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清国北京旗人社会中的民人]
满洲文化传媒
·首届五国城女真文化暨满族故里文化论坛举行
·八旗子弟
·满洲八旗武士图
·满洲罕王大街1644号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第二套丛书(共15辑)目录
·满族说部的重要价值与丰富内涵
·满洲巴图鲁
·满族资料图片集【二】
·清山依旧在,满洲您在哪儿??
·郎世宁作品;香妃骑马图 立轴
·组图:蒙古人的婚礼
·民族至上
·L'Asie Le Mandchous【Jean-Baptiste Carpeaux(1827--1875)】
·寄予我亲爱的满洲同胞---看电视剧《闯关东》后感
·“民族精神”与“民族精英”
·满族资料图片集【三】
·成吉思汗与努尔哈赤画像
·《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出版
·金启孮先生与满洲学研究
·日本松本市川島芳子記念室
·日本下関市愛新覚羅神社
·松花江畔满洲族村屯驯化猎鹰的传统技艺——春天放飞海东青
·我们的一生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一)
·Scientists Link a Prolific Gene Tree to the Manchu Conquerors of China
·China's Manchu speakers struggle to save language
·Manchu Language Lives Mostly in Archives
·满洲民族独特的生养民俗
·满洲情搅乱了加国梦
·美国百人会会长满洲正红旗人傅履仁将军
·臺灣三立新闻台当家女主播滿洲族人敖国珠
·“大汉沙文主义”是否存在?
·别睡,别睡;满洲人
·满族资料图片集【四】
·满洲语歌曲Erecun
·我们不叫“东北人”!!
·中共对东北地区敲骨吸髓地毯式的经济掠夺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二)
·满洲礼赞
·川岛芳子诗一首:蒙古姑娘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满洲民族医药及其特点浅析
·振兴东北经济必须得靠满族精神
·满洲民族兴起的精神力量
·满洲古民歌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建立满洲社会民族组织?
·女真民族英雄阿骨打的风度
·满族资料图片集【五】
·大清国号不是来自汉语
·满洲姓氏古今对照
·《女真--满族建国研究》出版发行
·大金国女真人创立的猛安谋克制度
·通古斯民族信息传递中的萨满教意识
·满洲民族对北京的文化奉献
·拿什么来保护满洲民族医药遗产??!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三)
·北京满族的百年沧桑
·背叛民族忘记故乡者的可悲下场
·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组图:冰雪长白山
·阿布凯恩都里
·满族家谱综述
·哭泣的吉林,出海口哪里去了?!!
·重振满洲,找回民族尊严之路!
·满族资料图片集【六】
·满洲人要象保卫生命一样地保卫自由意志
·满族人刘忠田375亿元成中国新首富
·满族人陈丽华华裔女性世界首富
·岳飞大侄子你来过满洲吗?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四)
·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烏鴉喝水(gaha muke omiha )
·刘亚洲:甲申再祭
·恢复使用满洲姓名的倡议
·视频:满洲萨满教背灯祭
·滿洲時代(manchu time)
·流传在方言中的满洲语
·满洲民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满洲族著名学者苏绍智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满洲民族文化
·满洲族建筑大师童寯
·丧钟为谁而鸣
·日本出版《滿洲語入門20講》
·滿洲舊影
·滿洲族人先祖的傳說
·满洲民族的神话传说与鸦鹊崇拜
·滿洲文字牌匾圖賞
·定义民族文化边界很困难
·民族自决与国际社会的反应
·女真之魂海
·滿洲文《聖經》約翰福音3章16節
·乾隆御笔满洲文缂丝对联
·满洲文"吉祥如意"白玉牌
·滿洲族扳指兒(Fergitun)欣賞
·满族资料图片集【七】
·牡丹江地区满洲语地名来历
·满洲语的思念
·内蒙古满洲里掠影
·满洲民族生活习俗琐谈
·滿洲時代(Manchu Time)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国北京旗人社会中的民人


   
   清国北京旗人社会中的民人

   
   

    研究清朝,不能不关注满族的历史,关注满族的历史,就必须研究八旗。长期以来,研究满族史的中外学者,围绕八旗制度展开多方面考察,并取得丰硕成果,已是不争的事实。近年来有关旗人与民人关系的探讨不仅拓宽了研究领域,还有助于从更大的视野考察八旗制度的性质和特点,这正是笔者撰写本文的初衷。
   
    有清一代,满洲统治者以八旗制度统辖旗人(内部又分八旗满洲、八旗蒙古、八旗汉军),以州、县制度管理民人(主体是汉族)。旗民分治是清王朝一个根本制度。作为该制度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在北京实施旗民分居。
   
    清朝定都北京初,在城内强制实行旗、民分城居住制度。当时的北京城,仍保持明朝重建后的面貌,呈“凸”字形。内城(故又称北城)在北,平面呈东西较长的长方形;外城在南(故又称南城),东西各宽于内城。清朝统治者强令原在内城居住的汉民除寺观僧侣外,一律迁居外城,腾出内城安置满洲皇室和以满洲人为核心的八旗官兵及眷属。
   
    旗民分居的结果,形成了并存的两个社会,即内城的旗人社会与外城的民人社会。不过,这两个社会并不是互相隔绝的,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民人重新进入内城,最终形成旗民杂居的局面。关于这一变化过程,笔者曾依据房契文书作过初步考察[1]。在此基础上,本文将把重点,放在对内城民人的考察上,即这些民人是如何进入内城的?他们从事的行业是什么?与作为其服务对象的旗人又是一种什么关系?最后得出若干结论。
   
    从事碓房业的民人
   
    以满洲人为核心的旗人,是清代社会中享有特权的阶层。皇室、贵族、高官姑且不论,就连普通八旗兵丁的钱粮(甲银甲米),也是不低的。仅甲米(兵米)一项,前锋、护军、领催、马甲每人每年46斛(合23石),最低的步甲也有22斛(11石)。统治者有意把甲米定得高一些,以便兵丁养家,余粮则可变卖,作为一项辅助收入。当时一名七品官员的俸禄是每年银45两、米22.5石,八品官是银40两,米20石。所以雍正皇帝曾坦率地告诉八旗兵丁:他们的收入,实际上已多于七、八品官的俸禄。[2]
   
    大约十万左右八旗官兵聚居京城,每年领取的粮食究竟有多少,尚无精确统计。有学者认为,每年在京八旗官员的禄米(俸米)约需12万石,八旗士兵甲米约需175万石,八旗宗室勋戚及荫袭官员禄米约需100万石,此外还有八旗失职人员、鳏寡孤独养赡米石等,合计近300万石。[3] 清代京城食粮主要来自南方漕运,分别由山东、河南、江南、浙江、江西、湖广运抵。据雍正《大清会典》卷四十:江南额定漕粮179.4万千余石;浙江:63万石;江西:27万石;湖广:25万石;山东:37.5万千余石;河南:38万石。以上合计约370万石,其中绝大部分入于旗人之手。[4]
   
    由于粮食来源和品质不同,旗人与民人的食物构成存在明显差异。内城的旗人主要食用南方运来的稻米,而外城民人所食多为北方产五谷杂粮,此即时人所谓:“旗人平日多食老米,民人平日多食杂粮”[5]。仓廒中存贮稻米,很大一部分未经加工仍带硬壳,叫“粗米”,“粗米”蜕壳的过程叫作“舂”,又叫“串米”。米经串治后称作“细米”。这样,主要为旗人加工稻米的碓房就发展起来。“碓”是舂米的工具,碓房多为民人所开。松筠《百二老人语录》卷二云:
   
    京城凡衚衕内,有开设碓房、米铺之山东人,常收揽旗人每季关领之好米,谓之碓细。每五大斗止给四斗,实于山东人大有便宜。而度日艰窘之旗友,白日出当官差,家中人少。如遇送米来时,山东人故意将米少给。因缺数向争,彼不但不添,仍发豪横,并云:此是你们原米,好食则食,不食给我工钱,将你们原米叫人拿来罢。因无可奈何忍耐过去[6]。
   
    “碓房”,满语叫作“bele niohure puseli ”(直译:碓米铺);“碓细”,满语叫作“narhūn obume niohumbi”。上引文还说明,开碓房、米铺的,以山东人为多,他们平时里收多给少,或以劣充次,盘剥旗人,花样多多[7]。
   
    在清代北京,与旗人关系密切的民人,一为山西人,一为山东人。山西北与蒙古接壤,向南毗邻京、冀,素有经商传统,京师经营银钱业务之炉房、钱铺、票庄、当铺、印局老板等等,大半非山西人莫属。而山东人与满洲人历史渊源最久,关系也最密切。山东东部一带素为富庶,但人稠地窄,故出外谋生者多。山东半岛与辽东半岛隔渤海湾相望,自明代以来,许多人浮海北上,谓之:“闯关东”。关外地广人稀,物产丰饶,北上者络绎不绝,或春去秋归,或迁往不归,关外遂成山东人“第二故乡”。十六世纪末满洲人崛起于辽东,开疆拓土,建立清朝,编入汉军八旗的汉人,十之八九原籍山东。清朝入关,大批山东人随之来京,继而又从原籍招致不少亲朋。山东人素性吃苦耐劳,兼有经商传统,久而久之,旗人日用所需多由山东人承办,近水楼台先得月,老米碓房多由其经营也是很自然的。
   
    那么,北京内城碓房是何时兴起的呢?雍正年间镶红旗汉军副都统尚崇坦在一份奏折中称:
   
    臣查八旗官兵自定鼎以来居住内城,所关米原系自行舂碾,未有雇觅旁人者。乃数十年来享国家升平之福,惮劳苦而习宴安,遂有山东、山西两省来历不明之人入京开设碓碾,而旗人所关之米交与舂碾,久久习熟,竟有关米出仓并不载运回家而直送至碾碓听其销算者,以致无籍奸民得以施其盘剥之计。除一石只舂八斗外,或用大斗小升,多入少出;或因先借后还,贵价贱折;甚至有寄放既多乘便卖尽而飘然远遁者。[8]
   
    这份奏折讲得很清楚,清朝初期,八旗官兵领取兵米俸米,原系自行加工。以后习于安逸,惮于劳苦,逐渐转给进入内城的外省民人,首先是山东、山西人。这些民人开设碓房碾房,除了收取加工费,还想出种种额外盘剥的伎俩,以致引起旗人强烈不满。为此,尚崇坦曾向雍正帝建议:八旗领取的粮米应令自行舂碾;开设碾碓的民人概令移往外城;如果仍留内城,由步营官员即行查拿治罪。尚崇坦的想法显然过于简单、粗暴,他认为只要把民人逐出内城,就万事大吉,旗人既可“习力作之勤”,而“奸民”亦无所施盘剥之计。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对已经习于安逸的旗人,如何使之重操旧业?何况米石加工数额巨大,确实需要社会的专业分工和必要设备。结果可想而知,雍正帝对尚崇坦的建议未置可否,实际是搁置一旁了。
   
    同一时期,还有八旗官员建议设立官办碓房以取代民人碓房,具体办法是每旗各设碓房十处,舂串细米发卖。但随即产生的问题是:当时八旗官兵约有九万五千五百余,食粮人数众多,碓房如少立则不足敷用,如设立百余处,又不免人多事繁。八旗大员会议的结果,否定了上述建议。[9]
   
    总之,碓房与旗人生计关系密切,无法取代。但碓房对旗人的盘剥又不能不引起统治集团的关注,只是苦于找不到有效对策,只好任凭其发展。清中叶,北京内外城的碓房至少有千余家 [10]。其中,位于内城的碓房以旗人为服务对象,业务量尤大。
   
    内城的碓房业,几乎与清朝的统治相终始。除了加工米石,一些碓房兼营放债[11]。辛亥革命后,八旗制度迅速崩解,旗人们丧失了被称为“铁杆庄稼”的粮饷,加之近代机器加工业的传入,碓房业才迅速衰落[12]。
   
    二、从事运输业的民人
   
    南方的漕粮由运河运抵通州上岸,按照米色和用途不同,分仓收贮。食用上品米的八旗贵族、官员必须出城到通州仓运米,而八旗骁骑校、护军校以下及兵丁则在京城各仓运米。
   
    京城八旗,各有指定仓库:左翼镶黄旗,海运仓(东直门内鞭子胡同北口外);正白旗,旧太仓(朝阳门内大百万仓南门);镶白旗,南新仓(朝阳门内豆瓣胡同);正蓝旗,禄米仓(朝阳门内智化寺西);右翼正黄旗,北新仓(东直门内瓦叉儿胡同东口);正红旗,兴平仓(东直门内扁担胡同南口);镶红旗,富新仓(朝阳门内北小街);镶蓝旗,太平仓(原与禄米仓同设一处,康熙四十四年移设朝阳门外瓮城之南)。其中,朝阳门内旧太仓、兴平仓、海运仓、富新仓彼此接近,规模最大,四仓为一大仓,即一仓四门 [13]。
   
    按八旗方位:左翼四旗镶黄旗居安定门内,正白旗居东直门内,镶白旗居朝阳门内,正蓝旗居崇文门内;右翼四旗正黄旗居德胜门内,正红旗居西直门内,镶红旗居阜成门内,镶蓝旗居宣武门内。对照以上各旗仓廒不难发现,八旗官兵领米,路程远近不等,由于京仓均集中在城东一带,右翼四旗领米,须从城西赴城东,中途要绕行皇城,路程远较左翼四旗为远,运输费用相应提高。
   
    清朝盛时,府库充盈,八旗官兵给养丰厚。旗兵每季领米一次,称“季米”。季米的领取分旗定期,大致有二种。第一种为“二五八冬”,即二月、五月、八月、十一月为领米期;第二种为“三六九腊”,即三月、六月、九月、十二月为领米期。[14] 届时仓前车水马龙,人头攒动。为了运输与发放便利,领米时各旗多以佐领为单位雇觅民人车辆,凭米票到指定仓房领米。《百二老人语录》卷二载:
   
    一老人云:吾知一人曾充领催,办理钱粮事务,甚为美善。其于本佐领下人钱粮,或银或钱,每月由户部领出时,送至佐领宅内,将钱如数散放,并无坐扣这项那项。银两按分照册公平秤放,余出者给雇车工价外,不余则已,有余即回明佐领,分予佐领中极贫之家,虽一分一文,并不苛取……佐领下或官或兵,关米时,伊亲率佐领下听事人,找雇贱价车辆拉米,逐户挨送。其充足人家如及时交给车价,即令车夫领去;贫穷人家当时不能措给,伊在钱粮内陆续坐扣,找还车夫……
   
    上引文提到的车夫,就是专门被雇佣来给旗人运米的民人。他们大多是个体经营,在车价上亦有差异。清初同一佐领的人户集中居住在某街区,以后逐渐散居各处,随之,季米的领取越来越费时费力,车脚工价亦水涨船高。雇觅车夫,讨价还价,这些工作,琐碎繁重,照例是佐领下钱粮领催的职责。但这些交易环节,往往也给领催提供了以权谋私的机会。故其人品之高下,贪廉与否,直接涉及旗人的切身利益。上引文还提到,一些旗人贫户,因无钱付给车价,只有欠账,等到下季度领取钱粮时再由领催扣还给车夫。在这种场合,这些旗人就与车夫形成了债务关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