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诗词选(点评本)
·为什么常常好人没有好报?
·文化大师,舍我其谁?
·人渣也有人权
·我的宗教观----简复郭国汀并示有关基督徒
·东海老人:蒋庆批判(新稿)
·反腐妙法等(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 新浪网友:从西江洪流之中找回自己流失的宝贝!
·亚当-斯密,西方性善论者
·舞王失火,殃及局长等(东海老人随笔二则)
·东海老人:对一位佛门高士的开导
·知识分子最大的毛病!
·东海老人:庸众愚民休近我
·康德与儒家良知说的异同
· 东海指月录(问答10--30)
·致良知的前提
·Oestro网友:要“理”还是要面子?
·东海指月录(问答31--36)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新稿)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37--43)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新稿)
·东海老人:古风一首再步船山诗韵
·东海老人自题联
·王阳明于道已真明,南怀瑾发言很不谨
·中国向何处去?(新稿)
·宋儒排佛理应当
·久远网友:拯救中国之正见(东海附言)
·《罢黜马家,独尊儒家》--东海老人随笔七则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新稿)
·无相大光明论(新稿)
·康德的死穴
·东海指月录(问答44--49)
·齐水先生:新的三纲五常(东海附言)
·不宜速说偏速说,仁法难起终大起
·笔端狼藉见功夫----代齐水先生答枫华君
·东海指月录(问答50--53)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新稿)
·被佛经逼傻了的“居士”
·北大,人类的耻辱!
·康德引起的争论
·东海随笔五则
·被老庄转昏了的脑瓜
·长夜终将报晓,大海岂可无波?----我为晓波鼓与呼
·儒之大者(东海七偈)
·东海老人戊子杂诗(六十三----六十八)
·嘲某君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54-57)
·一起呼吁:释放刘晓波,释放所有政治犯!
·中国向何处去?欢迎参与讨论
·新偈八首
·度人先自度,傻逼莫装逼!----答客难兼驳星云大师
·关于《零八宪章》
·东海老人:《表态》
·请某些人士与我保持必要的距离
·什么叫装逼犯?这就是!
·东海指月录(问答58-62)
·李天命,看招
·骂人不倦与骂不还口
·匿名网友:儒学衰微的原因(东海附言)
·我与你一样渺小,你与我一样伟大
·东海老人:凌空点穴
·良知面前人人平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与你们同在(东海七偈)
·东海指月录(问答63--70)
·网友酬赠拾翠(之21)
·良知佛(组偈)
·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答疑
·有请对联高手
·姜是老的辣,联是旧的好
·心性当然重,色身不可轻
·某些“
·东海指月录(问答71--75)
·生命之根蒂,人生之真谛----对一位前辈的开示
·东海老人:小偈答网友(六首)
·开瓶小偈
·东海指月录(问答76--81)
·东海老人 :写怀
·2009第一文:是真儒者,请向东海看齐
·新年寄怀星水兄并京鼎所诸友
·小偈答网友(组二)
·东海指月录(问答82--86)
·东海指月录(问答87--92)
·东海老人:找到你的真身
·向各位网友致歉帖
·天上飞的都是鸟人
·刘晓波是邪恶小人?
·《四十五初度自题》
·rev2008:送东海先生序(东海附言)
·东海为何称老?(小偈答网友第三组,四首)
·东海老人:东海指月录(问答93-104)
·世人何知吾自乐,愿抛心力作痴人
·看民愤燎原,为“公仆”献计
·东海老人:良知佛(组偈之三)
·最幸福的事:我不是东海一枭…
·东海指月录(问答105-109)
·关于感恩与诚实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指月录(问答110--113)
·接头暗号(小诗十三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一东海从王阳明的良知学中发展出大良知主义,以此为旨归,融佛道之精华,摄西学之先进,形成了独具一格、自成一体的东海儒学,有述有作,可谓儒家与时俱进的升级版与融今汲古的集大成。

   《大良知学》揭示的各种良知主义定律如道德不虚律、圣徳不退律、德智统一律、体用不二律、本性至善律、良知平等律、良知不灭律等等定律(详见《良知主义十八定律》),会经得起实践和时间的考验。同时,东海站在儒家立场上,对中西文化中的哲学、道德、政治、宗教、教育等诸多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确切、圆融的论述,可谓“牛毛茧丝,无不辨析”。

   东海“毫不客气”地自信,《大良知学》是一本大真大美、大雅、大智、大善、大成的书,一本值得流通、值得传播、值得有识有志之士阅读和收藏的书。偈曰:人等百千金,持用行布施,不如一善心,广传大良知。又如拙作《无相大光明论》所自许:

   “不读孔子,不知儒家之广大;不读孟子,不知儒家之庄严;不读程朱,不知儒家之高明;不读陆王,不知儒家之精微;不读东海,不知儒家之豪华圆融无量光明也。”

   当然,《大良知学》很难成为畅销书,因为这是一个把财富和权力视为品位的下流时代,一个以反儒为风尚、骂孔为时髦、读经为耻辱、送书为忌讳的时代。加上其它种种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它一时或许还难以进入市民大众的视眼。

   但我相信,它会成为一本长销书,其影响会随着社会的发展、文明的进步而不断递增,借助良知学而皈儒家、养浩气、致良知、明自性的志士和智者也会不断递增。

   借此机会,让我对那些阅读、流通拙著的旧雨新朋表示诚挚的感谢和祝福。

   二因对“原始”版本不太满意,《大良知学》一书出版后,仅主动通报了“一小撮”儒友及故人。其中有两个是搞企业的,一个与东海十余年前相识,也算故人了,曾多次表示要襄助“酒资”,皆婉言谢绝。久未来往了,这次便建议他购百十冊作为礼品送送朋友,并提供了本书责任编辑的联系方式(可以特惠)。

   当他得知书的销量多少与个人收入并不挂钩之后,拒绝了我的建议,表示不如直接给钱,并哈哈告诉我,送什么也别送书,书与输同音,送书是现代人一大忌讳云云。这样的反应让我啼笑皆非,既感谢他的直言,又深悔自己冒昧和“失言”,忽略了对方的“身份”。

   但我真想告诉他,学术性质的书籍能出来就不错了,编者出版者慧眼相赏且没让我个人掏一分钱,已值得东海铭感,岂能另有奢望?

   我更想告诉他,《大良知学》的销量多少,与我的收入固然不挂钩,与儒家文化的复兴、与东海思想的影响却是挂钩的,某种意义上说,与我的“利益”也是挂钩的。因为儒家的利益、中华的利益,也是我东海的利益所在。购阅、流通东海之书,协助传播儒学和良知学,所费无多而利人益世,是对儒家也是对东海最好的关心和帮助。

   今人往往“唯物”主义和唯钱主义,送礼大多送钱送物,不知这种方式最是庸俗。如果送之不当,即轻贱了自己,又侮辱了对方,所谓宝剑赠与烈士、脂粉赠与佳人、鸦片赠与烟鬼、阿堵物赠与贪财鬼也。另外,在支持他人时,商贾们首先想到的也往往是金钱施舍和物质援助。其实这种支持层次不高。别说一般没有必要,即使有必要,正人君子也不会轻易接受。

   顺便说明一下:东海一生,早有规划,十余年来没有工作,没有正常稳定的收入,固不宽裕,却也够用,没有过不去的坎、克服不了的困难----偶尔有点小困难,也会遇难成祥。除了曾经接受正常的(与别的投稿者同等数额的)稿酬,除了偶尔外出朋友抢着买票、偶尔请客对方抢着买单之类零星小钱,从未接受过他人金钱方面的“援助”,更无任何债务亏欠。相反,十余年来即使在自己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仍陆续悄悄小助过一些人。

   物质上清清贫贫,生活上清清淡淡,金钱上清清楚楚,经济上清清白白,品德上清清正正,这是东海一向引以为自豪的。大半辈子直来直往,十多年来枭鸣狮吼,狂狷有余温良不足,不买任何人物和势力的帐,不假小人痞子以辞色,难免到处树敌,招致众多仇恨攻击。但即使恨我最深、攻我最狠、骂得最猛者,也无法从经济问题上找到我的一点暇疵或破绽。

   三另外,我还想告诉那位企业家,自古以来,朋友之间送书是一种风雅,一种尊重,一种高尚的友善。古人云:流通善书,福泽无穷;又云:一时劝人以口,百世劝人以书。随缘赠送善书,协助流通儒书,是大善事,大功德,何忌之有,何讳之有?

   杨雄说得好:“女有色,书亦有色。”(《法言》)女色的美,对眼晴的要求不高,有眼者大多懂得欣赏,好书的美、经典的美则有赖于慧眼和法眼。同时在慧眼或法眼里,平时阅读什么书,架上存摆什么书,是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判断一个人的素质、品位和精神品质的。

   君子书、大人书是最好的礼品。送书送上的不仅是思想学问智慧福德和真正的关心尊重,也是素质、品位呢。那些以儒书为“输”、以良知为迂或愚的人,是没有方向、没有质量、没有根的人,无论贫富贵贱沉浮起伏,其人生都是输的。

   上述这些道理,对于大多数国民特别是商企界人士来说,只怕不易理解,私下多言无益,反更要被笑迂腐、愚蠢或矫情了。

   自古以来,商人重利轻道义,当今之世,全民皆商,举国皆商,无官不商,各行各业人士包括文坛学府官场,本质上都已商场化了。而且很多人变本加厉,不仅唯利是图,而且唯一时之利、不义之利是图。古联云:有关家国书常读,无益身心事莫为。今人正好相反:无益身心事常为,有关家国书不读。滔滔天下几人听得进东海的心声啊?

   然而,士不能不弘毅,任重而道远,越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时代,东海越是应该敲钟不停弹琴不休,这是孔孟的命令,这是自心的律令。只要有少数耳朵听得进,就算功不唐捐、琴不白弹、钟不白敲了。

   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期待更多的人与我共弹儒琴。古人云:“为相者为国求人,吾辈为道求人。苟为道求人,则焉得自重而不汲汲于天下之士?为道求人与为道自重,并行不悖。” (这里的求人,是寻求人才之意。)2010-6-11东海老人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6/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