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我们就在那片原野 ]
井蛙文集
·梦之梦
·蓝月山谷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
·防线
·扶起失落
·撞伤<<古拉格情歌>>
·浓妆
·幽蓝
·雪原上的暇思
·端午
·烟花--与君临同题诗
·断章--致贝岭
·因果缘由
·半夜??
·这样醉死很好
·是什么
·水仙花
·思索伊斯?
· 天安门前放风筝的星期一
·诗与坦克
自喜蜗牛舍,兼容燕子巢
·云抱:唯独你这一枝最遥远
·《为公元2005年的圣诞而作》
·水中的回声
·《希望》
·《生命之泉》
·云抱:生如秋水之静美
·亲爱的井蛙祝福生日快乐
·井蛙,井蛙
上海老电影
·屠城
·教堂?
·仓桥客栈
·蓬船 鬼话
·免费旅馆
·生活
·十六铺
·黄色流血数字--致蒋谚永医生
·鬼岛
·向舒特拉的名单致敬
·我害怕第三只耳朵
·◎ 一意孤行
·◎ 屠城遗尸
·方浜中路一百号
·木村好夫的睡眠时间
·蝴蝶花与坦克城
·颛桥畅想曲
·一个下午的波希米亚出现在
·2004年我的一生
·借给我你的火机
·走开,别挡住我的阳光
·女儿经
继续叙述
·这被玻璃撞碎的六月有你的狂吠(小说)
·第三?晚上我?在想那??的??(小说)
·伸手可摘的不是你童年的?果(小说)
·一只萤火虫 (小说)
·◎ 四孔黑?扣(小说)
·棉花糖 (小说)
·越南?叔(小说)
·被缚的爱情受伤的树(小说)
·这几天在想北京郊外的篝火(小说)
·变形的月季 (小说)
·关于过年的共同记忆 (散文)
·上海澡堂
·郭小川的女性情结
·碗(小说)
·王丹印象记
·小说:积雪
·散文:郭小川的书房
·小说:我的奶妈福妹
·年少轻狂之一:嫁人
·年少轻狂之二:初恋
·年少轻狂之三:黑社会
·猫的午餐
·满人
·岛上的秋天
·罗沙
·五月花与感恩节
·我的童年玩伴
·陛下和仆人的早晨
·离岛往事
·无聊的死亡
·水流动的感觉
·疯子遇上疯子
·内疚
·隐藏的花裙
· 罂粟与蝴蝶
·荷兰的风车
·荷兰冷却的火焰
· 在塞纳河延伸的地方
·巴黎日记
·她们的儿子
·想念老太太
·姐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就在那片原野

   我亲爱的老晋:
   
    我今晚不能安眠。你的境况是因为我这么长时间以来对你的漠视。我没关心你是因为我一直以来乐观地认为我们精神深处,面对的是同一片田野。正如玛儿的颜料与我的诗歌。可惜,我错了,我不应该漠视你的精神困惑,你的恐惧以及虚无感。我这个你五岁就一起成长的朋友,今晚感到耻辱。我有资格成为你灵魂的朋友吗?你曾经慷慨激昂地在电话彼端告诉我:“不论你在世界哪个角落,只要你需要我,我都会去见你。”多年来这已成了我精神的避难所。
    你要相信,精神科医生不懂医治艺术家的病。那里不需要你。你别再去了。你没事,你会好起来的。相信我,只要你还有力气抬头望月,这一生再怎么困难都是诗意的。我本来想告诉你,我终于可以安静下来。你知道吗,当我听到你的声音,我的眼泪就来了。你大概不会知道,我不能失去你。此时此刻,我还在落泪。我难以安静。我是诗人,我伤心就落泪,是啊,就落泪了。我还捶打墙壁自责:“老晋为何会这样?是你没关心她,是你,是你自私。”
    你要重读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我曾经说过,我来到这片土地,仅仅是因为海明威。而不是别的任何理由。川端康成得了诺贝尔奖才举枪的,海明威也是。你若有成就,像他们的年龄,我不理你。我让你自由地选择自己的去向。但是啊,我们刚过三十,我们还在怀想马骅,我们还在怜悯海子。我们还有很多作品尚未完成。我总是开这种玩笑,当有人问我这首诗是否最好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 我没有最好的作品,因为最好的还没来。但是,每个阶段的作品都不一样,尤其像我这个漫游者。今天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睡醒后,你的伤就好了。等你的伤好了,你就去买漂亮的衣裙,把自己打扮得像只 喜鹊。之后,就去疯狂购书,再之后就是继续你的创作。不管这些能否带给你什么,起码,它是理想。我们就为理想而活。我们的理想是爱自己越来越多。“是天才者爱自己,非天才者爱天才。”这话多好啊。每一个人不管是否艺术家都应该有纳西瑟斯(Narcissist)情结。每天在镜子中发现新的自我,在文字中发现新的自然。这种发现就是我们的成就。它将诞生一种全新的信仰。

    作为你的朋友,我曾经自私地忽视了你的健康。从今晚开始,我会多花时间去发现以及关心你的生态。因为你的生态会影响我的生态。我上个月还告诉麦克我的教授:“那个五岁开始与我一起干过无数坏事的朋友,一直在鼓励我,支持我,她也爱我像我爱她。”我还说:“是她教坏我喝酒,流浪,她和玛儿曾经都吸烟,可我讨厌烟雾缭绕。结果,我住她家老受害。”教授很羡慕我,除了玛儿,我还有老晋。我是个如诗人一平说的:“井蛙的命真好。”所以啊,你别让我的生命因为你的健康而有所缺陷。不。我不允许出现这种败笔。
    我还在研究印象派。我的透视法已经有点成熟了,我希望你看到每天我生活在想象中,表现想象以及追逐新的想象时是多么快乐。我周日爬山,哪儿都不去什么活动也不参加,我只爬山。那不是里尔克的像一场没睡过的觉。我感觉我的每天都是真的。起码像真的,这种真实感全是因为你们的精神参予。我会爱自己像左手爱右手,你也是,好吗?
   
    你永恒的井蛙
    2010-6-9
    1:40am CHINA HILL
(2010/06/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