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满洲文化传媒
·《十一种孤独》的三个版本
·快樂一直在我們心中
·《满族传统医药新编》
·蝗汉无处不在的世界公害
·亡族奴奏鳴曲------為今日滿族人畫像
·海东青与满族的秧歌鞑子舞
·中国不只属于汉人!!!
·组图:美丽的海豚
·学习满语感知消失的过去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渤海文物集粹》(精) 出版
·俄罗斯的传统婚礼
·荣禄;本性英烈的满族大佬
·黎明前的黑暗
·游览斯大林的别墅
·肅親王善耆圖集
·地球人都知道:
·愛上美籍國父孫中山的下場
·《纽约时报》一篇无知无耻的文章:徒步走遍朝鲜半岛,一个新西兰人的梦想
·
·东北师范大学满文书法笔会
·东北师范大学满文书法笔会(一)
·俄罗斯与中国谁瓜分满洲土地多?
·令人叹为观止的木雕塑
·俄国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汉同文类集》 抄本
·尊严荣誉与无能耻辱的差距
·日本武士有趣的事实
·《辽宁满汉混合语调查研究》
·长白山下满洲语训练营写真
·游览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兵工厂
·柏林墙图集
·20世紀世界三大惡魔
·中国长城自古以来汉人的国界线
·非洲圭亚那发行清国皇帝溥仪邮票
·满洲文《清文监》
·大连星海湾浴场掠影
·作秀的花瓶满族“代表”们
·1991年8月俄罗斯政变图集
·满洲渔猎民族的祭天享鹊习俗
·在大连星海湾游玩的俄罗斯人
·历史总是很有耐心地等待被侮辱者的胜利
·岫岩满族的语言与文化
·手绘满洲文文化衫:mudan--韵
·首届“国际满文文献学术研讨会”成功召开
·岫岩满洲语教学基地挂牌
·满洲文与满洲文古籍文献综述
·《清太宗全傳》三个不同版本
·Shaman dancers
·19世纪俄罗斯油画作品欣赏
·薄熙来终身难忘的满族老师关敏卿
·法国丰富的海鲜鱼类市场
·第11屆國際薩滿研究學會
·1981年的苏联彩色照片
·滿洲盛京努爾哈赤陵寢福陵
·对满族实施文化种族灭绝政策
·劣等杂族蝗汉们涂鸦满洲古迹
·滿洲吉林九台杨氏家族薩滿祭祖掠影
·西方的狗对比劣等的中国汉人~~~
·汉独恐怖暴力组织头子孙中山
·《朝鲜朝语境中的满洲族形象研究》出版
·亡族奴奏鳴曲【修訂版】
·中國的洗腦文化
·在美抗议在中国却下跪当孙子的劣等蝗汉们!!
·美國人調教成功失敗和正在調教的漢人
·满族赵氏家族祭祖习俗
·二战彩色照片大集合
·满族关氏家族祭祖习俗
·蒙古人在中国还能走多远??
·满族石氏家族祭祖习俗
·满族石氏萨满神话
·满族人与酸菜
·改变中国命运的三个东北人
·伊通县小学普及满洲语教学
·中国人与西方人对狗的差异
·Damun 天池
·肯尼迪的历史图片
·《乌布西奔妈妈》研究出版发行
·苏格兰公布脱英独立蓝图
·萨满教与满洲族早期医学
·满洲语班咀嚼珍稀文化土特产
·冬季的長白山图赏
·实拍吉林乌拉满族火锅
·东北延吉美食一條街掠影
·駱家輝是放在中國的一塊照妖鏡
·鞑子秧歌
·冰雪长白山
·2014年满洲语寒假班招生通知
·满洲族民间故事三十六则
·一位满洲语教师的职业悲哀
·現代滿洲文書法作品欣賞
·强烈抗议承德撤销满族乡建镇
·满洲奇葩---松花石
·正白旗瓜尔佳祭祀颂词副本
·令满族人感到羞耻的韩国出版物
·新版『我爱北京天安门』
·2013年新版满英词典
·2007年版《满德词典》
·满洲奇葩---冰凌花
·满洲宁古塔的满族姓氏
·满洲辽宁义县满族历史与姓氏
·在美蒙古人祭奠成吉思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历史文化现象。早在18世纪,国外的民族学家、宗教学家、考古学家、人类学家及心理学家,就对萨满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近二百年来,国外的学者,对萨满教流行的区域,特别是西伯利亚,进行了广泛的科学调查,搜集了大量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和实物,发表许多论述萨满教的著作和调查报告,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据截止1993年的统计,仅俄国民族学界所发表的萨满教研究著作即达650多种。 本世纪50年代以后,国外对萨满教的研究更加广泛深入,使萨满教研究成为一门特殊的学科,即“萨满教学”。
   
     目前,世界上有许多国家非常重视对萨满教的研究,如俄国(前苏联)、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匈牙利、瑞典、芬兰、德国、日本、韩国及中国等,都有学者进行研究,设立了专门的研究机构,出版各种有关萨满教的杂志,召开区域性和国际性的萨满教学术研讨会,许多国家的博物馆珍藏了大批萨满教的神器、服饰、神谕、神本等等,引起越来越多的人们对萨满教的关注和兴趣。
   
     国外学者十分重视对西伯利亚萨满教的研究,多数人认为,萨满教在那里曾经是各民族占统治地位的宗教信仰,发展得很完备,有典型意义和研究价值。
     17世纪,一些俄国的旅行家和探险家,便开始了对远东西伯利亚的考察,他们留下了关于这一地区最早的民族学和考古学的报告和旅行记,今天看来,亦很有价值。在此之后,俄国的考察队接踵而至。1725年至1743年间,两支考察队,对西伯利亚的民族与考古工作进行了调查;19世纪中叶对黑龙江沿岸和乌苏里江边区进行了考察。俄国学者(包括前苏联学者)在考古方面颇有建树,令人称道。
   
     前苏联考古学者对西伯利亚萨满图画的发现,对滨海地区岩画、特别是萨卡其—阿梁岩画的考察,利用民族学资料对岩画的宗教意义给予了充分的揭示,很有学术价值。
     “1970年前苏联历史语言哲学研究所考古分队在黑龙江下游博朗村附近的一座岛屿上,离锡伊河同博朗湖的汇合处不远,同一批女真陶器一起发现了一件造型别致,头顶一鸟的大萨满塑像。” (注:〔苏 〕М·В·麦德维杰夫:《阿穆尔河沿岸地区中世纪遗存考查史略》,吉林社会科学院译本。)据富育光先生考证,通古斯各族萨满的头饰不尽相同,赫哲族是鹿角,而满族则是鸟,在一定意义上,头顶鸟的数目越多,萨满等级越高,有的多达13个鸟。头顶鸟的萨满形象同满族的关系无疑是相当密切的。(注:富育光、孟慧英:《满族萨满教研究》, 8页。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
   
     在前苏联时期,学者们往往把萨满教当作“旧的残余”、“意识形态的敌人”来研究,这恐怕与斯大林时期“左倾”思想路线有关。斯大林去世以后,学术界也有一个解冻时期,苏联民族学进行反思,认为要改变过去学术研究严重受政治束缚的状况,对萨满教的研究,要从根本上有所改变,要把萨满教当作历史文化现象来研究。苏联解体以后,俄国出现了萨满教研究的繁荣时期。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当前,俄国民族学中的萨满教研究主要集中在科学院系统:俄罗斯科学院民族学人类学研究所设在莫斯科,下设北方和西伯利亚各民族学研究室、国外亚洲研究室、中亚和哈萨克斯坦研究室。其分所设在圣彼得堡,下设西伯利亚民族学研究室,国外亚洲研究室、澳洲大洋洲研究室。还有西伯利亚总分院布里亚特社会科学研究所,下设有民族学研究室。
     圣彼得堡有人类学和民族学博物馆,出版《博物馆文集》。民族学人类学研究所出版《民族学评论》,由一个叫“文奈尔·格林人类学研究基金会”资助出版。(注:北辰:《俄国民族学中的萨满教研究》,《世界宗教研究》,147页,1995年,(1)。)
     俄国近百年来在萨满教研究上成果丰硕,影响巨大,下面我们分别以不同的时期,对一些重要的著述进行简要介绍。
   
     1.十月革命以前,即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远东第一个科学研究中心——阿穆尔边区研究会于1884年成立,这是对西伯利亚进行社会考察和研究的必然结果。随后,一大批著作相继问世。其中有А·Φ·米登多尔弗(1815—1894)的《西伯利亚北部与东部游记》:И·А·洛帕京(1839—1909)编写的《关于阿穆尔河沿岸地区四十九处古代遗存的若干资料》;Ρ·Κ·马克(1825—1886)的《阿穆尔河游记》等等。这个时期,С·М·希罗科戈罗夫即史禄国(1889—1939)对通古斯人作了全面的、深入的考察和研究,他的著作在国际上影响很大,其代表作有:《通古斯人萨满教基础试考》、《对满族氏族组织的研究—满族的社会组织》、《北方通古斯人的社会组织》等。
   
     2.十月革命以后,即20世纪初至80年代。如果我们给十月革命前俄国人对萨满教的研究作一个结论的话,大致是这样:从17世纪中期到18世纪末,是俄国人对西伯利亚地区各民族萨满教研究的初级阶段,也是资料积累阶段。多数学者把萨满教视为妖术,把萨满视作妖魔的仆从。他们对萨满教的内涵不感兴趣,他们掌握的资料也是零碎、不系统的。18世纪末到19世纪60年代,由于俄国皇家地理学会及其西伯利亚分会的建立,对研究西伯利亚的萨满教起到了促进作用,一系列成果纷纷涌现。19世纪70年代至20世纪初,是俄国研究萨满教空前发展的时期,据不完全统计,这一时期,俄国共发表131部有关萨满教的著作, 学者们已经认识到,要把萨满教当作一切宗教发展的必然阶段来研究。
   
     总之,十月革命前,有关萨满教的学术著作,只偏重于对这一宗教外部特征的记述,轻视了宗教在民族史和文化史中的作用。
     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加速了民族学研究的发展,建立了一系列新的学术机关、博物馆和学会组织,恢复并扩大原有的学术团体。苏联加强了对宗教和无神论的学术研究,着手探索全面而科学地阐述宗教的新途径,并把萨满教作为一种宗教意识形态加以研究。在这个时期,苏联出现了一批著名的学者,他们的著述令世人所瞩目。
   
     А·Π·奥克拉德尼科夫(1908—1981)从事考古工作,由他领导的远东考古勘察队,从1953年起坚持一年一度的发掘工作和研究,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果,由他撰写的《西伯利亚考古新发现》;他与Ε·И·杰烈维扬科合写的《滨海边区与阿穆尔河沿岸地区的遥远过去》以及杰烈维扬科的《黑龙江沿岸的部落》等,在学术界影响很大。除此之外,В·Е·麦德维杰夫的《阿穆尔河沿岸的女真文化》;Т·В·奥克拉德尼科夫主编的近三百万字的《西伯利亚通史》;Т·В·克谢诺方托夫的《乌拉尔—阿尔泰萨满教对精神失常现象的崇拜》(1929)、《萨满教与基督教》(1929)、《古代东方的游牧生活与神话观念》(1929)、《雅库特人、布里亚特人和通古斯人关于萨满的传说与故事》(1930);К·В·维亚金娜的《布里雅特蒙古人的母系氏族残余》(1946)、《蒙古民族对动物的崇拜》(1967)、《布利亚特人的文化与风俗习惯概述》(1968);В·И·哈西诺夫的《萨满教的特点》(1970)等等,都从不同的角度对西伯利亚的萨满教作了评述,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总的来看,“尽管积累了大量的宝贵的资料,然而对萨满教的全部历史和各主要阶段的历史情况仍不十分清楚。”(注:李冀诚:《苏联对布里亚特蒙古萨满教研究综述》,《世界宗教资料》,5页, 1998年,(4)。)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3.苏联解体后,即本世纪90年代初至今。苏联的解体,由于社会经济不景气,社会科学研究遇到了困难,但这并没有影响学者对萨满教的研究,近十年来,在此领域的研究更加深入和成熟。出现了一批学者,他们的著述同样受到国际学术界的重视。
   
     其中,持萨满教泛义论的代表人物Е·В·列伍年科娃,于1980年发表了她的专著《马来西亚和西印度尼西亚民族(精神文化的某些方面)》,全面阐述了马六甲半岛土著民族、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的萨满教,该书理论性强,有不少独到的见解。
   
     В·Н·巴西洛夫,于1984年发表的《神灵选中的人》一书,深入探讨和分析了萨满作为“神灵的仆人”的方方面面,发行十万余册,深受读者欢迎。
     Н·А·阿列克谢耶夫,继他的《西伯利亚突厥语系诸民族的早期宗教形式》(1980),又于1984年出版了新著《西伯利亚突厥语系诸民族的萨满教(地域研究试探)》,系统分析比较雅库特人,阿尔泰人,图瓦人、哈卡斯人、绍尔人等民族的古老信仰。
   
     Л·П·波塔波夫,于1991年由《科学》出版社出版了他的著作《阿尔泰萨满教》,提供了许多史料,有助于研究中亚和西伯利亚的民族起源问题。
   
     К·С·雅洪托夫,于1992年在圣彼得堡东方学中心出版了《〈尼山萨满传〉译著》。作者称《尼山萨满传》满文原件手抄本产生于1913年海参崴,现藏于圣彼得堡东方学研究所的那部是新发现的一个本子,为研究满族萨满教与民间文化提供了重要原始资料。(注:北辰:《俄国民族学中的萨满教研究》,《世界宗教研究》148—150页,1995年,(1)。)
     俄国的学者们目前正在系统地整理所积累的资料,对西伯利亚和北方各民族的原始宗教萨满教的产生及其实质进行比较研究。
   
     欧洲许多国家对萨满教的研究,由来已久,作出了很多的成绩。
   
     匈牙利科学院民族学研究所和民族学研究会,长期致力于西伯利亚萨满教研究,其中V·迪欧塞吉长期留居苏联, 有机会对西伯利亚的各个民族及其原始信仰进行实地考察,他发表了《西伯利亚萨满教》、《西伯利亚人的民间信仰和民间传说》、《匈牙利对萨满教研究的贡献》等,此外,他还为英国大百科全书撰写了长篇的“萨满教”辞条。他与М·霍帕尔合作共同编辑了一部论文集,不久他去世了,此项工作由霍帕尔承担,终于在1978年出版了英文版《西伯利亚的萨满教》,该论文集分理论问题、民族及其萨满、萨满的实践、萨满歌分析、欧亚北部民族的民间信仰等五个部分,收录了苏联、匈牙利、瑞典、芬兰、西德等国学者撰写的三十篇论文。该论文集代表了70年代国际萨满教的研究水平。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