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方鲲鹏
[主页]->[百家争鸣]->[方鲲鹏]->[《美国打官司实录》(25) 法官在看鼻子]
方鲲鹏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一)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二)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续)
·特工门案使美国政府难以起诉阿桑奇
·有感于史天健教授的“程序民主论”
·程序民主的怪胎 - 阻挠表决的“掠夺者”方法
·无知者无畏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了高瞻的上诉申请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案及其对中国体制改革的启示(1)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2)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3)
·宾州最高法院对受害者态度前拒后恭
·美国司法缺乏自觉纠错的机制和动力
·受贿法官的认罪协议被联邦法院接受后又拒绝
·普选和司法独立不能阻止官员搞腐败
·分析美国人民很不满但社会不乱的原因
·美国政府反间谍办公室的高瞻档案
·命名“纪念埃米特•悌尔公路”的缘由
·宪法是什么意思?由最高法院说了算
·八分之七白人血统的人不是白人
·美国开国宪法定义一口黑人折算五分之三人
·华人是白人还是黑人?美国最高法院回答你
·最高法院重新释宪令种族隔离为非法
·祸害美国百年的乌鸦法
·美国有些州曾经黑兔与白兔也不能通婚
·为美国民权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马丁•路德•金
·美国黑人争取平等选举权的历史
·美国最高法院也可以拒绝释宪
·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俞陵诉吴弘达案
·俞陵诉吴弘达案(续)
·两则经济学理论的联想
·复制美国司法运作模式必定失败(1)
·俞陵诉吴弘达案(三)
·钱力滥用取代权力滥用
·法官终身制和绝对豁免权
·法官职位很大程度上被政治庸酬左右
·司法权力不受约束可以自我膨胀
·美国陪审团审判正在消失
·美国各种监督机制在司法权面前止步
·中国的司法改革无需站在政改的大旗下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1)
·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同性恋权利与普世价值
·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在何方
·鼓吹普世价值论对民主、自由、人权没有帮助
·普世价值幕后的故事
·阅读提示:《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
·盘点新世纪头10年美国腐败和性丑闻州长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前众院议长如此发横财是否属腐败行为?
·一位美国联邦法官断案期间吃了被告吃原告
·美国政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一)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二)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三)
·议长丑闻下台焉知非福
·议员与助手的合伙生意模式
·(美国国会的)耳印记拨款
·议员家属做说客的生意经
·说客拥有、说客治理、利益集团享受的政府
·占领华尔街运动半周年述评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一)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二)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三)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五)
·脸书(Facebook)股价趣谈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1)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3)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4)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5)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2)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3)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5)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6)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7)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8)
·从“诺福克四水兵”冤案学习如何保护自己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0)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2)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1)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2)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3)
·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4)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5)
·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6)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7)
·总统选举年话美国的选举政治(8)
·选区划分的怪胎 - 蝾螈选区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1)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2)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3)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4)
·美国司法神话后面的世界(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打官司实录》(25) 法官在看鼻子

   Wilentz, Goldman & Spitzer是美国东北部一个著名律师事务所的名字,是美国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之一,业务主要集中在新泽西州。有众多的新泽西州各级法院的法官曾经是Wilentz, Goldman & Spitzer的律师,其中有多人先后成为州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包括在新泽西州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州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来自Wilentz, Goldman & Spitzer的律师还常见出任其他一些要职,像新泽西州总检察长,新泽西州律师协会主席等。

   在我写这本书时,Wilentz, Goldman & Spitzer大约拥有160个律师,里沙•克莱纳(Risa A. Kleiner)女士是其中的一位,我对手在2005年7月份雇她为本案被告方律师,当时普通律师的价格约120到150美元一小时,而她收每小时350美元。这还是2005年的价码,克莱纳女士在2007年提交给法庭的一份文件里,声称她代理此案的价格为每小时375美元,我没有去细考从何时起涨到这个价。

   除非有数百万美元以上的家财,否则雇用律师进行一场剧烈对抗的离婚大战绝对是得不偿失的蠢事。克莱纳女士总共替她代理了三个动议,一场四天的审判,另外写了很多信,她付出的代价是7万多美元。加上化费在她的前一位律师,我短期雇用的谢克特先生,不计法院方面的收费,双方光在律师身上的总花费就超过10万美元。如果这10万美元化在孩子的成长,花在孩子的教育上,孩子能受益终生。如果我也雇用一个好斗的高价律师,则必定歹戏拖棚,律师费还可以数倍于10万美元。当然就本案来说,如果双方都雇用好斗的高价律师,实际结果将是把双方的财产全部耗完为止,因为律师一边在代客户打官司,一边在计算客户口袋里的钱还剩多少。

   克莱纳女士是位很有特色的律师,这种特色在我同她的第一次接触,她的第一个电话,她对我讲的第一句话里就感受到了。她在那个电话里一开口就对我说,法官命令我明天出庭。第二天我到庭后,法官看到我略显惊讶。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天我根本不需要出庭,法官安排的节目是签署克莱纳女士要求的“命令前来法庭说明理由”,即命令我到庭说明理由,但不是当天就来法庭说明理由,除非特别紧急状况,法律也不容许这么处理。而克莱纳女士则打算一旦法官签署了命令,就要我在毫无准备状态下立刻上庭说明理由。显然,法官并没有这个意思,那天克莱纳女士是假冒法官的话把我骗来法庭。

   克莱纳女士在辩论时,最擅长先引用我的话,但是故意引错、引反;或者编造一个明显愚蠢的论据,说成是我的;或者说我承认了什么事实,但却是我提都没提到过的事;或者无中生有地说我向法庭提出一个要求,这个要求当然是被描绘成无理不堪;诸如此类。随后她同这些“事实”和我的“理论”辩论,大加鞭伐。不过,克莱纳女士最后必定会非常大度地表示:这是因为我不是一个律师,可以理解会犯这样的错误。言下之意,法官只要根据她所述“事实”作决定,不必追究我的“过错”了。

   这些事情不胜枚举。但是如果把我同克莱纳女士直接交手的事列举出来,未免有失克莱纳女士大律师的身份,而我则难逃攀附炒作自己之嫌。所以,凡本章具体陈述的事例,用以反映克莱纳女士之律师特色,都是克莱纳女士和法官为主角,我则处于边缘化位置的事件。这么处理又附带来另外一个好处,就是读者马上会认定我不可能演绎出这些事例来。在美国生活过的人都知道,这些事如果没有确凿的法庭记录在案,他胆敢把前后三位审判庭法官牵涉进来,那他一定是太想吃牢饭了。

   * * * * * * * * * * *

   解决本案遗留问题的庭审在2006年12月13日开始。克莱纳女士故伎重演,等大家坐定后,她给法官和我发一份材料。我一看标题是《审前备忘录》,有14页厚,形式和内容是声明和判决意见书的混合体。我立即表示反对。我说,法庭在庭审前从未要求过这个文件,虽然名为《审前备忘录》,但实际上到庭审时才拿出来,连给我读一遍的时间都没有,对我不公平,法庭不应该接受。

   按照美国的法律,除非法庭特别允许,庭审期间当事者本人不得向法庭提交书面声明。当事人如要在庭审期间发表声明,必须以口头形式进行,接受对方的盘问,然后这种声明或陈述就作为证词在法庭存案。克莱纳女士耍了个花招,不用被告的名义,而是以她自己来署名这份《审前备忘录》,但是在备忘录的一开始又开明宗义地表示,是代表被告提交这份文件。对于克莱纳女士当庭提交这样一份违反庭审规则,而我又明确表示反对的文件,法官示意他的秘书收下,却对我的反对之声不置一词。

   克莱纳女士的这一招很厉害。她先前对法官说过她认为庭审有一天时间就够了,选在这么一个时间点拿出这份她精心准备的,无判决意见书之名却有其实的材料,就是要让我措手不及,使我在庭审期间没时间看,没机会回击反驳。用意是用这篇充满了捏造的事实,但我没机会反驳的材料影响法官,让法官庭审结束后参照这个材料写判决。

   但是,克莱纳女士没料到庭审的进程不像她所预料的。这一天的庭审,她完全处于被动挨打,快到法院下班时间了,还有很多问题不断涌出,她也不能让审判就这样结束,有失她的颜面。于是,当法官在这天结束前宣布了一个改天再审的日期,大家都同意庭审将在那天继续进行。

   在后继的庭审中,当我盘问被告时,我向法官要求,让被告读《审前备忘录》第7页的最后一段。我说,这一段很短,只有4行字4句话,对这4句话我有几个问题问被告。克莱纳女士立刻反对,她说这是她写的,不能问被告问题。我对法官说,克莱纳女士是代表被告写的,这份东西是在庭审期间提交给法庭的,不给我有时间在我作陈述前看一遍,以至于我从没机会回应,因此我有权利问被告这上面的有关问题。

   法官大约觉得很难一方面接受被告方单方面缴的这份文件,另一方面却不让原告询问,于是有意放行。说时迟,那时快,我直觉得耳边一阵风响,忙回头看时,只见克莱纳女士满脸通红,气鼓鼓地倚门而立,这身体的语言明白无疑地表示,一旦我开始问,她就离开这间法庭。

   我又赶忙抽回身,仰望高高在上的荣耀的阁下,发现法官正在看自己的鼻子。

   “法官在看自己的鼻子?你不要记错了!”我虽然印象深刻,但写到这里时,还是禁不住对自己这样嘀咕。

   我不敢大意,忙查找了一阵。好在法官用自己的话证明我没搞错, 显然法官当时是在看鼻子,所以虽然坐得高高在上,但还是没有看到克莱纳女士倚门而立的情形。法官在评论这件事时说:“原告或者是被灌入了错误的信息,或者是错误描述发生的事,在当事人作证期间,被告律师从没有威胁要离开法庭。”

   自从我在法庭第二次昏倒后,每次出庭我都启用法院的翻译服务,这天是位年轻的女翻译。当这位女翻译听到我说下面的话时,顿时花容失色:

   “如果我有同样的行为,荣耀的阁下早就下令法警把我铐上逮捕了。我要求荣耀的阁下责令被告律师立刻返回她的座位,并控她藐视法庭罪。”

   我忙对她说,这是我的话,你只管照实翻译,没你的事。尽管我再三劝说和要求,但她就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这时的情景煞是有趣:克莱纳女士满脸怒气地倚门而站;被告僵在座位上;法官只顾低头看自己的鼻子;女翻译吓得不能翻译;而我因为使用了法院的翻译服务,被规定出庭时不准说英语,见女翻译不肯替我翻这句话,只剩下叹气的份。

   “咳,咳咳,”荣耀的阁下清了清喉咙,终于打破了这古怪的沉寂,看着鼻子对我说,“你可以把你要问的问题写在结束陈词(Closing Statement)里。”

   法官话毕,克莱纳女士悄无声息地回到她的座位。

   我在庭审时提问题是为了得到被告的回答,即被告的证词。把问题写到结束陈词里,就只有问题而没有回答,还有什么意义?对于克莱纳女士的《审前备忘录》,我想询问的还远不止这一小段里的内容,但由于克莱纳女士离座冲向门口这一混乱事件,我连一个问题也没能问。

   克莱纳女士的《审前备忘录》,充满了对我的攻击,谎言,和捏造的事实,而且特意设计了提交的时间点,使我只有挨打,没有还手的机会。克莱纳女士的逻辑是,她是代表被告向法庭提交《审前备忘录》,但当我要询问被告《审前备忘录》时,她又说这是她写的,不能向被告问其中的问题;而克莱纳女士在本案的身份既不是被告也不是证人,我是没法向她提问的。

   要是其中没有鬼,何必这样。

(2010/06/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