。

   田道民遇難後,他的同班同學相約每人每年給他的父母寄十元人民幣作生活補貼。其家人把他的骨灰盒從北京抱回家鄉──石首市高陵鎮栗林嘴村安葬,他的父母至今一提起遇難的兒子仍痛苦萬分。

   5)龔紀芳:女性,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人。生前是北京商學院企業管理專業一九八八級學生,遇難時年僅十九歲。受傷的九人是:

   1)方正:男性,當時是北京體育學院(現為北京體育大學)理論系運動生物力學專業學生。

   2)王寬寶:男性,當時是北京科技大學碩士研究生。

   3)權錫平:男性,當時是北京鐵路局南口機務段工人。

   權錫平在躲避坦克追軋的時候被子彈擊中右大腿內側神經,右腿大動脈及坐骨神經分枝被打斷,如今右腿呈萎縮狀態。

   4)劉華:男性,當時是北京某民營公司職員。

   劉華與方政同時被坦克軋成重傷,後腦骨摔碎,左臂骨折,右臂粉碎性骨折,後來截肢。5)北京某大學一名不願公佈個人資料的女學生。

   這名女學生於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淩晨參加了一支自發組成的臨時救護隊,冒著生命危險在西長安街上搶救受傷者,這輛發了瘋的坦克竟然喪心病狂地壓向了這位善良的女學生,將她的一條大腿軋成粉碎性骨折。

   俗話說,子彈不長眼睛,可是,駕駛坦克的解放軍戒嚴部隊軍人難道也不長眼睛嗎?!連一個救死扶傷的女孩子都不放過,天底下還有比這更慘無人道的嗎?!

   另外四名受傷者都是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的學生,他們是蘇文魁、趙國慶、錢奕新和單連軍。他們有的被軋成重傷,有的留下了終身殘疾。

   在六部口坦克追殺學生撤離隊伍事件中,因為當時所處位置的關係,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的學生隊伍首當其衝,所遭受到的傷害最為嚴重,除了上述名單中的傷亡者,還有一些受傷的學生並不在這份名單上。在整個撤退的學生隊伍中,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的學生隊伍所處的位置比較靠後,跟隨著河北大學的學生隊伍。

   一九九零年代初,我在美國洛杉磯主辦《新聞自由導報》的時候,結識了一位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的學生(恕我尚不能透露他的姓名),他在六部口坦克追軋學生撤退隊伍事件中也受了傷,幸運的是,他由於個子矮小(身高不到一百六十公分),當坦克從他的頭頂開過去的時候,他的身體正好處在坦克的兩條履帶之間,除了左手骨折、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之外,居然沒有受到重大的傷害。他後來寫了一篇題為《坦克追碾學生事件親歷記》的回憶文章,刊登於《新聞自由導報》。

   他在回憶文章中敍述了當時的情景:

   “我們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的隊伍由三、四十名學生組成,處在整個學生撤離隊伍比較靠後的部分。我的同學王培文赤著腳(在撤離天安門廣場的過程中由於匆促,加上人多擁擠,很多同學的鞋子都擠丟了),舉著校旗,雄赳赳地走在我們學校隊伍的最前頭。

   大約在清晨七時左右,正當我們隊伍從新華北街轉向西長安街的時候,突然有人驚呼:‘坦克來了!坦克來了!’我扭頭一看,只見三輛重型坦克並排行駛,從學生隊伍後面快速地沖過來。隨即又聽到一陣‘砰砰’的響聲,散開一片片嗆人的淡黃色煙霧,讓人感覺到呼吸困難。這是坦克在向學生隊伍發射毒氣彈……

   同學們情急之下紛紛向路邊躲避,準備給坦克讓出一條通道。但是自行車道和人行道之間隔著一道高逾一米的鐵欄柵,這道鐵欄柵又是尖頭的,一時無法翻越過去,同學們只好擠在鐵欄柵旁,無法退避到人行道上去。說時遲那時快,正當同學們在鐵欄柵旁擠成一團時,其中一輛坦克已經直接沖進鐵欄柵旁的人群中,頓時響起一陣驚恐而淒厲的叫喊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