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满洲文化传媒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天命后期八旗旗主考析
·满族人的过年习俗
·『清文虛字指南解讀』簡介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辛亥暴乱后满洲人的悲惨命运
·满族作家王朔: 红楼梦是满族文学名著
·满族民族之神佛多妈妈
·满洲族人的愚蠢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谈谈普通话中的“满洲语言”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人物塑像
·屈原与爱国无关
·大清国满洲皇帝书法欣赏
·每一种语言都是结构独特的思想世界
·Wuthing we gwen tull?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满洲族著名影星胡军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国庆天安门广场上的满族图腾柱
·满族的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清太祖高皇帝實錄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萨满教变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苏联远东在民族学上不是统一的地区。在这里历史地形成了3个大的民族学区域,其中每一个区域都有自己的特点,这些特点是由地理环境、各民族的历史发展过程及其语言属性和相互关系所决定的。

   
     根据《1979年全苏人口统计资料》,在包括马加丹州的堪察加州在内的极东北地区,居住着楚克奇人(自称恰夫楚人)--1.4万人,爱斯基摩人(因纽特人)--1510人,科里亚克人(沿海的科里亚克人自称内梅兰人;养鹿的科里亚克人自称恰乌奇人)--7879人,伊捷尔缅人(所谓的堪察加人)--1370人,尤卡吉尔人(自称奥杜尔人)--835人,阿列乌特人(乌南甘人)--546人。从语言来看,这些民族属于古亚细亚语族和爱斯基摩-阿列乌特语族。
     鄂霍次克海沿岸的泰加-冻土地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北部和马加丹州的某些地区)是埃文人(以前名为拉穆特人,自称埃文人、奥罗奇人)的居住地,有12253人。埃文克人(旧称通古斯人[(1)a])的小部分约5000人也居住在这里。这些民族所操的语言属通古斯语族。
   
     第三个大的民族学区域包括阿穆尔河沿岸、滨海和萨哈林。这是下列民族的居住地区:那乃人[(2)a](自称那尼人,以前称戈尔德人)--10516人,乌利奇人(奥利奇人,有时称曼贡人)--2552人,乌德盖人(乌德人、乌德格人)--1551人,涅吉达尔人(自称埃利坎·贝埃宁人、阿姆贡·贝埃宁人,旧称奥罗琼人)--504人,奥罗奇人(那尼人)--1198人,奥罗克人(乌利特人、乌利奇人)--约450人,尼夫赫人(旧称吉利亚克人)--4397人。从语言来说,这些民族属通古斯-满语族。尼夫赫人除外,他们被认为是源于古亚细亚人的民族,尽管在文化上接近通古斯-满族人。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这些民族在其许多世纪的历史中走过了漫长的道路。他们最早适应了远东的泰加森林和冻土带的自然条件,驯服了北方鹿,到达北冰洋和太平洋岸边并最早开始在远东诸海上航行。他们创造了最大限度地适应严酷的自然条件的住所,发明了狩猎、捕鱼、猎捕海兽的工具。作为独一无二的精神文化和实用艺术的创造者,他们为世界文化宝库做出了无可估量的贡献。
     极东北各民族的经济活动具有综合体的性质。爱斯基摩人和楚克奇人从事海兽猎捕业,也从事狩猎、捕鱼和采集业;沿海科里亚克人的主要经济部门是捕鱼业和猎捕海兽业;伊捷尔缅人的主要职业是捕鱼业,兼有块茎和草本植物采集业。
   
     北方通古斯人--埃文克人和埃文人的远祖曾居住在贝加尔湖附近。突厥人、蒙古人、满人的部落先后从南面和东南面来到贝加尔湖畔。这些部落部分地与当地居民混杂在一起,显然,这为埃文克人和埃文人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后来,他们向北、向东推进,分布在西起叶尼塞河、东至鄂霍次克海岸边的广大地区里。这些民族长久以来就从事养鹿业,并用鹿当坐骑。捕鱼和狩猎也是传统的行业。
   
     根据考古资料来判断,新石器时期远东南部的居民过着定居的生活,捕鱼是他们的基本经济活动。铁器时代早期阿穆尔河中、上游居民已经转入农耕。农耕是和狩猎、可能也和养鹿业结合在一起的,因为这时通古斯各部落已深入到阿穆尔河谷。
   
     18世纪俄罗斯人来到楚克奇和堪察加、19世纪来到阿穆尔后,各民族的经济发生了显著变化,但基本上仍旧是半自然状态。商品-货币关系的出现促进了父系氏族制度的瓦解。
     大概,远东土著居民从来不曾是人数众多的,但它永远具有民族和语言多样性的重要特点。他们远离发达文明的发源地,处于隔绝状态且人口稀少,这就严重阻碍了文化的发展。它的文化好像许多世纪都被装在罐头里,直到远东的领土并入俄罗斯为止。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生产力的进步很缓慢。甚至在18世纪中叶卓越的堪察加研究者、院士C·п·克拉舍宁尼科夫还在这里赶上了完全意义上的石器时代。他写道:“从前堪察加的‘金属’是骨头和石头。堪察加人用骨头和石头做斧、刀、矛、箭、双刃小刀和针。他们的斧头是用鹿骨和鲸鱼骨做的,也用碧石制作,像楔形物,用皮条将其平绑在弯曲的斧柄上……他们用斧头砍凿船、碗、洗衣槽等等,但如此费力和费时,以至做一条小船需要3年,做只大碗不少于1年。”[(1)b]俄罗斯的工业和公职人员对远东地区的开发,对于土著居民的历史发展具有特殊的意义。土著居民乐意从俄罗斯人那里得到新的农作物,接受农业和畜牧业。把土著人的半自然状态的经济逐步吸引到全俄经济中去,这就使远东各民族走出原始的、与世隔绝的孤立状态,并最终为其创造了附属于俄罗斯文化的条件。在土著民族居住地区建立最简单的、尽管是封建主义俄国的法律和行政管理机构,这也是一种进步,因为它减少了土著部落之间和氏族之间的流血冲突。
   
     但是,远东地区并入俄罗斯也有某些消极的方面。沙皇制度的国库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古代社会关系得以保存下来,必然使土著居民遭到残酷的剥削,陷入贫穷的境地。专制制度是不能保障民族文化的发展的。
   
     无力缴纳的实物税、没有医疗帮助、不卫生的日常生活条件、经常性的饥荒,导致土著居民的大量死亡。1769~1770年的天花流行和饥荒给堪察加各民族带来了很大的损失。个别村子里的科里亚克人的数量减少了二分之一~三分之二。伊捷尔缅人总共只剩下2600人,根据1763~1767年第3次人口调查统计材料,那时他们共有6000人。[(2)b]
     阿穆尔河沿岸的土著居民的数量也减少了。例如,根据Л·И施伦克院士的材料,1850年在那里居住着5216名吉利亚克人(尼夫赫人),而1897年人口统计时,登记在册的只有4642人[(3)b]。
   
     土著居民如此严重的状况在20世纪初依然如故。戈尔德人(那乃人)的研究者И·A·洛帕京[(4)b]写道:“戈尔德人迅速走向灭绝。如果状况不改变,那末几十年后戈尔德人将不复存在。”[(5)b]他把土著居民的高死亡率和困难的实际生存条件、不卫生、天花和其他传染病、轻视妇女、极端贫困、来自俄国行政当局和中国商人方面的劫掠性剥削联系在一起。杰出的民族学家、方志学家、作家B·K·阿尔谢尼耶夫说出了阿穆尔边疆区异族人灭绝的更深刻的原因。伊姆佩拉托尔湾的奥罗奇人的死亡率长期居高不下,在震惊之余他指出:“说阿穆尔的异族人没有发展的能力是完全不对的。他们之所以没有发展,是由于他们被抛弃、被遗忘了。我还要说,他们在经济上受奴役!而众所周知,任何在精神上或经济上被奴役的民族都不仅不能进步,而且相反,会出现退步现象,并很快会灭绝……”[(1)c]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由于当地经济极缓慢地进入资本主义生产范围,远东各民族在自身的发展中没有经过资本主义阶段。只有毛皮具有商品意义,而养鹿业、捕鱼业、海兽猎捕业的产品只有一部分进入市场。然而在堪察加的极北地区已开始在河口处组织工业捕鱼,这一点不能不影响到土著居民的生存--在楚克奇人、科里亚克人和其他土著民族中财产的分化明显加剧。
   
     第一次俄国革命后,资本主义企业的发展速度加快了。在堪察加出现了大型渔产品加工企业。日本渔民在邻近堪察加和鄂霍次克海岸的俄国领海上加紧捕捞各种鲑鱼。美国的捕鲸者在楚克奇海岸附近进行紧张的作业。外国企业主掠夺性地捕捞鱼和海兽,对许多土著居民群体的生存造成了威胁。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在萨哈林和阿穆尔河下游,小民族积极加入资本主义生产。在这里雇用土著居民在鲑鱼渔季繁忙时加工鱼,一般以日常生活用品和粮食偿付尼夫赫人和奥罗克人的工资。短工开始发挥作用,越来越多的阿穆尔土著被卷了进来。[(2)c]
   
     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历史事件,小民族经济活动中资本主义因素的产生,引起民族的本质变化,首先是氏族制度的经济基础的变化。基本生产资料,尤其是渔猎经营地的氏族集体所有制逐渐变成家庭-氏族集团所有制和大家庭所有制。商业渗透到土著分布地区,商人-经纪人从他们中间分化出来。经济上的不平等在发展,出现了富农上层分子。但直到伟大十月革命胜利前,在远东小民族那里存在的主要是不发达的、初级的资本主义剥削形式--被各种各样的氏族残余所掩盖的商业剥削和高利贷剥削形式,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土著的经济中还没有占统治地位。土著民族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阶段,就像没有经历过封建主义阶段一样。研究者们有充足的理由把他们归入这种民族之列:在苏维埃政权建立之前,这些民族或者保存了父系氏族制度;或者远没有脱离半父系-半封建制度。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为远东土著民族开辟了全面的、自由发展的道路,引导他们摆脱压迫和赤贫。
   
     1917年11月15日人民委员会通过的《俄罗斯各民族权利宣言》,宣布平等是苏维埃国家民族政策的不可动摇的基础。但是在使居住在俄罗斯领土上的小民族和民族学群体的平等和自由发展的原则合法化方面,却做得很不够。
   
     需要一整套促使落后民族的经济和文化迅速高涨的措施,因为他们面临的任务是不经过资本主义发展阶段而向社会主义过渡。B·И·列宁论证了这种过渡的原则计划。他写道:“必须采取什么手段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呢?这很难预先指出。实际经验会给我们启示的。但是可以肯定地说,在离我们最远的民族中,苏维埃思想对于全体劳动群众也是很亲切的。苏维埃这种组织一定能够适应资本主义前的社会制度,共产党应该立刻在全世界开发这方面的工作。”[(3)c]
   
     遵照列宁关于苏维埃应该适应落后民族的生活条件的指示,在远东建立了氏族苏维埃。诚然,氏族苏维埃是临时的、过渡的,它们一直存在到小民族的经济和社会生活中还保留着原始社会关系的时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