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戏曲、文学创作,有一种手法叫做两难结构。比如说《老人与海》,一个年迈的老渔夫为了改善生活希望抓到一条大鱼,结果他真的钓到了大鱼,但是闻着血腥味道而来的鲨鱼将大鱼吃得只剩下一副骨架了,老人筋疲力尽地拖着大鱼的骨架回到了家。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简单到了一句话就能大概说明了,但是海明威凭这本小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而这是一个典型的两难结构。
   
   老人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他是渔夫,打鱼是他的工作,他想捕获大鱼,而经过与大鱼的生死搏斗,他抓获了大鱼。于是他似乎是成功的,但是大鱼又被鲨鱼吃光了,似乎他又失败了。海明威把大家引入思考,对人生、对成功与失败、对与生活的搏斗,而他没有给读者予答案。于是每个读者都可以有自己的答案,这就是文学创作中的所谓两难结构。
   
   那么中共的党首们有面临着什么样的两难结构呢?为什么他们会有两难结构呢?这是由他们的双重身份引起的,他们都是中国人,又都是中共的首领,当这两重身份产生利益冲突的时候,他们也就面临两难的抉择。谁算得上是”中共党首“?简单分类就是政治局委员,再细分就是那九个常委。作为党首,自然首要的利益,就是维护中共的一党独裁,一党独大,一党独存。按照中共的臆想,就是实现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永久执政地位。

   
   这种臆想非常愚蠢,极端白痴,改朝换代在历史中国和当今中国都不过是家常便饭,是迟早都要发生的。但是你挡不住他们要那么想,那样希望,也难怪,当年哪一朝的开国君主不是这样想的?秦始皇当年不就是这么想的吗?所以他才以始皇帝给自己命名的,在他想来自己就是开始的皇帝,以后他的子孙就是二世、三世、四世乃至万世。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他的国祚阼三世而斩,前后不过维持了二十多年。
   
   不要耻笑他的愚蠢,连我们敬爱的胡总书记都是这么想的。他曾经赞扬北朝鲜的“政治正确”,虽然金正日饿死了上百万的朝鲜人,虽然假如没有中共拿我们的血汗钱给朝鲜输血恐怕金正日早就完蛋了,虽然北朝鲜对国民的严酷控制以至于私自拥有手机都被他们枪毙了,可是胡老先生还在称赞他们”政治正确“。可见小胡同志其实自己就想在中国这么做,可惜中国不是老毛那个年代了。要是小胡在中国搞这一套,恐怕第一个死的就是他自己,而可见他是羡慕金正日的。
   
   可见他是一个相当左的人,只不过今天的中共太极右了,他也不敢跟所有人拧着来。但是假如是为了维护中共的执政地位,怕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那么作为一个中国人,他的利益何在?他们的利益何在?为万世开太平。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中国人打了几千年仗了,从来就没有长久太平过。尤其是当朝代更替的时候,国家分裂、族群分裂、阶级对立,焦土千里。按照历史学家的说法,五千年的历史,统计下来完全没有战争的日子加起来还不到五十年。
   
   当今中国不正是在重现历史吗?贫富分化严重、官民严重对立、社会的不公平程度已经到了难以承受的程度。地震、大旱、大涝,灾害频仍,环境极端恶化。尤其是在中共的带头作用下,几乎任何一个阶层都腐败、糜烂,医生成了卖药的,老师成了乱收费的,几乎每一个小官小吏都有自己的谋财之道。当权者卖官鬻爵、贪污受贿,政府成了专业刮地皮的,刮回来就供养一帮贪官污吏,每年花在旅游、公车、宴席上的公帑超过一万亿。难道这一切加在一起,难道还不是末世景象?
   
   难道胡温吴贾李之流还不该想想后事了?到底是中国整个国家的福祉重要,还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党独裁更加重要?To be, or not to be. 现在已经到了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了,迟恐不及了。胡温之辈,你们到底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还是首先是一个共产党员?我曾经听一个所谓中共”智囊人物“在电视讲学的时候谈过苏联解体的问题,他特别强调了所谓”领导人的意志“问题。按照他的讲法是,假如当时苏共中央领导人的维护政权的意志足够强烈的话,苏联不至于会解体。我不知道这是否代表北京的意愿,但是这种看法无疑是一剂毒药。
   
   实际上是苏联经济在军备竞赛多年以后已经难以为继了,政治体制改革实际上是不得以的选择,导致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再说中国历史上有哪一个王朝的覆灭是因为皇帝的意志不够坚定造成的?当今中国的最主要危机不在经济,反而在政治,社会矛盾的尖锐在不断加剧,社会阶层严重对立,于是只剩下经济一条腿走路了。只要经济发展这一条仅剩的腿稍有差池,内乱指日可待。而以目前中共的政治体制结构,根本无法阻止社会继续分化、对立。而刺激经济的唯一手段就是不断地投资拉动,这唯一的手段绝对不是永远有效的。
   
   要为中国开万世之太平,必须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学会与国人分享权力。中共的最大的恶疾,就在权力的过度集中,导致监管失灵,仅仅靠纪委是不起作用的。假如纪委能够有效遏止贪污腐败,当年朱元璋就不必哀叹贪官杀之不尽了。难道中共惩治贪官的手段能比他更严厉?他杀得朝廷几乎要空了,都没能保住他的江山万代,何况当今中国还有一点点法律在,没有人能如朱元璋那样随心所欲地杀人呢?
   
   这些道理并不难懂,但是要施行就难上加难了。中共党首们最大的顾虑,莫过于一旦民主进程开始,就无以遏止,到最后中共将失去执政当的地位,这是肯定要发生的,就如当年的国民党一样的。但实际上中共不可能永久保持执政党地位的,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难道胡温吴之流就是看不透这一点吗?假如政治体制改革不开始,中共连二十年都未必能够维持,更别扯什么永久执政了。以当今中共的腐朽糜烂程度而论,绝对不下于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凭什么别人要被改朝换代,中共就不会?这个逻辑几乎简单到白痴都应该明白。
   
   引入相对的民主,相对地分享权力,会使中共维持更长时间的执政地位。否则必然祸起萧墙,悔之晚矣,“政治上正确”又有什么用呢?
(2010/06/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