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半个世纪前,在共产党的教育下,在中国的年青人心中,法国人卢梭是受到崇敬的人物,他被描绘成一位人民的、民主的思想家,是“劳苦大众翻身解放当家作主”的伟大事业的先驱者。与此同时,英国人罗素在他的《西方哲学史》一书中写道:卢梭“是伪民主独裁的政治哲学的发明人”。同样的年代,同样的国际环境,对于同一个人作出如此天差地别的评价,这既令人费解,却又促人深思。
   
   当我读到罗素这段话时,已经是曾在共产党统治下生活了五十多年的老人,再也不会有激情了,可当时,我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被震了一下,我急切地把这段话反复看了几遍,又感到自己的血液似乎热了起来,坐不住,站起身,来回踱步,不知不觉地想起苏东坡的诗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十年前退休以后,由于喜爱读书和思考,又对哲学、政治等方面问题较有兴趣,就开始了晚年的新的人生路径。读的第一本书是周辅成的《西方伦理学名著选辑》(上下集)。其中,有卢梭的著作摘编,一开始,读到卢梭谈及道德、自爱、良心、怜悯心等内容,还觉得不错,似乎看得见他有一颗博爱之心。但是,当我看到卢梭三番五次地说“首先关心的是大家的利益,然后才是个人的利益”,“忘掉自己”,“让我们放弃个人的利害”,“不要把个人利益放在第一位”等这些话时,就像条件反射似的,心中涌起一阵反感。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我,对于诸如“大公无私”、“忘我”、“狠斗私字一闪念”这类说教,早就看清了它们的本质,竭力宣扬这些口号的人,其目的,是要广大人民牺牲自我,去为他们那些少数人的统治和利益而奋斗。自那以后,对于口口声声标榜自己为了人民利益如何“忘我”、如何“全心全意”的人,我会存着一份警觉心。对卢梭也是这样,这是我第一次对卢梭的思想打上问号,不过,仅此而已,那时的兴趣和精力主要放在对人生意义的反思方面,如有关“快乐”及“痛苦”的问题。
   
   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也有偶然的因素,我关注的方向逐渐转移到政治方面,总想弄明白社会、国家、政治究竟是怎么回事,特别想弄清楚“民主是什么?”的问题。于是,我开始阅读或重新阅读一些名著,从柏拉图到现代学者,只要能搜罗到的都如饥似渴地阅读,遗憾的是数量非常有限。其中,就有卢梭的《爱弥儿》,《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以及《社会契约论》。第一次阅读(有的是重新阅读),就留下了较为强烈的印象,卢梭所设计的良好制度及美好社会,在我看来是多么熟悉啊,跟我曾在其中生活了几十年的那个社会多么相似啊。卢梭为弱者、穷人鸣不平,共产党要让劳苦大众翻身解放;卢梭说人民是主权者,共产党说要让人民当家作主;卢梭要剥夺人的“绝对生存”,要人们上交所有财产,共产党剥夺所有富人的财产,实行财产公有制;卢梭宣扬平等,共产党实行低工资的平均分配制度;卢梭要树立“公意”的绝对权威,共产党要树立“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卢梭要创立“公民宗教”,共产党把毛泽东当作神一般来崇拜,“文革”期间更有“忠”字崇拜仪式和歌舞;卢梭说,谁反对“公意”就要“迫使”他服从,要通过“全体与每个人的对立”来达到思想和意志的“全体一致”,共产党组织群众运动形成所谓“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在肉体上和精神上围剿持不同意见者,要求人民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步伐、统一行动;卢梭要使每个人依赖集体、共同体,否则就“等于无物,一事无成”,共产党让每个人的衣食住行、工作、婚姻等等都在各级组织的控制之下,谁离开了组织就什么也不是……。这些强烈的印象使我对卢梭思想打上更大的问号,第一次产生了深入研究卢梭思想的愿望
   
   那个时候我特别想了解人们是如何评价卢梭的,先是阅读能找到的“哲学史”、“思想史”一类著作,也读了朱学勤的《道德理想国的覆灭》。至此,我才发觉,对于卢梭的评价历来存在着两种相反的观点,牵涉好多著名学者,而且这争论已经延续了二百多年。我开始怀疑自己原来的打算,我这个理科出身的普通退休教师,有必要、有能力深入探究下去?我犹豫了。但是,后来接连遇到几件事情,使我一步一步地加大决心,让我倾注自己的大部乃至全部精力,去认清卢梭的真实面目。
   
   第一件事,就是看到了罗素在《西方哲学史》(1950年)一书中写的那段句话:卢梭“是那种与传统君主专制相反的伪民主独裁的政治哲学的发明人。从卢梭时代以来,自认为是改革家的人向来分成两派,即追随他的人和追随洛克的人。有时候两派是合作的,许多人便看不出其中有任何不相容的地方。但是逐渐他们不相容日益明显起来了。在现时,希特勒是卢梭的结果;罗斯福和丘吉尔是洛克的结果。”这段话燃起了我这老人的激情,这位大哲学家的判断使我信心倍增。直觉告诉我,这是对卢梭击中要害、一针见血的评价。如果,罗素能够多活几十年(他于1970年去世),看到“文化大革命”的结局,看清楚毛泽东是比希特勒更像卢梭的人物,看清楚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政权和制度更接近卢梭的学说,看到共产主义思潮衰落的现象,那么,他对卢梭的评判将可充实更多的论据。
   
   第二件事,有一天在电脑网络上查找有关卢梭的评价文章,偶然发现,在二十一世纪初,有人对卢梭的赞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有的说:“揭示了‘主权在民’这个昭如日月的真理的,便是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李平沤:主权在民vs“朕即国家”——解读卢梭的《社会契约论》,2001年9月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有的说:卢梭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奠基者”(吴岳添:《卢梭》,2002年1月华夏出版社出版);有的说卢梭是“世界民主思想的核心奠基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民主思想家”(翰啸:《评卢梭与其民主思想》,2006年9月3日联合早报网)。以往共产党的理论家在赞美卢梭的时候,尚且还要加上“小资产阶级的局限性”,如今,正当“人民民主”和“共产主义”广受冷漠,欧美自由民主理念渐成世界潮流之时,倒反而要抬高卢梭,让他重新粉墨登场,变成似乎是唯一正统的民主思想家,这么做,能够挽回假民主真专制潮流的颓势?卢梭的思想难道真的具有他们要仰仗的影响力或号召力?不过,这倒引发我的自问:五十年前我不也是敬仰卢梭的吗?如果卢梭有这种影响力或号召力的话,那么它们在哪里?我能找到它们吗?我能识别它们吗?我能指出其专制独裁的本质而还它们以真实面目吗?
   
   第三件事,俞可平发表的“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受到了很多人的赞扬,包括热心推动民主化的人士。在我看来,一个在当前形势下身处高位的共产党官员,在坚持共产党一党专制的前提下推销的“民主”,怎么可能是真正的民主呢?几年来的事实也许让更多的人看清楚了一点。可是前几年,俞文为什么能得到那么多的好评,还被评为全国“最有影响的文章”?假民主真专制这种思潮,难道真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和影响力?发人深思的是,与此同时,中国的知识份子中,流传着对民主的种种质疑,“搞民主就会乱”,“民主的危险就是暴民加暴政”,“民主要慢慢来”,“文化大革命不就是搞民主?”,“发展经济比民主更重要”,“老百姓的素质低,没有条件搞民主”,“只要生活得更好,管它什么民主不民主?”,“搞民主就要搞中国自己的民主”等等,不一而足。以上种种现象,让我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一方面,人们在赞美民主,说它是“好东西”,但那种“民主”是虚假的民主;另一方面,人们在质疑民主,但这种被质疑的却是真正的民主。可是,这又引发我的自问:这在你只是一种直觉,然而,你能否说清楚,什么是假民主,什么是真民主?你能否说清楚真假民主的区分何在?你能否说清楚民主的真谛?更令我纳闷的是,在一些学者的文章中屡屡看到如下“学术性”的判断:“自由高于民主”,“共和高于民主”,“正义高于民主”,“宪政高于民主”,“民主会导致多数暴政”,“民主会导致专制”,……等等。民主,似乎已经成为一件时髦的外衣,有人拿它来掩盖专制的真实面目,有人借它来显露忧国忧民的胸怀,有人抓它来炫耀学识的深厚,这一切的结果,似乎把民主弄得面目全非。我似乎看见,满桌的宾客在歌颂民主是普世价值,高唱民主已成世界潮流,而民主却在一旁向偶而泣。更有甚者,在美国这个民主国家里,也有人赞扬“中国模式”,也有人以中国的崛起为依据,把“专制”与“民主”究竟哪个更优越的问题提到桌面上来,直言“专制”的好处,连假民主的外衣也不要了。
   
   以上这些所见所闻,都鞭策我去弄清楚:什么是民主?现代民主是怎么产生的?人类社会为什么要有政治、政府、国家?人类社会演变的进程为什么会趋向民主化?个人与集体、社会、国家是什么关系?有史以来总是少数强者、精英占着优势,大多数的弱者民众总是处于劣势,怎么看待、对待这现象?以“劳苦大众翻身解放”为旗号的理论和实践怎么会演变为残害人民的暴政?把“大公无私”捧为最高道德准则的社会怎么会演变成拜金主义和腐化堕落的温床?人类社会因必然的分化而造成的矛盾,是通过斗争来消除它,还是主要依靠合作与协商来缓和之?等等,等等。
   
   那么,我有能力回答这些问题吗?我自己明白:没有这能力,我只是有着读书和思考的喜好而已。可是,在专制政治制度下五十多年的亲身经历,实在无法忘怀,总想在晚年清理一下自己的思想,把它说出来,说清楚,说不定还会有人感到兴趣并能与之互相交流,从中或许可以收获一份人生的快乐。我终于决定把所有的精力倾注于解开“不识卢梭真面目”的心结,因为,识别了“伪民主独裁”,也就意味着更接近民主的真谛。
   
   事至今日,我大概能够说出对卢梭真面目的认识:他痛恨他所处的人类社会,他痛恨富人强者,他为穷人弱者感到惋惜;他认为,不平等既是罪恶的结果,也是罪恶的根源,他的理想是铲除不平等、而后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美好社会;他为理想社会设计了政治制度:在人民之上设置一个绝对权威,这个权威有权剥夺每个人的所有权利及一切力量(包括财产),使每个人都成为权利和力量均等的个体;为了保证这种平等状态不被破坏,决不允许有任何例外,每个均等的个体要组成一个不可分割的统一体,谁离开这个统一体就无法生存,这也是为什么要建立绝对权威的道理;为了保证这个权威的统治地位,他要采用强迫和斗争的办法,以及改造人性的办法,把任何异议者和反对者的言行扼杀在萌芽状态之中;他认为人民是愚昧盲目的,人民不知道自己的根本的长远的利益,必须有一个把握唯一真理的最高智慧来指引和领导人民,才能使人民得到彼此相同的幸福;他认为他就是这样一位具有最高智慧的非凡人物,他是为了拯救人类,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铲除罪恶,因而有权无视人的尊严,剥夺他人,改造他人,强迫他人,组织一部分人去斗另一部分人,甚至可以举道德诛心、借理想杀人,把个体生命视作鸿毛;他认为他有把握实现他的抱负,因为他深知人的偏私是他创建平等状态的人性依据,他知道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煽动群众对社会的不满和积怨,可以把一盘散沙聚成一股不可一世的力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