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姜维平文集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由《炎黃春秋》想到
·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劉曉波獄中種菜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性变态杀人案告破的启示
·辽宁省人大代表禁出境
·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李剑铭为黄奇帆两肋插刀
·精心设计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李鸿忠高升,李铁映乐了
·嘲讽薄熙来的重庆方洪死因成谜
·诚实,川普打败希拉里的武器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川普骚扰女人的指控不可信
·“习核心”的中国能发生军事政变吗?
·黄奇帆坐牢前的哀鸣
·从朴瑾惠到希拉里,都是“闺蜜”闯得祸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党羽
·重庆回头看,黄奇帆傻眼
·老兵包围习核心,各地诸侯设得局
·特朗普骂媒体,骂到疼处
·中纪委回头看,黄奇帆玩完
·辽宁最短命的落马市长姜周
·重庆巡回法庭将审理薄熙来治下的冤案
·请特朗普关注美国公民王健民案
·雷洋案:警察国家怕警察
·黄奇帆调离,重庆变局在即
·钱锋力阻冤案平反,习近平下令调离
·陈雍空降重庆,来者不善
·张铁生:“白卷先生”要走人
·检察官空降重庆,能平反冤假错案吗?
·薄熙来乐了:彭治民案26日再审宣判
·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川普的誓言与邓小平的承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来源:观察
   正当上海世博会有力地证明中国繁荣富强之际,一批投诉无门的访民则走上了绝路,据海外媒体报道,自6月7日凌晨两点,他们爬上了位于北京南二环路附近的一座无线电发射塔,其目地是使人们关注的目光,从类似世博会的灿烂场面转到冤民身上,几位来自外地的访民,已经在这座距离地面一百多米高的空中度过了48个小时,到9日凌晨,还没有一点点下来的迹象。政府花公款派出的考察团还在继续向上海进发,胡温高唱的“和谐社会”的歌声依然响亮,音犹在耳。只有几辆曾经抓捕过访民的警车在8日晚间赶到了塔下,但9日便悄然离去,可能官方打了电话,黑龙江、贵州等地的警车都已陆续到达现场,尽管如此,如同当地的政府不能解决访民的冤情一样,警方用于解救塔上人员的高架云梯也无计可施,故其渐次撤离了现场,只余下多辆救护车依然在附近待命。假如他们梦想破灭,飞身跳下,这些车辆只能用于收尸,中共“和谐社会”的假面具将再次溅满鲜血!
   早在去年初,笔者就通过美国自由亚洲电台“不同的声音”节目,以《中国处于撕裂状态》为题发声,提醒胡温关注社会群体性事件的暴力化倾向,并预言中国在走向动乱,但中共官方并不予以理睬,今年以来,不仅公权力日益暴力化,而且民间的抗争也以暴以暴,变成燎原烈火。像上述类似成都唐福珍的自杀行为,已不能感化或唤醒中共各级官员的良知,她们在高塔上挂起的布条和标语则告诫天下:中国的社会动荡如同箭在弦上,已在所难免,如果不果断地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行宪政民主,改革开放30年来的伟大成果,连同上海世博会光彩夺目的楼群在内的一切,都将一夜间化为灰烬,动荡过后是分裂,必定不是民主,因为道理非常简单:建立在铁塔上的“和谐社会”没有民意作为根基,它尽管是用铁器制成,但终日摇摇欲坠,总有一天将坍塌!而塔的底座是建立在古老的中华民族的土地上,5000年的海风吹皱了思想,封建意识早已背离了人类文明社会的普世价值!
   在我看来,这些访民爬上铁塔已足以证明,他们至少有两个特点:一是他们是在共产党教育下的良民,从小她们就不知不觉地丧失了民主人权的意识,长大成人之后,又小康知足,只是到了本身生存权,生命权受到了践踏才起来反抗,但为时已晚,而且更可悲的是,她们至今依然相信,小贪官的问题可以通过其越级投诉,被大贪官所合理解决,他们年复一年,无休无止地上访,虽然耗费了全部家当和身体健康,也没有打消她们对“共青天”的梦想与奢望;二是,不论她们叙述怎样的故事情节,不论她们控告的官员身在何处,有什麽样的显赫地位和肆意枉为的恶行,都不必怀疑她们提供文字内容的真伪。因为很显然,假如她们的冤情不是真凭实据,痛彻骨髓,她们怎能爬上危险的高塔,以死抗争?冷漠无情的各级官员,无视访民的疾苦,不是把这些弱者逼成杨佳或朱军,就是变成登塔的温和可怜的呐喊者和自杀者,这充分说明了“和谐社会”并非歌舞升平的戏台,而是贫富不均两极对立的屠宰场!中国走上了一条可怕的随时溃败的道路!
   我不否认有一些官员致力于解决民间疾苦,并略有成效,他们的个人品质尤为可贵,但面对庞大而僵化的官僚体系,他们身单力薄,已是无力回天。或许温家宝的所谓“要让人民活得有尊严”已成体制内官员最后的良心发现和绝响!现在,从地方村镇到中南海高层,贪腐如同瘟疫吞掉了社会前进的仅有的一点点动力,各级政府已形同虚设,法律法规和公平正义荡然无存,亿万国民已裂变成了水火不相容的两极阵营:一方面有大多数的赤贫群体生不如死,类似“富士康13跳”那样地苟活与挣扎;另一方面,官员,企业老板,知识精英等一小部份人,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正贪婪地吃喝玩乐,醉生梦死,或将“富二代”和巨额财产转移海外,其穷奢极欲与前者的民不聊生形成天壤之别,似乎根本不理会他们的人多势众,但社会一旦动荡,他们必将被愤怒的穷人送上断头台,其财富便成了可怜祭品。上述访民的登塔行动,正是这种社会情绪焦虑不堪,濒临崩溃的反应,它释放的是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危险信号!

   但中国很是不幸,历史上每个朝代垮台之前,知识份子由于敏感和善意,发出的奉劝与谏言,既便是再中肯深刻,也很少会得到统治者的善意回应,正好相反,他们大都因言获罪,身陷囹圄,以致有的死无葬身之地,刘晓波,谭作人,高智晟,是也!故古人言:“先知者不祥”,“察见渊鱼者不祥”。但当一个朝代被另一个朝廷取代之时,更惨烈的还有最高统治者的身首异处,这是因为,中国的古老的文化传统阻挡了西方民主与自由理念的登陆,我们的国民大都如同登塔的访民一样,不知道怎样才能建立一种制度,用它把官员关在牢笼里,加以制衡和监督,逼迫他们如履薄冰地为人民服务,相反,重压之下的国民,一代又一代地把民族和国家走出困境背运之希望,寄托在不断换装的“包青天”身上,过去是黄袍马褂,现在是西装革履,如果没有,他们也会精心塑造一个,这样的闹剧正在重庆,广东等地重演,殊不知,正是这种愚昧的封建皇权思想,孕育了历代贪官污吏,延缓了民主进程,断送了美好生活,而那些不能通过科举制度或其它途径当官的百姓,只能任它人践踏蹂躏。上述访民登塔抗议的声音之所以显得微弱,不能激起古老长城的回响,也不能推动一党执政社会制度的崩溃,其深刻的原因即在这里。但尽管如此,它毕竟吸引了媒体和部分民众的注意,至少它有力地粉碎了胡温所谓的构建“和谐社会”的梦呓!它使我们发热的头脑变得清醒。
   据报道,6月8日,北京警方把围塔的警戒线向外扩张了许多,在立交桥下也布置了不少的警察。据说,塔下有许多警车和消防车及设备,这5个访民牵扯了大约50多名警力。与此同时,陆续有许多全国各地闻讯赶来的访民,前去现场声援,其中还有上海的访民陈国治等人,他们是由于世博会拆迁而多年上访无门的民众。这进一步说明了,中国经济繁荣背后的社会不稳定情况是多麽严重!“和谐社会”已变成“喝血社会”。连现场的警察们也一筹莫展,都带上了望远镜,成了观赏塔上人间浓缩悲剧的看客。说不定明天他们也是其中的某几个角色。
   另据媒体披露,一个叫张洁的访民通过手机告诉记者,她们5人凌晨2点就赶到了现场,4点多钟爬上了塔顶。年纪最大的刘淑兰已76岁,她们是抱着不解决问题就跳下去的念头做这一切的。张洁说,如果不解决她们的问题,反道来硬的,他们就坚决地跳下去。她说,上来后就像做噩梦一样,下面有警察和消防队员,围观的人群不断地被驱散散去,但又有很多新人聚拢观看。我认为,实际上,这里变成了依据宪法,公开示威抗议的场所。政府的违宪不作为由来已久,登峰造极!我坚信,塔上的“和谐社会”支撑不会太久。不论她们最终的结果如何,不论是围观群众,还是待命的警察,他们都会有一天,亲眼看到目前的僵化的专制政体在人民的怒火中灰飞烟灭!
   2010年6月9日于多伦多
(2010/06/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