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艾鸽64历史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71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71回:零号高地士兵泣恨 老山前线幽魂葬爱
   
    自由苑:莫回首
   血雨缱风乌烟,
   秽土腥雾百骨。
   忍辱负情,断魂处。
   不敢说归路。
   梦中愧对香菁,
   独望断泪脂树。
   
   记者的生涯就是这样,一会是波光缠绕的江边,一会是硝烟弥漫的战场。那里有新闻,那里就得有记者的身影。那老山之战役一直在打,“理解万岁”的口号响彻云霄。偏偏我是一个凡事不爱人云我云的人。到这里,是想知道真实的內幕。那山谷里飘索着的究竟是那一片战魂?几多悲凄?
   
   路途中遇上一男一女两个大学生,他们也是到来前线实习采访的。看见他们的一脸稚气,我就想起更早前曾几何时,我还不是记者,就报经昆明军区文化部文化处批准,作为文学爱好者到前线体验生活,独自到战地采访生活过几个月,那可真是触目惊心。他们见我这么小,以为是越南的特工,直到打电话到昆明军区文化部文化处证实后,才让我下部队。一开始是收集资料,有人专门保护我。战斗打响后,没人顾我了,我就到处乱窜,收集了不少素材,还差点没被越南女兵俘虏了去。那第一手的真实资料是那样恐怖而令人发指。当时部队缺工兵,副营长用枪在后门顶着,吼着:“今天我到要看看是谁怕死?”指挥尖刀连的士兵用身体滚雷,不知枉死了多少人。
   
   我提醒两大学生:“前方就是生死之地,有危险,你们要考虑好。见到尸骨横野是否受得了?”他们表示:以后也是要做记者的。不在乎。我就带他们进了战壕里。战士们因为天气酷热,有的穿着后方送来的超短裙,有的则赤身裸体。突然间发现前来采访的人中,居然还有一个女大学生,惊得无所适从。我忙叫一声:“请用头盔遮体!” 战士们醒悟过来,忙取用头盔遮住下体,一排的男子汉用头盔遮住下体,排成电影那场面真是叫绝。后来,我又带大学生们到战地医院采访,见不少被炮弹炸残的士兵躺在那里。有的包扎着腿,有的断了胳膊。也有的奄奄一息。一大学生惊愕到:“越南人的炮火还真厉害!”谁知士兵没好气地:“什么越南炮火?全是被我们的炮弹炸的!”原来,战斗打响后,乱成一锅粥,当官的只是要求往前冲,全无战术概念。而炮兵也是乱打,不少炮弹落在我方的阵地上!甚至整排整班的吃掉。还有几个是自残的士兵,不想打仗,等待着上军事法庭。接下来,我要去零号阵地采访,而零号阵地可看见越南士兵,是最危险地段,我劝说大学生就留在战地医院了。
   
   在零号阵地上,我拍了不少照片。到处是残肢碎尸。我和士兵们聊了起来:“听口音,你们是北方人?”一士兵砸着罐头:“我们是被骗来的!”我听了十分惊讶!士兵们厌战,他们并不想打仗!士兵摔着军用器材:“一开始,告诉我们是野营拉练,后来又说是保卫祖国。别以为我们不知字。” 士兵们拿出军用地图给我看:“祖国在哪里?祖国不在这里!”另一士兵道:“分明是入侵。两个马列主义国家打了起来,那我们做炮灰!其实谁不知道是为狗娘养的波尔不特卖命!”更有士兵恨恨然:“什么波尔不特,什么乔森潘,什么军委主席,谁敢到零号阵地上来,看我不一枪打死他才怪呢!”并首次透露了有一个炊事班士兵,用冲锋枪扫射军部会议室,导致多名官员伤亡。那士兵还道:“其实整个战争的另一目的,都是为了让某些人升官!”我又问:“那你们对理解万岁怎么看?” 士兵们指着遍野尸骨:“一头猪值500元,我们死一个人才300元的安葬费,为了省钱,甚至用一条白布包裹两条尸体。真是理解万碎!万万碎!”后来,我挂名副导演,由后来成立的中国青年报云南办事处出面,由昆明军区14军和炮四师配合,组织拍摄了一部反应这场战争的上下集故事片,由中央电视台播出。那是悲壮散文诗似的风格,悲喜由人去思考。
   
   有诗为证:
   深闺梦中君命测,
   不企光荣盼归泽。
   春风骤过玉门关,
   携来一纸鬼门册。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06/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