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驿
[主页]->[百家争鸣]->[博驿]->[林幼林: 跟玩弄民主的高手谈谈民主]
博驿
·博驿吏:难忘六四
·博驿吏:大道和小康
·胡温胜:我希望胡温胜.您呢?
·林裕民 岳飞与赵昚
·胡温胜:天降大任于胡温矣!
·何国盛: 东家,老掌柜家来人了!
·褒德贬日:给RFA中文部的信
·刘湘勇:我曾经如此热爱周总理
·金丽平: 看电影<<鸦片战争>>
·胡温勝: 金旺的伎俩(评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美国人权记录》)
·武乃尤: 非龙 [大家论坛]
·羅世英,穆麗萍:两个共产党 (探讨选择的权利)
·里 正:奉化密橘至台而为枳
·鄭師魯: 把選票投給哪個黨?
·樓尚友:就中華民國返聯致聯合國諸公
·江夏城: 如果这是BBC的新政策,我们欢迎啊!
·下辈子: 靠十个处女登上皇位的皇帝宋孝宗
·金丽平: 不应忘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博驿吏: 要区别台独与民主。
·楼尚友: 一体努力,维护对等尊严。
***********************
·博驿吏: 金农隶书<苏轼五古四首>
·博驿吏: 支部建在楼道,党员就在身边
·博驿吏: 在成吉斯汗象下
·博驿吏: 问湖
·樓尚友:神速瞻仰黄埔旅行团
·楼尚友:邓琰隶书<豳风.七月>
·楼尚友:瞻仰黄花岗革命烈士陵园.
·楼尚友:中美英苏旗
·创 作:冠军马英九
·老 陆:如果民进党势力扩展
·楼尚友:站到“天下为公”与“人民最大”的旗帜下
·楼尚友:北美华埠地标
·合 作:路桥易修民心难复
·吴钩月:吴江女沪上受骗记
·越子鲸: 我们是同胞
·楼尚友: BOSTON地区庆祝中华民国双十国庆
·胡温胜: 对2003年西安学潮的两种观点
·李运良: 金都血案的启示
·吴钩月: 虞美人 大陆反贪
·邹建康: 条条大路通国安
·李可望: 绿党三绝
·梁守真: 也说“上海世博中国馆”
·谢天昌: 放言
·林幼林: 跟玩弄民主的高手谈谈民主
·罗沂滔: 中共提出"国家核心利益"说之用心
·博驿吏: 博驿点击次数冲99999有感
·游刃有: 无法避开的"一边一国"
·周保罗: 走向"莫测"!
·谢天昌: 放言2
·谢天昌: 放言3
·谢天昌: 放言4
·刘佑民:美国会抛弃中华民国吗?
·谢天昌: 放言5
·李運良:宋美齡覆廖承志檄
·金麗平:大陸皇帝戲現象網絡座談會記要
·陆金凤: 闺女,你到中国来了一回,20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过过!
·BOSTON华裔庆祝中华民国第100届双十国庆
·圣桑 引子与回旋随想曲
·熊飛駿:中國人怎能盲目崇拜成吉思汗?
·吴钩月: 陈歌辛大师部分名曲的歌词
·祝友石:讀議丁栩翔文《大快人心事,控訴茅于軾》
·李吉人: 清黨背景及原因
·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
·悲跺愤:小J, 弹这干吗?
·BARCONY:桑晨与唐湘龙两位老师为我们上的一堂课"读后感 两个老师
·大陆人:中国人永不忘记四川屠夫!
·萨特阔:老片重放:《苏俄的胜利》
·博讯挺立至今真不容易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幼林: 跟玩弄民主的高手谈谈民主

   
   评:"中国共产党在野时期言论精选"与《历史的先声》
   ---------------------------------------
   最近在民國復興會網站論壇上见有一篇"中国共产党在野时期言论精选",回想起对岸1999年9月出版的《历史的先声》[1]。
   "这类文件"收录的是1940年到1946年《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的社论、社评以及毛泽东、刘少奇等人的讲话文章,总共九十余篇。在中共治下的大陆,刊登"这类文件"会使中共暴跳如雷、如坐针毡:因为"这类文件"正是中共的民主敲门砖!把违约奸商在用户付款前的花言巧语与信誓旦旦,用白纸黑字揭示出来,奸商不跟你急?才怪!所以,笑蜀给"这类文章"的汇集起了一个似褒似贬此地无银的名,曰:《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 哈哈!让先声、承诺与“四项原则”相映成趣。

   "这类文件" 篇篇论必涉自由,言必称民主,而且称道赞美的正是欧美各国的原装正宗民主.对一个 以消灭资产阶级为最终目标、以无产阶级专政为毕生事业 的政党而言,这岂非“无神论者的弥撒”?何况当时日寇正侵占着我国东边大部领土,战事倥偬,民不聊生。怎么“大谈民主”?
   事实证明中共“大谈民主”这步棋,对于它 摆脱叛国困境、坚持消极抗日、骗欧美通苏共、筹措最终篡国 等等目标,是一步战略性的好棋,因此,它也是危害民国的一步“张良式”的阴棋。在研究国共两党成败得失历史时,在民国“政宣心战”的检讨中,在大陆民众追查欺诈追索赔偿的斗争中,在国府筹备与中共政谈的过程中,对"这类文件"的研究,都会获有价值.浅见有五,聊供参考。
   
   1.对抗统一抗日军令的政治理论基础.
   1937年7月7日后,全面抗战爆发,9月22日中共發表共赴國難宣言,其四點基本内容是:1)中共承認三民主義;2)停止武力推翻國民政府;3)取消蘇維埃政府;4)取消紅軍,接受改編,待命抗日。表面如此,实际上,同年10月,毛澤東向中共黨員和部隊發出秘密指令:“中日戰爭給與我黨一個上佳的擴展機會。我們的固定策略應該是:百分之七十作本黨的擴展,百分之二十對付國民黨,百分之十抗日。” 此即臭名昭著的“七分发展、二分磨擦、一分抗战”的假抗日、真内战政策的根源。執行此項背叛民族的政策,势必遭到全民族与全世界的反对与唾弃,于是,中共就拉民主作虎皮,无端制造出“国民党反动派”这一概念,作为指桑骂槐的攻击对象,大骂“专制”;叶公好龙式地自栩爱“民主”:“民主”政府、“民主”联军、。。。以“民主”来对抗统一的抗日军令,公然提出“独立自主的抗日政策”,对抗中央,压制中共内部真正抗日的人士。到1940年起,更在《新华日报》、《解放日报》大登言不由衷的“民主”社论、社评,哄骗了外国人、哄骗了中国人。果然造成了一个“国府专制、中共民主”的虚假印象。
   
   2.一贯背信弃义的证据.
   中共最爱标榜自己的“一贯”,1941年5月,《解放日报》的社论题为“切实保障人民的权利”,摘引了边区施政纲领,以说明边区人民享受到“人权、政权、财权及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信仰、居住、迁移之自由权”,并向世人宣布:“中国共产党一向是忠实于它对人民的诺言的,一向是言行一致的,因此它的纲领中的每一条文与每一句话,都是兑现的。”果真如此?众所周知,当今大陆众多政治犯,正是因争取上述权利而被捕被关的.《历史的先声》里的"庄严承诺"被无耻地背弃,被背弃的诺言就成了慌言,"这类文件"就成了中共违背诺言、背信弃义的直接证据,是剥去中共道义伪装的锐利武器.逐一对照它过去怎么说,今天怎么作,就把这个政坛伪君子的画皮逐一剥去.广大民众就会在它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里,处处看出它的阴险卑鄙来。
    现在,就请君入瓮,“一贯”去吧!
   
   3.揭露非法篡国的有力证据.
   中共过去诋毁民国,污蔑民国“专制独裁”,而标榜自己“自由民主”,以此欺骗民众,诱使知识分子投共,诱使劳苦群众支共,用的正是以"这类文件"为政治思想基础的各种政宣活动.
   随着其军事上的得势,中共更把这种政宣夸张为受到"人民的选择"这类“受命于天”式的政宣,于是,跳过一切表征民众意愿的合法步骤,悍然宣布民国被推翻、宣布中共国篡立。
   现今,中共以“四项原则”专政,而民国则实现了真正的民主。到了这个地步,中共居然还屡屡以"人民的选择"标榜自己政权的合法性,这是十分荒谬可笑的.
   因此,揭露它的违背诺言,背信弃义,就直接否定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这将鼓舞大陆民众争取自身权利的积极性,并将激发大陆民众对原有的合法祖国--历来功勋卓著、现今民主灿烂、但却退居一隅的中华民国的深切怀念与由衷爱戴.
   
   4.勾结苏俄,篡夺中国的证据.
   中共是苏共的门徒,是列宁创导的"把资产阶级的对外(俄德)战争,转化为无产阶级的国内革命战争"理论的忠实信徒与执行人.把"转化"论运用到中国革命的实践中来,是每个共产党人梦寐以求的理想.但是日寇当前,怎么来谈革命呢?"伟大导师"毛泽东们的伟大就伟大在这里了:把革命化装成民主,挟民主以行革命,果然奸谋得售!一般民众对鼓吹民主自由的共产党感恩戴德;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情不自禁地成了共产党的盟军。这样,在中共周围就聚拢一批又一批各个阶层各个方面的群众,形成了以中国共产党为领导的广泛统一战线。这些民众和学人,搞不清他们当时的痛苦是满清军阀土匪日俄的合力造成的,他们不信国民党对国情的分析理论,不信国民党的艰苦实践;只相信"新华日报"的巧言与周恩来的令色;通过斯迪威斯諾斯沫萊特謝威斯等斯的颂扬,这些巧言令色还深度影响了数代美國的朝野.果然,抗日甫胜,民主立即"转化"成革命。铁的事实是:1949年后,中共是一点民主自由也不给,套用丘吉尔的思维:"把中国大地上产生的一丝一点'西方'民主,坚决扼杀在摇篮之中.";而国民党却信守其"军政、训政、宪政“的诺言,探索民主、试行民主,终于实现了连美国总统都赞誉的民主程度。你可以调侃大陆民众和学人,说他们容共信共是认贼为父、自讨苦吃;当然也可以反顾KMT自身的政宣没有反抓在战略要点”民主“之上,有点“灭此朝食”的急躁与“桃李不言”的自傲。
   
   5.民主诺言"见好就收","共党民主"早有预谋.
   "这类文件"收录的是1940年到1946年《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的社论。1946年后,"这类文件"不见了,再也收集不到了,这个突变,为何出现在1946年?是年何年? 正是中共消极抗战八年后,利用苏军占领东北之际,在东北骤然膨胀之年:以假分田,诱骗大量东北人参军;以苏日武器,編成武器裝備精良的四十個師(一说为210个师[2]),使中共总兵力骤然膨胀到一百二十餘萬人,攻城略地;而在“国统區”還有严密而庞大的地下組織,屡屡以"反饥饿、争民主"为口号,挑起民众对国府的抗争。中共内外夹攻,民国腹背受敌.战场的形势对中共越来越好,于是,它的民主诺言越来越往回收:见好就收.中共不讲民主了!要讲就只讲"人民民主专政","民主集中",这类挂满了前缀、后缀的民主,这就是1940年到1946年中共对外奢谈原装民主的同时,在其党内秘密推行传扬的另一种民主--"共党民主"--"新民主主义".1946年起,它再也不谈原装的民主了,口口声声"新民主主义".转变得很是胸有成竹,靠的就是它明里一本帐,暗里一本帐的未篡绸缪.何谓"人民"?何谓"专政"?何谓"集中"?这些前缀、后缀都由中共在"新民主主义"中发明定义控制,总之是中共植入安装了"专政控制器"的民主--"钦定民主"[3];而中共从1940年起到1946年不辞劳苦喋喋不休大肆宣扬的原装民主,则划归西方腐朽没落的资产阶级所有,成了不准人民再齿的狗矢堆了。
   
   ---------------------------------------
   [1]《历史的先声》 笑蜀编,汕头大学出版社.
   [2]徐澤榮 內戰期間,蘇俄幫中共組建了210個步兵師.
   [3]朱厚澤:“很多同仁認為新民主主義是美好事物,毛澤東1953年急急忙忙轉為社會主義,轉得太早,將事情搞糟了。這樣的看法是糊涂的,在邏輯上是不通的。毛式新民主主義和禍國殃民的毛式社會主義,是息息相通、一脈相承的兩個階段,毛自己就講得很清楚。如果說1953年轉得太早了,1963年早不早?1983年早不早?今天轉到毛式社會主義,還早不早?能不能接受?新民主主義本身就是假民主主義,根子上出問題,因為它以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為前提,蘊涵一黨專政。”(2006年12月)
   ---------------------------------------
   [全文完]
(2010/06/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