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江中学子
·徐氏(u)
·徐氏(15)
·徐氏(16)
·徐氏(17)
·徐氏(18)
·徐氏(19)
·徐氏(20)
·徐氏(21)
·徐氏(22)
·徐氏(23)
·徐氏(24)
·徐氏(25)
·徐氏(26)
·徐氏(27)
·徐氏(27A)
·徐氏(27B)
·徐氏(27C)
·徐氏(27D)
·小老头(图)(28)
·小老头(29)
·小老头(30)
·小老头(31)
·小老头(32)
·小老头(33)
·小老头(34)
·小老头(35)
·小老头(36)
·小老头(37)
·小老头(38)
·胖老头(40)
·胖老头(41)
·胖老头(42)
·胖老头(43)
·胖老头(44)
·胖老头(45)
·胖老头(46)
·胖老头(47)
中共青壮年线人A、B、C、D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线人A(一)(图)
·线人A(二)
·线人A(三)
·线人A(四)
·线人A(五)
·线人A(六)
·线人A(7)
·线人“瘦子”(8)
·线人“瘦子”(9)
·线人“瘦子”(10)
·线人“瘦子”(11)
·线人“瘦子”(12)
·线人“钓鱼者”(14)(图)
·线人B(15)(图)
·线人B(16)
·线人B(17)
·线人B(18)
·线人B(19)
·线人B(20)
·线人B(21)
·线人B(22)
·线人B(23)
·线人B(24)
·线人B(25)
·线人B(26)
·线人B(27)
·中共线人C(28)
·线人C(29)
·线人C(30)
·线人C(31)
·线人C(32)
·线人C(33)
·线人C(34)
·线人C(35)
·线人C(36)
·线人C(37)
·线人C(38)
·线人C(39)
·线人D(40)
·线人D(41)
·线人D(42)
·线人D(43)
·线人D(44)
·线人D(45)
·线人D(46)
·线人D(47)
·线人D(48)
·线人D(49)
·线人A、D(50)
·线人A(51)(图)
·线人A(52)(图)
·线人A(53)(图)
·中共线人A(54)(图)
·中共线人A、B、D(55)(图)
·(图)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1
·(图)暴打维权代表2
·贫困县2公里河道架6桥(图)
·(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一
·(图)混淆/二
·(图)混淆/三
·(图)官员霸占我谋生店铺
·江西宜黄县官员拟出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作者:江西邹引娇母子

    在我母子俩披露当地官员拟出黑协议和收买社会闲杂人员、黑社会成员等参与监控后,县信访局罗晓东局长说:“你说我们拟的是黑协议,那么你们写一份拿给我们看。”2010年4月8日县信访局周学平副局长看了我俩写的协议说:“你们写的这份协议不可以,还是将我们写的协议修改一下。”我俩提出,要按王书记09年2月17日给出的处理方案写。周局长说那是不可能的,只同意删除“邹引娇母子反映的三个问题,经过调查 ,都不属实”。

    5月28日我俩又到县信访局,在场的有罗局长、周副局长、一名穿警服的男子和一名便装中年男子。之前,县信访局官员多次恐吓说,你俩多次在国外“反动媒体”发表“反动言论”,已经被国保盯上了,后果很严重!因此,我俩认为这两位陌生男子是国保,于是我问便装男子的工作单位及姓名。中年男子不说工作单位,只说姓吴。我对他说:“你俩是国保,你是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吴(永健)队长。”俩人有些惊讶,吴队长问:“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国保?”我说:“网上说各县市公安局都有国保大队,专门对付异议人士和上访人员。” 随后,吴队长又问我在大学里是否学过计算机?家里有没有电脑?平时在哪几家网吧上网?最后,吴队长说:“有机会去你家里看一下。”罗局长和周局长拿出五份打印好的协议叫我俩签字,我俩再次要求落实王书记09年2月17日给出的处理方案。罗局长说:“如果你俩还坚持下去,那肯定谈不成。”我说:“六万元减成五万元,又不安排我去县中医院上班,也不给我办低保,我对这份协议很失望。”吴队长在旁边说:“你俩先把协议签了,以后的事罗局长也会帮忙。”我俩只好在协议上签字。

    对我俩的监控仍在持续,我的家人也受到了连累。当地政府曾与弟弟就读的井冈山大学医学院联手设圈套截访。08年7月29日下午,井大医学院多位领导出面以叫家长来谈安排弟弟李永强毕业前实习为由,将我一家四口骗到学院内软禁。得到消息后,宜黄县政府立即派罗局长带数名县公安局国保、警察分乘两辆警车一路疾驰赶往井大医学院。晚上9点多钟,弟弟抓住机会狂跑,甩掉紧追的两名警察逃脱,父亲要求去找弟弟才未上车,我母子俩则被罗局长半夜截回当地。回家后,当地官员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派人24小时严密监控我俩,还多次恐吓我俩会被灭口。考虑到人身安全,弟弟被迫放弃毕业前实习,井大医学院也因此扣发弟弟的毕业证。

    6月13日我俩打电话给罗局长,希望当地政府出面跟井大医学院协商弟弟的毕业证。罗局长说协商不了。我俩说,协商不了,只好去上访。得知我俩要上访,县公安局国保、黑社会成员(余××,男,31岁;王明,男,26岁等)及其他监控人员加强了对我俩的监控。

   邮箱:[email protected](最好)

    [email protected]l.com(较好)

   联系电话:13437045154(移动)

   地址: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小南关19号(101分号)

   邮编:344400

   
(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此文于2010年06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