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齊自應聲道:“人性習慣忘恩負義,不習慣感恩日報,可是植物不然,你別忘了,那男子一半是材,植物最回報對它好的人,你勤于淋水施肥照拂,植物必然蓬勃生長以報,決不負恩!”确然,植物是知恩圖報的,調理過植物的人都知道,若是把一株瀕于枯萎的植物救過來,這植物一定會用茂盛的生長來回報。 植物不但有感覺,而且感覺還极其強烈,只不過植物的感覺有异于人,所以不了解它們而已。 ]
李芳敏144000
·近代考古之發現,證明聖經是上帝所啟示的話 zt
·你使我的仇敵在我面前轉背逃跑,使我可以殲滅恨我的人。
·你救我脫離了人民的爭競,你立我作列國的元首;我不認識的人民要服事我
·他是那位為我伸冤的神,他使萬民服在我的腳下。
·詩篇18:50 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他所立的王,又向他的受膏者施慈愛,就是向
·一個錯誤的國慶日-馬來西亞國慶日
·獨立五十年? 一九六三年馬來西亞成立
·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作為.天天發出言語,夜夜傳出知識。
·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像勇士歡歡喜喜地跑路.它從天的這邊出來,繞行到天的
·耶和華的訓詞是正直的,能使人心快樂;耶和華的命令是清潔的,能使人的眼睛明
·耶和華的話語是潔淨的,能堅立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是真實的,完全公義
·求你攔阻你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許它們轄制我;我才可以完全,不犯大過。
·主耶和華這樣說:“愚頑的先知有禍了,他們只是隨從自己的靈說預言,卻沒有看
·以色列啊!你的先知好像廢墟中的狐狸.他們沒有上去堵塞破口,也沒有為以色列
·因此,主耶和華這樣說:“因為你們所說的是虛假,所見的是欺詐,因此我就攻擊你
·‘那牆要倒塌,必有暴雨漫過.大冰雹啊!你們要降下,狂風也必暴颳。’
·主耶和華這樣說:“我要在我的烈怒中使狂風暴颳;在我的忿怒中有暴雨漫過;在
·我必這樣向牆,和向那些用灰泥粉刷這牆的人發盡我的烈怒.我要對他們說:‘牆
·“人子啊!你要面向民中那些隨著自己心意說預言的女子,說預言攻擊她們。
·難道你們獵取我子民的性命,就能保全自己的性命嗎?
·你們向我那些願聽謊言的子民說謊,不該死的人,你們殺死了;不該活的人,你們卻
·呈递于纳吉首相的伩件; 冰毒( ICE )与(馬來西亞)这个国家! zt
·呈递于纳吉首相的伩件; 冰毒( ICE )与(馬來西亞)这个国家! zt
·主耶和華這樣說:我要與你們符咒的帶子作對。你們用它們來獵取人的性命,好像
·我沒有使義人灰心,你們卻用謊言使他們灰心,又堅固惡人的手,使他們不轉離惡
·以色列的後裔跟所有外族人分離,然後站立,承認自己的罪過和他們列祖的罪孽。
·耶和華啊,你榮耀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願你的名被尊崇,超過一切稱頌和讚美。
·你,唯獨你是耶和華,你造了天,天上的天和天軍,地和地上的萬物,海和海中的萬
·你是耶和華神,你揀選亞伯蘭,帶領他出了迦勒底的吾珥,改他的名字為亞伯拉罕
·獨立思考 zt 培養獨立思考與解決問題的能力 zt
·為什麼不能獨立思考? zt
·因為你知道埃及人怎樣狂妄自大地對待他們,所以就對法老和他的一切臣僕,以及
·日間你用雲柱引導他們,夜間用火柱光照他們要行的路。
·你使他們認識你的聖安息,藉你僕人摩西向他們頒布誡命、條例和律法。
·但是我們的列祖狂妄自大,硬著頸項,不聽從你的命令。
·尼希米記9:17他們拒絕聽從,也不記念你在他們中間所行的奇事,硬著頸項,存
·你還是因著你豐盛的憐憫,沒有把他們撇棄在曠野;日間雲柱沒有離開他們,仍
·在曠野四十年,你供養他們,他們毫無缺乏,衣服沒有穿破,他們的腳也沒有腫痛。
·你使他們的子孫眾多,像天上的星星那麼多;你把他們帶進你應許他們的列祖要
·於是他們的子孫進去,獲得那地;你使那地的迦南居民向他們屈服,又把迦南眾
·可是他們竟悖逆,背叛你,把你的律法丟在背後,殺害那些控告他們,要他們歸向你
·人應遵行這些典章,按照你警告他們,要他們轉向你的律法;但他們狂妄自大,不
·你多年容忍他們,你的靈藉著你的眾先知勸戒他們,他們還是不側耳而聽,所以你
·我們的神啊,你是至大、全能、至可畏、守約施慈愛的神,現在求你不要把我們
·我們的君王和領袖,我們的祭司和列祖,都沒有遵行你的律法,也沒有留心聽從你
·我們今天竟成了奴僕!就是在你賜給我們列祖享用其上果實和美物之地,我們竟
·現在由於這一切事,我們立下確實的約,寫在文件上;我們的領袖、利未人和祭司
·不聽行法術者的聲音,就是極靈的咒語,也是無效。
· 詩篇58:1掌權者啊!你們真的講公義嗎(本句或譯:“你們默然不語,真的講
·惡人一出母胎,就走上歧路;他們一離母腹,就走偏了路,常說謊話。
·神啊!求你敲掉他們口中的牙齒;耶和華啊!求你打斷少壯獅子的顎骨。7願他
·義人看見仇敵遭報就歡喜;他要在惡人的血中洗自己的腳。
·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
·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2我的王,我的神啊!求你傾聽
·耶和華啊!求你在清晨聽我的聲音;我要一早向你陳明,並且迫切等候。4因為
·詩篇5:5狂傲的人不能在你眼前站立,你恨惡所有作惡的人。6你必滅絕說謊話的
·神啊!求你定他們的罪;願他們因自己的詭計跌倒,願你因他們許多的過犯,把
·耶和華啊!因為你必賜福給義人,你要以恩惠像盾牌四面護衛他。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2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救贖我
·我的神啊!求你救我脫離惡人的手,脫離邪惡和殘暴的人的掌握,因為你是我的盼
·眾人都以我為怪,但你是我堅固的避難所.我要滿口讚美你,我終日頌揚你的榮美
·我年老的時候,求你不要丟棄我;我氣力衰弱的時候,求你不要離棄我。
·神啊!求你不要遠離我;我的神啊!求你快來幫助我.願那些控告我的,都羞愧滅亡;
·至於我,我要常常仰望你,要多多讚美你。
·神啊!我自幼以來,你就教導我;直到現在,我還是宣揚你奇妙的作為。
·你使我們經歷了很多苦難,你必使我們再活過來,你必把我們從地的深處救上來。
·我歌頌你的時候,我的嘴唇要歡呼;我的靈魂,就是你所救贖的,也要歡呼。
·耶和華啊!我呼求你,求你快來幫助我;我呼求你的時候,求你留心聽我的聲音
·耶和華啊!求你看守我的口,把守我的嘴。
·他們的官長被摔在山崖下的時候,他們就要聽我的話,因為我的話甘美。
·主耶和華啊!我的眼睛仰望你;我投靠你,求你不要使我喪命。
·猶大的兒子是法勒斯、希斯崙、迦米、戶珥和朔巴。
·基多的父親是毗努伊勒;戶沙的父親是以謝珥;這些都是伯利恆的父親以法他的
·拿拉給亞施戶生了亞戶撒、希弗、提米尼、哈轄斯他利;這些人都是拿拉的兒子
·雅比斯呼求以色列的神說:“深願你大大地賜福給我,擴張我的境界,你的能力
·王就吩咐:“給我拿一把刀來!”人就把刀帶到王面前。
·王說:“把活的孩子劈成兩半,一半給這個婦人,一半給那個婦人。”
·王回答說:“把活孩子給這個婦人,千萬不可殺死他,這個婦人實在是他的母親
·憫挪太生俄弗拉。西萊雅生革.夏納欣人的祖先約押;他們原是匠人。
·歷代誌上4: 15耶孚尼的兒子是迦勒;迦勒的兒子是以路、以拉和拿安;以拉的
·示門的兒子是暗嫩、林拿、便.哈南和提倫。
·他們都是陶匠,是尼他應和基低拉的居民;他們與王一起住在那裡,為王作工。
·西緬的兒子是尼母利、雅憫、雅立、謝拉和掃羅。
·示每有十六個兒子,六個女兒;他兄弟們的兒女卻不多
·以及這些城周圍所有的村莊,直到巴力。這是他們居住的地方,他們也有自己的
·示非的兒子是細撒;示非是亞龍的兒子,亞龍是耶大雅的兒子,耶大雅是申利的
·他們找到了一塊肥美的草場;那地十分寬闊,又清靜、又安寧;從前住在那裡的
·以上這些有名字記錄的人,在猶大王希西家的日子,前來攻擊含族人的帳棚和那
·詩篇5:6 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Psal
·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2我的王,我的神啊!求你傾聽
·詩篇5:4因為你是不喜愛邪惡的神,惡人不能與你同住。
·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
·至於我,我必憑著你豐盛的慈愛,進入你的殿;我要存著敬畏你的心,向你的聖
·耶和華啊!求你因我仇敵的緣故,按著你的公義引導我,在我面前鋪平你的道路
·詩篇5:10神啊!求你定他們的罪;願他們因自己的詭計跌倒,願你因他們許多的
·願所有投靠你的人都喜樂,常常歡呼;願你保護他們,又願愛你名的人,因你歡
·耶和華我的神啊!我已經投靠了你,求你拯救我脫離所有追趕我的人。求你搭救
·耶和華我的神啊!如果我作了這事,如果我手中有罪孽,
·耶和華啊!求你在怒中起來,求你挺身而起,抵擋我敵人的暴怒,求你為我興起;你
·願耶和華審判萬民.耶和華啊!求你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心中的正直判斷我。
·神是公義的審判者,他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齊自應聲道:“人性習慣忘恩負義,不習慣感恩日報,可是植物不然,你別忘了,那男子一半是材,植物最回報對它好的人,你勤于淋水施肥照拂,植物必然蓬勃生長以報,決不負恩!”确然,植物是知恩圖報的,調理過植物的人都知道,若是把一株瀕于枯萎的植物救過來,這植物一定會用茂盛的生長來回報。 植物不但有感覺,而且感覺還极其強烈,只不過植物的感覺有异于人,所以不了解它們而已。

齊自應聲道:“人性習慣忘恩負義,不習慣感恩日報,可是植物不然,你別忘了,那男子一半是材,植物最回報對它好的人,你勤于淋水施肥照拂,植物必然蓬勃生長以報,決不負恩!”
   我呆了半晌——齊白的話,确然令人感慨良多。确然,植物是知恩圖報的,調理過植物的人都知道,若是把一株瀕于枯萎的植物救過來,這植物一定會用茂盛的生長來回報。
   植物不但有感覺,而且感覺還极其強烈,只不過植物的感覺有异于人,所以不了解它們而已。
   -----------------------------------------------------------------------------------
   

   十、知道秘密的人
   
     齊白卻瞪了我一眼:“就只你聰明,這還用你教?”
     我不禁有气,齊白竟這樣對我說話,未免大可惡了,可是我還沒有開口,朱槿已先笑了起來:“看起來,衛先生的消息不是很靈通,并不知道事情后來的變化。”
     我怔了一怔,霎時之間,我知道自己有許多事被蒙在鼓里了。
     或許,這些事根本和我無關,所以沒有人告訴我,但是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之下,心中難免不快。我先向齊白望去,齊白現出很是訝异的神情,好象他絕不能理解會有這种情形。
     我知道他自從“人不入鬼不鬼”之后,神通廣大,有許多事,他憑藉腦能量的活動,就可以知道,和我這個平常人不同。
     (其實,平常人要他人告知,或是接触到了資料,才能知道一些事,也是腦能量活動的結果,只不過和齊白工某些外星人的方式不同而已。
     所以齊白可以道我抽不和道的事。
     我忍住了不快,冷冷地道:“确然不靈通之至,竟不知道又變化,看來勒曼醫院的那個外星人,也混得可以,他也沒有告我什么!”
     大亨笑道“倒不能對那個外星人,我是出小主意,他非答俏不可!”。
     我大奇——
     林亨雖然神通廣大,莫非財真的可以通“神”,連外星人也會受他所制?
     大亨又道:“事情是這樣的,在勒曼醫院的那一男一女,由朱槿帶來,她同時也帶來了一個要求。”
     事情好象越來越复雜了,我耐著性子听下去。
     大亨向朱槿作了一個手勢,朱槿接了下去:“由于有不少領導人,曾見過一男一女‘木頭人’所以知了他們能還陽复生,都會望和他們有進一步的交往認知。”
     我冷笑道:“為了什么?好向他們求教長生之道?就算能,做上千多年的木頭人,只怕也沒有什么趣味。”
     朱槿道:“我不知道,大人物自有他們自己想法,交侍下來要我執行,我哪有資格去問什么。”
     我道:“這任務不易完成,外星人有讓他們的杰作外流。”
     午槿道:“所以,大亨就幫了我的忙!”
     我仍然不明白大亨能出什么力,大亨笑道:“簡單之至,他們要我在心甘情愿的狀況之下,提供遺傳因子給他們,我就說,如果他們不答應,我應當情愿,他們即使取到遣傳因子,也沒有用處,他們自然答應了。”
     我沉聲問,“他們答應了什么?”
     朱謹道:“他們答應,那一男一女還陽之后,借給我們三年,和領導人相交,所以,他們如今正處在深宮,向老先生們傳授特殊的養生之道。”
     我不禁苦笑了一下,這件事還有如此的變化,真是始料不及,沒有人告訴我,也不足為怪,因為事情确實与我無關。
     我的語气仍然很冷:“還有一個用處,就是你可以利用他們來做買賣——原來他們生性如此善良,可以任由他人擺布。”
     朱槿微微一笑,并不回答。一副高深和神秘莫測的模樣,我討厭槿和她的同類,倒也不是全無理由的,一和特要權統治和點關系,有就會變得鬼頭鬼腦,藉此一表示他高人的一等。是屬于知道秘密的特權階層,嘴臉便也就很難觀了。
     齊白在這時,向我頻使眼色,示意我不要插手,由他來處理。
     我道:“很好,本來是談合作的,現在談出上個三分天下來了!?
     齊白做然道:“不論多少分,真命天子,始終只有一個。”
     陶啟泉拍案而起,大聲道:“我真是見識過了,算了,我放棄了,我獲得資料,即已公開,自然也不想收回,各位,后會有期!”
     找人合作,結果出現了如此的局面,自然令人灰心,陶啟泉毅然退出,不失為明智之舉,因為至今為止,他一點損失也沒有。
     齊白卻仍不領情,冷冷地道:“你的資料,其實一點用處也沒有!”
     陶啟泉怒极反笑:“是!是!你有建造過陵墓的鬼,當然已經知道确切的所在了!”
     齊白道:“當年挑選最忠誠的官兵去建筑陵墓,每一個人都蒙上了眼,經過好几十天才到目的地,誰能知道是什么所在。”
     我的思緒大是紊亂,因為當時的情景如何,實在難以想象。那么宏偉的陵墓,是如何在水底建造起來的,那比金字塔是如何建造,更難想象。
     我說了一句公道話:“阿水提供的資料,也不能說沒有用,至少證明了确有其陵,而且是在海底。”
     齊白明顯地在敷衍:“是!是!”
     陶啟泉不准備再逗留,已是由溫主裕陪著离去,阿花自始至終,黏在陶啟泉的身旁,阿水口中喃喃,也跟著走了出去。
     齊白又及不可待地問朱槿:“你何時安排我去見那一男一女?”
     我怒道:“你何必要她安排?你已有突破空間的能力,瞬息万 里,動念即至,自己去好了。”
     齊白道:“我自己去容易,可是要和你一起去,你卻沒有這個能力。”
     我大奇,事情竟又有了突變!
     我道:“我才不會去!”
     齊白卻道:“你非去不可。”
     我望定了他——他和我相識已久,不會下知我的脾气,最恨受強迫,可是他仍然這樣說,自然非給我一個我可以接受的解釋不可。
     齊白歎了一聲:“衛斯理,我們相識以來,我听你的話,做過許多事,你就听我的話一次,有何不可?”
     他雖然軟言相求,但我仍不為所動:“齊白,你最好想想清楚,我從來也不曾強迫你做過任何事!”
     齊白欲語又止,白素突然道:“不急在一時,有話慢慢說。”
     朱懂人极机靈,她嫣然一笑:“或許有我們在,有點不方便,我們告退,你們慢慢商量!”
     她說著,挽著大亨走了出去,溫寶裕才送了陶啟泉口來,見這等情形,忙又送他們出去。
     等到溫寶裕回來,齊白吁了一口气:“好了,這下全是自己人了,說話就容易得多。”
     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在陰間呆久了,真的沾了几分人鬼飛。
     齊白道:“錯,我早已是鬼不是人,又豈止‘几分’鬼气而已。”
     白素笑道,“人也好鬼也好,既然全是自己人——”
     他說到這里,突然頓了一頓——剛才齊白自認是鬼,這“自己人”三字,便大有語病了。我們又不是鬼,所以,也不能說成“自己鬼”,她就說不下去了。
     齊白道:“總之,我們久共患難,說話容易。”
     白素道:“是,齊白,要請你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我們說個清楚,有大多的事,我們被蒙在鼓里,一點也不知情!”
     齊白伸手在臉上抹了一下:“從頭說起!”
     我、白素和溫室裕齊聲道:“從頭說起!”
     齊白吸了一口气:“我和宣宣在一起,陰間歲月,不啻神仙,但即使是神仙,也會起凡思,我有兩大愿望,其一已實現,另一個,卻仍然魂牽夢系。”
     我笑道:“你的愿望,無非是發掘古墓,你所謂已實現的一個,莫非是指秦始皇墓?”
     齊白點了點頭,我嗤之以鼻:“你根本連秦始皇墓的入口處都找不到,這就算實現愿望了?”
     齊白一揚眉:“我用古法,在秦始皇墓中,得了异寶,并且運用异寶,和那‘十二金人’有了溝通,這已夠了——我的是愿望,并不是奢望。”
     我點了點頭,确然,齊白在秦始皇墓上所下的功大,已是無人能及了。
     齊白又道:“另一個愿望,就是要找到成吉恩汗墓,并且,至少也要有如同秦始皇墓一樣的成績。”
     我道:“你這愿望,由來已久,而且,也曾做了不少研究工作。”
     齊白道:“是,只是和其他所有研究者一樣,不論上了多少功夫,都屬白費心机。直到你提出了在陰間找‘蒙古老鬼’的方法,才算是有了突破——在這之前,几乎要疑心世上根本沒有此墓了!”
     循“蒙古老鬼”的線索去找成吉思汗墓,這倒是我的發明,齊白上次還說沒有成績,如今自然已有所獲了。
     他興奮起來,伸出了兩只手指:“皇天不負苦心人,我找到了兩個——當年參加建造、策划的,至少有五六万人,但是鬼魂四散,能 找到兩個,已經算是不容易了,這兩個在生時,都是低級軍官,是百夫長,他們都曾參加營造陵墓——”
     接著,齊白就把那兩個蒙古百夫長,生前參加營造陵墓的經歷,詳細說了出來。
     一個有好几万人參与的工程,單靠兩個低層營造者的敘述,自然只是一鱗半爪,難窺全貌,不太詳細,沒有全部复述的必要。
     其中,只有几點很重要,必須說得明白。
     兩個百夫長,一個參加的只是運輸工作,單是運輸工作,也分十几路,他參加西路,專運石塊。照他所述,巨大的花崗石塊,均采自今高加索山區一帶,然后東運。所有參与運輸的人,一律蒙眼——有些人表示忠誠,甚至把自己雙目弄瞎,以示決心。
     据這位百夫長說,每一程來回,需時一百二十天左右,蒙眼的日子為三十天,即在距离目的地三十天路程起,就要蒙眼,所以根本不知道目的地何在,他也根本未曾起過絲毫偷窺之念,因為他一片忠誠之心,不允許他這么做。
     他只知道,石料有二十八种規格,一絲不苟,上万個來自世界各地的石匠,日以繼夜赶工,每塊石料都有凹槽,可以嚴絲合縫,鑲嵌在一起。
     另一個百夫長,則參加了海上作業。這個百夫長的敘述,有意思得多。
     据他所述,參加工程的人,只知道是在一個“海子”上作業,在海面上扎起极大的木筏,把石料一塊一塊的學到水中去。在水中作業的,是另一批人,那批人輪流下水,至于在水下作些什么,他也不知道。只知道所有下水的人,都頂著一個圓球下去,每隔一些時,就冒上水來,換上別人。
     下水作業的人,干挑万選,全是身体是最精壯的青年,被視為英雄,而且待遇极好。每當大軍征服了什么地方,總有大量美女和 財寶運來,任由他們選擇。命名別的官兵眼紅的是,一定要在水中作業的官兵,選擇完畢之后,才輪到犒賞他們,所以,人人都爭著要到水底作業去,他也努力過,可惜沒有成功。
     當齊白說到這里時,溫寶裕說了一句:“要是能找到一個老鬼,當年是參与水中作業的,那就好了。”
     齊白搖頭:“也沒有用處,因為水中作業的人,也不知道是在哪一個海子之中作業。”
     我吸了一口气:“不論是參加了哪一項工程,這些官兵最后的命運,都是被殺戮滅口了!
     齊白道:“是,但多少和世人想象的有些不同,他們之中,大多數人是自愿一死以效忠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