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图伯特
[主页]->[人生感怀]->[图伯特]->[一份上访书,来自嘎玛桑珠三兄弟家乡的村民]
图伯特
·藏汉不是同语系
·汉族学者谈Tibet图伯特
·朱瑞:西藏将是我笔下永远的体裁
·东蕃台湾-西蕃图伯特Tibet
·文成公主没来以前图伯特是吃石头的
·俺所知道的朝鲜人
·这就是中国人所说的不毛之地,荒野贫瘠之国
·给文立信彤:关于“中华联邦共和国”
·纽约怪事:为什么东百老汇车多人也多?
·藏人救共军-共军杀藏人
·China"支那"称呼来源于图伯特
·十三棍僧救唐王
·藏族服饰应远离珍稀野生动物皮毛
·蒙古和图伯特全面恢复姓氏
·沒有正規常備軍隊的主權國家列表
·大威德金刚广义愿辞
·大一统重要,还是人的自由重要?
·什么是真正的民主民运人士?
·给新唐人神韵艺术团的建议
·图伯特应实行一夫两妻制
·必须追究中共屠杀图伯特的刑事责任!
·中国过渡政府要说话算话
·纪念六四:一百三十三人应率领民众推翻中共
·烛火二十年年有,就是不见烧中共.
·中国民主民运人士应该向老百姓学习
·连牲畜都不如的中共军警
·中国十八省
·中共加快毁灭图伯特高原
·给沙叶新先生
·图伯特不属于中国
·中国是蒙古一部分
·图伯特与汉族不同源
·给博讯记者王宁
·法轮功新唐人应该开餐馆
·图伯特给满洲文化传媒的信
·那个时候中共后悔就太晚了!
·给刘国凯等中国人
·黄河决堤是蒋介石策划的
·毁灭真拉萨,建立假拉萨
·去东土的汉人自找麻烦
·走了王乐泉,来个王八蛋
·郭保胜胡平杨建利夏业良
·作茧自缚的中共高级军官
·中国汉人为啥抗日?
·專訪宗喀.漾正岡布教授
·汉人必须离开东土
·没有中共全世界人会饿死吗?
·中国恐怖统治
·新浪网拒绝面对普通常识
·汉人冒充图伯特报考公务员
·民运人士要诚心负责
·黄红白花黑教的称呼是歪曲侮辱诬蔑。
·全世界民运方略
·给盛雪
·被新浪网查封的文章
·拿起武器推翻中共是唯一出路
·图伯特国三区介绍
·谁是白痴?评魏京生.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陈维健
·图伯特中国和谈声明
·要这样的联合国作啥!
·晋美朗嘉:猥琐的威权
·达赖喇嘛尊者对中共当局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的公开声明
·北京欲认定西藏转世灵童是政治手段
·可笑的《中華民國頌》
·庆祝图伯特标准语通行世界五十周年
·你们也断它中共的水电
·中国独立运动
·没有青海,中国人还活什么呀?
·对新唐人及神韵艺术团的严厉批评
·中共对图伯特高原的全面破坏掠夺
·人证、物证俱在的谎言
·就图伯特专访桑东仁波切
·中共的另外几个器官来源地
·图伯特流亡政府决定不欢度新年
·两个图伯特文化网被中共封杀
·中国是中原.长江以南不属于中国.
·熄灯不如熄中共
·远在瑞丽的维吾尔兄弟
·达赖喇嘛尊者谈藏中分歧
·给汉藏《桥梁会议》主事者
·萧平实的“自我画像”
·两个小时里中共在作啥?
·图伯特地震新闻发布会
·日本中国对比
·柴春芽:向死而生
·朱瑞:紧急呼吁
·评央视玉树救灾大戏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请不要把震灾当成表演的舞台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地震前玉树牧民控告开矿之殇
·不讲公德的中国裔
·给毕研韬主任
·学习杨佳干掉中共
·一份上访书,来自嘎玛桑珠三兄弟家乡的村民
·多识教授:图伯特佛教与和谐社会
·胡耀邦方略:免税,开放,走人.
·中国特务危害全世界
·共和国对不起青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份上访书,来自嘎玛桑珠三兄弟家乡的村民

这是王力雄在推特上的留言: @wlixiong 我先把嘎玛三兄弟家乡村民的上访书做成docs: http://is.gd/cxF0j ,不太指望几人会看完。无关的人看上访材料会觉折磨神经,但对局中人却是字字血泪。即使只浏览一下,也会知道那里村民和当地官员有长达数年的冲突。
   
   图片来自嘎玛,数年前赠与我,拍摄的是家乡的神山、家乡的寺院、家乡的百姓。
   
   

   关于查处西藏昌都地区贡觉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向巴江村违法乱纪、故意挑起群众纠纷、激化社会矛盾问题的请求
   
   尊敬的国务院办公厅人民来访接待室有关领导:
   
   我们是来自长江上游西藏昌都地区贡觉县孜荣等五个村的藏族村民代表, 其中有中共党员、支部书记和一般群众(详细名单附后)。我们肩负着当地五个行政村大约200户村民(见附件8)的嘱托,来北京反映情况。我们之所以千里迢迢赴京反映情况,完全是出于对自2004年以来将近5年间,无数次上访县政府、地区行署和自治区政府及有关部门无任何结果,而且新旧事情在步步严重,生活环境在步步恶化的情况下的沉重和无奈选择。
   
   我们要反映并请求查处的是现任贡觉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向巴江村违法乱纪、故意挑起群众纠纷、公报私仇、制造冤狱、激化社会矛盾等问题。现将主要问题反映如下:
   
   一、故意挑起事端,引发群体性殴斗,对群众制止冲突的请求置之不理,导致社会不稳定,亵渎了一个公安局长的职责。
   
   (一)白日村(拥有400多户游牧民)属于昌都县托巴乡,和贡觉县孜荣村(拥有不到200户农牧民,其中只有39户游牧民)相邻,为避免草场划界及神山引发争议,在昌都地区行署的牵头下,两县政府及有关部门,宗教代表人士参与工作,并与两村协商,在1988年达成了《关于解决白日和孜荣两村草场划界及神山争议的协议》(见附件1:《关于解决白日和孜荣两村草场划界及神山争议的协议》)。该协议对两村草场划界,拜山的时间和人数等都做了明确约定。但两年之后白日村违背该协议,300多人以拜山为名,实际上是想把孜荣村的游牧民从自己的草场上赶走,为此两村之间爆发了严重的械斗。此后白日村每年都以拜山为理由在孜荣村的草场上制造各种摩擦和冲突。为强化1988年协议的权威性和可操作性,两县有关部门于2000年又以1988年的协议为准,在军事地图上对两村之间的草场边界进行了更为精确的划分和确认(见附件2:《昌都县与贡觉县行政区域县界勘定协议》)。不久白日村就再次违反协议。贡觉县领导在忍无可忍之下向昌都县领导和白日村村民发出最后通牒,说如果白日村村民再次违反协议,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后果自负。此后到向巴江村担任贡觉县公安局长之前的5年间,两村之间再没有发生摩擦和纠纷,而且村民之间的关系也逐渐恢复正常。
   
   在向巴江村于(向巴江村系昌都县白日村人)2004年担任贡觉县公安局长之后,为了给家乡人“争利益”,他滥用手中的权力,故意挑起白日与孜荣两村间的矛盾,肆意欺辱孜荣村百姓,破坏了当地社会稳定。首先,他置党员干部的身份和党的纪律于不顾,在2005年8月21日亲自主持为昌都县白日村在贡觉县孜荣村所属的东学神山上修建祭祀台。随后即发生了8月23日向巴江村派属下在东学神山附近猎杀野生保护动物,致白玛扎西重伤(详见附件2、3、4);以及8月25日孜荣村所属宗教祭祀台被盗被砸重大刑事案件。面对这些事情,向巴江村一方面对其下属竭尽包庇之能事,另一方面则对祭祀台被盗被砸如此重大的案件不闻不问,完全丧失了一个公安局长应尽的职责。第二,向巴江村为使白日村村民越界拜山、放牧合法化,竟然未经地区行署及孜荣村村民同意,推翻了1988年和2000年的协议,于2005年10月擅自变更了白日村与孜荣村的草场划界线。于是就发生了白日村10多户牧民违反协议,在孜荣村的草场上搭建帐篷、越界放牧之事。作为公务人员向巴江村无视行政法规的权威和可能在两村之间引发的冲突,将自己凌驾于县委县政府之上,简直是无法无天、不负责任。第三,2008年8月16日向巴江村为了使他所主持建造的祭祀台有人拜祭(此前3年无人拜祭使他颇感尴尬),不仅不顾孜荣村村民的强烈反对,而且极为荒唐地派出100多名武警和30多名公安,强行“护送”白日村村民按照他所划定的路线拜山,结果引起了孜荣村村民的不满。祭祀之后当公安、武警返回孜荣村吃午饭时,由于一些村民向有关领导反映情况激怒了向巴江村,他竟一气之下和县长贡嘎一起命令公安、武警殴打村民、向村民的住所发射催泪瓦斯,并带走了34个无辜村民。由于向巴江村的肆意妄为,不仅使两村原本恢复正常的关系又紧张了起来,更为严重的是为两村之间新的并且是长久的冲突埋下了年复一年的隐患和“定时炸弹”。
   
   (二) 除此之外,作为公安局长的向巴江村其不称职还表现在对一些群体性冲突不作为,甚至采取错误的方式进行处置上。比如,2005年,阿嘎村和炯朗村之间即将发生因草场争议的群体械斗,两村群众苦苦哀求公安及有关部门出面调解,这时候他和时任县长的池林不仅置之不理,他还说什么“… …有本事你们打,打死人了我来收拾”。此后果真发生了两村村民之间几十人的械斗,造成死6人,伤20余人(其中很多人致残)的严重后果。再比如,色拉如巴村因怀疑迭弥村偷盗公共设施报告公安部门后,向巴江村在没有进行任何调查的情况下,就命令干警和色拉如巴村的村民闯入迭弥村挨家挨户进行搜查,结果引发群体性殴斗,当场导致2人死亡,受伤者更多的惨剧。其属下还随意抓走了一个疑为小偷的村民(后来证实并非小偷),并将其在看守所当作小偷暴打致死。更加令人发指的是,这个村民的家属也在丈夫被抓的过程中被一民警踢中腹部造成胎儿流产。后在村里活佛的协调下,该村民家属才获得公安局打死人8万元、致孕妇流产1万元,共计9万元的赔偿。另外,2009年6月14日,西藏昌都贡觉县哈嘉乡噶尔空村和西藏昌都贡觉县阿旺乡诺玛卓巴村因保护他们共同的神山阿尼洛达,噶尔空村为了保护神山自己不上神山挖虫草,并且还阻止阿旺乡诺玛卓巴村在这个神山上挖虫草而发生了冲突。举报到县公安局后,县公安局以警力不够为由,让乡政府处理。经乡政府的协调后稍有好转,县公安局当时只派了几名干警过来。但干警到了后,简单地欲鸣枪制止, 而两个村子的村民误以为是对方村民开了枪,冲突加剧,双方随即打斗起来,可那几名干警则很快离开了现场。事后,当场有三名村民死亡,其中一个头部中了一颗六四式子弹。另外阿旺乡诺玛卓巴村有33人重伤,哈嘉乡噶尔空村有29人重伤,其中有5人眼睛严重受伤,完全丧失了视力,很多人落下了严重残疾。当时,贡觉县医院已经无法收治全部伤员,部分人在医院外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就医。伤势最严重的一个伤员被送往昌都地区医院, 路上发生车祸,病人当场死亡,两名医生双手双脚致残,目前还在医院救治。类似的事件,在向巴江村担任贡觉县公安局长之后,还发生了很多起,有些比上述情况更为严重。据本县村民统计,自他任公安局长以来,贡觉县已有30多名村民因公安部门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导致死亡,这在本县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另外据贡觉县老百姓反映,有许多农牧民虽经多次申请,到目前为止仍没有拿到他们的身份证,不仅给我们的出行带来了不便,而且严重地侵犯了我们的公民权利。
   
   (三) 2007年4月13日,贡觉县法院正在审理由斯朗巴觉提起的《关于哥哥白玛扎西被打》一案的诉讼时,一伙作为当地公安干警亲戚或朋友的西藏贡觉萨恩人持刀进入法庭,威胁斯朗巴觉、律师及亲戚不得上告。
   
   2006年1月,西藏昌都贡觉县萨恩交郭帮(藏语称为“扒措”)人,贡觉县农业银行行长扎西次仁的侄儿、贡觉县公安局干警达娃索南的兄弟,私自抓了麦东村村干部其美南加交到了公安局。同时,萨恩人还多次电话威胁其美南加的哥哥,扬言说如果继续帮助被贡觉县公安局干警达瓦索南等打成伤残的村民白玛扎西打官司的话,发誓说要杀全家老小及其律师。
   
   2009年4月16日凌晨,一辆白色北京吉普,带有两个备胎,前后车牌照都被拆下,四处打听被程越书记弄下台的、孜荣等五个行政村的村干部其美南加的家在什么地方,最后找到了其美南加家的家门口。后来村民发现车里坐着的三个人和下来的两个人神色异常,于是村民将车围住,准备查他们车上有无武器时,其中一个自称是贡觉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向巴江村的司机阿扎的舅舅,借故说是来谈条件的,其中还包括萨恩交郭帮的人,以及贡觉萨恩其他四大帮的人,这里面的一些人曾经在县城上抓住其美南加,并给其哥哥不停打电话恐吓,称要杀光全家包括其律师。萨恩交郭帮的这伙人也还曾拿刀 恐吓斯朗巴觉的舅舅,并在法庭上拿着刀子当场恐吓孜荣村的村民和斯朗巴觉,多次威胁恐吓他们。
   
   当时县工作组前来调解的人阻止了村民,不让查,也不让拍照。其美南加怕村民情绪激动出事,将车上的五个人送到一间房子里保护起来,并一直安抚村民们。而此时在县上的县政府领导却放言说:已有一大卡车的人冲去孜荣村,县上可无法挡住他们… … 最后,娘拉寺的嘎旺活佛苦心劝导住村民,程越副书记带头的县工作组和昌都地区的一大帮干部将这五个人带走了。使这起明显是派来杀手的事件,又如往常不了了之。
   
   后来,当村民向程书记询问那五人的调查结果时,他居然亲口这样回答:“你们还问什么阿,我们是救了你们啊,当时如果那五个人没有放走的话,那萨恩帮的几辆大卡车、很多骑着摩托的人带着武器向你们村子进发,都快到你们村了,到时候你们就要被杀死很多人的哦……”
   
   程越副书记知道我们当时用相片和录音记录下了现场后,他给其美南加和他的哥哥扣上政治的莫须有的帽子将其二人关押,在十五天里变了三个罪名,让人无法理解无法想像。
   
   孜荣五个自然村的村民自愿组织起来保护当地的环境,并曾得到当地林业部门的支持。村民的这一做法,得到各界媒体和政府的赞扬。村民成立的这一草根环境保护组织曾得到国家林业局和环保总局评选的福特奖、阿拉善生态奖等重大奖项,国家林业局的报纸前去考察和报道,并得到了北大校长许智宏、北大吕植教授、全国人大法工委等专家学者的高度评价和重点支持,赢得了国内外的高度认可,认为其模式值得学习和借鉴。但这个运作了多年并得到各界认可的组织,在程越副书记来了之后,突然被扣上了政治帽子,这岂不荒唐?!
   
   程越副书记又亲自带领二十多辆车的武警和干警,荷枪实弹,在凌晨包围了村庄,把枪口对准老百姓,到村里老百姓家中以搜查是否藏有武器的名义任意搜查,连地板都统统被掀开,连其美南加的七十多岁的妈妈都遭到殴打,真是无法无天,一些老人当时吓晕了过去,醒来后有的精神失常,有些正在医治当中,看到干部和警察就恐惧不已。老百姓惶惶不可终日,一边担心强盗入室盗窃,一边担心程书记又来胡乱搜查破坏,都感觉没有办法过日子了,上下纷纷议论说居然想不到北京首都派来的博士援藏干部的素质和做法都能这样荒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