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姜维平文集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来源:观察
   正当上海世博会有力地证明中国繁荣富强之际,一批投诉无门的访民则走上了绝路,据海外媒体报道,自6月7日凌晨两点,他们爬上了位于北京南二环路附近的一座无线电发射塔,其目地是使人们关注的目光,从类似世博会的灿烂场面转到冤民身上,几位来自外地的访民,已经在这座距离地面一百多米高的空中度过了48个小时,到9日凌晨,还没有一点点下来的迹象。政府花公款派出的考察团还在继续向上海进发,胡温高唱的“和谐社会”的歌声依然响亮,音犹在耳。只有几辆曾经抓捕过访民的警车在8日晚间赶到了塔下,但9日便悄然离去,可能官方打了电话,黑龙江、贵州等地的警车都已陆续到达现场,尽管如此,如同当地的政府不能解决访民的冤情一样,警方用于解救塔上人员的高架云梯也无计可施,故其渐次撤离了现场,只余下多辆救护车依然在附近待命。假如他们梦想破灭,飞身跳下,这些车辆只能用于收尸,中共“和谐社会”的假面具将再次溅满鲜血!
   早在去年初,笔者就通过美国自由亚洲电台“不同的声音”节目,以《中国处于撕裂状态》为题发声,提醒胡温关注社会群体性事件的暴力化倾向,并预言中国在走向动乱,但中共官方并不予以理睬,今年以来,不仅公权力日益暴力化,而且民间的抗争也以暴以暴,变成燎原烈火。像上述类似成都唐福珍的自杀行为,已不能感化或唤醒中共各级官员的良知,她们在高塔上挂起的布条和标语则告诫天下:中国的社会动荡如同箭在弦上,已在所难免,如果不果断地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行宪政民主,改革开放30年来的伟大成果,连同上海世博会光彩夺目的楼群在内的一切,都将一夜间化为灰烬,动荡过后是分裂,必定不是民主,因为道理非常简单:建立在铁塔上的“和谐社会”没有民意作为根基,它尽管是用铁器制成,但终日摇摇欲坠,总有一天将坍塌!而塔的底座是建立在古老的中华民族的土地上,5000年的海风吹皱了思想,封建意识早已背离了人类文明社会的普世价值!
   在我看来,这些访民爬上铁塔已足以证明,他们至少有两个特点:一是他们是在共产党教育下的良民,从小她们就不知不觉地丧失了民主人权的意识,长大成人之后,又小康知足,只是到了本身生存权,生命权受到了践踏才起来反抗,但为时已晚,而且更可悲的是,她们至今依然相信,小贪官的问题可以通过其越级投诉,被大贪官所合理解决,他们年复一年,无休无止地上访,虽然耗费了全部家当和身体健康,也没有打消她们对“共青天”的梦想与奢望;二是,不论她们叙述怎样的故事情节,不论她们控告的官员身在何处,有什麽样的显赫地位和肆意枉为的恶行,都不必怀疑她们提供文字内容的真伪。因为很显然,假如她们的冤情不是真凭实据,痛彻骨髓,她们怎能爬上危险的高塔,以死抗争?冷漠无情的各级官员,无视访民的疾苦,不是把这些弱者逼成杨佳或朱军,就是变成登塔的温和可怜的呐喊者和自杀者,这充分说明了“和谐社会”并非歌舞升平的戏台,而是贫富不均两极对立的屠宰场!中国走上了一条可怕的随时溃败的道路!
   我不否认有一些官员致力于解决民间疾苦,并略有成效,他们的个人品质尤为可贵,但面对庞大而僵化的官僚体系,他们身单力薄,已是无力回天。或许温家宝的所谓“要让人民活得有尊严”已成体制内官员最后的良心发现和绝响!现在,从地方村镇到中南海高层,贪腐如同瘟疫吞掉了社会前进的仅有的一点点动力,各级政府已形同虚设,法律法规和公平正义荡然无存,亿万国民已裂变成了水火不相容的两极阵营:一方面有大多数的赤贫群体生不如死,类似“富士康13跳”那样地苟活与挣扎;另一方面,官员,企业老板,知识精英等一小部份人,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正贪婪地吃喝玩乐,醉生梦死,或将“富二代”和巨额财产转移海外,其穷奢极欲与前者的民不聊生形成天壤之别,似乎根本不理会他们的人多势众,但社会一旦动荡,他们必将被愤怒的穷人送上断头台,其财富便成了可怜祭品。上述访民的登塔行动,正是这种社会情绪焦虑不堪,濒临崩溃的反应,它释放的是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危险信号!

   但中国很是不幸,历史上每个朝代垮台之前,知识份子由于敏感和善意,发出的奉劝与谏言,既便是再中肯深刻,也很少会得到统治者的善意回应,正好相反,他们大都因言获罪,身陷囹圄,以致有的死无葬身之地,刘晓波,谭作人,高智晟,是也!故古人言:“先知者不祥”,“察见渊鱼者不祥”。但当一个朝代被另一个朝廷取代之时,更惨烈的还有最高统治者的身首异处,这是因为,中国的古老的文化传统阻挡了西方民主与自由理念的登陆,我们的国民大都如同登塔的访民一样,不知道怎样才能建立一种制度,用它把官员关在牢笼里,加以制衡和监督,逼迫他们如履薄冰地为人民服务,相反,重压之下的国民,一代又一代地把民族和国家走出困境背运之希望,寄托在不断换装的“包青天”身上,过去是黄袍马褂,现在是西装革履,如果没有,他们也会精心塑造一个,这样的闹剧正在重庆,广东等地重演,殊不知,正是这种愚昧的封建皇权思想,孕育了历代贪官污吏,延缓了民主进程,断送了美好生活,而那些不能通过科举制度或其它途径当官的百姓,只能任它人践踏蹂躏。上述访民登塔抗议的声音之所以显得微弱,不能激起古老长城的回响,也不能推动一党执政社会制度的崩溃,其深刻的原因即在这里。但尽管如此,它毕竟吸引了媒体和部分民众的注意,至少它有力地粉碎了胡温所谓的构建“和谐社会”的梦呓!它使我们发热的头脑变得清醒。
   据报道,6月8日,北京警方把围塔的警戒线向外扩张了许多,在立交桥下也布置了不少的警察。据说,塔下有许多警车和消防车及设备,这5个访民牵扯了大约50多名警力。与此同时,陆续有许多全国各地闻讯赶来的访民,前去现场声援,其中还有上海的访民陈国治等人,他们是由于世博会拆迁而多年上访无门的民众。这进一步说明了,中国经济繁荣背后的社会不稳定情况是多麽严重!“和谐社会”已变成“喝血社会”。连现场的警察们也一筹莫展,都带上了望远镜,成了观赏塔上人间浓缩悲剧的看客。说不定明天他们也是其中的某几个角色。
   另据媒体披露,一个叫张洁的访民通过手机告诉记者,她们5人凌晨2点就赶到了现场,4点多钟爬上了塔顶。年纪最大的刘淑兰已76岁,她们是抱着不解决问题就跳下去的念头做这一切的。张洁说,如果不解决她们的问题,反道来硬的,他们就坚决地跳下去。她说,上来后就像做噩梦一样,下面有警察和消防队员,围观的人群不断地被驱散散去,但又有很多新人聚拢观看。我认为,实际上,这里变成了依据宪法,公开示威抗议的场所。政府的违宪不作为由来已久,登峰造极!我坚信,塔上的“和谐社会”支撑不会太久。不论她们最终的结果如何,不论是围观群众,还是待命的警察,他们都会有一天,亲眼看到目前的僵化的专制政体在人民的怒火中灰飞烟灭!
   2010年6月9日于多伦多
(2010/06/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