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丹文集]->[王]
王丹文集
·中国改革停顿
·困兽犹斗的李鹏
·中国金融“黑洞”犹如火山口
·来自党内的“新思维”
·许良英文集出版感言
·王丹、王军涛:致美国总统布什的公开信
·军备竞赛危害中国前途
·江泽民的台湾情结
·大陆工运的六个新特点
·胡锦涛的"鸭子划水" 战术
·印度对中国的挑战正在形成
·胡锦涛出访的规格
·王丹、胡平、陈军、王军涛:关于杨建利先生回国失踪的声明
·当法律抵触了正义时——杨健利回国的意义
·王丹、王军涛:王若水对中国青年影响深远
·中共不应对俄国抱有幻想
·北京建筑批判(四)——用民族的现代精神拯救古都
·从《学习时报》的新动向 观察胡锦涛
·9.11带来的启发
·江泽民的“造神”运动
·看中国前途——太平盛世背后弥漫着悲观气氛
·新贵阶层在社会转形中扮演的角色
·亲美情结与高调反美的矛盾
·政治改革已呼之欲出
·注定平庸的前五年
·如果美国出兵伊拉克
·港府无耻
·让中国成为每个中国人的安全家园-中国宪政协会主席、中国司法观察协调人王丹就朱小华案件答记者问
·钓鱼岛事件考验曾庆红
·公民抗命瘫痪恶法
·二十三条的修改只是技术性的
·重判王炳章自彰其恶
·王炳章案与中美关系
·反战不应被当作时尚
· 左派知识分子的作秀
·机构改革不是政治改革
·朱镕基留给人的思考
·还海外公民合法身份
· 当局到底避讳什么?
·充满反战色彩的奥斯卡奖
·美国不会因反恐战争更改对华人权政策
·知情权人命关天
·苛政猛于病毒
·一场天使与魔鬼结合的战争
·从隐瞒萨斯疫情看体制改革的必要
·去他的"三个代表"
·凌锋告别江泽民
·坚决反对军队高于国家
·"六四"会被淡忘吗?
·王丹等原八九学生学者全球征文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致一位无名捐款者
·对中国新闻自由的期待又一次落空
·周正毅案与重控媒体
·“雷声大雨点小”的修宪
·谈联名公开信方式发表政见
·香港对台湾已没价值
·北京在试探香港
·说真话的力量
·持续压力 使之有所顾忌—谈美国再次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谴责案
·常识--透视中国的第一视角
·我们只想做中国人
·我们有回国的权利------关于捍卫海外中国公民国籍权、公民权和争取回国权宣言
·纪念六四,让中国成为每个公民的安全家园
·八九学生将在华盛顿重聚并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王丹、王军涛:中国人 站起来!--写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
·我对六四的三点思考
·六四问题仍然是一个问题
·真话给集权带来恐惧--- 评蒋彦永在海外发表公开信
·维护主权不应有双重标准
·我从华叔(司徒华)学到坚韧
·黄金高事件与民运分子的反腐败
·中共如何面对社会抗议
·对胡锦涛不必乐观也不必悲观
·中国经济崛起若未政改威胁世界和平
·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胡锦涛应向政治异议展示善意
·中国政府在反恐问题上的表现令人感到耻辱
·纪念自由思想者殷海光
·发展与征地的争议
·球市与股市 中国社会陷入全面困境的一个缩影
·喜看大陆知识份子的重新集结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败局已定
·法轮功问题 -- 中共苦涩的政治遗産之一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
·矿难重大 矿工命贱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论中日关系
·异议写作的啓蒙作用
·不知下落的公众事件
·丧尽天良的香港基本法
·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共产党是这样长大的
·信访条例不过文字游戏而已?--- 谈汪世源被打致残事件
·从赵紫阳事件看中国政局
·绕过封锁,自由流览境外时政网站
·中共要的不是统一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大规模学生运动发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台湾归来
·政治与文学的张力
·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王超华访谈
·美中关系——冲突大于合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源:作者博客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6-3 16:42:04
   
   
   
   

   
   
   
   
   
   
   
   
    六四二十一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我收到一封来自香港的电邮,大意如下:
   “王丹你好,
   我是香港的XX.  今年清明前夕独自一人在天安门广场拍了这些照片, 为记念六四ニ十一周年.  送给你及曾为民运流过热汗热泪热血的生死难者, 还有天安门的母亲.
   一直有一心愿能在天安门广场上, 高唱"血染的风彩", 但四方八面的闭路电视, 秘密警察及公安, 我辨不到!!  我可辨到的只可看着曾染血的地砖, 人民英雄记念碑及毛主席的照片, 默默的低声地唱毕整首"血染的风彩", 两行眼泪一滑而下..
   八九年, 我十五岁, 被深宵直播新闻的画面, 吓傻了!  臂上挂上黑纱, 放学后跟同学们不停地将关於六四的报纸影印本, 放入白信封内, 写上中国各地商贸公司的地址 (特别是内蒙及西藏地域), 不知道合共有多少封, 肯定有过千封.  之后每人分别放入不同地区的邮筒寄出. 希望当年他们真的收到我们的信!  在平反六四的游行中, 叫喊着口号, 洒着泪和汗, 一个在殖民地长大的+五岁的我, 一直在想"究竟这是一个怎麽样的世界?  真的也太真了, 做假的也太迫真吧?!"  若果当日我可以的话, 我相信我会踏上飞机, 跑到天安门广场上, 为你们支援..
   二十一年了, 六四仍未平反, 但我希望真的有一天, 在篮天白云下的星期天, 我们数百人, 甚至数千人, 尤如天坛公园的老伯伯老婆婆, 围着人民英雄纪念碑高声大合唱"血染的风彩". 希望这一天, 我们仍是黑发, 不需等到白头.
   祝一切安好!”
   如果让我写下一些关于六四二十一周年的感想的话,我宁愿如实转录这封来自香港的电邮,因为浸透在这封信中的情感,正是21年来不分大陆还是香港,台湾,世界各地的华人想到六四悲剧时的那种心情的真实写照。它比我作为一个当事人的回忆,来得更加伤痛,更加刻骨铭心。
   21年过去了,我们要问的是,这样的伤痛已经过去了吗?表面上看,也许是。但是从这封电邮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很多人的内心还是有这样的隐隐的伤痛,它犹如隐没在暗处的血渍,偶尔被阳光照射到,还是会放出惨淡的光华。任何一个民族,如果要健康成长,就不能不正视内心的这种伤痛。一日不摆脱这样的内心阴影,一日就不能说我们是一个健康的成熟的民族。
   而今天的中共,非但不去处理这样的民族成长过程中积累的伤痛,反而试图抹杀历史,让伤痛不仅无从得以减轻,反而更加深深地掩埋起来。这无疑是对民族的犯罪。难道,历史通过淹没真相就可以成为过去吗?难道,只要封锁住国内的言论,曾经有的伤痛就化为乌有了吗?这是一个掩耳盗铃的政府,也是一个对人民和国家极为不负责任的政府。
   也许,我们无力改变政府的行为,但是,作为人民,我们不是完全无能为力。当我们面对一个极力要我们忘记历史的政府的时候,我们所能作的最大的反抗,就是尽我们的所能,不要忘记历史。
   有人说:已经21年了,中国已经有很大变化了,就忘记过去,向前走吧。
   我的回答是:
   第一,    虽然已经21年了,虽然中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在中国,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没有变化。我们看到刘晓波因为言论被判重刑,请问,这与文革时期有变化吗?我们看到司法制度不能独立行使社会功能,人民有冤屈只能通过上访的方式申诉,还要受到打击迫害,这与70年代末期有什么不同?我们看到,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社会不满逐渐积累,这会比80年代更加进步吗?任何有良知的人,怎么可能蒙住自己的眼睛,只去看那些变化的部分,而不去看那些没有变化的部分呢?既然很多在1989年导致学生上街的问题依然没有改变,我们,凭什么忘记?!
   第二,    虽然已经21年了,当时作为镇压一方的政府,有一天忘记六四吗?大批流亡在外的国人至今不能回国,只因为他们不愿意按照使馆的意愿,承认自己当年的行为是错误的,请问,政府有忘记六四吗?今天在中国,六四仍然是最敏感的词汇,不要说民间,连官方都闭口不谈,这样的敏感度,请问,政府有忘记六四吗?那些天安门母亲们,他们没有任何政治动机,如果他们申请去天安门广场,为自己死去的孩子点燃一支蜡烛,政府会同意吗?这一切,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当年开枪杀人的那个政府,他们一天也没有忘记六四。我的问题是:如果,作为杀人者,都没有忘记;我们,凭什么忘记?!
   所有中国人,都希望我们的国家,是一个我们可以为之骄傲的国家。但是,如果仅仅发生在21年前的一件重大事件,全世界都知道,只有我们自己不知道。我们能够骄傲得起来吗?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中国吗?如果不是,请你们站出来,大声地告诉全世界:尽管中国政府试图淡化历史,但是,我们不会忘记。
   
   
   
   
   
   
(2010/06/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