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艾鸽文集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艾鸽64历史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70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70回:西双版纳忿食孔雀 澜沧江边落夕沐波
   
   自由苑:葆青春
   
   怪谲本是密林珍,
   含苞欲放在馨深。
   叹消踪逝影,挟恨缤纷。
   多少无情昏冥,还我天真。
   活灵:光
   我灵感的宫邸是如此神秘而浪漫。每当我闭目懈怠时,它倏忽又现,牵引着我走过邱壑经纬,回到人间的炉袅风烟中。那亚热带的密林,是西双版纳最隐秘的地方,驰名于世。但有不少傣族青年告诉我,这里的很多动植物濒于灭绝。我便来探个究竟。
   
   凡人来到这里顿感自形秽浊。这婉若少女们的乌发和筒群在飘逸,夹杂着空气的芬芳和柔靡。一丝丝的清悠,描出幅幅壁画;胴体被凤尾竹包裹着,不过,时髦地漏着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古藤萦绕不休,新嫩吐绿还绽。数千个品种夹杂其间,互相纠缠又借与攀沿。我简直看呆了!陪我而来的傣族青年岩抬头望着一线天,惊诧道:“好象有人烟!”
   
   响午时分,我们与几个猎人遭遇。他们正在烧烤孔雀肉吃。并邀请我们同享。我得知是孔雀肉,很不高兴,就沉着脸说:“孔雀是国家保护动物,怎么可以烤了吃?我会把你们写进报告文学里去的。”猎人道:“我们算什么?人家还杀大象、老虎、野猪、野牛……,无所不杀!”我根据一个星期的调查核实,写成了长篇报告文学《热带深林悲歌》,在中国青年报上连载了一个多月。获得了全国环境好新闻奖。
   
   从眉公河沿袭而来的一江碧波,载不动那青春风流。采访完毕,岩提出我们一起裸泳一次,入乡随俗,傣家男女同江而浴是司空见惯的,男的须用右手遮住私处,女孩子却用筒裙包裹着,边下水边往上卷,下一点卷一点,直至全部脱光卷到头鬏上盘起。上岸时也是露一点放一点,露多少,放多少。那花蕾的飘摇,就如洒脱的梦魂,浮在澜沧江上,隐隐约约,欲露还藏。万千的散馨游弋着,醉人心眼。我犹豫了半天。见我们所在处,四周并无人,落夕涂抹着一切,整个世间都安谧如月,就答应了。游了一会,觉得确实很爽,我的整个身躯都快融化在水中了。这可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裸游,好在有岩作伴,他们傣族是天天都要游的,而我恐怕是一辈子游一次。不一会,我们上岸在沙滩上休息。我拿出相机拍风景照。岩呆望着我:“好一只白孔雀!惹人眼呢。”我只见过蓝孔雀,绿孔雀,从未见过所谓白孔雀,心以为他瞎编。又闻得“惹人眼”之说,恐被人看见。忙环顾四围,这一看不要紧,竟然发现有四五个傣家小仆少正朝着我们走来。我急道:“小仆少走过来了!”岩不慌不忙地用右手捂住私处。而用右手捂住私处,就可以赤身裸体地与女孩子聊天,这在汉族文化里至少是不雅的。我那里学得来?又没有经过训练,再怎么学也会不得要领。眼看小仆少们已经快走到身边,她们根本不在乎,而岩只顾笑。事不宜迟,我忙浮到水中,连照相机都来不及取下来,急得岩大叫起来:“记者同志,你要相机还是要屁股?!”没有办法,春光须如此重点保护。小仆少们见一汉族青年吓得浮进水里,吃吃地笑了。与岩打过招呼后走开了,我方泊岸。岩摇摇头:“相机进水了吧?那有顾屁股不顾相机的?你身上那只鸟,你还怕她们看见了就长翅膀飞了不成?”唉,害羞是人的本性,这那是语言可以表白的。岩又提出要我留两首词给他们做纪念。我便爬在沙滩上用手指写,让他抄。
   
   《水亯女》
   江边落霞滤聚,仆少醉浴酥浪。
   手掬筒裙卷,缠绕黛鬏上。
   波颤,波颤,娇躯欲露还藏。
   
   《波翔儿》
   龙邀水天飘逸,击碎半江惆怅。
   足捧碧波流,倒影萦梦翔。
   心颤,心颤,唯恐春光泻湛。
   
   (共120回,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0年06月2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