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关于《中国历史精神》与萧三匝先生商榷(附言并附萧先生原文)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今日微言(流氓就应该受到谴责和相应的惩罚)
·东海联萃(投赠联)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关于华夷之辨(微言)
·今日微言(最好的人和最坏的蛋)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从暴秦说开去(微言)
·准备迎接百年来最好的时代(微集)
·儒家之隐:行其庭不见其人
·港台新儒家微论
·今日微言(防儒之口、与儒为敌罪恶特别大)
·《论语点睛》之:君子儒与小人儒
·为什么而读书?(微集)
·儒家也讲因果(微集)
·今日微言(知识分子应以立德为第一义)
·《礼运》大义前言
·《中庸精义》前言和目录
·《孟子•尽心篇解读》前言和目录
·千万不要恶度人生(微集)
·今日微言(圣贼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金朝微论(外交大方略:联美、谐欧、和俄、睦日、防阿、友韩、灭金)
·今日微言(大老实人最吉祥)
·教育微论
·今日微言(最邪的魔也要避我三舍,最大的佛也得让我三分!)
·关于文化认同和国族认同(微集)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今日微言(寄望习近平先生)
·今日微言(半世城乡甘豹隐,中宵风雨待鸡鸣)
·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良知坎陷论”微论
·今日微言(让科技发展与道德提升同步)
·《论语点睛》:澹台灭明的君子风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微论美国、朝鲜并微答秋风们的批评
·继续微论美国及朝鲜(微言集)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诗九首)
·受侮挨打必有内因
·把权力推到礼台上---关于民权维护和元首推选(微集)
·五四微论
·相国和相企(微论)
·今日微言(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
·中兴、中美微论
·今日微言(当代儒家当务之急)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天机(组诗)
·今日微言(一个企业都能以言治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一东海从王阳明的良知学中发展出大良知主义,以此为旨归,融佛道之精华,摄西学之先进,形成了独具一格、自成一体的东海儒学,有述有作,可谓儒家与时俱进的升级版与融今汲古的集大成。

   《大良知学》揭示的各种良知主义定律如道德不虚律、圣徳不退律、德智统一律、体用不二律、本性至善律、良知平等律、良知不灭律等等定律(详见《良知主义十八定律》),会经得起实践和时间的考验。同时,东海站在儒家立场上,对中西文化中的哲学、道德、政治、宗教、教育等诸多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确切、圆融的论述,可谓“牛毛茧丝,无不辨析”。

   东海“毫不客气”地自信,《大良知学》是一本大真大美、大雅、大智、大善、大成的书,一本值得流通、值得传播、值得有识有志之士阅读和收藏的书。偈曰:人等百千金,持用行布施,不如一善心,广传大良知。又如拙作《无相大光明论》所自许:

   “不读孔子,不知儒家之广大;不读孟子,不知儒家之庄严;不读程朱,不知儒家之高明;不读陆王,不知儒家之精微;不读东海,不知儒家之豪华圆融无量光明也。”

   当然,《大良知学》很难成为畅销书,因为这是一个把财富和权力视为品位的下流时代,一个以反儒为风尚、骂孔为时髦、读经为耻辱、送书为忌讳的时代。加上其它种种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它一时或许还难以进入市民大众的视眼。

   但我相信,它会成为一本长销书,其影响会随着社会的发展、文明的进步而不断递增,借助良知学而皈儒家、养浩气、致良知、明自性的志士和智者也会不断递增。

   借此机会,让我对那些阅读、流通拙著的旧雨新朋表示诚挚的感谢和祝福。

   二因对“原始”版本不太满意,《大良知学》一书出版后,仅主动通报了“一小撮”儒友及故人。其中有两个是搞企业的,一个与东海十余年前相识,也算故人了,曾多次表示要襄助“酒资”,皆婉言谢绝。久未来往了,这次便建议他购百十冊作为礼品送送朋友,并提供了本书责任编辑的联系方式(可以特惠)。

   当他得知书的销量多少与个人收入并不挂钩之后,拒绝了我的建议,表示不如直接给钱,并哈哈告诉我,送什么也别送书,书与输同音,送书是现代人一大忌讳云云。这样的反应让我啼笑皆非,既感谢他的直言,又深悔自己冒昧和“失言”,忽略了对方的“身份”。

   但我真想告诉他,学术性质的书籍能出来就不错了,编者出版者慧眼相赏且没让我个人掏一分钱,已值得东海铭感,岂能另有奢望?

   我更想告诉他,《大良知学》的销量多少,与我的收入固然不挂钩,与儒家文化的复兴、与东海思想的影响却是挂钩的,某种意义上说,与我的“利益”也是挂钩的。因为儒家的利益、中华的利益,也是我东海的利益所在。购阅、流通东海之书,协助传播儒学和良知学,所费无多而利人益世,是对儒家也是对东海最好的关心和帮助。

   今人往往“唯物”主义和唯钱主义,送礼大多送钱送物,不知这种方式最是庸俗。如果送之不当,即轻贱了自己,又侮辱了对方,所谓宝剑赠与烈士、脂粉赠与佳人、鸦片赠与烟鬼、阿堵物赠与贪财鬼也。另外,在支持他人时,商贾们首先想到的也往往是金钱施舍和物质援助。其实这种支持层次不高。别说一般没有必要,即使有必要,正人君子也不会轻易接受。

   顺便说明一下:东海一生,早有规划,十余年来没有工作,没有正常稳定的收入,固不宽裕,却也够用,没有过不去的坎、克服不了的困难----偶尔有点小困难,也会遇难成祥。除了曾经接受正常的(与别的投稿者同等数额的)稿酬,除了偶尔外出朋友抢着买票、偶尔请客对方抢着买单之类零星小钱,从未接受过他人金钱方面的“援助”,更无任何债务亏欠。相反,十余年来即使在自己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仍陆续悄悄小助过一些人。

   物质上清清贫贫,生活上清清淡淡,金钱上清清楚楚,经济上清清白白,品德上清清正正,这是东海一向引以为自豪的。大半辈子直来直往,十多年来枭鸣狮吼,狂狷有余温良不足,不买任何人物和势力的帐,不假小人痞子以辞色,难免到处树敌,招致众多仇恨攻击。但即使恨我最深、攻我最狠、骂得最猛者,也无法从经济问题上找到我的一点暇疵或破绽。

   三另外,我还想告诉那位企业家,自古以来,朋友之间送书是一种风雅,一种尊重,一种高尚的友善。古人云:流通善书,福泽无穷;又云:一时劝人以口,百世劝人以书。随缘赠送善书,协助流通儒书,是大善事,大功德,何忌之有,何讳之有?

   杨雄说得好:“女有色,书亦有色。”(《法言》)女色的美,对眼晴的要求不高,有眼者大多懂得欣赏,好书的美、经典的美则有赖于慧眼和法眼。同时在慧眼或法眼里,平时阅读什么书,架上存摆什么书,是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判断一个人的素质、品位和精神品质的。

   君子书、大人书是最好的礼品。送书送上的不仅是思想学问智慧福德和真正的关心尊重,也是素质、品位呢。那些以儒书为“输”、以良知为迂或愚的人,是没有方向、没有质量、没有根的人,无论贫富贵贱沉浮起伏,其人生都是输的。

   上述这些道理,对于大多数国民特别是商企界人士来说,只怕不易理解,私下多言无益,反更要被笑迂腐、愚蠢或矫情了。

   自古以来,商人重利轻道义,当今之世,全民皆商,举国皆商,无官不商,各行各业人士包括文坛学府官场,本质上都已商场化了。而且很多人变本加厉,不仅唯利是图,而且唯一时之利、不义之利是图。古联云:有关家国书常读,无益身心事莫为。今人正好相反:无益身心事常为,有关家国书不读。滔滔天下几人听得进东海的心声啊?

   然而,士不能不弘毅,任重而道远,越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时代,东海越是应该敲钟不停弹琴不休,这是孔孟的命令,这是自心的律令。只要有少数耳朵听得进,就算功不唐捐、琴不白弹、钟不白敲了。

   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期待更多的人与我共弹儒琴。古人云:“为相者为国求人,吾辈为道求人。苟为道求人,则焉得自重而不汲汲于天下之士?为道求人与为道自重,并行不悖。” (这里的求人,是寻求人才之意。)2010-6-11东海老人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6/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