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一石激起千重浪,湖南永州市零陵区3名法官遭枪杀竟掀开当地长期以来的民愤。数百名声称有冤情的市民及上访者昨日下午围堵法院,借疑凶朱军杀法官一事发泄怨气,有人更手持写「朱军一路走好」的花牌,高喊「朱军是人民大英雄」口号企图衝入法院,但被警方阻止,双方一度发生衝突,其间有内地记者拍照时被警方暴力对待,直至当局出动防暴警察到场,事件扰攘到黄昏人群才逐渐散去。
   
   

   衝击事件始于下午2时30分左右,原本平静的凶案现场零陵区法院外陆续出现大批民众,起初法院让他们进入院内,办公室大楼则被保安拦住,但后来民众愈来愈多,反映拆迁、法院判决不公等不同诉求的上访者将院子围得水泄不通,警方遂将所有人驱逐到法院门外。
   
   
   然而上访者不单没离开,反而吸引更多市民围观,最高峰时法院门外围堵了几百人,警方需要封锁法院外的马路,并召回市内巡逻队到场维持秩序,马路两旁的店舖亦要拉下铁闸,令气氛显得紧张。
   
   
   直到大约3时30分左右,两架载5、6个花圈的电单车抵达法院附近,两名男女将写有「朱军一路好走」条幅的花圈向群众展示及放鞭炮,说是要向枪杀3名法官、为民吐怨气的朱军致敬;此举引发民众起哄,十数名上访者更拿花牌向法院衝去,现场戒备的警察见状即上前撕抢花圈,并意图拉走上访者,周围民众见状同时叫嚷,场面一度失控。
   
   
   混乱期间,《新京报》一名女记者在拍摄时突然被身后的警察扯住,对方更意图抢夺其相机,另一名记者见状想阻止时也被其他公安包围推撞,幸两人最后成功脱身,相机也力保不失。
   
   
   警方后来调动持防暴警察到场将民众赶到马路两旁,直到下午5时30分左右,人群才渐渐散去。
   
   
   有上访者表示,他们有着不同的冤情,有被政府无理拆迁的,亦有被零陵区法院不合理裁判的,昨天之所以一起前来,是希望藉杀法官案到法院申冤。
   
   
   另一方面,前日遭枪杀身亡的3名法官遗体昨日在永州市殡仪馆辞灵,不少死者家属披麻戴孝、神情悲伤,也有从外地赶来的家属表示,他们虽不知道凶案过程是怎样,但认为这些法官「死得很冤」。
   
   “这政府,太黑太贪污了!”
   「这政府,太黑太贪污了!」同一句说话,在不同的时段出自不同人的口,有上访者、年长市民、年轻人、开小店的店主、酒店服务员、的士司机,矛头都指向同一地方,就是发生命案的零陵区法院。
   
   
   「杀得好,杀小孩是狗熊,杀贪官是英雄。」昨日于法院外围观的市民刘女士道:「零陵是个偏远的小地方,没人理,司法不公特别多,有钱就摆得平官司,才会弄得现在那麽多申冤啊。」
   
   
   事实上,昨日法院外活像是当地上访民众的集中地,现场每个记者最少被数十名以上的市民围住诉说冤情;愤怒、悲伤、怨恨的眼神充斥在这批上至七八十岁,下至二三十岁的民众身上,小小一个零陵区因为朱军杀法官而令浓浓的怨气一下子全释放出来。
   
   
   「这政府,太黑太贪污了!」在法院附近的香烟店主说,因为民众大量聚集,他的小店昨日关了半天门,但他没有怪责百姓:「少做一点生意算什麽,只要能令政府公正一点。」
   「这政府,太黑太贪污了!」当地的士司机说:「官不贪,民不乱,整个(零陵)社会已经不是内部矛盾,是敌我矛盾啊,都跟当官的有关。」
(2010/06/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