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荒诞的朝鲜]
拈花时评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二)
·文摘并评论:惊骇内幕:邓玉娇最新消息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三)
·文摘并评论:石首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文摘并评论:石首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四)
·颠覆国家暴政是天赋公民的权力,文摘并评论:刘晓波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政府想一举消灭国产PC?文摘并评论:狠批谷歌证明“绿坝”有用?厂商预装5270万套
·毛主席语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六)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开博客 外界质疑当局再造假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型抗暴越演越烈 专家认定中共不行了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七)
·不寒而栗!文摘并评论:网友爆料-上海13层楼倒塌的内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九)
·中共特务组织大观,文摘并评论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一)
·文摘并评论:中共的“白马”困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三)
·文摘并评论:惊爆内幕-中国“毒香烟”几亿人受害,高级领导都抽特供烟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四)
·文摘并评论:近万维吾尔人抗议韶关事件 中共军队开枪镇压
·文摘并评论:内部消息首次曝光 中共战略绝密 / 国安
·也谈中共的所谓“民族政策”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有感于维族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六)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2——有感于连续发生的公共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九)
·文摘并评论:中国网民突破三亿 新一轮网络博弈将开始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落成仅七年的津晋高速道桥坍塌致六死亡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
·何清涟:新疆维汉冲突的祸根何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
·文摘并评论:周永康政法系40位高官公共情妇—王菲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
·文摘并评论:中国反核污染环保人士孙小弟遭劳教处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
·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6)
·文摘并评论:3万中国钢铁工人抗议 总经理被打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7)
·ZT-关于抗日战争和中共起家的真相
·文摘并评论:美国加州就早期排华政策作出道歉
·胡主席带领我们奔“钱方”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8)
·铁证如山-受审胡斌是假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9)
·现实中国
·ZT——让人沉重的数字中国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0)
·美国关于媒体诽谤的诉讼和判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1)
·共产党政府的首要职责是抢钱。文摘并评论:国富民穷 中国政府收入知多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2)
·执政党公信力还不如婊子-《求实》杂志的民意调查结果
·法院公然贿赂举告人,居然出了书面文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3)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4)
·祸在萧墙之内也,文摘并评论:中国官方媒体提出网络颠覆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5)
·选举法:美国的选举团制度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6)
·改良派与颠覆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7)
·金融创新与乱政创新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8)
·文摘并评论:政府支配川震捐款八成 公众质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关于五毛言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6)
·中华新乱政-司法恐吓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荒诞的朝鲜

   朝鲜半岛局势紧张,犹如箭在弦上。韩国指责朝鲜在今年三月份击沉了海军“天安号”战舰,朝鲜对此矢口否认。如果危机进一步深化,朝鲜将作何反应,几乎无法预料。BBC记者苏·劳埃兹-罗伯茨发现,朝鲜仍然是世界上最荒诞的国家,让人难以捉摸,甚至哭笑不得。
   
   试想,有这样一个国家,你在机场一落地,手机就被没收了,没人解释,更没人道歉。这里,人们不能上网,陪同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如果你想悄悄地独自溜出酒店,立刻就会被上报。这个国家过去半个世纪没有和任何人宣战,但却是常备军规模最大的国家之一。这里,人们必须崇拜已经死去16年的国家主席。
   
   我描述的,不是老大哥,也不是乔治·奥维尔《1984年》中刻画的国家“一号空降场”,而是2010年的朝鲜人民共和国。

   
   我曾经走访过博列日涅夫统治下的苏联;在缅甸、西藏拍摄过纪录片,但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从来没有经历过像在朝鲜这样严密的监视和控制,所见所闻,一切都经过精心的导演和策划。
   
   每到一处,映入眼帘的都是经过刻意布置的波坦金式村庄。我们参观了模范农场、模范村庄、模范工厂、模范学校。在模范学校,官方陪同的脸上都露出一丝尴尬。我问一名正在上英语课的模范学生,他最崇敬的现代领袖是谁。模范学生回答说,斯大林和毛泽东。
   
   但是,个人崇拜成风、独裁者执政、少年先锋队依然红火的朝鲜,依然停留在20世纪。
   
   动作迟缓的老年妇女推着小推车在街上溜达,工人上班时穿着破旧的夹克衫,大街上的小商贩,都被立刻从我们的镜头前赶走,生怕这会破坏了朝鲜希望外界看到的美好形象。有一次,一群在街边玩耍的孩童被强硬地推到一边,我的摄像师几乎落下了眼泪。日复一日,我们请求说,“我们真正想看到的是普通人”。
   
   但是,朝鲜不允许随心所欲、有感而发。
   
   不死的伟大领袖
   
   那天晚上,我们被拖去看芭蕾舞。剧情讲的是一个水电站的成功落成。转天早晨。我们被拉到平壤的模范幼儿园。在这个宽敞得如同宫殿一般的幼儿园,每走进一个房间,孩子们都会冲上前来,拉着我的手,去看他们精心排练过的演出。小女孩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翩然跳舞,步伐之整齐近乎完美;小男孩穿着整洁的红制服,脸上化着妆,高歌赞美朝鲜的伟大领袖。刚开始的时候,看起来还算天真可爱。但是,就连孩子都能带上面具,摆出一幅僵硬、死板的笑脸,看多了,眼前的一幕开始显露出些许邪恶。
   
   当局发动大批孩子,在金日成塑像前打扫卫生。这座高达60英尺的塑像,俯瞰着平壤的臣民。金日成16年前就死了,但是今天,他仍然是朝鲜的伟大领袖。一位24岁的导游说,“他名垂千古,我们不相信他已经死了”。
   
   我试图把对话拉回到现实,谈谈现代世界。这位导游说,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曼德拉。
   
   足球是国家机密
   
   与现代世界缺乏联系、特别是在日常生活方面,这让我心中非常不安。离开伦敦前,我向朝鲜驻英国使馆发去了一份清单,上面列举了我想参观和走访的地方。朝鲜足球队 1966年以来首次打入世界杯决赛圈,我想,不去拍他们,岂不是不懂礼貌?出发前我得到的印象是,和其他一些拍摄请求一样,这应该不成问题。
   
   在平壤和陪同首次会面,我提到了想拍摄朝鲜国家足球队。他们的回答立刻让我死了这条心。不仅想拍国家队根本没门,我在朝鲜停留的九天内全国上下也没有任何一场足球比赛。显然,足球也是朝鲜的国家机密。
   
   一天早餐时,邻近的餐桌坐着的两个人也戴着新闻袖标。一打听,这两人是巴西足球记者。他们的脸上,是一幅“彻底绝望”的模样。原本也想来看看朝鲜国家队,为了达到目的,这两位老兄不惜先从里约飞到伦敦,取道北京,才到了平壤。
   
   每天早上,我们都会故意毫不留情地问,“今天去看球吗”?第一天,这两位老兄悲观地回答说,“没戏,今天去参观幼儿园”,第二天,这两人绝望地回答,“今天要去看芭蕾舞”。
   
   尽管朝鲜很疯狂,但是,见识了精心排演下的朝鲜,我也有一定的收获。他们允许我拍摄的镜头,至少也能证实,朝鲜人民共和国真的是世界上最荒诞的国家。
   
   但是,一想到那两位被拉去看芭蕾的巴西足球记者,我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他们允许我拍摄的镜头,至少也能证实,朝鲜真的是当今世界上最荒诞的国家。
   
   报道原稿http://www.bbc.co.uk/go/wsy/pub/email/ft/-/zhongwen/simp/world /2010/06/100602_fooc_northkorea.shtml
(2010/06/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