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地铁的感兴]
槟郎文集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铁的感兴

   地铁的感兴
     槟郎
     
     地铁站台架在车流上
     架在江宁新区的主干道上

     出小区南门外便被撞击
     空中长龙的一个节点
     我一次又一次钻进长龙
     把我风驰进现代文明的感兴
     
     在小区门外的地铁站
     仿佛看到故乡山村的村头
     烧好了晚饭摆在院子的凉床上
     等待耕田的母亲归来
     等待卫生室出诊的父亲归来
     他们不能被我迎接在站口
     村路和地铁在我的泪水中叠印
     
     巢湖已无双亲村头盼归
     异乡都市挣扎于生存的艰辛
     房子早已是房奴的卖身契
     一辈子也不敢做有车族的梦
     上班打工全靠着公共交通
     赶班的路上更多是站着晃动
     地铁车厢总比巴士守时又宽畅
     
     从故乡出发的我生漂泊
     中年后倦怠在邻省的都会
     老婆孩子和房子都有了
     要紧是一辈子的谋生和还贷
     城际铁路与飞机场与我不相干
     大隐隐于市,江城已经足够
     稠密的公交是我的老朋友
     廉价的地铁更是我的新知交
     
     地铁站是社会的一个入口
     拥挤嘈杂的地铁是人生的旅程
     从村路走到街道再钻进地铁
     已知足于跨越人类几个阶段的文明
     昨天不上班,将学生作业推一边
     关闭电脑上的浩茫的虚拟空间
     地铁内换车整个城市到处转
     原站进出一共才花费三块八毛钱
      2010-07-01
     
(2010/06/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