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呼声
[主页]->[百家争鸣]->[藏人呼声]->[中共的“民族自治法”与叶公好龙/甲童慈旺]
藏人呼声
·新华社《达赖集团‘备忘录’ 之我见》读后感
·对诋毁西藏流亡政府文章的评论:造假和说谎终究被揭穿的/甲童慈旺
·『 我 看西 藏 』讀 後 有 感
·不 要 自 欺 欺 人
·中共自作自受的一次外交重坐
·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旧西藏是“封建农奴制”吗?/甲童慈旺
·中共的“民族自治法”与叶公好龙/甲童慈旺
·漢 人 羅 桑 扎 西 ——传记
·再论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中共为何“羡慕别人,自感痛苦” !/甲童慈旺
·三论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评寒冰的所谓“达赖的伪和平逻辑”/甲童慈旺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的“民族自治法”与叶公好龙/甲童慈旺

中共的“民族自治法”与叶公好龙/甲童慈旺(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7日 来稿) 评中共媒体“揭露达赖集团反动本质系列评论” 近来,中共御用媒体西藏日报连续发表系列所谓的“揭露达赖集团反动本质系列评论”来进行诬蔑和妖魔化至尊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分析这些文章的内容时,除了老调重弹地对尊者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进行恶毒地诽谤攻击外,至今未能对达赖喇嘛特使递交的有关《为全体藏人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及“备忘录的阐释”内容其中的任何一条上进行有力的反驳 。真可谓“评论员”的文章南辕北撤,理倔词穷。难怪中共收养了一批不学无术,专看主子脸色愚弄人民的传声筒。 (博讯 boxun.com)

    首先指出的事,在其御用媒体西藏日报上发表的评论“宪法准则不容践踏”一文中称:“这个故弄玄虚的“阐释”,只是借用中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的个别词句进行包装,点缀、继续坚持顽固立场,违反中国宪法,图谋所谓的“大藏区”和“高度自治”,充分暴露了达赖集团的反动本质。” 所谓“大西藏” 和“高度自治”,一个被歪曲、具有煽动性的一个说法。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这显然是强词夺理。实际上,至尊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不主张独立和分裂,“边界问题”根本就无从谈起。炒作“大西藏”、“小西藏” 和“高度自治”的话题,是鱼目混珠,故意混淆视听。 在《为全体藏人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中将整个西藏在同一个行政区内,进行统一自治与管理的要求,不仅符合历史,也符合现实,更符合藏人的利益。目前整个西藏已被分而治之。在行政上,中共把西藏分为11个行政地区,事实上,西藏并不存在中共所称的大西藏或小西藏的问题,被中共划分的各西藏地区地理上是合并相连的,都处于西藏高原上,而不是分散在中国各地;而且,藏人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55个少数民族中的一个,而不是几个,因此应该在同一个行政区内,对西藏进行统一自治,来保护西藏的语言和文化。 “中共炒作“大藏區”話題,列為中藏談判的障礙。有趣的是,中共召開“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及會上公佈的“規劃”,首次涵蓋所有藏人聚居區,等於含蓄承認“大藏區”的存在” 。這里面的奥秘或许像所谓西藏日报评论员这些最低层的传声筒是不会知晓的。 再说“备忘录的阐释”中藏人要求的自治,没有高低级之分,它只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由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的自治。也就是说:藏人所需要的,是落实中国自治法规定的每一条权利,没有高低之分。达赖喇嘛特使在第八轮藏中会谈上,递交的有关《为全体藏人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建议》,以及在第九轮藏中会谈上,“备忘录的阐释” 中的每一款都是依据中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律的相关内容,而且就具体的要求和如何落实上,以书面形式提交的,是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根本扯不到违反中国 “宪法”。问题是,中共目前在宪法中规定的有关少数民族自治权利的内容是有的,但遗憾的是,到了真正执行这些规定时,中共找出各种借口,使其落实不到实处。真让人不得不想象叶公好龙。 其次要说的是,在其御用媒体西藏日报上发表的另一篇评论“西藏流亡政府不具任何和法性”一文中称: “达赖集团的“流亡政府”是一个既无中央认可,又未经过国内藏胞认同,也不能取得国外藏人一致拥护,更未得到世界任何一国政府承认的非法政治组织。这一点,国际社会并无异义”。这真是贼喊捉贼把戏而已。明明是中共自己非法占领一个弱小的临国, 还厚颜无耻地诽谤“流亡政府”是非法政治组织。 事实上,“當1949年中国军队侵入西藏時 ,不管是從國際法的角度,還是根據實際狀況 當時的西藏確定無疑地是一個完全獨立、自主的國家。對西藏的武裝入侵,不僅表現為對一個完全獨立之國家的侵略,而且也是違背國際法的行徑。直到今天,數萬名中國軍隊仍控制西藏,使其繼續處于強權之下。這即是對國際法的違背,也是在踐踏人民最基本的獨立之權利 。 從1913年到1951年侵佔西藏以前,不僅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表明 這一時期中國的勢力進入過西藏,相反的,卻有許多證據明確證明了西藏作為一個自主獨立之國家的事實。這點亦為世界上的法學家和中國與西藏問題的研究者所公認。在國際法學專家委員會的西藏問題法律調查小組所寫的《 西藏的法律狀況之報 告》中指出﹕“ 從1913 年到1950年間,西藏具備了按國際法,做為一個獨立國家的性質的全部條件,到1950年止,不僅擁有自己的國民和疆域,而且,也有管理其轄土的政府。這個政府不依賴任何外部的權力而完全自主地行使對全部內政的管理。1913年到1950零年間,西藏的外交事務均由西藏政府自己決定,與其發生交往的各國亦通過行為實踐在事實上將西藏作為 一個自主、獨立的國家來对待。對此,可以從官方交往的文件中得到證實。” (《 西藏與中華人民共和國 》1960年,日內瓦 ) 四十年來完全獨立地存在這一點,在國際社會中,是完全可以稱之為一個獨立的國家。在聯合國現有的成員國中,有許多國家也只有類似的歷史或甚至比這更短的歷史,卻做為獨立、自主之國家而存在 的即是” 就西藏而言,目前是被中共武力占领的国家。1959年达赖喇嘛被迫流亡印度。流亡当中,中共肆意践踏所谓“十七条协议”中明文规定的有关“达赖喇嘛固有的地位不变,西藏原有的制度不变”的俩条许诺,强制手段解散了西藏噶夏政府。尊者在西藏山南隆自宗,宣告成立临时政府。同年4月尊者到了印度境内通过国际媒体宣布,在武力强迫下的所谓“十七条协议”无效。4月29日在印度北部避暑圣地摩苏日建立了西藏流亡政府。1960年5月,西藏流亡政府迁居达然萨拉。至于西藏人民,达赖喇嘛的驻锡地,自然会认为由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 流亡政府的诞生,不仅是三百六十多年流传下来的西藏甘丹博颇章噶夏政府的延续,更重要的是为后来实现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制,筑起了立足之地。为此,西藏流亡政府的建立,根本不需要中國政府的认可。也无从需要中国政府的认可。原因很简单,包括流亡政府在内历届西藏政府从来不是中国的地方政府。因此,“中國政府认可”之说是不能自圆其说的。 至于“未经过国内藏胞认同,也不能取得国外藏人一致拥护” 之说更是自欺欺人的天大谎言,中共御用媒体厚颜无耻撒谎的程度简直到了至极。真是不可理喻。 众所周知,位于印度达然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是中被西藏境内外的人民视为他们唯一合法的政府。非暴力、正义、真正的民主制度是西藏流亡政府神圣的原则与承诺,这也是越来越多的 世界各国议会和人民将西藏流亡政府当作是真实代表西藏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 从一开始,西藏流亡政府的双种任务就是建立西藏难民定居点以维护西藏民族的特性,以及恢复西藏的自由与幸福。需要重建的工作包括:一,提高流亡藏人的教育素质;二,建立牢固的民主文化;三,为西藏难民在异乡他国的自力更生而铺路,并使他们不必依赖外部暖助而能够尊严、自信地生存下去。 西藏流亡政府对现代民主制度的试验,主要是为西藏重获自由后的未来进行准备。其实验的一部分包括设立议会,这个起出被称为西藏人民代表委员会的西藏人民议会于960年九月二日正式成立,并逐渐成长而已经成为成熟的立法机构。 1990年达赖喇嘛经一步扩大民主化,西藏议会议员的人数增加到46人。议会不仅不予选举噶厦(政府内阁)成员的权利,而且内阁要解说议会的质询。同样,代表公益的最高法院也宣告成立。 2001 年,在达赖喇嘛的劝导下,议会修改宪章,从而使流亡藏人直接选举产生了西藏流亡政府的首席部长噶伦赤巴(最高行政首长或总理),然后有首席部长提出其内阁成员的名单,经过议会通过后正式任命之。 西藏流亡政府与最高司法机构、人民议会、最高行政机构(噶厦)三权分离的方式组成。另设由审计总署、公务员考核委员会、选举委员会等独立机构。最高行政机构(噶厦)之下分设七个部:宗教与文化事务部、内政部、财政部、教育部、安全部、外交与新闻部、卫生部。各府门的主管(部长),由民主选举产生,并采取轮换制。 五十年来,达赖喇嘛尊者坚实地建立了一个民主政体,是流亡政府的管理工作,近于完善和成熟,经得起来自各方面的监督和批评,代表着境内、外藏人的心愿。目前,自由世界许多国家的政府,议会和人民敬佩西藏流亡政府的组织及其运作方式,甚至许多华人羡慕达赖喇嘛领导下总部设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的透明度及其职能。 这一政治贡献,将随着时间的积累,越来越利益一代又一代藏人,使境外的藏人对流亡政府感恩戴德,境内的藏人冒着生命危险,跋山涉水,连续不断地投奋流亡政府。藏人的凝聚性没有像现在这样,团结在达赖喇嘛尊者领导下的西藏流亡政府周围。因为,流亡政府代表的不仅仅是达赖喇嘛尊者在内的各级官员,而是所有含着藏族血脉的兄弟姐妹,更是千百年流转下来的一个民族的象征。谁对流亡政府的评价等于是给与大多数藏族人民的评价。所以,诽谤“流亡政府”等于刺伤了西藏人民的心,破外汉藏民族之间的团结,才配成“製造民族分裂的罪人 ”。 流亡政府能否获得“国内藏胞认同,取得国外藏人一致拥护”的另一个例子是;今年元月份,在北京藏中會談第九轮中,中共官員還稱:“西藏流亡政府根本代表不了西藏和西藏人民。”但中南海卻不敢讓達賴喇嘛的談判代表進入西藏,而將後者的參訪地,限制於湖南。何不讓他們到西藏參訪,看看藏人如何反應?讓西藏人民回答,誰能代表他們?其实,中南海怕的就是西藏境内的人民见到达赖喇嘛的談判代表。 再举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是;这次在青海玉树藏族州在遭遇地震灾害后,玉树十万灾民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一封公开信中说: “在这里我们十万灾民对胡主席和温总理有个请求,就是我们是个世世代代信仰佛教的民族,藏族历史上自从有了班禅达赖两位活佛转世渡化雪域众生以来,藏族人民遇到大事都是两大活佛开导慰问地,这次我们这里上千人震亡,按照藏族习俗是要请大活佛超度,我爸爸爷爷在这次地震中去世,在他们断气前叮嘱我一定要把他们的名字给达赖喇嘛,请达赖喇嘛念经超度。这也是十万灾民的心愿,去年台湾受灾他们都能请达赖喇嘛给台湾灾区人民念经祈福。为尊重我们的习俗也为了让震亡的兄弟姐妹走的安心,为了超度这些亡灵。请主席和总理大发慈悲让我们的达赖喇嘛来灾区给我们超度祈福” 对于受灾的藏人来说;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第一个想见的是他们的本尊上师达赖喇嘛。面对家园被毁,面对亲人的伤亡,最大的安危莫过于心灵的安危,莫过于他们的尊者达赖喇嘛为他们祈祷,为死者进行往生超度,一拨众生之苦。 由此可见,达赖喇嘛在广大西藏人民心中的地位包括中共在内的任何人代替不了。所谓“达赖集团的“流亡政府”是一个既无中央认可,又未经过国内藏胞认同,也不能取得国外藏人一致拥护。。。。”这一说法纯属荒谬绝伦,不攻自破。 至于“未得到世界任何一国政府承认的非法政治组织。这一点,国际社会并无异义。”之一说法,我们不妨回顾五十多年前在联合国对西藏问题的讨论时的真实情况来予以说明; “一九四九年 , 紅色中國政府的軍隊展開對西藏的侵略 ,西藏政府 便向聯合國發出呼吁要求幫助抵抗中國的侵略。當時 , 在聯合國大會上,英國和印度的代表提出了由于中國對西藏的侵略正在加強 ,所以 ,最好不要采取任何行動的意見。 聯合國的大部分成員也持有中國派兵進入西藏是純屬侵略行為的觀 點 。此點在一 九 五 九 、 一 九 六 一 、 一 九 六 五 年聯 國的大會上有明顯的表明 。在這些會議上,菲律 賓政府的代表指出﹕ “ 西藏是個完全獨立的國家 ,中國政府于一 九 五 零年侵佔西藏時 ,西藏未處于任何外國的統治之下。” 其他許多國家 的代表也提到了類似的看法 。菲律賓政府的代表還說﹕ “ 中國對西藏 的侵佔,是已經產生或正在出現的所有擴張主義和殖民主義者中最惡 劣的例證之一 ” 尼加拉瓜的代表亦對中國侵略西藏的行為進行譴責的 同時指出﹕“ 在美洲自由地成長起來的人們 ,對于侵略、特別是大國 對小國的侵略行徑是深惡痛絕的。” 泰國代表聲明﹕ “大多數國家並不承認中國所謂對西藏擁有主權的說 法 ”。美國政府對中國侵略西藏進 行了譴責 。愛爾蘭代表指出﹕“西藏在一千年或二千余年的漫長時期內,和與會的各成員國一樣擁有自主和自治的權利,甚至比與會的許多國家要高過于千倍地擁有自主的權利 。” 在這 聯合國的讨論中,支持中國 立場的只有少数紅色集團的國家。而 從各國代表在這些會議上的正式發言中已明確地表明﹕ 中國在所謂的“白皮書 ” 及官方媒体中聲稱的 ,沒有一個國家承認西藏為獨立國家 的說法不是事實 。   再说,西藏流亡政府的领袖达赖喇嘛至尊去过五十多个国家,其间,不仅与许多国家的君主,总统和总理等领导人会晤,而且也许多不同宗教的领袖和著名科学家举行过会谈。 纵1959至2009年,达赖喇嘛至尊至少获得过以诺贝尔和平奖为主的七十多个荣誉博士头衔以及其他的奖项,这是国际社会对他倡导和平非暴力,各宗教间的理解,世界责任,以及慈悲思想的承认及支持。难道这些不足以证明,世界各国及团体对尊者达赖喇嘛保存西藏文化与实现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制的贡献,给予普遍的承认及赞扬嘛? 另外要说的事;西藏流亡社区里,不同思想和背景的人们,还可以自由地组织不同性质地团体。比如西藏青年会,前政治犯“九十三”运动组织、西藏全国民主党、自由西藏学生运动、西藏妇女会等,都可以直接挑战政府的观点,政策、甚至达赖喇嘛尊者的主张。这与中共统治下的西藏境内,藏人在自己家悬挂尊者的像片及大街上高呼“达赖喇嘛万岁”口号,被中共警察拳打脚蹄的毒打一顿后十几年被监禁的处境。一比较,就能看出天地之间的差别。至于上述非官方的组织与流亡政府内部勾心斗角的说法,纯属诽谤。习惯了一党专制的屠裁政权,把不同意见和不同观点的争论当作勾心斗角。蓄意曲解民主社会的游戏规则,简直不值一驳。 甲童慈旺于印度北方达然萨拉。2010/4/21日发表 。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