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帘卷西风[156——165]]
罗列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非梦非烟》序
·如果我是总统
· 非梦非烟[1——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帘卷西风[156——165]

    156,不同的声音!

    ——中国大陆也存在不同的声音,只不过我没有渠道知道!

    先前模模糊糊知道人大的谢韬谈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问题,今日知道有一个叫陈占阳(元)的理论家有一篇文章叫《恩格斯是现代修正主义的鼻祖》!

    发展马克思主义,还是修正主义?

    伯恩斯坦、考茨基、托洛斯基?……或许先前对他们的评价应该更正!

    从现行的资料中,循着一个人的思维线索往上梳理,探寻知识分子的精神轨迹是不容易的,何况他们思考的是整个人类社会?终于有人从被灌输的形而上学理论中解放出来。

    长这么大——脑海中多是被灌输的正误观念,辨别是非的能力硬塞给的,是别人教的标准。

    忽然想起我的那本书不见了,是董乐山和傅惟慈先生翻译的《1984》和《动物农庄》,这两部小说合订在一起,怎么没有了呢?——那也是新的观点,是不同的声音——这部书放在了什么地方呢?

    ——6月18日/2007年

    157,他们说,在编订《邓小平文选》时,邓亲自将“关于反右派斗争指示”那篇文章撤掉!

    ——我这才知道“为尊者讳”的传统仍适应于今天,先前我只知道毛犯错误,反右派。文革……

    大陆显露的文字,对于邓,我只知道他在冯玉祥的部队工作过,百色起义,左右江,129师政委,淮海战役,四五运动人们是拥护邓的——我不知道1957年反右派斗争,邓是主要策划者和第一打手——切实感觉到的1989年那场运动,人们很大程度上矛头指向邓,那是一直到江泽民时代,他一直是太上皇。

    一直到今天,主流社会的舆论一直对邓的错误甚至罪行讳莫如深,我相信这些总有一天会被人们重新提起——一如今年的二二八事变,说蒋是二二八事变的凶手,甚至掀起轰轰烈烈的去蒋化运动。

    大陆迟早也会掀起去毛化去邓化运动,毛邓的私德,根本无法与华盛顿杰弗逊等人相比!

    ——6月18日/2007年

    158,山西砖窑煤窑,强制使用并奴役“童工”“民工”,这次终于曝光,据说震动胡温。

    ——还是刘晓波一针见血,“如果没有地方官员的默许和纵容,这种奴隶化的劳动是不会持续这么长时间的;如果中国有新闻自由,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6月19日/2007年

    159,山西的“奴隶性童工”事件震动全世界。

    衣衫褴褛的受伤的人们的图像,赫然出现在伦敦的报纸上,——中国怎么了?和谐社会里骤然出现不和谐的事情。

    五六十年代的人民发生争执,他们会说,“不行咱们找人民政府!”现在呢?公共权力的信用早已透支!

    ——6月20日/2007年

    160,袁伟静说,陈光诚在狱中情绪很低落!

    ——这位英雄,这位夏瑜般的英雄,以一位盲人的牺牲将自己献上祭坛,现在的芸芸大众还有几个人能想起他?

    信息的封锁,使中国民众愚昧,从康梁的启民智,到五四新文化的启蒙,我总觉得1949年后,中共将人民从一种压迫下解放出来后又给人民套上另一种枷锁,一如加尔文的宗教改革。

    ——6月20日/2007年

    161,山西黑窑强制童工奴隶性劳动,——知识分子将其追查到新闻体制等制度层面,这是执政党比较忌讳的

    这些与马克思时代批判资本原始积累时代没有差别!

    独立工会,司法独立!

    中国工会的作用沦落到职工结婚及家属死亡谢谢礼帐或发放避孕套的地步,现在避孕套也不用他们发了!

    ——6月22日/2007年

    162中国驻澳外交官陈用林叛逃,近日在加拿大发表演说,说自己弃暗投明的原因!

    中国教育的失败可见一斑。

    呵!

    163她叫林希翎!

    听声音她很爽朗,已过七十的她依旧谈笑风生,话语中依然透漏出倔强,“平反时我已被发配到浙江金华,他们让我写一个悔过书,我说错误人人都有,你们判我十五年徒刑,还犯罪哪!”

    语中涉及对毛的评论,她说的都很中性,她说之所以从监狱出来,是毛与手下人说了一句话,她当时还只是一个学生,关她那么长时间干啥?

    1957年夏季的北京,随着毛让社会各界帮共产党整风,知识分子以为春天真的来临,他们真的以为天下是自己的责任,从目前能看到的只言片语中,我只知道有章伯钧的“政治研究院”,罗隆基“无产阶级的小知识分子领导资产阶级大知识分子”,储安平“党天下是一切宗派主义的根源”,至于中央级别未平反的陈仁炳和彭文应二位,我还真不知道他们两个有什么高谈阔论或精神遗产!

    第一次听说林希翎,是在著名学者王康的文章《刘宾雁的遗产》中,林在那时似乎指责中国的当时是“封建的社会主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词曾在马克思、恩格斯起草的《共产党宣言》中出现过,林希翎只是引用。

    1957年毛以卷席之势横扫知识分子队伍,无疑是对大陆思想界一次精心虐杀!这一阳谋是民族良性枝叶飘零——余下的知识分子学会了看政权的颜色说话,!

    由林希翎想起林昭,1957他们的年龄,如夏天蓬勃的树,才华如喷涌的泉——一腔热血突遭始料未及冰雹的摧残——林希翎比林昭幸运的是,她熬过了中国历史上那漫长的严冬,林希翎看到了中国的黎明。

    1957年反右派斗争过去五十年了,用我们庸者的眼光来看,半个世纪悠忽而逝!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不是强调忘记过去等于背叛吗?可现在中国人别说深刻反思这段历史,即是1989年的那段历史,也是人们讳莫如深的。

    邓的“不争论说”,实际也是机会主义的一种,一如阿Q不让人家说光与亮!

    ——6月22日/2007年

    164,山西洪桐砖窑奴隶童工!

    ——中国主流媒体得出的结论是,使用童工是一个家族性黑社会团体所为。

    ——这一下将问题缩小化了!

    有人问:为什么这类事情没有发生在有黑社会背景下的香港台湾或意大利,却发生在自称代表人民利益的共产党中国呢?这类奴隶性劳动非一天两天,如果没有公权力的合作与纵容,这是可能的吗?

    现代中国官方工会连它的花瓶作用也不存在了,谁成立独立的工会组织,谁就会被投入监狱!共产党是靠工会起家的,他们很懂!

    洪桐砖窑奴隶工人,在共产党1949年建立政权后的中国,这不是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6月24日2007年

    165,袁伟静说,陈光诚在狱中遭毒打!

    “犯人强迫陈光诚剃光头,陈光诚认为自己不是犯人,拒绝剃,六七个犯人便对他拳打脚踢,强迫给他剃头……”

    早就听说监狱犯人管犯人,大概中外皆如此吧!

    ——6月24日/2007年

   

    [ 2010年6月15日录于《博讯》博客,是日获悉李鹏日记在港出版]

(2010/06/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