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拈花时评
·古今中外最大的极权暴政!(继绳语录)
·继绳文摘(二):惨不忍睹的信阳事件
·肖扬自杀的传闻与肖扬被双规的传闻
·被绑架的历史有多长-作者狄马
·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第六
·郎咸平重庆演讲:严冬才刚开始(上)
·杨佳上午被执行死刑
·5毛党特写
·5毛党最新动向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纳粹、法西斯和共产
·富新二小死难者家属今天起诉挣腐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沙叶新
·中国2008年连续第10年成为全球囚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从儒学热谈当今社会的政治纲常伦理
·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买卖豪宅腐败案
·零八宪章并评论
·来自朋友的举报信。
·那就他妈的再签一次-摘自三级宪政博客
·“带病官员”纷纷复出大头娃娃事件令人“头大”-搜狐新闻
·现任“国家领导人”承认五十年代至少饿死一千七百万人
·曾金燕就胡佳获得萨哈洛夫奖的致谢辞
·结石宝宝网受严重攻击 家长谴责丧尽天良(转)
·文摘并评论:派出所不能成为公民非正常死亡高发地
·美国对中国压制人权人士表示关注
·湖南涟源收容站扣人索钱并致死 站长今成副局长
·恶魔教室:民粹运动的公式与配方
·文摘并评论:有毒餐具横行,谁来为生命把关?
·触目惊心的人民检察院刑讯逼供三十一大法
·周久耕只是被免局长职位 书记职务继续当
·一个村干部惊人的酒后话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在北京叫鸡的成本(个案)
·赵本山范伟2009春晚小品《抄底》台词曝光
·武汉计生部门当众处死一超生男婴
·从高太尉到高衙内,评“醉酒男子自称检察长打伤两名保安"
·为何网民喜闻和乐见“官员死于失火、天灾”的新闻?(黎明作品)
·对火烧县级官员事件的回帖
·讨伐中宣部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撩倒高官一片
·中国亿万富翁91%是高干子女
·古今少有惨绝人寰看威县检察院对殷解放是怎么刑讯逼供的
·法院称接上级指示所有三鹿奶粉索赔不立案
·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转)
·文摘并评论:为了让中央干部们吃上安全食品
·人权斗士黄琦仍遭关押
·中国人为什么变得如此愚蠢?
·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向公安局递交律师函
·08宪章与中国未来
·中国人权报告是否客观公正?
·穿透封锁线
·灾区部分官老爷,你要瞒骗胡锦涛到多久?
·四万亿救市资金的黑箱作业与股票强劲上扬
·闻一多归来?文摘并评论:钱烈宪遇刺
·触目惊心的《吴官正离职报告》
·黄光裕案震动京城:公安高官争相落网
·浙江桐乡五千民工与上千警察冲突2009-02-16
·文摘并评论:中国律师维护自己权利都难
·八旬老太追求自由民主
·TNND-还有天理没有了?
·草泥马的挣腐败-文摘并评论:中国称不能接受俄对新星号事件表态
·文摘并评论:四川地震灾区民众大暴动
·最新消息-来自瓮安居民
·文摘并评论:成都警察扬言将击毙维权业主
·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高级)为主的群体服务的
·文摘并评论:我国“民告官”案一年10万件以上 胜诉率不足三成
·他们实在活不下去了吗?-三访民自焚北京市中心
·原来上海的经济建设是这样“折腾”起来的
·今天我遭到袭击
·中华自有赤心人-两会政协委员炮轰胡温政府胡作非为
·如何侵占国有资产-路线图
·文摘并评论: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文摘并评论: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青海藏民区爆发冲突警车被炸
·文摘并评论:天安门6老人服毒自杀
·文摘并评论:隐瞒四川震死难真相 高官瞎说塌校不涉豆腐渣工程
·今天再次遭到恐吓
·无国界记者谴责对西藏言论自由的压制
·文摘并评论:年纪最小的访民到天安门散发给胡爷爷的信被抓
·拒绝被强奸算是公民权力吧?文摘并评论
·文摘并评论:《零八宪章》签署者崔卫平、徐友渔、莫少平出席并领取捷克人权奖
·关于《08宪章》的签署
·文摘并评论:豆腐砖 四川地震灾区惊传豆腐砖
·引文并评论:“天安门母亲”给两会的公开信
·关于《08宪章》的签署-2
·广东高院院长杨贤才等人的一件鲜为人知的罪恶/郭伟
·文摘并评论:今年一、二月中国外资总额急降
·文摘并评论:公示
·文摘并评论:劳教人员陈友仁讲述管教干部殴打劳教人员马炳良致死全过程
·文摘并评论:北川地震灾区受害学生家长示威
·难道执政者是个婊子?文摘并评论:吉林市截访一个访民开价一万
·惨不忍睹、人性尽丧- 视频:一名藏人所受到的军警酷刑(慎入)
·引文并评论:重庆又发生2名士兵被袭击致死
·引文并评论:藏人袭击中国警察局六人被捕
·中共中央权力斗争系列文章6
·引文并评论:拉加寺主持喇嘛祥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共娼裆患神经病了?文摘并评论:关于全国所有QQ号必须备案的通知!
·意淫还是欺骗?文摘并评论:中共全面启动政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戏曲、文学创作,有一种手法叫做两难结构。比如说《老人与海》,一个年迈的老渔夫为了改善生活希望抓到一条大鱼,结果他真的钓到了大鱼,但是闻着血腥味道而来的鲨鱼将大鱼吃得只剩下一副骨架了,老人筋疲力尽地拖着大鱼的骨架回到了家。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简单到了一句话就能大概说明了,但是海明威凭这本小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而这是一个典型的两难结构。
   
   老人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他是渔夫,打鱼是他的工作,他想捕获大鱼,而经过与大鱼的生死搏斗,他抓获了大鱼。于是他似乎是成功的,但是大鱼又被鲨鱼吃光了,似乎他又失败了。海明威把大家引入思考,对人生、对成功与失败、对与生活的搏斗,而他没有给读者予答案。于是每个读者都可以有自己的答案,这就是文学创作中的所谓两难结构。
   
   那么中共的党首们有面临着什么样的两难结构呢?为什么他们会有两难结构呢?这是由他们的双重身份引起的,他们都是中国人,又都是中共的首领,当这两重身份产生利益冲突的时候,他们也就面临两难的抉择。谁算得上是”中共党首“?简单分类就是政治局委员,再细分就是那九个常委。作为党首,自然首要的利益,就是维护中共的一党独裁,一党独大,一党独存。按照中共的臆想,就是实现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永久执政地位。

   
   这种臆想非常愚蠢,极端白痴,改朝换代在历史中国和当今中国都不过是家常便饭,是迟早都要发生的。但是你挡不住他们要那么想,那样希望,也难怪,当年哪一朝的开国君主不是这样想的?秦始皇当年不就是这么想的吗?所以他才以始皇帝给自己命名的,在他想来自己就是开始的皇帝,以后他的子孙就是二世、三世、四世乃至万世。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他的国祚阼三世而斩,前后不过维持了二十多年。
   
   不要耻笑他的愚蠢,连我们敬爱的胡总书记都是这么想的。他曾经赞扬北朝鲜的“政治正确”,虽然金正日饿死了上百万的朝鲜人,虽然假如没有中共拿我们的血汗钱给朝鲜输血恐怕金正日早就完蛋了,虽然北朝鲜对国民的严酷控制以至于私自拥有手机都被他们枪毙了,可是胡老先生还在称赞他们”政治正确“。可见小胡同志其实自己就想在中国这么做,可惜中国不是老毛那个年代了。要是小胡在中国搞这一套,恐怕第一个死的就是他自己,而可见他是羡慕金正日的。
   
   可见他是一个相当左的人,只不过今天的中共太极右了,他也不敢跟所有人拧着来。但是假如是为了维护中共的执政地位,怕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那么作为一个中国人,他的利益何在?他们的利益何在?为万世开太平。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中国人打了几千年仗了,从来就没有长久太平过。尤其是当朝代更替的时候,国家分裂、族群分裂、阶级对立,焦土千里。按照历史学家的说法,五千年的历史,统计下来完全没有战争的日子加起来还不到五十年。
   
   当今中国不正是在重现历史吗?贫富分化严重、官民严重对立、社会的不公平程度已经到了难以承受的程度。地震、大旱、大涝,灾害频仍,环境极端恶化。尤其是在中共的带头作用下,几乎任何一个阶层都腐败、糜烂,医生成了卖药的,老师成了乱收费的,几乎每一个小官小吏都有自己的谋财之道。当权者卖官鬻爵、贪污受贿,政府成了专业刮地皮的,刮回来就供养一帮贪官污吏,每年花在旅游、公车、宴席上的公帑超过一万亿。难道这一切加在一起,难道还不是末世景象?
   
   难道胡温吴贾李之流还不该想想后事了?到底是中国整个国家的福祉重要,还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党独裁更加重要?To be, or not to be. 现在已经到了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了,迟恐不及了。胡温之辈,你们到底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还是首先是一个共产党员?我曾经听一个所谓中共”智囊人物“在电视讲学的时候谈过苏联解体的问题,他特别强调了所谓”领导人的意志“问题。按照他的讲法是,假如当时苏共中央领导人的维护政权的意志足够强烈的话,苏联不至于会解体。我不知道这是否代表北京的意愿,但是这种看法无疑是一剂毒药。
   
   实际上是苏联经济在军备竞赛多年以后已经难以为继了,政治体制改革实际上是不得以的选择,导致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再说中国历史上有哪一个王朝的覆灭是因为皇帝的意志不够坚定造成的?当今中国的最主要危机不在经济,反而在政治,社会矛盾的尖锐在不断加剧,社会阶层严重对立,于是只剩下经济一条腿走路了。只要经济发展这一条仅剩的腿稍有差池,内乱指日可待。而以目前中共的政治体制结构,根本无法阻止社会继续分化、对立。而刺激经济的唯一手段就是不断地投资拉动,这唯一的手段绝对不是永远有效的。
   
   要为中国开万世之太平,必须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学会与国人分享权力。中共的最大的恶疾,就在权力的过度集中,导致监管失灵,仅仅靠纪委是不起作用的。假如纪委能够有效遏止贪污腐败,当年朱元璋就不必哀叹贪官杀之不尽了。难道中共惩治贪官的手段能比他更严厉?他杀得朝廷几乎要空了,都没能保住他的江山万代,何况当今中国还有一点点法律在,没有人能如朱元璋那样随心所欲地杀人呢?
   
   这些道理并不难懂,但是要施行就难上加难了。中共党首们最大的顾虑,莫过于一旦民主进程开始,就无以遏止,到最后中共将失去执政当的地位,这是肯定要发生的,就如当年的国民党一样的。但实际上中共不可能永久保持执政党地位的,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难道胡温吴之流就是看不透这一点吗?假如政治体制改革不开始,中共连二十年都未必能够维持,更别扯什么永久执政了。以当今中共的腐朽糜烂程度而论,绝对不下于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凭什么别人要被改朝换代,中共就不会?这个逻辑几乎简单到白痴都应该明白。
   
   引入相对的民主,相对地分享权力,会使中共维持更长时间的执政地位。否则必然祸起萧墙,悔之晚矣,“政治上正确”又有什么用呢?
(2010/06/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