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齊自應聲道:“人性習慣忘恩負義,不習慣感恩日報,可是植物不然,你別忘了,那男子一半是材,植物最回報對它好的人,你勤于淋水施肥照拂,植物必然蓬勃生長以報,決不負恩!”确然,植物是知恩圖報的,調理過植物的人都知道,若是把一株瀕于枯萎的植物救過來,這植物一定會用茂盛的生長來回報。 植物不但有感覺,而且感覺還极其強烈,只不過植物的感覺有异于人,所以不了解它們而已。 ]
李芳敏144000
·這樣,我們就可以辨別真理的靈和謬妄的靈了。
·這樣,誰是神的兒女,誰是魔鬼的兒女,就很明顯了。凡不行義的,就不是出於
·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這是你們從起初聽見的信息。
·凡恨弟兄的,就是殺人的。你們知道,殺人的在他裡面沒有永生。16主為我們捨
·凡有世上財物的,看見弟兄窮乏,卻硬著心腸不理,他怎能說他心裡有神的愛呢
·親愛的,我們的心若不責備我們,在神面前我們就可以坦然無懼了。
·神的命令,就是要我們信他的兒子耶穌基督的名,並且照著他的吩咐彼此相愛。
· 3當夜,神的話臨到拿單,說:4“你去對我的僕人大衛說:‘耶和華這樣說:
·惡人的道路為甚麼亨通?所有行詭詐的為甚麼都得享安逸?
·耶和華這樣說:“至於所有邪惡的鄰國,他們侵犯我賜給我子民以色列的產業;
·他們如果有不聽從的,我就把那國拔出來,把她拔除消滅。”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這世界和世上的私慾都要漸漸過去,但那遵行神旨意的卻存到永遠。
·但這些人,好像沒有理性的牲畜,生下來就是給人捉去宰殺的;他們毀謗自己所
·直到不敬虔的人受審判和遭滅亡的日子,用火焚燒。
·要禁戒肉體的私慾,這私慾是與靈魂爭戰的。
·你們是自由的人,但不要用自由來掩飾邪惡,總要像神的僕人。
·但你們若因行善而受苦,能忍耐,在神看來,這是有福的。
·看哪,工人為你們收割莊稼,你們竟然剋扣他們的工資;那工資必為他們呼冤;
·淫亂的人哪,你們不知道與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敵嗎?所以與世俗為友的,就
·然而你們卻侮辱窮人。其實,那些欺壓你們,拉你們上法庭的,不就是富足的人
·你們應該作行道的人,不要單作聽道的人,自己欺騙自己;23因為人若只作聽道
·唯有詳細察看那使人自由的全備的律法,並且時常遵守的人,他不是聽了就忘記
·我是說,你們應當順著聖靈行事,這樣就一定不會去滿足肉體的私慾了。
·你們要謹慎,如果相咬相吞,恐怕彼此都要毀滅了。
·我是順從啟示去的;在那裡我對他們說明我在外族人中所傳的福音,私下講了給
·所以我們可以放膽說:“主是我的幫助,我決不害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
·希伯來書13:5你們為人不要貪愛錢財,要以現在所有的為滿足;因為 神親自說
·如果我們領受了真理的知識以後,還是故意犯罪,就再沒有留下贖罪的祭品了;
·在這末後的日子,卻藉著他的兒子向我們說話。 神已經立他作萬有的承受者,
·神在古時候,曾經多次用種種方法,藉著先知向我們的祖先說話;2在這末後的
·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磨難、作傳福音者的工作,完成你的職務。
·你也要提防他,因為他極力抵擋我們的話。
·銅匠亞歷山大作了許多惡事陷害我,主必按著他所行的報應他。
·我第一次申辯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支持我,反而離棄我。但願這罪不要歸在他們
·如果有人傳別的教義,不接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純正的話語,和那敬虔的道理,
·其實敬虔而又知足,就是得大利的途徑,7 因為我們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
·也不可沉迷於無稽之談和無窮的家譜;這些事只能引起爭論,對於神在信仰上所
·有些人偏離了這些,就轉向無意義的辯論,7想要作律法教師,卻不明白自己講
·因為我們聽說,你們中間有人遊手好閒,甚麼工也不作,反倒專管閒事。
·我們靠著主耶穌基督,吩咐勸戒這樣的人,要安靜作工,自食其力。
·這不法的人來到,是照著撒但的行動,行各樣的異能奇蹟和荒誕的事,
·叫所有不信真理倒喜愛不義的人,都被定罪。
·不要讓人用任何方法迷惑了你們,因為主的日子來到以前,必定有背道的事,並
·弟兄們,我們求你們要敬重那些在你們中間勞苦的人,就是在主裡面治理你們、
·弟兄們,我們勸你們,要警戒遊手好閒的人,勉勵灰心喪志的人,扶助軟弱無力
·要常常喜樂,17 不住禱告,18 凡事謝恩;這就是 神在基督耶穌裡給你們的旨
·不要熄滅聖靈的感動。20 不要藐視先知的話語。
·凡事都要察驗,好的要持守,22各樣的惡事要遠離。
·願賜平安的神親自使你們完全成聖,又願你們整個人:靈、魂和身體都得蒙保守
·神的旨意是要你們聖潔,遠避淫行
·神呼召我們,不是要我們沾染污穢,而是要我們聖潔。
·我們若信耶穌死了,又復活了,照樣,也應該相信那些靠著耶穌已經睡了的人,
·又要立志過安靜的生活,辦自己的事,親手作工,正如我們從前吩咐過你們,12
·我們現在照著主的話告訴你們:我們這些活著存留到主再來的人,絕不能在那些
·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那時,有發令的聲音,有天使長的呼聲,還有 神的號
·所以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就如淫亂、污穢、邪情、惡慾和貪心,貪心就是
·我怕我來的時候,見你們不如我所想的,你們見我也不如你們所想的。
·難道不知道你們是神的殿,神的靈住在你們裡面嗎?
·因為我是個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人民中間,又因為我親眼看見了大
·又對他們說:“經上記著:'殿要稱為禱告的殿。’你們竟把它弄成賊窩了。”
·他們來到耶路撒冷。耶穌進了聖殿,就把殿裡作買賣的人趕走,又推倒找換銀錢
·照樣,你們外面看來像義人,裡面卻充塞著虛偽和不法。
·我必用潔淨的水灑在你們身上,你們就潔淨了;我必潔淨你們的一切污穢,使你
·不要給別人用空言欺騙了你們,正因為這些事,神的震怒必定臨到那些悖逆的人
·除去身體和心靈上的一切污穢,存著敬畏神的心,達到成聖的地步。
·那時,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18你要對君王和太后說:“你們應從寶座下來,
·狡詐的心思,我要遠離;邪惡的事,我不參與。
·他愛咒詛,願咒詛臨到他;他不喜愛祝福,願福樂遠離他。他以咒詛當作衣服穿
·至於你,主耶和華啊!求你為你名的緣故恩待我;按著你美好的慈愛拯救我。因
·任憑他們咒詛,只願你賜福;願起來攻擊我的都蒙羞,你的僕人卻要歡喜。
·願敵對我的披戴羞辱;願他們以自己的恥辱為外袍披在身上。30我要用口極力稱
·其中的先知叛逆,像吼叫的獅子撕碎獵物;他們把人吞吃,搶奪財物和珍寶,使
·其中的官長好像撕碎獵物的豺狼,流人的血,滅人的命,為要得不義之財。
·這地的人民常常欺壓人,慣行搶掠,虧待困苦窮乏的人,毫無公理地去欺壓寄居
·所以我把我的忿怒倒在他們身上,用我烈怒之火消滅他們,把他們所行的報應在
·我在他們中間尋找一人重修牆垣,在我面前為這地站在破口之處,使我不毀滅這
·改變世界的九個觀念 zt 這是ㄧ個每個人都有夢想,而且夢想都可以成真的年代
·他們來到耶穌跟前,看見那被鬼附過的人,就是曾被名叫‘群’的鬼附過的人,
·我的子民因無知識而滅亡;因為你拒絕了知識,我必拒絕你,不讓你作我的祭司
·因為當時耶穌吩咐他:“你這污靈,從這人身上出來!”
·他們來到耶穌跟前,看見那被鬼附過的人,就是曾被名叫‘群’的鬼附過的人,
·我的子民因無知識而滅亡;因為你拒絕了知識,我必拒絕你,不讓你作我的祭司
·雖然這樣,人人都不必爭論,不要彼此指責。祭司啊!要與你辯論的是我。
·他們吃,卻吃不飽;行淫,人數卻不會增多;因為他們離棄了耶和華,不遵守他
·我的子民求問木頭,由木杖引導他們,因為淫蕩的心使他們走迷了路,他們就行
·因為你們男人自己離群與娼妓在一起,又與廟妓一同獻祭。這無知的人民必遭毀
·責備不肯悔改的城 “哥拉遜啊,你有禍了!伯賽大啊,你有禍了!因為在你們
·還有你,迦百農啊!你會被高舉到天上嗎?你必降到陰間。
·耶穌說:“我看見撒但,像閃電一樣從天墜落。
·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去踐踏蛇和蠍子,勝過仇敵的一切能力。絕對沒有甚麼能傷
·神說:“水要滋長生物;地上和天空之中,要有雀鳥飛翔!”
·神說:“地上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和地上的野獸,各從其類!
·神就賜福給他們,對他們說:“要繁殖增多,充滿這地,征服它;也要管理海裡
·於是,神造了地上的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的各種昆蟲,各從
·於是,神創造了大魚和在水中滋生各種能活動的生物,各從其類;又創造了各種
·神說:“在天上穹蒼中,要有光體來分晝夜;這些光體要作為記號,定節令、日
·創世記1:16於是,神造了兩個大光體,大的管晝,小的管夜;又造了星星。17神
·11神說:“地上要長出青草、結種子的蔬菜和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在地上
·7神造了穹蒼,把穹蒼以下的水和穹蒼以上的水分開了。8神稱穹蒼為天。有晚上
·是誰有能力,使一個天生沒有耳朵的聾啞原住民,在瞬間變得能聽、能說?
·創世記1:1起初,神創造天地。2地是空虛混沌;深淵上一片黑暗;神的靈運行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齊自應聲道:“人性習慣忘恩負義,不習慣感恩日報,可是植物不然,你別忘了,那男子一半是材,植物最回報對它好的人,你勤于淋水施肥照拂,植物必然蓬勃生長以報,決不負恩!”确然,植物是知恩圖報的,調理過植物的人都知道,若是把一株瀕于枯萎的植物救過來,這植物一定會用茂盛的生長來回報。 植物不但有感覺,而且感覺還极其強烈,只不過植物的感覺有异于人,所以不了解它們而已。

齊自應聲道:“人性習慣忘恩負義,不習慣感恩日報,可是植物不然,你別忘了,那男子一半是材,植物最回報對它好的人,你勤于淋水施肥照拂,植物必然蓬勃生長以報,決不負恩!”
   我呆了半晌——齊白的話,确然令人感慨良多。确然,植物是知恩圖報的,調理過植物的人都知道,若是把一株瀕于枯萎的植物救過來,這植物一定會用茂盛的生長來回報。
   植物不但有感覺,而且感覺還极其強烈,只不過植物的感覺有异于人,所以不了解它們而已。
   -----------------------------------------------------------------------------------
   

   十、知道秘密的人
   
     齊白卻瞪了我一眼:“就只你聰明,這還用你教?”
     我不禁有气,齊白竟這樣對我說話,未免大可惡了,可是我還沒有開口,朱槿已先笑了起來:“看起來,衛先生的消息不是很靈通,并不知道事情后來的變化。”
     我怔了一怔,霎時之間,我知道自己有許多事被蒙在鼓里了。
     或許,這些事根本和我無關,所以沒有人告訴我,但是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之下,心中難免不快。我先向齊白望去,齊白現出很是訝异的神情,好象他絕不能理解會有這种情形。
     我知道他自從“人不入鬼不鬼”之后,神通廣大,有許多事,他憑藉腦能量的活動,就可以知道,和我這個平常人不同。
     (其實,平常人要他人告知,或是接触到了資料,才能知道一些事,也是腦能量活動的結果,只不過和齊白工某些外星人的方式不同而已。
     所以齊白可以道我抽不和道的事。
     我忍住了不快,冷冷地道:“确然不靈通之至,竟不知道又變化,看來勒曼醫院的那個外星人,也混得可以,他也沒有告我什么!”
     大亨笑道“倒不能對那個外星人,我是出小主意,他非答俏不可!”。
     我大奇——
     林亨雖然神通廣大,莫非財真的可以通“神”,連外星人也會受他所制?
     大亨又道:“事情是這樣的,在勒曼醫院的那一男一女,由朱槿帶來,她同時也帶來了一個要求。”
     事情好象越來越复雜了,我耐著性子听下去。
     大亨向朱槿作了一個手勢,朱槿接了下去:“由于有不少領導人,曾見過一男一女‘木頭人’所以知了他們能還陽复生,都會望和他們有進一步的交往認知。”
     我冷笑道:“為了什么?好向他們求教長生之道?就算能,做上千多年的木頭人,只怕也沒有什么趣味。”
     朱槿道:“我不知道,大人物自有他們自己想法,交侍下來要我執行,我哪有資格去問什么。”
     我道:“這任務不易完成,外星人有讓他們的杰作外流。”
     午槿道:“所以,大亨就幫了我的忙!”
     我仍然不明白大亨能出什么力,大亨笑道:“簡單之至,他們要我在心甘情愿的狀況之下,提供遺傳因子給他們,我就說,如果他們不答應,我應當情愿,他們即使取到遣傳因子,也沒有用處,他們自然答應了。”
     我沉聲問,“他們答應了什么?”
     朱謹道:“他們答應,那一男一女還陽之后,借給我們三年,和領導人相交,所以,他們如今正處在深宮,向老先生們傳授特殊的養生之道。”
     我不禁苦笑了一下,這件事還有如此的變化,真是始料不及,沒有人告訴我,也不足為怪,因為事情确實与我無關。
     我的語气仍然很冷:“還有一個用處,就是你可以利用他們來做買賣——原來他們生性如此善良,可以任由他人擺布。”
     朱槿微微一笑,并不回答。一副高深和神秘莫測的模樣,我討厭槿和她的同類,倒也不是全無理由的,一和特要權統治和點關系,有就會變得鬼頭鬼腦,藉此一表示他高人的一等。是屬于知道秘密的特權階層,嘴臉便也就很難觀了。
     齊白在這時,向我頻使眼色,示意我不要插手,由他來處理。
     我道:“很好,本來是談合作的,現在談出上個三分天下來了!?
     齊白做然道:“不論多少分,真命天子,始終只有一個。”
     陶啟泉拍案而起,大聲道:“我真是見識過了,算了,我放棄了,我獲得資料,即已公開,自然也不想收回,各位,后會有期!”
     找人合作,結果出現了如此的局面,自然令人灰心,陶啟泉毅然退出,不失為明智之舉,因為至今為止,他一點損失也沒有。
     齊白卻仍不領情,冷冷地道:“你的資料,其實一點用處也沒有!”
     陶啟泉怒极反笑:“是!是!你有建造過陵墓的鬼,當然已經知道确切的所在了!”
     齊白道:“當年挑選最忠誠的官兵去建筑陵墓,每一個人都蒙上了眼,經過好几十天才到目的地,誰能知道是什么所在。”
     我的思緒大是紊亂,因為當時的情景如何,實在難以想象。那么宏偉的陵墓,是如何在水底建造起來的,那比金字塔是如何建造,更難想象。
     我說了一句公道話:“阿水提供的資料,也不能說沒有用,至少證明了确有其陵,而且是在海底。”
     齊白明顯地在敷衍:“是!是!”
     陶啟泉不准備再逗留,已是由溫主裕陪著离去,阿花自始至終,黏在陶啟泉的身旁,阿水口中喃喃,也跟著走了出去。
     齊白又及不可待地問朱槿:“你何時安排我去見那一男一女?”
     我怒道:“你何必要她安排?你已有突破空間的能力,瞬息万 里,動念即至,自己去好了。”
     齊白道:“我自己去容易,可是要和你一起去,你卻沒有這個能力。”
     我大奇,事情竟又有了突變!
     我道:“我才不會去!”
     齊白卻道:“你非去不可。”
     我望定了他——他和我相識已久,不會下知我的脾气,最恨受強迫,可是他仍然這樣說,自然非給我一個我可以接受的解釋不可。
     齊白歎了一聲:“衛斯理,我們相識以來,我听你的話,做過許多事,你就听我的話一次,有何不可?”
     他雖然軟言相求,但我仍不為所動:“齊白,你最好想想清楚,我從來也不曾強迫你做過任何事!”
     齊白欲語又止,白素突然道:“不急在一時,有話慢慢說。”
     朱懂人极机靈,她嫣然一笑:“或許有我們在,有點不方便,我們告退,你們慢慢商量!”
     她說著,挽著大亨走了出去,溫寶裕才送了陶啟泉口來,見這等情形,忙又送他們出去。
     等到溫寶裕回來,齊白吁了一口气:“好了,這下全是自己人了,說話就容易得多。”
     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在陰間呆久了,真的沾了几分人鬼飛。
     齊白道:“錯,我早已是鬼不是人,又豈止‘几分’鬼气而已。”
     白素笑道,“人也好鬼也好,既然全是自己人——”
     他說到這里,突然頓了一頓——剛才齊白自認是鬼,這“自己人”三字,便大有語病了。我們又不是鬼,所以,也不能說成“自己鬼”,她就說不下去了。
     齊白道:“總之,我們久共患難,說話容易。”
     白素道:“是,齊白,要請你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我們說個清楚,有大多的事,我們被蒙在鼓里,一點也不知情!”
     齊白伸手在臉上抹了一下:“從頭說起!”
     我、白素和溫室裕齊聲道:“從頭說起!”
     齊白吸了一口气:“我和宣宣在一起,陰間歲月,不啻神仙,但即使是神仙,也會起凡思,我有兩大愿望,其一已實現,另一個,卻仍然魂牽夢系。”
     我笑道:“你的愿望,無非是發掘古墓,你所謂已實現的一個,莫非是指秦始皇墓?”
     齊白點了點頭,我嗤之以鼻:“你根本連秦始皇墓的入口處都找不到,這就算實現愿望了?”
     齊白一揚眉:“我用古法,在秦始皇墓中,得了异寶,并且運用异寶,和那‘十二金人’有了溝通,這已夠了——我的是愿望,并不是奢望。”
     我點了點頭,确然,齊白在秦始皇墓上所下的功大,已是無人能及了。
     齊白又道:“另一個愿望,就是要找到成吉恩汗墓,并且,至少也要有如同秦始皇墓一樣的成績。”
     我道:“你這愿望,由來已久,而且,也曾做了不少研究工作。”
     齊白道:“是,只是和其他所有研究者一樣,不論上了多少功夫,都屬白費心机。直到你提出了在陰間找‘蒙古老鬼’的方法,才算是有了突破——在這之前,几乎要疑心世上根本沒有此墓了!”
     循“蒙古老鬼”的線索去找成吉思汗墓,這倒是我的發明,齊白上次還說沒有成績,如今自然已有所獲了。
     他興奮起來,伸出了兩只手指:“皇天不負苦心人,我找到了兩個——當年參加建造、策划的,至少有五六万人,但是鬼魂四散,能 找到兩個,已經算是不容易了,這兩個在生時,都是低級軍官,是百夫長,他們都曾參加營造陵墓——”
     接著,齊白就把那兩個蒙古百夫長,生前參加營造陵墓的經歷,詳細說了出來。
     一個有好几万人參与的工程,單靠兩個低層營造者的敘述,自然只是一鱗半爪,難窺全貌,不太詳細,沒有全部复述的必要。
     其中,只有几點很重要,必須說得明白。
     兩個百夫長,一個參加的只是運輸工作,單是運輸工作,也分十几路,他參加西路,專運石塊。照他所述,巨大的花崗石塊,均采自今高加索山區一帶,然后東運。所有參与運輸的人,一律蒙眼——有些人表示忠誠,甚至把自己雙目弄瞎,以示決心。
     据這位百夫長說,每一程來回,需時一百二十天左右,蒙眼的日子為三十天,即在距离目的地三十天路程起,就要蒙眼,所以根本不知道目的地何在,他也根本未曾起過絲毫偷窺之念,因為他一片忠誠之心,不允許他這么做。
     他只知道,石料有二十八种規格,一絲不苟,上万個來自世界各地的石匠,日以繼夜赶工,每塊石料都有凹槽,可以嚴絲合縫,鑲嵌在一起。
     另一個百夫長,則參加了海上作業。這個百夫長的敘述,有意思得多。
     据他所述,參加工程的人,只知道是在一個“海子”上作業,在海面上扎起极大的木筏,把石料一塊一塊的學到水中去。在水中作業的,是另一批人,那批人輪流下水,至于在水下作些什么,他也不知道。只知道所有下水的人,都頂著一個圓球下去,每隔一些時,就冒上水來,換上別人。
     下水作業的人,干挑万選,全是身体是最精壯的青年,被視為英雄,而且待遇极好。每當大軍征服了什么地方,總有大量美女和 財寶運來,任由他們選擇。命名別的官兵眼紅的是,一定要在水中作業的官兵,選擇完畢之后,才輪到犒賞他們,所以,人人都爭著要到水底作業去,他也努力過,可惜沒有成功。
     當齊白說到這里時,溫寶裕說了一句:“要是能找到一個老鬼,當年是參与水中作業的,那就好了。”
     齊白搖頭:“也沒有用處,因為水中作業的人,也不知道是在哪一個海子之中作業。”
     我吸了一口气:“不論是參加了哪一項工程,這些官兵最后的命運,都是被殺戮滅口了!
     齊白道:“是,但多少和世人想象的有些不同,他們之中,大多數人是自愿一死以效忠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