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律师应当如何为颠复及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抗辩?----就如何为郭泉、谢长发、刘晓波、谭作人等民主斗士抗辩答网友咨询]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中共专制暴政与生态环境
·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上)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中)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下)
·郭国汀评论:胡锦涛不是在执政而是在犯罪
·彻底推翻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永志不忘六四屠城滔天罪孽!
·朱镕基犯有贪污盗窃罪吗?
·朱镕基有关劳动保险金的罪责是非之我见
·中共党员是罪犯!——评贺卫方教授的中共分成两派说
·中共党员是罪犯 无耻无行文人是重罪犯!
·不是中国政府而是中共暴政丧尽天良!不但温家宝而且胡锦涛皆乃政治精神重症患者!
·中国共产党早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杜绝三鹿毒奶粉事件的三项原则
·郭国汀律师系统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暴政论文目录
·郭国汀中共政权已经彻底流氓化
·中共是极端残暴下流无耻的流氓暴政 郭国汀
·怀念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杨天水/张林
·关于中共政权合法性及专制暴政与人种信仰关系的论战 郭国汀
·南郭/推翻颠覆中共流氓暴政有功无罪!
·面对中共流氓暴政全体中国人应当做什么?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我的退党(社)、团、队声明
·从中共控制媒体看中共政权的脆弱
·关于加国公民起诉江泽民罗干李清王茂林案的宣誓证词(英文)
·中共极力扶持缅甸军事专制政府及苏丹专制暴政
·请胡锦涛立即停止疯狂攻击郭国汀律师的电脑
·中共专制暴政恶贯满盈
·申曦(曾节明):剥胡锦涛的画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其人其事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虚伪狡诈邪恶凶残阴险的真面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申曦(曾节明):盖棺认定胡氏中共暴政
·申曦(曾节明):江泽民的心病
·申曦(曾节明):邓小平罪孽深重
***(35)中国政治体制批判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批判极权专制政治司法教育体制主张自由人权宪政民主文章目录
·郭国汀律师政论时评目录
·中国反抗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
·郭国汀与横河谈中共暴政阉割国人灵魂使警察成为恶魔
·孙文广、程晓农、郭国汀谈共产党的公务员非法歧视政策
·划时代的审判,创造历史的壮举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
·致加拿大国会的公开函
·中共已是末日疯狂/郭国汀
·三权分立的哲学基础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汝竟敢骂共党骂毛泽东!
***(36)中共司法体制批判
·从人权律师的遭遇析中国人权的实际情况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中共专制暴政下为什么冤假错案堆积如山?
·中共勞教制度是人類歷史上最野蠻的制度
·马亚莲案与废除劳教制度
·郭國汀談中共勞教制度下的性酷刑
·郭國汀談萬名公民提出廢除勞教制度建立叻ㄐ袨槌C治法
·郭国汀:违宪、违法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郭国汀称司法黑社会化免死承诺难保赖昌星的命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实质----被阉割与自宫
·郭国汀 司法公正的前提条件
***中共专制暴政是国人一切深重苦难的总根源
·人权律师郭国汀称中共制造法拉盛事件旨在嫁祸抹黑法轮功以转移公众视线
·郭国汀 纽约时报报导死难学生亲属周月悼念地震中无辜牺牲的亲人
·美国顶级地震专家称四川地震有可能未能被预测到
·谁之罪?
·中共专制暴政的罪孽学校跨塌致数千名学生死灭最新统计
·一篇被全球英文博客转载最多的四川地震实况报导
·郭国汀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我愿意收养一个为救人而牺牲的教师或母亲的遗孤
·中国人持继追问为何众多学校震成碎片废墟? 被全球英文网站转载最多的地震专文
***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
·朗保罗--美国2008年大选最雄劲的黑马
·美国大选最新民意进展分析——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之二
·美国2008年大选程序正义与演讲精华
·欧巴马的通往白宫之旅
·前国务卿鮑威尔支持欧巴马
·麦肯总统候选人的基本政策主张
***(42)中国民主运动研究
· 自由宪政民主运动与中共暴政的决战主战场何在?
·国人应当认清中共政权的极权专制流氓犯罪本质
·真正觉醒后英勇的你我他才是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基本力量
·是谁制造了大陆中国的“暴戾之气的泛滥”?
·我为何对中共极权暴政及胡锦涛没有仇恨维有鄙视?
·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我所了解的政治新星曾节明
· 南郭点评陈子明社会运动与政治演练
· 序《我的两个中国 --一个六四天安门学生反革命的实录》
·时代的最强音:“六四”屠城二十一周年口号
· 警惕共匪假冒民运人士故意毁损民运声誉—答人民思想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律师应当如何为颠复及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抗辩?----就如何为郭泉、谢长发、刘晓波、谭作人等民主斗士抗辩答网友咨询

    律师应当如何为颠复及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抗辩?----就如何为郭泉、谢长发、刘晓波、谭作人等民主斗士抗辩答网友咨询
   
   
   南郭点评:自郭泉和刘晓波被中共极权专制暴政非法逮捕以后,有位网民反复咨询郭律师,开始时还彬彬有礼,渐渐变成纠缠不休,继而甚至故意曲解南郭愿意,并对郭律师进行诽谤性攻击。兹将吾解答原文公布于众以正视听。今闻刘晓波先生被中共流氓无罪重判十一年,再次证明中共政权是个流氓暴政。月前,中共暴政分别枉法无罪重判郭泉十年,谢长发十年,谭作人四年,然而,这一切并不能证明中共的所谓强大,恰恰相反,胡氏暴政的疯狂证实中共暴政脆弱致极,随时处于最后跨台的风雨飘摇之境,以致完全丧失理智陷入颠狂。
   

   2009年12月24日圣诞平安夜
   
   律师应当如何为颠复及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抗辩?----就如何为郭泉、谢长发、刘晓波、谭作人等民主斗士抗辩答网友咨询
   
   郭国汀
   
   
   某某先生:
   
   原则上,只要中共暴政存在一天,就别指望有所谓法治,司法正义,司法公正或公道,特别是对政治案,信仰案及所有敏感案。共党控制下的法院及法官根本没有独立审判权,一切重大案件的最终裁决权,全部撑控在中共流氓手中。具体到郭泉,谢长发,刘晓波,谭作人案,若仅是判决书有错别字,一般的做法是法院另行裁定纠错,但不可能以此为由否定该判决书的效力。该案的判决与所有其他“颠复国家政权及煽动颠复国家政权”案的判决,即便按中共自已的法律也肯定是非法无效的,问题在于中共政权是个标准的流氓暴政,而流氓是根本不讲法律的。因此,必须彻底唾弃,推翻中共极权暴政,才能根本解决问题。
   
   中共宪法是标准的伪宪法,原因在于中共压根儿就从未打算尊守实施宪法,它只不过是中共用于欺骗国际社会和中国愚民的摆设。宪法规定:中国一切国家权力属于人民。但国人根本没有任何政治权力。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专政)的实质乃是共产党专政。人民推翻暴政的权力源于自然法原理,也是文明世界公认的法理。有关此问题我有专论,论证了推翻中共专制暴政的合法性。你若有兴趣,可在博讯我的专栏中查阅。http://www.boxun.com/hero/guoguoting/
   
   你的问题确实值得考虑,至少从公开政治主张角度可行;然而,本法条的分析我有一篇专论,不知你是否看过?这就是为何我揭批刘某(李某)反复克意将“中共”混同于“中国政府”,将“中共”混淆为“汉族”,将“反共”等同于“反华”的法律原因。从法律上看,任何国家的刑法均明文规定:煽动以非法暴力手段推翻合法政府构成煽动颠复合法政府罪。中共流氓当局最下流之处在于:故意不明确暴力要件,同时将不伦不类的社会主义制度硬塞入该法条,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流氓法条。民运人士想推翻的是[中共政权],而决非[国家政权]。民主政党想取代的是中共政权,决非国家政权。亦即,即便按照中共现行流氓恶法,所有被中共阉法院以颠复和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名判刑的人士,全部是枉法裁判。作为辩护律师当然尽力为当事人一切可能的合法权益辩护,作为当事人本身当然可以理直气壮提出政治主张。这是两回事。
   
   有关颠复罪法条首先是个流氓恶法,而恶法非法,公民本无遵守之义务。我认为你似乎尚未弄清“国家政权”与“中共政权”或“中共政府”之间的原则性区别,迄今没有任何民运人士要颠复“国家政权”,除非勾结外国政府,将中国变成外国的殖民地,才叫做颠复国家政权,但民运组织和民运人士肯定皆想推翻“中共政权”,我早已公开论证“论推翻中共专制暴政的合法性”。我研究过网上能找到的几十个案例,被罗织该罪判刑的众多人士几乎没有一个曾公开提出要推翻“国家政权”,也无人曾主张要用非法暴力推翻中共政权。问题不在于法庭理论上的辩论,因为中共阉法院或主审法官,甚至审判委员会皆无最终裁定权。国内律师抗辩有所保留,是因为如果完全真实抗辩,他们就不可能生存;因此,过去中国律师所有的抗辩,大多停留在法律技术程序层面抗辩。我于2004年7月为黄金秋(清水君)颠复国家政权罪一、二两审抗辩,极可能是中国律师第一次公开真实的强力抗辩;也因此,我才被中共强行停业,事实上永远剥夺律师执业权,当然“永远”得中共政权永远存在为前提,但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肯定活不了多久了。我认为,当事人完全可以公开声辩:我们的目的就是要通过选举更换政府,就是要中共下台。但律师绝对不能辩称他的当事人就是要“颠复国家政权”。充其量仅应对当事人可能有“推翻中共专制政权”的意思,作充分的辩析,证明“中共专制暴政”决不等于“中国国家政权”。将证明“中共政权”等于“国家政权”的举证责任推给控方,而控方永远也无法完成此项法定举证责任。令人遗憾的是,中国现在的人权律师没有这个胆,当然这是因为中共流氓暴政随时可能政治报复迫害敢于真辩的律师,使之丧失生存权,我的亲身经历就是明证。但能象我一样奋不顾身,不惜牺牲个人家庭一切利益而决战中共的律师,没有几人。如今的我已经成为一文不名,负债累累的穷大律师的下场,人们看得很清楚,只有“傻瓜”律师才敢学我的样。不过,吾以为世间最可贵的乃是自由和尊严,我虽然暂时失去了一切,但我却获得了自由和尊严,而且最终必定东山再起。
   
   当事人和辩护律师绝对不能说我就是要“颠复国家政权”!那是自投罗网,中共法院将按刑罚最严重的刑期套用。但绝对可以公开主张:我们组党的终极目标就是要通过和平选举方式竟争取得执政权。我们就是要推翻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反动落后野蛮的政体。因为中共政权是个极权专制暴政,而人民推翻专制暴政是不可让予剥夺的天赋人权。关健在于论证中共政权是否暴政?如果不是,当然人民没有权利推翻之,如果中共政权是暴政,则中国人民当然有权利将其赶下台!
   
   国内人权律师迄今没有一位敢于象我为清水君那样真实抗辩,因为那是非常危险的,尽管律师真实抗辩完全合法,但由于中共政权是个流氓政权,而流氓最显着的特征之一正是不讲道理、没有道德、不遵守法律,因此,律师加强自我保护意识无可厚非;不过,政治案的辩护原则乃是将案件置于阳光下,这是唯一有可能胜诉的不二法门,对此我有系列论证。你可查阅我的有关人权律师辩护原则与策略的系列论文。
   
   我前函说过,即便按照中共现行刑法第 105条,迄今被依该法条判刑的所有的政治思想犯,没有一个不是枉法裁判。关节点就是“非法暴力”要件,和“中共政权”绝对不等于“国家政权”,法无明文不为罪,罪刑法定原则《刑法》第三条亦已确认。因此,控方必须证明,郭泉或刘晓波或谭作人及谢长发有以非法暴力推翻国家政权的故意和行为,而郭泉和刘晓波及谭作人和谢长发肯定有和平自由选举取代中共组建政府的意志,但他们绝对没有任何勾结外国政府,出卖国家主权给外国的意思和行为。因此,法官欲判罪名成立,首先必须认定,控方业已证明“中共政权”即等于“国家政权”,而这是绝对不可能证明的,因为两者无论从语义,内容至实质均不等同。其次,必须证明他们有用非法暴力的意图和行为,这同样绝无任何可能;至于“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则有更广大的辩护馀地。因此,若海内外压力越大越有可能迫使中共当局顾及国际影响,顾及国际投资环境,而不得不遵守自已制定的法律。除非法条改为“颠复共产党政权”或颠复中共政权“或”颠复中共政府“罪,同时明确规定和平言论也构成此罪,法院才能理直气壮的认定当事人构成此罪,但是,中共决不敢如此公然制定恶法。
   
   无论如何,只有终结中共极权暴政,建立真正立法公正,司法独立,遵循法治的国家后,才有可能根本改观,依现行法律,重点应当在一无 “非法暴力”二没有颠复国家政权而仅有和平变更中共政府的故意,三无任何实际行为,四则应当重点批判中共恶法,因为恶法非法,反复批判迫使中共要么修改恶法要么被国人彻底推翻。
   
   2009年7月10日
(2010/06/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