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陈西文集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今年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六四”民主运动第21年,中共仍然害怕大陆国人记起他们犯下的罪行,仍然继续压制人们对“六四”的记忆,并打压有关“六四”的一切活动。下面是我们贵州人权捍卫者拒绝遗忘,继续传播和发扬“六四”抗暴政的精神,争取自由、民主、人权活动(正在进行时)的一些片段,记录在这里以告慰所有为中国宪政民主事业做出贡献和牺牲的人们。
   
   5月9日星期日,这天,我们贵州人权捍卫者相约进行一次例外的关于如何纪念“六四”21周年的协商会。地点在贵阳的南郊公园,约好早上10点在公园门口集中。
   

   可是,上午9点,当我从家里下楼到院落时,已经有国保守候在楼角。他们等候多时,不由分说,叫我上他们的车,说是可以带我去我要去的地方。当我被他们强制推上车后,车却径直开到了贵阳市公安局。我又被再次遭到了违法的传唤。在市国保支队,前后有4名公安询问了我。
   
   公安对我的询问做了笔录,让我签字后,他们又叫我盖手印,遭到了我的拒绝,而不了了之。随后,国保支队的副大队长问起有关“六四”的事,我坦率地讲道:“纪念‘六四’已经是我们人权捍卫者每年必做的事,这个你们也清楚,坚持为‘六四’发声!坚持为‘六四’抗争!坚持为‘六四’维权!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挠。”
   
   听到我的回答后,这位副大队长警告道:“你陈西是十分危险的,我们多次给你打招呼,并明白告诉你,我们国家就是一党专政的国家,决不允许你们搞什么人权民主。你不相信的话,我们会把你送进监狱的。”
   
   我也公开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如果为了中国人的基本人权和民主政治而坐牢,我愿意承担这种苦难。你们作为专制政党的工具,执行的是中共上级的指示,我不会怪罪或仇恨你们。”
   
   这次我被非法传唤10个小时,直至晚7点钟才放我回家。其他被非法传唤的有廖双元、吴玉琴夫妇,杜和平、莫建刚、黄燕明、徐国庆、王藏先生等等。廖双元先生被非法扣押了24小时以上。在非法传唤中,莫建刚先生被地方警察暴力殴打,吴玉琴女士与黄燕明先生为表示抗议警方的非法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和阻挠公民相聚的违法行为,她(他)们选择了绝食抗议。
   
   参加这次聚会活动的朱正元、吴郁、陶玉平、陈德富、张重发等先生因现场被众多国保把守,禁止他们进入公园,遭到阻止后离去。
   
   5月21日星期五下午,是人权研讨会正常活动的时间。当天参加者连同两名国保公安有20多人。
   
   我们贵州的人权活动长期以来是在提倡重在参与、公开、透明、民主、理性、良性互动的情况下开展的。所以,来的民众也多,走了的也多。这走了的大多数都是被公安登门拜访威吓走的。因为,每次活动国保都近距离参加,帮助我们点名,有谁是新来的,他就会特别注意,下来后会有关照。如果未克服恐惧心理的,多会被国保黑社会的手法吓倒。现在参与活动的20多名成员是经历过公安违法乱纪行为后,吓不倒的坚定人权捍卫者。
   
   这次纪念“六四”的主题是针对国保对我们的威胁,参与者自己表态,发表纪念“六四”活动的个人见解。
   
   主持人陈西讲道:我们纪念“六四”的活动是十分有意义的。我们的活动是在配合政府实施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中美人权华盛顿对话和香港民众争取特首普选权。国家有态度,国际社会有呼应,香港有先声,我们大陆民间人士也应当有反响。纪念“六四”就是为那些因没有人权而死于非命的无辜者去抗议,就是为所有的中国人争取人权,就是促进中国的民主政治早日到来。
   
   李任科先生:不允许我们纪念“六四”是违法的,我们是公民,我们就有纪念一切事件的权利。纪念“六四”的活动不仅要搞,还要公开地光明正大地搞。共产党只要没有在这点上犯罪,就没有必要害怕,如果是知道犯罪了,还不准人们提起这事就是罪上加罪。为了不让共产党罪上加罪,我们理所当然要大张旗鼓地去纪念“六四”。 徐国庆先生:国家不是提倡讲正气吗!我们做人也要讲正气。现在的公安可以说是不讲正气的,并且是分不清正邪。我们在这里伸张社会的正义,呼唤中国的良知,可是公安拿了纳税人的钱,却不为纳税人说话,反而与那么些邪门的帮派站在一起,打压我们这些人权捍卫者纪念“六四”。我真要问问你们这些公务员,到底拿了人民的钱做了什么正事?你们做的事是正义的、见得阳光的吗?不论你们怎么打压我们,我们都要为纪念“六四”鼓与呼!
   
   国保在旁边记录,大家并不畏惧他记录在案,纷纷表示了纪念“六四”的决心。吴玉琴女士说:
   
   我们今天就可以定下28号纪念“六四”活动的事,大家相互通知,在推特上也发通知,邀请愿意来参加这项活动的公民,以各种方式来纪念 “六四”。内容可以是对“六四” 精神的宣讲,可以是回顾“六四”,可以谴责中共的暴行。当着共产党公安的面,我们不怕公开我们要做的事。至于共产党的公安怎么办,如何对待我们纪念“六四”的活动,就随他们办,我们早有心理准备,愿意因争取人权而承受共产党的人身迫害。就让我们的活动在这种正邪都在场的情况中来完成。
   
   当人权捍卫者们这样坚定不移地表白后,中共国保可等不到下次活动了。在24日星期一,他们就开始实施了打压。这一天,陈西、李任科、徐国庆、莫建刚等接到了国保的传唤电话,李任科到国保支队后,据他本人讲,受到了公安蛮横不讲理不讲法的对待,胁迫他不准参加“六四”的纪念活动,并说如果不听打招呼,将取缔他赖以为生的地摊。
   
   随后,25日,国保软禁了莫建刚先生;26日,软禁了徐国庆、杜和平先生。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三位人权捍卫者被囚禁于市郊的生态园和某宾馆里,直到28日晚8点多钟才释放,共失去人身自由250小时。
   
   其中,杜和平先生在被关押期间绝食两天,在被释放时,公安还提出了3条无理的要求,说:1、出去以后不准写文章;2、不准有两人以上的聚会;3、不准有照像,或拉横幅的事。
   
   27日晚,黄燕明先生被国保从家里带走,任黄燕明先生怎么要求公安出示法律文书,出示传唤证,公安完全不理,强制把他带走了,直到28日晚才被释放。
   
   28日下午两点过钟,当陈西到达聚会地点时,就被守候在这里的市国保支队、区国保大队和派出所的公安强行塞进警车带走,关押在市西派出所内,到晚8点才被释放回家。当天的河滨公园人权捍卫者们要聚会的场所被公安包围,禁止任何人权捍卫者进入此地。随后陆续到达的人权研讨会成员,其中:雍志明、潘福荛、卢勇祥、范厚成、田祖湘、成阳娥、杨开新、朱正元、全林志、董德筑、张重发、陶玉平、糜崇骠等被分批次强制驱逐或强行带走。人权捍卫者们又一次亲身经历了专政制度的的打压和强制驱逐。
   
   值得一提的是,22日星期六在民权广场,糜崇骠、雍志明、田祖湘等等人权捍卫者自发地在广场上纪念“六四”的事。他们从动态网上下载了有关的文章,复印数百份带到那里,然后散发给在广场的民众。谁知,此事招来了公安的干涉,十多名公安,开着两辆警车,闯入人群中要带走糜崇骠先生。
   
   这时,数百名市民围观并包围了公安,不允许公安带走人。市民责斥公安的非法行为;糜崇骠老先生责斥公安们是汉奸行为,说他们不是在“为人民服务”,而是在为那些“裸官”,拿了多本外国护照,随 时准备逃往海外的卖国贼服务。最后,数百名市民们发怒了,说公安再违法搞强制活动,侵犯公民的权利,他们就要推翻警车。还算贵阳的公安比瓮安的公安素质高,在众多市民的怒吼声中,公安妥协了,他们把紧抓在糜崇骠老先生身上的罪恶之手放开,就赶紧离开了民权广场,从而避免了一起抗暴政、砸警车的群体事件。
   
   中国人的人权是要经过争取才能得到的。这种促进人权的进步活动产生于各方合力的结果,其中也包括国保、专制力量犯罪行为的参与。不要害怕同专政势力的正面交锋,注重过程的正义胜过计划。我们贵州人权捍卫者就是在这种正邪对抗、博弈、互动的过程中撬动“中国人权”这块蛋糕的。
   
   陈西
   
   2010-5-30 于贵阳市西河边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477
(2010/06/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