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姜维平文集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来源:RFA
    一 年一度的“六四”即将来临,中国政治的“死结”,又一次触动了人们敏感的神经,就国内来说,中共又要如临大敌,严密监控异议人士;就海外来看,一直坚持平 反“六四”的香港支联会,将发起放飞民主风筝的活动,在全世界各地也都会出现悼念“六四”的烛光晚会。总之,不论如何,作为一个中国人,不论持有怎样一种 态度和立场,都不会忘记历史的悲剧。
    
   图片:左一姜维平,右为原香港《文汇报》社长李子诵(1997年拍摄,姜维平提供)
   由于中国的政治体制所限,我们无法在短期内选择国家领导人,但中共18大之后,不论是习近平,还是李克强,当上了共产党的一把手,都无法回避“六四”问题,它似乎成了中华民族的死结,打不开又扯不掉,谁解开了它,谁就是找到了一把锁钥,他将名垂千古,荫及后代。

   然 而,就目前来看,这种希望好像还相当渺茫。胡锦涛缺少新思维,温家宝过于孤立柔弱,中南海的高官们大都把个人的利益看得太重,而对民族前程和国民生死不负 责任,他们似乎把地位当成了舞台,按照集体争论写出的台词脚本,表演了固定的程序之后,就匆匆地退场了,他们不知道观众在想什么,也不在意后代如何评价, 故“六四事件”就变成了长达21年的死结。
   其之所以谓“死”,是因为一旦打开,石破天惊,共产党未必跨台,但一党执政的体制将被历史抛 弃,过去那些富得流油的官员与奸商,将面临两种抉择:或缴出不义之财,重新做人,或负隅顽抗,即被整肃,而能够争得民心的新政党则上台,或许中共作为在野 党还有机会。但必须改头换面,动大手术,否则只有灭亡。到那时,大大小小的党派展开竞争,表面看似乎混乱,但这是中华民族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最佳远景。
   或 许正是看到了问题的实质,现在的中南海高层领导人,对明天既充满恐惧,又充满憧憬,故踌躇再三,瞻前顾后,不能定夺。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大概是在物质上和 思想上与极权统治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吧!不过有一点是共同而令人欣慰的:他们本身与六四惨案没有直接的责任,这似乎是平反六四事件的希望之所在,但接下 来的问题是,“死结”一旦打开了,对负有罪责的李鹏等人如何处理?对建国以来的类似案件如何处理?比如,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使许多人非正常死亡,致伤 致残或坐牢,这些冤假错案如何善后赔偿?……更为重要的是,裸露出来的社会矛盾归咎于政治制度,是修补它呢,还是彻底遗弃它?如是后者,会不会出 现权力真空,产生社会动荡和国家分裂?等等。
   显然,即便是现在的党内民主派温家宝,也是不会选择扬弃中共的途径,那么,老百姓还会像1976年 10月那样,把过去所有的一切人权灾难,归咎于共产党内的某几个倒霉蛋?谁是未来几年内中共高层权斗后倒下的新的“四人帮”?中国,还能继续创造经济高速 增长的奇迹,靠专制列车的惯性再慢慢地爬行吗?它何时才能驰出没有人权,尊严和法治的黑暗的隧道?1978年后,一度深得民心的“胡赵政改”成果还能恢复 吗?……
   诸如此类的问题,不仅困扰着中国的知识份子,也充塞着体制内官员的心灵,连普通老百姓也未曾彻底遗忘,实际上它都是死结下面的皱褶,层层 布局,又细又密,虽小犹深,如果解开了心灵“六四”的疙瘩,一切均迎刃而解。
   2009年以前,我曾有条件在不同的场合,对不同阶层的人,进行了似 是随意但很明晰的调查,我发现,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人们表面上对政治变得冷漠,行动上变得务实,但心灵深处,并未遗忘许多人的名字:方励之,王 丹,吾尔开西,柴玲,等等,比如2008年的一天,我到大连友好广场某家打字复印社影印我的传记手稿时,一位中年人对我说,你知道吗?方励之的儿子死了! 我很吃惊,因为我不太清楚,他讲了他在美国遭遇车祸的过程,并肯定地说,是不是共产党特务干的?……我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说收听外国广播嘛!从 这一事例可以看出,中国普通老百姓依然关心海外民运人士的命运。又如,在另外一个朋友聚会的场合,话题扯到了“六四事件”,谈到了王丹,很多人沉默了,但 我的介绍却吸引了他们,其中有一个体制内的官员说,王丹才四十多岁啊,等那些老家伙们都死光了,他就能回家了!我问他,你希望他回来吗,他的回答令我震 惊:希望,也不希望!因为他鼓吹的那一套对我个人不好,但对我儿子那一代人有利,未来的中国肯定是民主社会!......其实,这些对话,既是社会的真实 写照,也是它的鲜活缩影。
   既便是中共严密操控的媒体人士,也大都对“六四”有一本良心账,只是不想再次祸从口出,丢了饭碗而已。我记得1997年 香港《文汇报》举办50年周年庆典,当时的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张浚生出席,他是典型的思想僵化的保守派,但“六四”时反对共产党屠城,被迫离休的原社长 李子诵,也令我惊喜地出现在大家面前,我读过《徐家屯香港回忆录》,得知“六四”时李子诵社长曾使香港《文汇报》开天窗的事件,故十分敬佩这位老报人,与 其合影留念之余,也请教了一些当时参加“六四”活动的《文汇报》同事,他们的态度虽不如已故的金尧如那么坚决,但观点都很明确:“六四”总有一天会平反。 要我说,在得不到平反的日子里。不论新闻界人士如何沉默不语,但每个人都像《文汇报》的开天窗之语形容的那样:“痛心疾首”。实际上,多年来,在《文汇 报》等海内外新闻界人士的心目中,李子诵,金尧如,刘锐绍,程翔等都是良心记者!
   现在,中南海的领导人,大都是年过花甲之人了,由眼下的政治体制 所决定,其举手投足,均事关大局的稳定和国家的未来,他们不论是太子党派,还是共青团派,都面对一样尖锐的问题:是贪婪手里的权利,为自已和家人敛财,阻挡历史前进?还是用活已有的权势,为子孙后代的幸福着想,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总之,所有的问题都凝结到了一点:是否平反“六四事件”?可以推断的是,关起 门来,他们不知道争论了多少次,却找不到两全齐美的结果:既能伸张正义,寻求社会公平,又能永享富贵,保住既得利益?于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得过且 过,耽搁了中华民族的大好光阴!使阳奉阴违的官员,不得不坐在火上口上,使两极分化的国民,找不到精神的家园。
   据报道,中国从1993年到 2003年,每年发生的群体性事件,由1万起增加到6万起,人数由73万增加到307万,令警察的队伍越来越庞大,而越庞大反倒越使社会矛盾激化,更趋于不稳定。北京国家信访办门前的人们,遭到打压和遣返,使他们不得不流向香港,流向美国纽约的联合国大楼前,变成了护巢的叽叽查查的“麻雀行动”。各地涌现 的杀人狂,歇斯底里地指向了弱势群体,政府警察接管了幼儿园和学校,使下一代人失去了安全感。台商的富士康厂区,成了“12级跳”的展示人生美梦破灭的舞 台。判刑入狱11年的杀人犯赵作海,巧遇了被自已杀死的当事人“复活”,他得以幸运地回家,并得到了65万元的经济赔偿,但法律的尊严荡然无存。为老百姓 代言的刘晓波,再一次被高墙电网,挡住了善意的呼唤政治体制改革的声音,而杀人犯杨佳的墓前则堆满了鲜花和贡果。当太子党的红歌感动得老百姓热泪盈眶之时,前高官曾庆红公子曾维的豪宅已被澳洲媒体曝光......这一切典型事件都预示未来,使中共政权像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
   于是,这种矛盾恐惧的心理,扯紧了“六四”的死结,也波及到了海外,使华人社会形成了黑白分明的裂痕,使历史的伤口,裸露在海外的自由媒体里,牵动着人们的眼球。据报道,香港支联会副主席李卓人透露,由美国运抵香港的新民主女神像和天安门屠杀浮雕,遭到了香港海关的扣留。此艺术品高 6.4米,由陈维明打造,他毕业于北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88年移居新西兰,曾为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及美国总统奥巴马造像。此像按照 89年耸立在天安门广场的民主女神像制成,比现在摆放在理工大学的旧像高一倍多。支联会原本计划本月29日起在时代广场展出,“六四”当晚在维园摆放。而 天安门屠杀浮雕宽达6.4米,高2.3米,分成五块,将与女神像一并展出。
   但号称一国两制的香港,竟然发生这样的怪事:海关最初告诉他们,怀疑罪犯会在雕塑里藏毒,故只有暂扣检查。但我认为,与其说是例行公事,不如说是等待中南海决策。果然,5月29日,该艺术品被海关没收,蔡耀昌等13名民主人 士被警方拘捕,30日,身患重病的司徒华乘坐轮椅,带领数千名香港市民冒雨游行,再次呼吁平反“八九六四”!可见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胡温政权,已无所作为,令国人失望!他们面对一件艺术品如临大敌,惊恐不安,只能显示中共政权的脆弱和倒退,已经达到千钧一发的可怕程度!
   目前,距离中共18大召 开,还有两年多时间,不仅社会各种矛盾云集,而且党内派别加速整合,但靠权斗倡廉进行新陈代谢,已不能满足老百姓人权意识的觉醒和要求,“六四”成了绕不 过的领结,它缠绕在国家的脖子上,调整得好,精神焕发,而反之行事,进一步扯紧,只能使统治者窒息。生死存亡,在此一举。中共的领导人,一旦具备了足够的 勇气,敢于打开它,其就变成了“活结”,走活了中国这盘棋!现在,胡温班子剩下的机会已经不多了,应当果断地开放党禁和报禁,成立“六四事件”真相调查委 员会,平反一切冤假错案,实现宪政民主和三权分立,多党竞选,还政与民,互相制衡,共同发展,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创造新的有尊严和幸福感的生活!否则, “六四事件”就只能是“死结”!
   2010年5月27日写于多伦多,6月1日修改,谨以此文纪念六四死难者。
   
(2010/06/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