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
拈花时评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一石激起千重浪,湖南永州市零陵区3名法官遭枪杀竟掀开当地长期以来的民愤。数百名声称有冤情的市民及上访者昨日下午围堵法院,借疑凶朱军杀法官一事发泄怨气,有人更手持写「朱军一路走好」的花牌,高喊「朱军是人民大英雄」口号企图衝入法院,但被警方阻止,双方一度发生衝突,其间有内地记者拍照时被警方暴力对待,直至当局出动防暴警察到场,事件扰攘到黄昏人群才逐渐散去。
   
   

   衝击事件始于下午2时30分左右,原本平静的凶案现场零陵区法院外陆续出现大批民众,起初法院让他们进入院内,办公室大楼则被保安拦住,但后来民众愈来愈多,反映拆迁、法院判决不公等不同诉求的上访者将院子围得水泄不通,警方遂将所有人驱逐到法院门外。
   
   
   然而上访者不单没离开,反而吸引更多市民围观,最高峰时法院门外围堵了几百人,警方需要封锁法院外的马路,并召回市内巡逻队到场维持秩序,马路两旁的店舖亦要拉下铁闸,令气氛显得紧张。
   
   
   直到大约3时30分左右,两架载5、6个花圈的电单车抵达法院附近,两名男女将写有「朱军一路好走」条幅的花圈向群众展示及放鞭炮,说是要向枪杀3名法官、为民吐怨气的朱军致敬;此举引发民众起哄,十数名上访者更拿花牌向法院衝去,现场戒备的警察见状即上前撕抢花圈,并意图拉走上访者,周围民众见状同时叫嚷,场面一度失控。
   
   
   混乱期间,《新京报》一名女记者在拍摄时突然被身后的警察扯住,对方更意图抢夺其相机,另一名记者见状想阻止时也被其他公安包围推撞,幸两人最后成功脱身,相机也力保不失。
   
   
   警方后来调动持防暴警察到场将民众赶到马路两旁,直到下午5时30分左右,人群才渐渐散去。
   
   
   有上访者表示,他们有着不同的冤情,有被政府无理拆迁的,亦有被零陵区法院不合理裁判的,昨天之所以一起前来,是希望藉杀法官案到法院申冤。
   
   
   另一方面,前日遭枪杀身亡的3名法官遗体昨日在永州市殡仪馆辞灵,不少死者家属披麻戴孝、神情悲伤,也有从外地赶来的家属表示,他们虽不知道凶案过程是怎样,但认为这些法官「死得很冤」。
   
   “这政府,太黑太贪污了!”
   「这政府,太黑太贪污了!」同一句说话,在不同的时段出自不同人的口,有上访者、年长市民、年轻人、开小店的店主、酒店服务员、的士司机,矛头都指向同一地方,就是发生命案的零陵区法院。
   
   
   「杀得好,杀小孩是狗熊,杀贪官是英雄。」昨日于法院外围观的市民刘女士道:「零陵是个偏远的小地方,没人理,司法不公特别多,有钱就摆得平官司,才会弄得现在那麽多申冤啊。」
   
   
   事实上,昨日法院外活像是当地上访民众的集中地,现场每个记者最少被数十名以上的市民围住诉说冤情;愤怒、悲伤、怨恨的眼神充斥在这批上至七八十岁,下至二三十岁的民众身上,小小一个零陵区因为朱军杀法官而令浓浓的怨气一下子全释放出来。
   
   
   「这政府,太黑太贪污了!」在法院附近的香烟店主说,因为民众大量聚集,他的小店昨日关了半天门,但他没有怪责百姓:「少做一点生意算什麽,只要能令政府公正一点。」
   「这政府,太黑太贪污了!」当地的士司机说:「官不贪,民不乱,整个(零陵)社会已经不是内部矛盾,是敌我矛盾啊,都跟当官的有关。」
(2010/06/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