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 权力的野性]
青林文集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力的野性

    安徽蚌埠撤官事件有感

   权力像一匹草原上的骏马,即使经过人类长期的驯化,依然需要马镫和马嚼子,权力的冲动和野性是伴随着人类动物本性时时存在的,因此,权力需要羁縻,尤其是公共权力。对公共权力的制约或者监督,类似给骏马套上马嚼子,公共权力的马嚼子就是民主监督和法治。

   公共权力如果失去监督,会对公共社会带来巨大损害,已经成为人类文明共识。

   安徽蚌埠市固镇县对环保局长及其下属停职一事,属于极端个案,但也是很有代表性。这个案例尤其说明了权力的行使需要法治的规范。

   此则新闻可以引发几个问题:

   1、对企业的污染行为,环保部门人员在环境执法过程中是否有越位违规行为?应该公示执法过程的一切行政行为,既然卷入舆论漩涡,就干脆让公众明白就里,当地政府匆匆改口,是否有迫于舆论压力矫枉过正之嫌,或更多隐情?

   2、被环保局查处的企业诺华轮胎有限公司位于固镇县经济开发区台湾工业园(该园经省政府批准,于2010年6月17日挂牌)。据介绍是当地一家较大规模投资企业,享受了当地一些优惠政策,县政府阻击了一个环保部门执法的侵扰,如果企业有土地违规,税收违规,劳动违规等等,其他部门上来,县政府是否依然如此大力为企业保驾护航?杀一能否真正儆百?

   3、县委常委会对公职人员的任免及任免理由,依据和程序上是否符合公务员法?

   4、该企业是否在政府重点保护和服务过程中,不再需要任何部门对其执法监督?或者说该企业是否会因为投资较大,贡献较多,就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非法违规的行为了?

   5、政府看似对该企业溺爱有加,保护有力,但是这种随意“斩将杀马”的行为,是否对企业在当地立足真正有利?是否从另一个角度暴露了属于政府过度干涉企业经营的行为?

   实际上这个案例暴露了一个长期困扰社会转型期的政府权力如何界定和行使的难题。

   企业经营自主权(市场经济里的企业所有权、自由经营权等等民权)与政府公共管理权之间的关系,二者是否已经真正各自步入法治的园地,在共同的法治下,各负其责,各尽其务,而不是靠政策文件等等暧昧不定的甚至人治色彩很浓的长官意志来维系企业与政府的关系,互相没有一个共同遵守的范式,即使早期热恋时不分你我,最后还是有可能裂情伤感,你死我活。

   笔者见过很多招商变成“招伤”的案例,什么零地价、零税收、零距离等等,把爱占便宜的企业老板招来了,这些不且实际的优惠政策往往又变脸为高地价、高税收、远距离等等,尤其是中央政策一变,很多被经济落后省份招商而来的企业家们的三高企业(高能耗、高污染、高耗水)往往是血本无归。

   企业家们叫“三钩”,很多地方政府对企业都是三步走。第一步勾进来,第二部勾下马,第三步勾出去。企业家们戏称地方政府是“关起门来打狗”。

   首先政府的公权与企业的民权都需要法律规矩,否则经济贪婪的本性一旦蓬发,两败俱伤。其次政府和企业都有各自的功能和定位,否则长久官商不分,天下必然失衡。

   从安徽此案可以看出,当地政府之所以找不着北的根源就是政府本身承担了经济发展的重任,或者说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的第一要务就是挣钱(提高财政收入)。

   公共政府的设置目标,原本是为社会经济活动提供服务,而不是参与社会经济活动,它还有更重要的服务事情去完成,比如立法服务、司法服务、文化服务、治安服务等等,因为它是公共权力,而不是民权或私权,但是我们今天的政府功能几乎异化为一个大的无限责任公司,从中央到地方,把经济发展(提高财政收入)当做第一要务。

   如此,政府更多时像一个企业,县长像一个总经理,书记像一个董事长。

   此其一。

   其二是在经济发展的大目标下,依法行政成了一句空话,代表公共权力的政府没有任何规范和法制约束,亲自参与社会的经济浪潮的大博弈。为了经济发展不择手段,不计后果,不计子孙。

   因此,如果政府的公共服务功能不回归,依法行政的规范不建立,政府与企业间永远是理不清、理更乱的混沌关系,类似安徽蚌埠固镇县的权力闹剧会不断重演。

   林青

   2010-6-19

(2010/06/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