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文集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艾鸽油画:天安门裸跪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艾鸽词:忆秦娥·题刘霞
·艾鸽词:念奴娇·(金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64历史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64回:芳闺佳梦天萦初春 一脉飘逸地恐深秋
   
    自由苑 心悚惶
    梦中遐想竟在香翎。
    奇绝:悠悠、澄澄、盈盈。
    恍惚多少韵律,
    赐在魂魄一声鸣。
    云无语有款,眷顾何情衾。
   
    水磨过的积云,湿漉漉的。脑海里的波纹不可消逝。
    因画意是诗歌的恋人,我又迷上了绘画,进了一个校外绘画班。老师教得很认真,学了两个学期后,老师说要找个模特来画,可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老师就点了两个人的名,要我和一个女生兼做一段时期的模特儿,知道我们害羞,又说:可以有所保留,不必全裸体。老师挑模特很计较,太胖不行,太瘦不行,还得有身韵。难得她看得上,我们只好从命。为了艺术,小有牺牲。
   
    一天,绘画班的女生婷约我到她家庆生日。去到那里,见除了她和她母亲外并无他人。我正惊诧着,她怃然一笑:“生日昨天就过了,你得单独给我补过。”我随意送了个小礼物给她,不记得是什么礼物了,难以虚拟。只见她眼中波涌渘渘,让我看她的素描。见她画有一男子,甚为眼熟,模样生得:
   
    柳眉似绣如绣亦非绣,眸中含秋凝秋滞留秋。鼻梁自耸非耸天功耸,丹唇如描非描自然描。五官端正,体态飘逸,肌肤雪澄,冰融玉润。千种风流系回眸一瞥,万般神韵牵仙姿欲动。
   
    我暗暗惊叹:这是谁呢?她见我大惊失色的样子,噗嗤一笑:“画得是你呢!”显然,她把我画成一个情人了,而且是全裸体的。我孔急道:“不知羞!我那是这样的!”她脸色涨成红苹果:“老师都说把你画活了!”瞧她那样子,好象我千真万确地做过她的裸体模特儿似的。我正嘟噜着脸,忽听她母亲来唤我们去吃饭,且将难堪掩饰过去。晚饭后,她对她母亲说:想留我在她家住一个晚上,帮她修改作业。她母亲点头应允,但又对女儿款语道:“今晚你同我睡。”语气中似乎包含着这样才放心之意。
   
    夜寝前,她领我到她的闺房里,并让我今晚宿此。我道:“你家不是有很多房间吗?”她横波流盼于瞬间:“你以后可不要忘记了,你在我的房间、在我的被窝里睡过觉的。”只觉得幽香绕梁,烛光闪烁,裸画高悬,满屋珍物。她娇颜自怜地:“记住我的玉音:你睡觉前把双脚露在被子外面,保你做个美梦!”她走后,我才发现枕头旁边有她自拍的一本写真集。绘画的人,自拍裸照作艺术参考是不足为奇的,可在临睡前让我欣赏一下,似有意味。尤其是有一张照片,双眸娇蒸,红唇微翘,含有求爱频率。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软衾催眠,昏昏睡去。梦中不甘寂寞,四帷蜜腺逸香。忽然间见一娇娆女子飘然而至,似曾相识,而又陌生,她那百般柔媚却是一脉仙魂。更见她衣裙若薄翼,粉面似鲜澄。我从未在梦中遭遇过,单觉得魂魄被她摄住,无处逃逸。又见她从衣袖中拿出一诗帕,并泌香道:“我先读一遍这首七律《情缘恨》,然后,你背诵一遍,若一字不漏,我便让你尝试一回天韵仙趣,欲海醉生。”话毕,见她眸波倾注,芳唇开启,口中振振有词:“ 七律《情缘恨》
   
    欲登天阁须悟诚,
    苔深情浅莫叩门。
    为谁含愁古今同,
    替汝泣滞天地痕。
    爱到无情空惆怅,
    恨至有焰心燃尽。
    记得闺中金波露,
    泊遍天下惜芬馨。
   
    我逐复述了一遍,她点头叹道:“果然是灵秀逸韵之人,不枉我此行,待我事后回报王母娘娘。”话音刚落,她便宽衣解带,拥我入港。霎时,只觉得身躯坠谷,魂魄升天,骨筋酥软,周肤渗醉。乘着那仙翼蹁跹,欲擒故纵,方死还生,直坠入那云雨巫山中,蓬莱宫内,款款入韵,不可自拔。偏我又是一个细胞极敏感之人,难免夜半吟呻,恐人若听到了还以为是夜莺在叫呢。凌晨醒来,发现不仅短裤湿了一些,还弄湿了人家的床单。我正悚惶着,婷来了。她见床单湿了一块,并不在意。唯脸色桃红:“做美梦啦!”天啊,她比我还小,居然比我还明白事理。就在此时,她母亲的呼唤声由远而近。只见她急中生智,用绘画的笔把油彩往床上一抖,然后把床单收起放进洗衣盆里。又从衣柜里拿出一条花短裤扔在床上:“你自己换呗。”然后,端起洗衣盆进卫生间接水去了。我别无选择,忙把湿短裤塞进书包里。刚穿好衣裤,她母亲就进屋来了,正好看见婷端着盆子走来,她嘟着嘴:“这同学调皮,把油彩都泼在垫单上了。”她母亲见此光景,也不知是否明白,竟神色兮兮地说:“我看人家好稳重呢,莫不是你自己泼的?还赖人家!”
    她闻母亲的话后一惊,水盆失手落在地上,把她的鞋子都浸湿了。还一脸的花瓣散开,斑斓红润。她恐我会说出什么道歉的话来,忙搀扶着她母亲出门款语去了。而我穿着花短裤又很不是滋味,见无人忙把书包中的短裤拿出来,到卫生间里洗干净,又用吹风机哄个半干,把花短裤换了下来。因穿过,只好洗一遍。边洗边觉得好笑:还没开始谈恋爱呢,就洗起花短裤来了。又觉得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中,她就象一个熟透的小樱桃,而我象一个生涩的大苹果。
   
    细细想来,以她的心计,此时恐怕会把她母亲使得远远的,而待会她返回来,若趁我心神飘荡之际,扑进我的怀里,我能保证不翠坝决堤吗?那岂不弄假成真?那贾宝玉和花袭人虽然偷试一回,可花袭人是贾母赐与他的小妾,而这个女孩子却是想着和我恋爱。我虽感激天降甘霖,可风流慰籍并非我的主旨,这女孩子平时就禀性骄横,凡有所思,必欲得之。可我从未想过和她发展关系。如何是好?再说,凡我所看之书,男女恋爱,多是缠绵久了,才会考虑肉体关系,那有一步到位的。一旦双方在身体内部偷偷搭成协议,而脑中有另有所思,岂不等于玩弄人家大家闺秀。这罪名如何了得?直吓出一身冷汗。想起古贤道:不失色于人,不失足于人,不失言于人。见她母女俩还没回来,桌上有纸有墨,便题了几句词,不辞而别。词日:
   
    梦相许
   
    情未明,心已解。
    幻寐中不知与谁缠绵。
    纵然春色到,只惜花无缘。
    何时回眸,香痕莫言。
   
   
   
    (共120回,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0年06月0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