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方鲲鹏
[主页]->[百家争鸣]->[方鲲鹏]->[《美国打官司实录》(20) 滥用禁制令的离婚诉讼模式解析]
方鲲鹏
·《美国打官司实录》(19) 临时禁制令TRO
·《美国打官司实录》(20) 滥用禁制令的离婚诉讼模式解析
·《美国打官司实录》(21) 美国法院体系
·《美国打官司实录》(22) 美国法官的产生
·《美国打官司实录》(23) 法规的产生
·《美国打官司实录》(24) 怎么阅读法律文件中的判例法
·《美国打官司实录》(25) 法官在看鼻子
·《美国打官司实录》(26) 电传事件
·《美国打官司实录》(27) 指鹿为马(-)
·《美国打官司实录》(28) 指鹿为马(二)
·袁腾飞在美国会如何?首席白宫记者给答案!-- 兼论言论自由
·《美国打官司实录》(29) 组合拳
·《美国打官司实录》(30) 大法无形
·晒晒Google(谷歌)臭名昭著的点击欺诈案
·想听懂广东话吗?请看这份速成资料
·谷歌CEO认为即使在限制条件下也应返回中国市场
·晒晒美国上诉庭法官的独立办案
·翟田田之案峰回路转的玄机
·论美国的国骂涉嫌强奸威胁--再评翟田田之案
·专访翟田田:留美博士生是如何被控莫须有的“恐怖威胁”
·三评翟田田之案–解说逮捕翟田田的命令
·四评翟田田之案–大陪审团的决定不出所料
·五评翟田田之案 - 荒诞走板的“骚扰大楼”案
·六评翟田田之案 – 彼得森律师10月15日的信及其他
·美国密苏里州的一起冤案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一)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二)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续)
·特工门案使美国政府难以起诉阿桑奇
·有感于史天健教授的“程序民主论”
·程序民主的怪胎 - 阻挠表决的“掠夺者”方法
·无知者无畏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了高瞻的上诉申请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案及其对中国体制改革的启示(1)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2)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3)
·宾州最高法院对受害者态度前拒后恭
·美国司法缺乏自觉纠错的机制和动力
·受贿法官的认罪协议被联邦法院接受后又拒绝
·普选和司法独立不能阻止官员搞腐败
·分析美国人民很不满但社会不乱的原因
·美国政府反间谍办公室的高瞻档案
·命名“纪念埃米特•悌尔公路”的缘由
·宪法是什么意思?由最高法院说了算
·八分之七白人血统的人不是白人
·美国开国宪法定义一口黑人折算五分之三人
·华人是白人还是黑人?美国最高法院回答你
·最高法院重新释宪令种族隔离为非法
·祸害美国百年的乌鸦法
·美国有些州曾经黑兔与白兔也不能通婚
·为美国民权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马丁•路德•金
·美国黑人争取平等选举权的历史
·美国最高法院也可以拒绝释宪
·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俞陵诉吴弘达案
·俞陵诉吴弘达案(续)
·两则经济学理论的联想
·复制美国司法运作模式必定失败(1)
·俞陵诉吴弘达案(三)
·钱力滥用取代权力滥用
·法官终身制和绝对豁免权
·法官职位很大程度上被政治庸酬左右
·司法权力不受约束可以自我膨胀
·美国陪审团审判正在消失
·美国各种监督机制在司法权面前止步
·中国的司法改革无需站在政改的大旗下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1)
·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同性恋权利与普世价值
·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在何方
·鼓吹普世价值论对民主、自由、人权没有帮助
·普世价值幕后的故事
·阅读提示:《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
·盘点新世纪头10年美国腐败和性丑闻州长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前众院议长如此发横财是否属腐败行为?
·一位美国联邦法官断案期间吃了被告吃原告
·美国政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一)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二)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三)
·议长丑闻下台焉知非福
·议员与助手的合伙生意模式
·(美国国会的)耳印记拨款
·议员家属做说客的生意经
·说客拥有、说客治理、利益集团享受的政府
·占领华尔街运动半周年述评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一)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二)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三)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五)
·脸书(Facebook)股价趣谈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1)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3)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4)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5)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打官司实录》(20) 滥用禁制令的离婚诉讼模式解析

   滥用911紧急呼救电话,骗取临时禁止令,进而获得正式禁止令,是她同律师早就给我设计好的陷阱。

   只不过她把戏演砸了。

   法官在听证会上撤销临时禁止令后,她实际上已破了功,可我却自己走进了她设计好的陷阱。

   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一切,直到几个星期后,看了她律师的那份跨越15个月的律师费账单,我才醒悟。

   她的律师至少在这次招警察事件之前的半年,就替她准备好了一份称为在离婚诉讼期间临时经济援助动议。动议指责我置年幼的儿子和没收入的妻子于困难境地,要求法官判我付她孩子的抚养费和她的生活费。但是,如果我同孩子住在一起,这份动议就根本无法向法庭提交。所以在律师费账单上可见律师一再说诉讼准备已完成,即暗示她赶快行动,也就是采取行动拿到禁制令。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她坚持向警察要临时禁止令,坚持向听证会法官要正式禁止令的原因。

   那晚我被临时禁止令撵出我自己的住处时,想不到这么多,只有一个念头,此人居心叵测太危险,不能同她一起生活。第二天我就找了一套公寓,并签了一年的租赁合约。我签的是一套很大的两睡房公寓,准备进行孩子监护权的争夺战。但此举实际上使我走进了陷阱。

   【此处有删节。】

   临时禁止令TRO在美国行之有年,对防止家庭暴力,特别在保护妇女和儿童免遭家庭暴力方面功不可末。但因为TRO是在偏听偏信报案者的一面之词后批准的,没有给另一当事方声辩的权利和机会,也一直为法律界和民权团体所诟病。特别是,有越来越多的公开批评认为,TRO正在被系统性地滥用于离婚诉讼案中。尽管如此,几乎所有女性申请的的TRO都能获得批准,这是由于执法机构奉行安全比抱歉重要的不成文的原则(It is better to be safe than sorry )。

   然而,没有具体规范的原则,是很方便成为不尽职行为的保护伞。那天晚上警察载着她回来,警察一边塞给我一份黄色纸的文件一边说,“收拾你的必需用品,在15分钟内离开这所房子!”我尚不知道TRO指的是什么,当时也不给我时间看警察给的文件。警察还不让问,说一句话,就扣5分钟。等到有时间看时,才知道那黄颜色约莫4、5页的文件是一份法官批准的临时禁止令TRO副本。这份TRO上预留给法官写批准理由的地方依然一片空白。这也许不足为奇,因为接下去有现成印好的数条为什么批准TRO的理由,供法官选择合适的打上钩。可是这些印好的理由上,也一个钩都没看到。再看看这些印好的理由,没有一条和我对得上号。这表明法官和警察明明知道这个TRO申请不符合条件,还是毫无来由地剥夺(虽然是暂时)我在自己住处居住的权利。

   美国法律规定,当夫妻不合处于准备离婚阶段,任何一方都不能擅自将未成年子女搬离原住处,必须双方同意,或获得法庭的允许令。这时如果一方获得TRO临时禁止令的保护,另一方只得搬离,但小孩休想带走,要对方同意绝无可能,要得到法庭允许也休想。TRO的功能主要为保护妇女、儿童免于家庭暴力,TRO在身,就是涉嫌家庭暴力,在这种情况下,要求法官同意带孩子一起搬离岂不是天方夜谭。

   按照预谋,她第一步先拿到临时禁制令,接着是拿正式禁制令,随后抛出早已准备好的动议,指责我遗弃家庭,顺理成章地要求临时孩子监护,临时孩子抚养费,她的临时生活补助费,外加住房费用、气电费等等补贴。

   在美国,这种临时禁制令和离婚诉讼期间临时孩子监护和经济援助动议的组合滥用,就是产生“有越来越多的公开批评认为,TRO正在被系统性地滥用于离婚诉讼案中”的原因。因为这是动议,法律对动议案的审理没有象对审判一样严格,最重要的是,由于存在临时禁制令或永久禁制令,那时动议提出方已事实上占据了对孩子的监护,而所要求的又是离婚案最后判决前的临时安排,因此这类动议很容易得到法官批准。

   等到把这些所谓的临时安排搞定后,获益的一方常不急于最后结案,因为从这些临时安排中每星期所得到的补助,往往比最终安排每星期可以得到的还多。而且显而易见,小孩临时监护安排持续时间越长越容易变成最终安排,法官可以以孩子已适应新的环境不宜再变动为由,把临时安排转为正式安排。因之在这类欺诈里,利用已对孩子控制的优势,把同意对方对孩子有多大幅度的探视权作为谈判筹码,变相地把孩子作为人质,在最后离婚安排谈判中进行敲诈,也很常见。这便是美国社会中一部分人在离婚诉讼中,特别是小孩监护问题上,滥用TRO以攫取不公正,不道德利益的模式。

   在我被临时禁止令驱赶时,并不知道背后有这种密谋和盘算,当时我连TRO也是第一次听到。在法官宣判临时禁止令撤销后,我实际上已挣脱出设下的陷阱。但是,我志愿搬走的举动又使我步进圈套,重新掉进她的律师预设的模式。

   在美国生活,经常会收到各式各样的商业广告,有时一些广告里夹杂寻人启事,通常是并列一张儿童照片和一张成年人照片,下面有文字说明两人的姓名,年龄,失踪前最后一次被人看到的日期与地点,请知情者拨打一个给出的电话号码。这照片上的儿童很可能是个绑架受害者,成年人多半是这个孩子的父亲或母亲,是绑架作案者。寻找儿童的启事还可在许多其他场合看到,像超级市场的公众布告栏,电视节目等,甚至报税表的说明书上,每年都有寻找儿童的启事。这类告示大众的儿童失踪案,相当部分涉及到亲属绑架案,绑架者多是儿童的直系亲属。绑架儿童是严重犯罪行为,理应谴责,绳之以法。但是另一方面,会发生如此众多的亲属绑架儿童案,值得深思,这同一些法官在孩子监护问题上,处理简单粗暴,胡审乱判,以致激发推升矛盾,酿成绑架儿童以及其他恶性事件,并非全无关联。

   如果到互联网上搜索,可以发现对滥用临时禁止令的批评主要集中在有小孩监护争议的离婚案。由此可见,判断是否滥用临时禁止令是有迹可寻的。法官不应当批准不是真正为保护人身安全,而是为争夺孩子监护,为获得经济利益而申请的临时禁止令。但实施情形是,临时禁止令很容易用片面的证词获得,其后的听证会上,即使法官明知其中有诈,至多解除临时禁止令而已,不会深究,就像我经历的这个案例。

   就事论事地介绍临时禁止令及其被滥用的情况,为得使读者对美国有些号称离婚专家的律师,是怎样诱导客户滥用临时禁止令的鬼蜮伎俩有所了解。我最想强调的是,有意在离婚过程中滥用临时禁止令的人士,应三思再三思,若非真是为了人身安全,切莫使出临时禁止令这一招。滥用临时禁止令如同挥舞杀伤力强大的双刃武器,其后果常为始作俑者始料所不及,既伤害了对方,也可能害到自己,而伤害程度最深、受害影响最广的则是无辜的孩子。从另一个方面说,一个真正爱孩子、不忍伤孩子心的父亲或母亲,是绝不会滥用临时禁止令作为离婚诉讼之武器。

(2010/06/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