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但是我們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們”是些什么人.這些人自我膨脹到“要對歷史負責”——任何人的心態,到達了這一地帶,那就很難說是正常的了.對 心態不正常的人講理,自然是陡勞無功的事.這些人,能為了滿足一下自己的感覺,而動用几百億美元,這就是獨裁政權。]
李芳敏144000
·把這七十人殺了,然後把他們的頭放在盤子裡
· 他對我說:“這是向全地發出的咒詛:凡偷盜的必照著書卷這面所寫的被清除;凡起假誓的必照著那面所記的被清除。4 萬軍之耶和華說:‘我要使這書卷出去,進入盜賊的家和指著我的名起假誓之人的家,這書卷必留在他的家中,要把他家裡的木料和石頭都毀滅(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 以斯拉祭司站起來,對他們說:“你們對 神不忠,娶了外族的女子為妻,增添了以色列的罪過。現在你們要向耶和華你們列祖的神認罪,遵行他所喜悅的旨意,與這地的民族和外族的女子分離。”
· 他們聽說,你教導所有在外族人中的猶太人背棄摩西,叫他們不要給孩子行割禮,也不要遵守規例。and they have been told about you, that you are teaching all the Jews who are among the Gentiles to forsake Moses, telling them not to circumcise their children nor to walk according to the customs.
·但有一件事我要向你承認,他們所稱為異端的這道,我正是根據這道來敬拜我祖先的 神的。一切律法和先知所記的,我都相信。
·保 羅 說 : 無 論 是 少 勸 是 多 勸 , 我 向 神 所 求 的 , 不 但 你 一 個 人 , 就 是 今 天 一 切 聽 我 的 , 都 要 像 我 一 樣 , 只 是 不 要 像 我 有 這 些 鎖 鍊 。
·但 我 们 愿 意 听 你 的 意 见 如 何 ; 因 为 这 教 门 , 我 们 晓 得 是 到 处 被 毁 谤 的 。但我們覺得應該聽聽你本人的意見,因為關於這教派,我們知道是到處遭人反對的。”
·[佛主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interest topic ^-^
·[佛主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interest topic ^-^
· interest topic ^-^
·曹长青:台湾和以色列在野蛮威胁下生存 ZT
·曹长青:台湾和以色列在野蛮威胁下生存 ZT
·曹长青:台湾和以色列在野蛮威胁下生存 ZT
·2007年智利南部冰川湖突然消失,湖底出现可疑裂缝 . 耶和華說:“你作了甚麼事呢?你弟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呼叫。
·斯塔克穷到先烧房子后开私人飞机自杀,牛到这等程度,充分体现了美国制度比中共制度优越万倍。ZT
·斯塔克穷到先烧房子后开私人飞机自杀,牛到这等程度,充分体现了美国制度比中共制度优越万倍。ZT
·斯塔克穷到先烧房子后开私人飞机自杀,牛到这等程度,充分体现了美国制度比中共制度优越万倍。ZT
·斯塔克穷到先烧房子后开私人飞机自杀,牛到这等程度,充分体现了美国制度比中共制度优越万倍。ZT
·稱頌 神的威嚴和大能.耶和華作王,他以威嚴為衣;耶和華以威嚴為衣,以能力束腰,世界就得以堅立,永不動搖。 2 你的寶座自古就立定,你從亙古就存在。 3 耶和華啊!大水揚起了,大水揚起了聲音,大水揚起了澎湃的波浪。 4 耶和華在高處大有能力,勝過大水的響聲,勝過海中的巨浪。
·自由言論 + 自由思想=地球人 基本人權! ^-^
· 所有不潔淨的、行可憎的和說謊的,決不可以進入這城。只有名字記在羊羔生命冊上的才可以進去。
·這世代終結的預兆? ^-^ Signs of the End of the Age
· 同樣,你們甚麼時候看見這些事發生,也應該知道神的國近了。
·“欢迎你们办护照到联合国上访。”
·中國人民 唯一公敵 : 流鳄鱼眼泪的恐怖主义分子中國共產黨 ^-^
·神創造人的時候,是按著自己的樣式造的
· 行事為人要光明磊落,好像行在白晝。不可荒宴醉酒,不可放蕩縱慾,不可紛爭嫉妒。 行 事 為 人 要 端 正 , 好 像 行 在 白 晝 。 不 可 荒 宴 醉 酒 , 不 可 好 色 邪 蕩 , 不 可 爭 競 嫉 妒 ;
·声音,电脑,神秘失踪,“精神病”,流氓肆无忌惮的骚扰
· 耶 穌 回 答 說 : 馬 大 ! 馬 大 ! 你 為 許 多 的 事 思 慮 煩 擾 ,
· 凡 有 血 氣 的 就 必 一 同 死 亡 ; 世 人 必 仍 歸 塵 土 。All flesh would perish together, And man would return to dust.
· 婚 姻 , 人 人 都 當 尊 重 , 床 也 不 可 污 穢 ; 因 為 苟 合 行 淫 的 人 , 神 必 要 審 判 。 Marriage is to be held in honor among all, and the marriage bed is to be undefiled; for fornicators and adulterers God will judge.
·10 願 你 的 國 降 臨 在 [中 国 大 陆 ];願 你 的 國 降 臨 在[ 全世界 ]^-^
·10 願 你 的 國 降 臨 在 [中 国 大 陆 ];願 你 的 國 降 臨 在[ 全世界 ]^-^
·願 你 的 旨 意 行 在 地 上 , 願 你 的 旨 意 行 在 [中 国 大 陆] ^-^
·耶 稣 说 : 撒 但 ( 撒 但 就 是 抵 挡 的 意 思 , 乃 魔 鬼 的 别 名 ) , 退 去 罢 !
·24  神是靈,敬拜他的必須用心靈按真理敬拜他。
·有口不言?
·夢醒時分 The moment when dream is awakened...
·26 創造人類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以及全地,和地上所有爬行的生物!
·要解決流浪貓的問題,就要實施TNR─捕捉、絕育、釋放。
·H-a-c-k-e-r 黑客
·你們還是自高自大!難道你們不該覺得痛心,把作這件事的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嗎?
·你們不知道那跟娼妓苟合的,就是與她成為一體了嗎?因為經上說:“二人要成為一體。”
·要用身體榮耀 神.甚麼事我都可以作,但不是都有益處。甚麼事我都可以作,但我不要受任何事的轄制。你們是用重價買來的,不要作人的奴僕。
·剜去了他的眼睛,帶他下到迦薩,用銅鍊捆綁著他,他就在監牢裡推磨。
·乃 是 用 水 又 用 血 = 隨 即 有 血 和 水 流 出 來 。
·馬來西亞政治 : 二百二十二個國會議席 : 安華Dato' Seri Anwar bin Ibrahim
· 耶和華啊!求你使天下垂,親自降臨;求你
·倪匡
·倪匡/卫斯理科幻作品集- 于是恍然大悟:這世界上原來是因為先有奴隸,然后就自然有了奴隸主的。
·因 為 他 們 硬 著 頸 項 不 聽 我 的 話 。
· 我必在怒氣、烈怒和忿怒中,用伸出來的手和強有力的膀臂,親自攻擊你們。
· 你安定的時候,我曾警告過你,你卻說:‘我不聽!’從你幼年以來,你就是這樣,不聽從我的話。
· 因為這地滿了行淫的人;因受咒詛,地就悲哀,曠野的草場都枯乾了;他們走的路是邪惡的,他們的權力誤用了。
· 作了夢的先知,讓他把夢述說出來;但得了我話語的先知,該忠實地傳講我的話。禾稈怎能和麥子相比呢?”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 萬事令人厭倦都是虛空. 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一切都是虛空。
·主說:“先前的事,我從古時就預言過了,已經從我的口裡說出來了,又說給人聽了;我忽然行事,事情就都成就了。
·一只死蚊子
·人生如夢
·廢立
·“你這污靈,從這人身上出來!”
·他說:“群。”因為進到那人裡面的鬼很多。
· 如果你們饒恕別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
·“要以马来西亚华人的血液来洗马来短剑(keris)”。
· 只是那些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
·你們不能服事神,又服事金錢。
·[牧师], [神父] , [予与汝偕亡-宁愿和作惡多端者同歸于盡]
·[牧师], [神父] , [予与汝偕亡]
· 所謂“現眼報”的意思是,報應立刻實現──匪徒要殺人,結果變成殺死自己。
·“看你甚么時候被天打雷劈”
· “看哪!我是耶和華,是全人類的 神;在我有難成的事嗎?
· 耶和華的烈怒必不轉消,直到他作成和實現他心中的計劃。在末後的日子,你們就會明白這事。
·“到那時,我必作以色列各家族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
·由于政治手段的隐藏和人类普遍的麻木
·“总有一天,等我下定了决心,我也要脱离特务组织!”
·“总有一天,等我下定了决心,我也要脱离组织!”
·神父性侵儿童, 神父公款嫖妓
·老喇嘛喟然长叹:“大活佛和二活佛之间,本就一直不和,大活佛一走,二活佛自然地位大大提高,只可惜,这个二活佛是假的!”
·大片土地上的人民,摆脱了强权,是他们不畏强权,努力反抗的结果。 在一片由强权统治的土地上,人民如果只是驯服,强权的皮鞭, 也就会不断挥动——那皮鞭是要去夺下来,而不能等它自动放手的。
·30 “那時,人子的徵兆要顯在天上,地上的萬族都要哀號,並且看見人子帶著能力,滿有榮耀,駕著天上的雲降臨。人子必駕雲降臨。警醒準備。
·You shall murder 狐狸精.
·http://www.jiaoyou.com/profile_1244996948254694671.html
·行善的復活得生命,作惡的復活被定罪。所種的是屬血氣的身體,復活的是屬靈的身體。既然有屬血氣的身體,也會有屬靈的身體。
·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必朽壞的也不能承受那不朽壞的。
·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必朽壞的也不能承受那不朽壞的。
·无耻的助纣为虐。
·隨後,耶穌被聖靈帶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
·隨後,耶穌被聖靈帶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
· 這事以後,亞伯拉罕把自己的妻子撒拉埋在迦南地,幔利前面麥比拉田間的洞裡。幔利就是希伯崙。
·“你配取書卷,配拆開封印,因為你曾被殺,曾用你的血,從各支派、各方言、各民族、各邦國,把人買了來歸給神,
· 夜間有一個異象向保羅顯現: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
·難道你們不曉得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
·有五千年文化的國家,如果也有這樣的傳統, 可以把腐朽老人淘汰掉,那就不知道可以避免多少災禍!在沒有民主之下的啟然退体制度。人到年老,容易趨向昏庸,胡作非為起來, 就是國家民族的大災難。
· 因為你好像溫水,不熱也不冷,所以我要把你從我口中吐出去。
·“天国近了,你们应该悔改”
·亞伯拉罕壽高年老,享盡天年,氣絕而死,歸到他的先人那裡去了。
·猶大把銀子丟進聖所,然後離開,出去吊死了。
· 但這些人毀謗他們所不知道的,他們只知道按本性所能領悟的事,好像沒有理性的禽獸,就因這些事敗壞了自己。
·與他們一樣的淫亂,隨從反常的情慾,以致遭受永火的刑罰,成了後世的鑒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但是我們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們”是些什么人.這些人自我膨脹到“要對歷史負責”——任何人的心態,到達了這一地帶,那就很難說是正常的了.對 心態不正常的人講理,自然是陡勞無功的事.這些人,能為了滿足一下自己的感覺,而動用几百億美元,這就是獨裁政權。

聯系方法,一直是靠腦部活動所產生的能量,人和人之間,這樣的溝通方式,稱為‘他心通’,停了一停,我又道:“什么時候人和人之間,也能普遍地這樣溝通?”   白素很信心:“總有這一天的——現在想起來,很不可思議,但几百年前,又可曾想象如今的電訊溝通,万里如對面。”
   
   ------------------------------------------------------------------------------
   朱槿攤了攤手道:“我不能理解有些人的心理,他們認為這樣的大事,如果沒有他們參加,他們會成為歷史的罪人。”朱槿說得很是隱晦,但是我們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們”是些什么人。這些人自我膨脹到“要對歷史負責”——任何人的心態,到達了這一地帶,那就很難說是正常的了。對 心態不正常的人講理,自然是陡勞無功的事。這些人,能為了滿足一下自己的感覺,而動用几百億美元,這也就是獨裁政權的“可愛”之處了。
   --------------------------------------------------------------------------------

   齊白向朱槿瞪了一眼:“若是為了盜墓罪通緝我,比我該抓起來的人,至少有一百万,而先要定罪的是一大批當官的,對古墓保護不力,法令不行,勾結盜賣,破坏文物,人人都該判個無期徒刑!”齊白一口气說來,神情激動無比。朱槿長歎一聲:“若是有什么代表之類,能提出你這番言論來就好了!”齊白竟至于口出惡言:“屁,什么代表,哪有一個是真能按已意開口的人!”
   ----------------------------------------------------------------------------------
   ------------------------------------------------------------------------------
   
   
   
   八、商談
   
     大亨道:“還有什么人?”
     我反間:“你還想有什么人?”
     大亨道:“你選有趣的,邀几個來。”
     我想了一想:“如果有可能的話,會有一個絕色美女,她的身分是陰間使者;還可能有一個人,是盜圣手,本來是人,現在半鬼半仙,也不知算什么。”
     大亨歎了一聲:“衛斯理,你花樣之多,無以复加。”
     我道:“沒有辦法,要邀請你這樣的大人物,只有出盡八寶。”
     大亨道:“一言為定,在哪里?”
     我提出了陳長青的大屋,大亨道:“好,我和朱槿一起來。”
     想起朱槿這個美女的特別身份,我道:“你的花樣,也真是不少。”
     大亨哈哈笑了起來,這個想象之中很困難的約會,進行起來并不困難,一下子就約定了。
     除了李宣宣和齊白說不准之外,別人都是現成的。溫寶裕自然大是興奮,紅綾在听了全部故事之后,閉上眼睛,想了好一會,我和白素知道她腦部儲存的資料十分丰富(知識丰富),所以也很在于她的判斷。
     過了好一會,她才道:“在地殼的變動之中,形成了這种特殊的地理現象,并非沒有可能,但是在水中進行大規模的建筑,除非當時已克服的黏接劑的防水問題,否則難以想象。”
     我听了之后,忍不住道:“請用比較通俗的語言來說。”
     紅綾道:“不論建造什么形式的建筑物,都是一個部份一個部份建造起來的,建筑材料是磚、石、木,都需要聯結,其中只木村料的聯結,可以利用榫頭,互相嵌鑲而成,磚和石都來拌和,水的多少,十分重要,如果是在水中,不知道如何可以控制,所以我才那么說。”
     她這樣說,我自然明白,的确,如何在水中拌和泥漿呢?泥漿一到了水中,不全完了嗚?
     白素道:“我想,那建筑是全石頭建筑、石頭建筑、也可以利用榫頭來嵌合——埃及的金字塔,就大量利用了這种建筑方法。”
     紅綾點頭道:“那么,在海中進行龐大的建筑工程,就完全有可能,還有,那個阿水所說的半球体,可以使人在海中活動,原理也很易明白。”
     紅絞几乎肯定了一切都有可能發生,這一點,后來對陶啟泉說了,他也狠是興奮。
     紅綾最后感歎:“成吉思汗一生馳騁草原,怎么也想不到死后會長埋海底。”
     溫寶裕的設想更惊人:“死了之后,身体埋在哪里都一樣,重要的是,他的靈魂,去了何處。”
     這個問題,自然重要之至,但看來不像是能夠有答案的,所以暫時也不必討論了。
     紅綾對于在陳長青巨宅之中,兩大豪富相會的事,顯然也很有興趣。可是她卻道:“我有事,不能參加了。”
     近月來,紅紋和她的神鷹,作伴出入,并沒有告訴我們去干什么,我們也沒有問,一來由于她已習慣了文明生活,不會闖禍;二來也沒有什么人欺負得了她,讓她自由行動也無妨。
     這時,一听得她那樣說,我先望白素,白素搖了搗頭,表示她也不知道紅綾說的“有事”是什么事。
     我再望向紅綾,她并不避開的目光,只是向我嘻嘻地笑,我好几次想問她在忙些什么,但總認為不應該干涉她的行動——崇高個人自由,是我一貫宗旨,反對父母對儿女的行動太限制,也是我一貫的宗旨,所以我終于忍住了口,只是道:“你一個人行事,要小心些。”
     白素也加了一句:“若是有需要,請記得來和我們商量。”
     她在對女儿說話之間,也用了一個“請”字,紅綾忙道:“當然。當然。”
     說著,她一抬手,那鷹飛過來,停在她的肩頭,她現出自信的笑容,向外走去,在那一剎間,我感到她是完全長大了。
     約會在明天,當天午夜,白素獨處一室,我在書房等她和李宣宣聯絡的結果。
     約莫到了凌晨二時許,白素進來,我一見她身后沒有人跟著,便訝道:“沒能聯絡上?”
     白素道:“聯絡上了,宣宣不能來,齊白明天准時到巨宅去。”
     我疑惑了一下:“你們的聯系方法,一直是靠腦部活動所產生的能量,這次,宣宣沒有現身,但是我和她之間,有了溝通。”
     我“啊”地一聲:“這算不算是‘他心通’呢?”
     自素道:“人和人之間,這樣的溝通方式,稱為‘他心通’,但人和宣宣這類像仙神一樣的生命形式,用腦能量溝通,不知算什么。”
     我大是感歎:“仙神和仙神之間,用這种方法溝通,只怕更平常了,所謂‘動念即知’,就是這個道理。”
     停了一停,我又道:“什么時候人和人之間,也能普遍地這樣溝通?”
     白素很信心:“總有這一天的——現在想起來,很不可思議,但几百年前,又可曾想象如今的電訊溝通,万里如對面。”
     我逸想這一天來臨時,只怕人際關系要起天翻地覆的變化,思緒不禁大是潦亂。
     第二天,我和白素,先和陶啟泉會合,再到那巨宅去。陶啟泉自然帶了阿水,也帶了阿花,看來,他一刻也不愿意和那“小妖精”离開,這美麗的小妖精,确然對男性充滿了性的誘惑。
     阿花見到了白索,陡然呆了一呆,本來她是膩在陶啟泉怀中的,也掙了一掙,站直了身子,很正經地叫了一聲:“衛夫人。”
     白素一伸手,把她拉到了身邊來,一面撫摸著她的頭發,一面道:“真是一個小美人。”
     我心中暗吃了一惊,唯恐阿花發怒,因為在某种程度而言,阿花十足是個“小野人”,哪知什么好歹禮儀,若是猝然之間起了沖突,倒叫陶啟泉為難了。
     可是阿花卻對白素的行動,不但不以為忤,而且狠是享受,神情十足是一頭正在享受撫摸的貓,只差沒有發出“咕咕”聲。
     她還道:”你才是個大美人。”
     剛才,陶啟泉也不免有點緊張,此際,他松了一口气:“好了,互相恭維完了。”
     阿花嫣然一笑,又重投入陶啟泉的怀中,陶啟泉的神情不好意思,囁囁道:“阿花她……帶給我极度的快樂,雖然形象上來說……有點那個……”
     白素笑道:“豪杰配美女,自古已然。”
     一句話,說得陶啟泉心花怒放,几乎沒有感激涕零,連連向白素稱謝。”
     我事后嘲笑白素:“你也真會善頌善禱:豪杰配美女,大過分了吧,說豪富配美女,那還差不多。”
     白素歎了一聲:“你太拘泥了,在現實社會中,人若不是有豪杰的條件,如何會成豪富?”
     我不服:“照你的邏輯,不如干脆說,豪富就是豪杰算了。”
     白素一揚眉:“本當如此,現代社會的豪富,就是古代社會的豪杰。”
     我大搖其頭:“不同不同,大大不同。”
     白素抿嘴一笑:“你什么時候成了‘包不同’包老三了?”
     我還想再說什么,可是知道再說下去,也沒有什么用,所以往口不言。
     紅綾雖說不到巨宅去,可是陶啟泉一行人等來會合的時候,她也在。阿水看到了她,怔了一怔,神情很是古怪。我心中一動,悄悄問他:“你奇遇中的那位壯婦,比她還粗壯?”
     阿水忙道:“沒有衛小姐高,可是……還要壯,像一頭牛一樣。”
     偏巧給紅綾听到了,她追問:“那我像什么?”
     阿水漲紅了臉,脫口道:”你像一頭馬。”
     紅綾哈哈一笑:“很好,役說我像一頭豬。”
     我們一起來到那巨宅,才下車,就看到大門外的石階上,站著三個人。一個是溫寶裕,那是再熟不過的熟人,另一個是長身玉立,窕窈頎長的麗人,一身鮮紅,耀目生花,艷光照人,正是朱槿。
     在朱槿身邊的自然是大亨。大亨雖然貌不惊人,但自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勢气度。
     我正尋思,該如何介紹大亨和陶啟泉,但立刻知道自己的多慮。
     他們兩人,一看到對方,立刻如同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樣,各自高舉雙手,發出叫喊聲和笑聲,向對方走近,隨即熱烈相擁,互相拍打著對方的背部,然后才分開來,互報自己的姓名。
     這一情景,自然“惺惺相惜”之至,也不必細述了。
     我松了一口气,因為這兩個人,不管這在內心是否還在勾心斗角,但只要他們表面上和和气气,我這個介紹人,也就算完成了任務。
     朱槿、白素和阿花三個人站在一起,各有美處。妙的是,阿花這個小美女,在朱槿和白素這兩個了不起的女人之前,一點也沒有自卑之感,左顧右盼,忽發妙論:“你們兩位怎么不去參加什么小姐競選?不管是什么小姐,冠軍是拿穩的了。”
     她說了之后,又道:“不過,最好不要一起參加,不然,誰輸了都不好。”
     她說得极其認真,白素和朱槿,听了都笑,她們兩人,一點都沒有看不起她的意思,反倒順她的意思道:“你才該去參加什么小姐的選舉,穩得第一。”
     阿花歎了一聲,沒有說什么,朱槿和白素,也沒有再問下去。
     阿花的身世,自然有不足為外人道之處,再問下去,就沒有意思了。幸好阿花對她如今的現狀,滿意之至——一個人只要心中滿足,自然也就快樂,至于是什么樣的一個人,根本不秘深究。
     陶啟泉看到朱槿、白素和阿花居然有話可說,也十分高興,當下一行人,由溫寶裕帶領,走進巨宅去。
     我和白素是這巨宅的常客,來慣了,自然不足為奇。而對第一次來的人,這巨宅确然令人咋舌,陶啟泉和大亨所擁有的豪宅,何止百數,但卻也沒有可以和這所巨宅相比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