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姜维平文集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来源:RFA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图片:(左起)姜维平、哈尔滨广播电台记者冯晏、原深圳商报副总编现深圳广播电视电影集团总裁王茂亮 (1999年10月于多伦多/姜维平提供)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收到的听众寄发未加证实的消息,在纪念“六四”事件21周年前夕,深圳卫视《正午30分》栏目,因为播出“六四要平反”的画面和采访要求平反“六四事件”的相关人士,遭到了处分,深圳卫视所属的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总裁王茂亮、总编辑陈君聪,以及深圳卫视的多名负责人已经停职接受调查。
   该报道还说,广东省委宣传部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称,20多年来,深圳卫视是国内第一家公开明确要求为“六四”平反的媒体,影响十分严重,再加上深圳卫视近年来频频违规,更是引人注目。相关官员称,严肃处理深圳广电集团的责任人,是了防止事态进一步发展,并警示其它媒体在以后“六四”期间不要再出现类似问题。随后,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曾先后致电深圳卫视和广东省委宣传部查询,但均被其婉拒。

   非常巧合,我和王茂亮有过一面之交,经过仔细察看上述文字配发的所谓电视画面图片,回忆与其接触的经过,我认为,广州网络作家野渡的分析比较可信,他表示,从网上的照片看到,当时画面上有一群青年,正围在一起开会讨论问题,其中一个年轻人背向镜头,身穿一件写有“64要平反”字样的文化衫。故野渡相信,节目内容并非与“六四”事件有关,而是负责制作节目的人员,在讨论其它问题时,忽略了某人文化衫上的敏感字样,却将节目公开播出了,并引起轩然大波。我想,这正是电视标题字迹模糊不清的原因。似乎提供者有意所为,他在渲染这件文化衫的字样,以表明此次事件的轰动效应。我从网上查阅了5月26日深圳卫视节目一周预告表,但非常奇怪,它只能出现6月9日以后的内容,而单点6月3日也是如此,这更佐证了“六四”前的《正午30份》的确出了问题,但详情不知。以我目前的处境,不方便直接和深圳新闻界的朋友联系,以免连累他们,不过我认为,深圳卫视在《正午30分》的节目中,不可能播出以“六四”为主题的节目,更不可能采访要求平反“六四”的人士,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下,即使录制了这样的节目,也不可能通过官方的审查。一般情况下,编辑,记者,主持人,制片人,必须经过严密的半军事化的程序,才能过五关斩六将,最终公开播出制作的节目,深圳电视台领导层不敢这样做,除非某位领导得到了上面,至少是汪洋这样级别的封疆大吏的首肯,但假定汪洋确是赞成平反“六四”的领导人,现在也不敢领天下之先,那将很快会葬送他官运亨通的前程,唯一的可能是,该台播出讨论其它社会问题的节目时,其中有的人,智慧和胆略超群,身穿了印有“六四”要平反的字样,造成了政治影响。假如这样的话,不论是精心策划,还是心粗疏忽,这对高度紧张的中共当局而言,都是极其严重的政治事件。如果这样,深圳广播电视电影集团会处理直接责任人,但总裁王茂亮等人不一定会受到牵连。
   笔者1999年秋天与王茂亮相识,他时任《深圳商报》副总编,我们在不同的省份,应邀参加了世界大众华文媒体协会在加拿大举办的一次学术研讨活动,有幸于多伦多相聚10多天,我与他多次交谈,和国内体制内的报社老总一样,王茂亮的发言是相当小心谨慎的,不用说在大会上进行演讲,即便是睡前饭后的闲聊,他也是会避开敏感话题的。我至今已忘却了我们谈话的具体内容,但其中肯定没有涉及“六四”之类的值得记忆的东西。也许在他的心灵深处,是会同情“六四”事件中受到镇压的学生的,但他必须谨言慎行,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步步高升。2000年上半年,我去香港参加最后一次内地办站工作会议,路过深圳,曾通过电话和他联系,我请他出来喝茶聊天,但他以工作忙婉言谢绝了。总之,他给我的印象是适合当官而不适合做记者,故后来深圳新闻界的一位朋友告诉我,他和深圳市委市政府的许多领导都关系密切,很会团结人,顺势而上,力排众议,他担任了深圳广播电视电影集团的总裁。据称,在今年5月25日的党代会上,王茂亮被选为深圳第5届市委委员,而且,他已是该市文化新闻界最大的老板。据报道,王茂亮曾在最近深圳举行的五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成为了一群深圳文化产业人士追捧的明星。就在海外媒体报道他被撤职的消息之后,6月4日上午,他竟然出现在公众场合,这表明他还在位,没有停职检查。当地媒体说,几位出席文化、新闻界座谈会的动漫和影视公司的代表,找到王茂亮总裁,表达了在他主导的文化产权交易所上有所斩获的愿望。据称,深圳文交所是去年11月16日挂牌成立的。2010年5月,他们借助深圳文博会的商机,与浙江、福建等20多个省份签约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与多家金融机构、重点文化企业等达成合作意向。截至5月12日,深圳文交所已征集到4000多个项目,首批共有5类,1471个国内外项目,进入了平台交易,其中签约的项目471宗,总成交金额为85.69亿元。成立深圳文交所,是深圳广电集团进军金融市场的一次重要试水,也是中国传媒界第一次以集团的名义,向金融业的一次精彩转身。据王茂亮介绍,深圳文交所旨在通过架构文化与资本的对接服务平台,为文化产业企业和项目打通更广泛的融资渠道。交易品种包括影视、出版、广告、演艺、旅游、会展、设计、传媒和动漫行业文化产品的所有权及相关权益的类证券化转让和融资服务,包括文化企业股权交易、文化产品期货及期权、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和文化产权交易指数等产品交易。文章还提到了另一被海外媒体误传整肃的深圳广电集团总编辑陈君聪,他也介绍说,深圳文交所搭建了文化和资本对接的专业市场。目前,深圳文交所已推出面向文化企业的八大类、26小类顾问服务,包括企业战略顾问、企业融资、并购、财务顾问、改制、上市辅导顾问、行业技术专业分析、品牌战略的策划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等。据我所知,这一似有所指的报道,很可能是针对海外有关深圳卫视《正午30分》违规受整的传闻发出的。以前,深圳新闻界消息人士曾向我透露过他们的年薪收入情况,总之,是非常可观,难以想象的。故我相信他们绝对不会为了某种理念而牺牲丰厚的既得利益。这也许是目前许多国内媒体人士趋炎附势的通病。
   在目前的情况下,中国的知识精英,包括新闻界的相关人士,大部分人过着这样一种双重人格的生活:一方面鹦鹉学舌,照本宣科,为的是保住饭碗,享受现代化生活;另一方面,在心灵深处藏着良知,在私下的朋友聚会场合,发一点不越底线的牢骚,偶尔也谈及“六四”,骂骂李鹏,以证明良心未珉,是非依存。如此而已,绝对不会公开表达与官方不同的观点,以防墙外有耳,因小失大。等到将来“六四”平反的那一天,中国彻底改变了,他们会有一万条理由为自身辩护。我没有责备他们的意思,因为我也曾经这样生活过,只是想告诉大家,这种现状正是“六四”21年来不能平反,中共政权依然可以苟延残喘的主要原因之一。
   所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近期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有关平反“六四”的提问时表示,中国对于那场政治风波早有结论。她说:关于你提到的那场政治风波和所有有关的问题,早已经有了明确的结论。从中国改革开放这几十年的发展历程来看,中国所走的发展道路是符合中国国情,和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她指的广大受益者当中,就包括了上述许多新闻界人士,他们普遍认为,中国之所以经济发展繁荣昌盛,老百姓的生活之所以得以改善,就是因为“六四”之后有了政局的稳定。故他们在不满中共专制统治的同时,又竭力维护这个政权。其心情用一句古语形容可能最为恰当:“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2010年6月6日于多伦多
(2010/06/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