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陈破空文集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来源:RFA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5-21 6:17:33
   
   
   
   

   
   
   
   
   
   
   
   
    5月,“新疆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这是继1月间召开“第五次西藏工作会议”之后,中南海针对少数民族地区的又一个大动作。会议主旨雷同,都是谈论如何把这两大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搞上去”。
   “西藏工作会议”,跟在2008年3.14事件所引发的西藏动荡之后;“新疆工作会议”,则跟在2009年7.5事件所引发的新疆动荡之后。从中可见中共政权的被动姿势。换言之,如果西藏不出事,就没有“西藏工作会议”;如果新疆不出事,就没有“新疆工作会议”。“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是一个最保守、最被动、最偷懒的政府。
   正如,有关新疆第一把手的调换。去年7.5事件一发生,新疆内外,不论维汉,矛头都纷纷指向盘踞“新疆王”宝座长达15年的王乐泉,谴责其独裁、腐败、任人唯亲、公开网造利益集团,要求他“下课”。中南海对此,充耳不闻。迟至今年4月,才勉强换人做。
   此处,中南海传给民众的潜台词是:撤换,不是在你们的压力下,而是在我们的“部署”下。严格说来,王乐泉并非“下台”,而是调往中央,升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中南海暗示:王乐泉的镇压,由中央背书;对少数民族的镇压政策,将继续下去。因为,“中央政法委”,就是共产党的最高镇压机关。
   说王乐泉腐败,那也没有关系。因为,整个中共集团,都腐败。潜规则在于,官场关系有没有处理好?如果像陈良宇那样,与胡锦涛对着干;或者,像早期的陈希同那样,与江泽民对着干;地方头目对抗中央大员,自然要拚个你死我活。反之,只要关系没弄坏,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自然会官官相护。
   中共保政权,有“一手硬一手软”之说。对付少数民族抗议,中共方面,硬的是暴力,软的是经济。即,一手抓武力镇压,一手抓金钱收买。通俗地说,就是,一手打,一手拉。
   对付新疆,与对付西藏一样,撇开展示暴力的硬手段不提,中共的软手段,只剩下“发展经济”这一着棋。屡屡出事,对应药方,却仍提“发展经济”,不免使人费解:难道这三十多年来,没有发展经济?或者,发展了中国经济,却没有发展新疆经济?又或者,发展了新疆经济,却没有发展维族人经济?
   这从一个侧面证明,中共在新疆(或西藏)所推行的,是一套不折不扣的种族歧视政策。政治上,从上到下,第一把手,都由汉人充当,第二把手或者以下,才轮到维族人(或藏族人);经济上,让汉人“先富起来”,让维族人(或藏族人)先穷下去,人为制造汉维(或汉藏)两族的贫富分化。除此之外,更有宗教亵渎与文化灭绝。
   即便说到“发展经济”,也是老一套,措施诸如,从“对口援藏”到“对口援疆”。
   岂不知,这些“援藏”或“援疆”项目,从来都是中共贪官的摇钱树?其中,有多少环节,其设计,本身就便于中共贪官上下其手。
   经济手段,对解决少数民族问题,并非无所助益。然而,中共竟以为,只要“搞经济”,就能解决所有问题。问题却在于,经济手段本身,是否万能?对汉族人万能的(还未必),是否就对少数民族万能?中南海似乎仍然无知于,宗教信仰与文化传统,对维族人(或藏族人)至关重要的生存意义;或者,对此,中南海并非不知情,却非要用共产党的无神论去扭曲、淡化维族人(或藏族人)的宗教信仰,妄以为,那是一剂最终能管用的洗脑秘方。
   有一句名言,叫做“穷得只剩下钱”。对中南海而言,其治藏、治疆手段,除了铁血镇压,可真是,穷(困)得只剩下钱。
   事实上,当今中共,整体“治国理念”,几乎就只是在“钱”字上做文章。经济至上,金钱至上,“一切向钱看”。把一个“钱”字,打造为全民信仰中心。其后果,一方面,是官场腐败空前,社会道德沦丧谷底;另一方面,是财富分配不公,社会矛盾厚积薄发。
   古语道:“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中共治藏、治疆手段的本末倒置,为未来民族分裂,埋下深沉土壤。
   
   
   
   
   
(2010/06/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