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我们就在那片原野 ]
井蛙文集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就在那片原野

   我亲爱的老晋:
   
    我今晚不能安眠。你的境况是因为我这么长时间以来对你的漠视。我没关心你是因为我一直以来乐观地认为我们精神深处,面对的是同一片田野。正如玛儿的颜料与我的诗歌。可惜,我错了,我不应该漠视你的精神困惑,你的恐惧以及虚无感。我这个你五岁就一起成长的朋友,今晚感到耻辱。我有资格成为你灵魂的朋友吗?你曾经慷慨激昂地在电话彼端告诉我:“不论你在世界哪个角落,只要你需要我,我都会去见你。”多年来这已成了我精神的避难所。
    你要相信,精神科医生不懂医治艺术家的病。那里不需要你。你别再去了。你没事,你会好起来的。相信我,只要你还有力气抬头望月,这一生再怎么困难都是诗意的。我本来想告诉你,我终于可以安静下来。你知道吗,当我听到你的声音,我的眼泪就来了。你大概不会知道,我不能失去你。此时此刻,我还在落泪。我难以安静。我是诗人,我伤心就落泪,是啊,就落泪了。我还捶打墙壁自责:“老晋为何会这样?是你没关心她,是你,是你自私。”
    你要重读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我曾经说过,我来到这片土地,仅仅是因为海明威。而不是别的任何理由。川端康成得了诺贝尔奖才举枪的,海明威也是。你若有成就,像他们的年龄,我不理你。我让你自由地选择自己的去向。但是啊,我们刚过三十,我们还在怀想马骅,我们还在怜悯海子。我们还有很多作品尚未完成。我总是开这种玩笑,当有人问我这首诗是否最好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 我没有最好的作品,因为最好的还没来。但是,每个阶段的作品都不一样,尤其像我这个漫游者。今天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睡醒后,你的伤就好了。等你的伤好了,你就去买漂亮的衣裙,把自己打扮得像只 喜鹊。之后,就去疯狂购书,再之后就是继续你的创作。不管这些能否带给你什么,起码,它是理想。我们就为理想而活。我们的理想是爱自己越来越多。“是天才者爱自己,非天才者爱天才。”这话多好啊。每一个人不管是否艺术家都应该有纳西瑟斯(Narcissist)情结。每天在镜子中发现新的自我,在文字中发现新的自然。这种发现就是我们的成就。它将诞生一种全新的信仰。

    作为你的朋友,我曾经自私地忽视了你的健康。从今晚开始,我会多花时间去发现以及关心你的生态。因为你的生态会影响我的生态。我上个月还告诉麦克我的教授:“那个五岁开始与我一起干过无数坏事的朋友,一直在鼓励我,支持我,她也爱我像我爱她。”我还说:“是她教坏我喝酒,流浪,她和玛儿曾经都吸烟,可我讨厌烟雾缭绕。结果,我住她家老受害。”教授很羡慕我,除了玛儿,我还有老晋。我是个如诗人一平说的:“井蛙的命真好。”所以啊,你别让我的生命因为你的健康而有所缺陷。不。我不允许出现这种败笔。
    我还在研究印象派。我的透视法已经有点成熟了,我希望你看到每天我生活在想象中,表现想象以及追逐新的想象时是多么快乐。我周日爬山,哪儿都不去什么活动也不参加,我只爬山。那不是里尔克的像一场没睡过的觉。我感觉我的每天都是真的。起码像真的,这种真实感全是因为你们的精神参予。我会爱自己像左手爱右手,你也是,好吗?
   
    你永恒的井蛙
    2010-6-9
    1:40am CHINA HILL
(2010/06/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