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文集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来源:RFA 点击数: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图片:前排为姜维平;后排右一王志,右二时某,右三于云盛,右四赵某(1994年4月25日摄,照片姜维平提供)
   据海外媒体报道,2008年10月22日,原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王志,正式到丽江市挂职副市长,锻炼一年。此次,是中组部、团中央第九批“博士服务团”赴滇有关工作的需要,10月23日,《云南信息报》报道了这一消息,但近日举行的丽江市二届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决定,免去王志丽江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务,依法任命杨浩东、李洪林两人为丽江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并颁发了任命书。王志没有出席本次会议,在会议上,丽江方面也没有对此做出任何解释。
   早在他刚刚挂职,吸引很多关注目光之时,我就被其触动了敏感的神经。我想起了1994年4月,和他的一次交往,他行吗?他踏入官场,能干出成绩吗?一年到期后,王志选择了延长申请,继续留任到今年4月。但今年以来,王志很少在丽江公众场合亮相,令人生疑,据媒体披露,其在丽江的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是今年2月召开的丽江两会。对其政绩,官方没有一个公开的说法。丽江市政府相关人士私下透露,他挂职一年的“政绩”,经媒体报道后,在丽江官场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他们认为:“媒体放大了王志的政绩,其对丽江招商引资和对外宣传是有贡献,但是,他是在各级各部门配合和支持下完成的,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接着就发生了他去向不明的报道。

   我不能断定他的命运,但他十几年前给我的最初印象,似乎表明,他不一定适合于官场,如果他真的去了重庆卫视,更是一个危险而失策的选择。
   大约是在90年代中期,与我颇有交情的大连体育用品商场老板于云盛,找到我,他想在中央电视台的《东方时空》节目里出现,我便和一个在该媒体工作的老朋友打招呼,他把于经理的事迹告诉了领导,正好,他们也需要一个热心体育事业的企业家作典型,所以《东方时空》摄制组很快赶到了大连,先是王志,张编辑等六七个人,乘飞机抵达大连体育用品商场,再是制片人时某三天后光临,这样,我就成了老板的管家,临时的场记。我代表商场接待他们,配合其工作,虽然是义工,但我很认真,我不仅亲自起草了于经理的发言稿,还陪他们到大连C美食城吃饭,那是我认识王志等记者,编辑的第一天,没想到,酒酣耳热之时,竟发生了惊心动魄,意想不到的开枪事件:当我们的饭局进行了半个小时左右,因工作忙,迟到了的于老板走进餐厅不一会儿,忽然,从卫生间回来的张编辑喊到:坏了,我的东西没了!
   我们这才发现,他搭在座椅扶手上的西服外衣不翼而飞,因为C美食城刚开业,生意很是兴隆,那天顾客很多,我们又被安排在二楼,距离楼梯口最近,大家忙于寒暄,竟没注意盗贼的三只手,我立即跳起身追去,但几个可疑的身影已消失在楼梯拐角,于经理找到了饭店保安,那家伙动作灵敏,不仅箭步冲出了二楼,而且在一楼门口向天空开了一枪,我并不感到奇怪,因为这家新开业的饭店的老板,是大连市委某书记的亲戚于某某和李某某,他们的保安既是附近派出所的民警,也是保镖,尽管他身兼双职,身手不凡,但盗贼已是逃之夭夭。
   我找到饭店经理李某某交涉,也并无满意的结果。回到餐桌上,气氛有点紧张,我看了一眼王志那熟悉的面孔,他没有任何表情,张编辑愤愤不平地说,飞机的票据全在钱包里啊,幸亏证件均在小赵手里,不然就痳烦了!小赵是唯一的女性,但已经年龄不小了,很可能在他们当中是老大,于经理笑了,眼角的皱纹像放射线,放出的全是温情。他说,小事,小事,所有的经济损失,我都包了,别生气啊!偷东西的人都是穷人,钱包里的钱财,帮帮穷人不好吗?......大家听了,都哈哈笑起来,于是,我发现了王志脸上的两个很深的酒窝,它把一张很大而又富有魅力的嘴唇突显得生动迷人,我想起了他主持的许多节目,荧屏上他侃侃而谈,妙语联珠,但酒桌上却默默无语,甚至有几分木纳,他平静地对待这一切,不作任何评价,此后也只字不提,令我好奇。回程时,于老板和所有的剧组人员乘坐一辆面包车,我有意让他们私下谈谈经济损失的问题,我和商场的司机乘坐另一辆老板的房车,我对司机说,没想到王志的性格很沉稳!
   司机说,演员嘛!我说,第一次见面就出现这种事,实在不雅!司机说,保安就是公安,公安就是盗贼,警匪一家嘛,说不定是他们导演好的一个电视剧呢!我笑了:不至于吧!司机和我很熟,他交际广泛,消息灵通,他告诉我,刚接到一个电话,王志等人到大连,伊下飞机,薄熙来的耳目就知道了。立即有人会找到摄制组,要求《东方时空》的“东方之子”节目组,也给市长拍个专题片,不信你看吧!我立刻疑虑重重,莫不是C美食城发生的一场盗贼的故事,真是精心编排的?其目的,是为了让被抢的中央电视台的剧组去向公安局报案求情,而公安局再左右编导们。于是我来了犟劲。原本,我想就此案去找公安局长,我和他关系处得还不错,但现在我改变了主意。反正,于老板答应包了他们全部的经济损失,不必理这些当官的!
   次日,我们在大连傅家庄海边上拍摄了于经理的生活镜头,他把麦克风挂在衣领上,王志拿着话筒不停地问,背景是一望无边的大海,于经理显得很有思想,王志的问题也很恰到好处,但稿件是我撰写的,他们不过是演员,但王志的嗓音好听极了,特别富有男性的磁性,而且他不经意地一笑,又露出了酒窝,那无与伦比的魅力,一下子征服了人心,我明白了,俗话讲,什么人什么命,他适合前台表演,我适合幕后运作,虽然都是必不可少的,但和那几个编辑,摄像,记者等人一样,我们忙了半天,拍摄了这个精彩的节目,但收看电视的群众谁知道我们呢?......
   休息的时候,我问王志,除了拍于经理的事,还有什么选题?
   他抬头望了一眼张编辑,没有回答。张编辑说,听说还要报道韩伟!
   我很熟悉他,他外号叫“鸡司令”,是大连的著名民企老板,也是全国闻名的“养鸡大王”!
   你们怎么联系上他的?我问。
   那位女士说,也是朋友告诉的!我笑了,不好再深问。
   我很想知道大连的地方官员谁找过他们!我不想让他们沾光。
   我问:还有当官的请你们吗?
   王志摇摇头,目光淡淡的,脸上没有酒窝。
   张编辑明确地回答:没有!拍完于经理后就立刻回北京!但王志马上加了一句:反正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这表明他的性格与众不同。他讲话留有充分的余地。
   过了几天,等于老板的节目,拍得接近尾声时,制片人时某来了。这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个子矮矮的,宽肩膀,脸色苍白,眼皮不停地跳,除了我和于老板,他谁也不搭理,显得很骄傲,他审查了片子,不客气地挑了一箩筐的毛病,叫大家补拍,他还批评了张编辑,王志等人,他们一个个吓得唯惟喏喏,连大气都不敢出,这时我才知道,在中央电视台,制片人有多威风!
   由于时某和我的老朋友关系不错,再加上我当时的职务,他什么都不瞒我。原来,本次来连人员,除了王志,其它人都是“编外人员”,他们是从各省市电视台临时抽调来的,为了能留在北京,改变命运,他们拼命工作,不计报酬,难怪一个摄像师为拍好镜头,竟穿着皮鞋走在海水了,把鞋子和裤子都湿透了!我很感动。我汇报了这一切,但只字未提饭店遇盗的事,我怕他们挨批评。这时,我得到了准确的消息,薄熙来得知他们赶到大连的情报后,立即想办法,通过北京某领导人给中央电视台打招呼,情况发生了变化,时某说,我们的任务增加了!拍完这个,就搬家到棒槌岛宾馆住下!
   我无奈地说,也好,那是国宾馆啊,薄市长财大气粗嘛!
   于是,几天后,我亲自驾车,拉着时某等人去逛大连的滨海路,然后和他们道别,等临近王志时,我想起了那天在C美食城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我说:你为什么,只要下了节目就一言不发,他谦虚地笑了:原本就没什么啊!你都看到了,我只是在前台,大家才是幕后英雄啊!
   但愿盗贼的事,别放在心上!我又说。
   他答:我早就忘了!......
   就这样,我和他握别,虽然他和时某都说,欢迎我去北京找他们,但从此我们再也没有见面,后来看到了《东方时空》拍摄的于云盛,薄熙来等人的节目,颇有一番感慨......不曾想,人生如梦,时隔10几年,竟在异国它乡,看到了记者对他角色变化后的新评价:
   “这一年,是王志给丽江加了分,还是丽江给王志加了分?”丽江一个政府部门官员在接受采访时反问记者。“我们要肯定王志对丽江的贡献,但过分突出王志,对王志来说并非是件好事,中央电视台也有到其它地方挂职的,但为何反响都没有王志这样强烈?这其中‘丽江’这一品牌在其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我认为,如同当年在大连一样,王志主持的节目确实好看,但幕后的默默无私奉献的人,想必很多,他应当心中有数,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树大招风,鸟多招鸣,也类似大连,我们原本是计划报道于云盛的,但引起了薄熙来的嫉妒和沾光,不论盗贼与他有无关系,都说明名利场的黑暗和可怕,现在王志踏入了官场,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下,更是像走钢丝,过火海,走好了,前程似锦,走错了,深如峡谷,特别是,千万不要和薄熙来搞在一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据媒体报道说,去年9月26日,观众在重庆卫视大型电视节目《追寻中国红》中,发现了王副市长,他又一次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王志离任之后是否会到重庆卫视,继续主持节目?重庆卫视回应说,他们并没有得到王志到任的消息。我听了,真的为他松了一口气!
   我想,王志能够当官,可能和他办事沉稳,讲话留有余地有关。但他并无观众错觉的那种靠集体智慧堆积的才能,他未必曾给丽江做出过太大的贡献。以往的故事,不知道王志是否依稀记得:那个大连的,盗贼奔跑,保安开枪的夜晚,是蓝色的,是燥动不安的,也是令人深思的!如果真的如媒体报道得那样,王志下一步去了团中央当干部,一定要小心自已的外衣啊,千万不可大意!我可不想再次听到枪声!
   2010年5月19日于多伦多,6月1日修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附:王志简历
   王志,湖南衡阳人,1965年5月出生,1982年考入湖南师范大学,2003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电视新闻学博士在读。1989年开始从事电视新闻工作。1994年2月,王志进入中央电视台,在《东方之子》节目任记者和主持人。1996年2月进入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在《新闻调查》栏目任记者和主持人。2002年5月参与筹建《面对面》栏目,次年1月出任《面对面》栏目制片人、主持人和记者。2008年10月22日,王志正式到丽江市挂职副市长,期限一年,此次是中组部、团中央第九批“博士服务团”赴滇有关工作的要求。王志在任期间,主要负责招商引资、审计、政策研究和法制工作,协助分管文化、广播、电视工作。(转自博讯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