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朱子治家格言》曰:“狎昵恶少,久必受其累;屈志老成,急则可相依!”真乃老成之言、经验之谈哪。

   恶少,指品行恶劣的年轻人。眼下这个时代恶少特别多,其特征是:油头滑脑油腔滑调,毒口毒舌毁人不倦,勇于笑爹骂娘,擅于嘲孔毁儒,乐在坑蒙欺诈,志在自掘祖坟。有一新名词叫粪青,可以与恶少相对。粪青,满嘴大义凛然地喷粪的年青人也,乃是恶少的变种。

   国际社会中也有恶少,当年伊拉克、而今北朝鲜是也。我中国狎昵北朝鲜这个著名的国际恶少已久,想不受其累,不可得也。

   今时今世,不仅多恶少,而且多老而无耻的“恶老”,比恶少更恶也更可恶。因为恶老往往更老成、老到、老练、老辣,造起谣来仿佛咬钉嚼铁,蒙起人来特别经验丰富,毁起人来显得十分真诚,造起恶来异常慈眉善目,骂起孔子来似乎义正词严。没有慧眼、缺乏真知、不悉实情、不知内幕者,很难不上当不受影响。

   恶老恶少气味相投,喜欢扶同为恶。恶老喜欢利用恶少当奴才和打手,恶少也喜欢被利用。但恶少的利用价值被榨取干净之后,常会被不明不白地一脚踢开。所以恶老恶少之间,一过“蜜月期”往往就会反目相向甚至打成一团。

   当然,恶老恶少多是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的。这些人很聪明又很幼稚,以为只要别人不知道真身,就可以胡言乱语胡作非为而不用承担业果可以逃避报应了。其实都是不识“客观规律”、不明良知铁律的愚氓蠢蛋可怜虫。恶言恶行积累下来,终究要恶名自享恶果自尝,鬼蜮伎俩无论怎样老成、老到、老练、老辣,都难免以欺人伤人始、以自欺自害终。到头来吃亏最大的还是自己。

   比较而言恶老更可怜,盖恶少随着阅历见识的增长,或有反省忏悔、改过自新的希望,而恶老土埋半身,这辈子再无改恶迁善、重新做人的机会也。

   凡我儒者,对于恶少,偶尔不妨施予教诲;对于恶老,应该完全避之为吉。无论他怎么嬉皮笑脸、甜言美语或者披头散发打滚撒泼地“引诱”,都不要去理睬,不要去搭话,更不要去“狎昵”,否则“必受其累”。这是一个“过来人”的友好警告。

   曾有诗友赠我一诗,有句曰:无论你有多能耐,总有些人不可教。特此转赠给儒友们。是的,无论儒者有多能耐,无论儒家学说多么富有真理性,总有些人是不可教的。文化道德的教化有一定的功效和力量,但这种力量是潜移默化的,有效,然而有限,在一定的时间段内,对有些人、对那些脑袋已僵和善根已绝的人及马甲,很难起到什么作用。

   特别是在眼下这个时代,不可教化的不是“有些人”,是大多数。古人从小接受儒家或佛道文化的教育,尚且时有穷凶极恶之徒产生,何况眼下,儒家刚刚在废墟上一阳来复乎?我们务必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置身和面对的是一个空前荒芜的文化环境,一个空前恶劣的道德环境。

   孔子德智俱高,文化绝顶,但他化不了列国君主,更化不动阳货们。想当年东海初入江湖,居然深入“洋插队员”群体甚至“洋插队员”中恶少恶老的“马甲军团”中,试图去“化”那些最难教化的人以及马甲人,实在是自作多情幼稚可笑、何德何能不自量力!

   比起江湖上那些藏头露尾的恶少恶老,不仅孔子时代的列国君主及阳货们光明正大得多,似乎某些马克思主义者也更冠冕堂皇更有责任感----至少敢亮出自己的真名来。

   恶少或易识,恶老较难辨。不仅初入江湖者,连一些老江湖都曾上过恶老的恶当。东海有一条经验谨贡献于此:凡毒言恶语或油腔滑调地恶骂孔子者,十有八九非善类。特别是那种连恶骂孔子、毒骂女性网友都要蒙了面匿着名的“江湖名家”,谁若不幸邂逅,务必当心又当心。2010-6-26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6/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