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宋魯鄭的一黨專政優秀論]
张三一言
·人没有私欲才能民主?
·公权力还是私权力出恶政?
·当今政治思潮思考
·当今民主立国思考
·扪心论歧视(另二篇)
·国内底层维权是革命还是改良?
·是中国人民怎选择了共产党?
·经济还是精神导致中共解体?
·铁血高压不能堵绝革命
·“比”决定思想胜负
·必须拒绝对个人信仰的外来检验
·改革已死,改革未死
·我們是革命不是造反
·“民主不適宜中國”評析
·見慣不怪的反言論自由權利說法──劉路宣導辯論的“四項基本規則”都不能自
·達賴喇嘛為甚麼會民主?
·占领华尔街,治疗民主癌症!
·評析一些佔領華爾街的觀點
·不相信民主權力和財閥
·漫談風度及其它
·張三評註《秦永敏:和平轉型的充分條件是強大而穩健的反對派崛起》
·諱疾忌醫 民主病亡
·“公開合法理性的非暴力運動”圖騰
·恶魔扮天使,垬三大危险
·亡國家事小,無人權事大
·垬概念導解
·按权力抢劫者功劳分配权力
·今天的民主是少數“精英”獨吞成果?
·標準的專制獨裁極權主義者:王希哲
·英雄与流氓的异同(附马悲呜回应)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
·政治思想战场:三对一
·道不同不相为谋和民主应容忍异见
·請沒有敵人論的余杰們回答:有沒有敵人!
·請郭慶海進佛堂聽佛經
·郭慶海也自視高尚
·王希哲不要造謠!是極左的烏有毛派不願服從民主規則
·无敌论的霸道逻辑
·再批無敵論和非暴力圖騰──獻給觀點相異和願意思考的朋友
·抢披革命外衣
·刘晓波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派头
·只可检定合法,不可宣告合法
·冼岩反对中国民主的三个伪论
·乌坎先兵后理之民主革命成功定论
·无权选特首,平头港人痛
·现代政治文明是要人权不要民主?
·专政与民主政治力量对衡,兼谈极左的存废
·知识精英是民运消沉的次罪魁
·海外极左颠三倒四的打天下坐天下论
·[与垬反造谣针锋相对] 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加一篇)
·最强自由民主文章,一刻钟颠覆你的思想
·废除法西斯,就是法西斯?
·“打薄政变论”救不了极左灭亡
·民主是“谁选”,不是“选谁”
·极左老调:废了薄熙来自有后来薄熙来
·帮亲必帮谬,反仇更反理
·洪哲胜曲笔亲共护毛
·善意理解,很不容易
·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冶炼奴才
·革命与改良,知多少?
·民粹反污归真
·杀人和正义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
·民众是盲目的愚民、群氓?
·李旺阳真的“死不瞑目”
·李旺陽死了,李卓人“活”了
·转发:向李旺陽致敬/張豔
·李旺陽死了,李卓人“活”了
·袪除个人宽恕神宽恕外衣
·李劼:反强奸不反强奸犯的理论
·甚么是群众运动 群众运动的与对错
·平反不同翻案
·先民主还是先法治的争论
·王希哲:一个行将消失的极左影像
·一港人说:香港先有民主后有法治
·请王希哲准备为极左毛派担幡买水
·极左派看到的中国政治
·发现民主原子
·人有没有民主基因?
·胡天下薄天下即是毛左天下
·为造反正名
·是欲坐天下的野心家困扰中国几千年
·为暴力革命辩护+民主可伴隨暴力
·缺失民主文化的民主
·善恶莫言【不认同强盗是好小偷】
·中国民主,毛左无份
·薄胡两魔相争能出民主吗(加一篇)
·薄胡两魔相争能出民主吗(加一篇)
·谈毛左势力+从公民运动说到无罪推定
·魔鬼的话:不介意失去这一小撮人
·岂有此理的民主发展阶段说
·思想星点录+打天下坐天下定性研析
·思想星点录+打天下坐天下定性研析
·协商民主之我见
·论民主不打天下不坐天下
·中華民國是革命得民主還是改良得民主?
·“言論自由”糾偏
·談談“民主不是萬能”
·兩魔相鬥不出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魯鄭的一黨專政優秀論

   宋魯鄭的一黨專政優秀論
   
   
   張三一言
   

   
   [一]、一黨專政最大的優勢是能保證黨官無止境地掠奪民間和國家財富
   
   宋魯鄭說:“中國的一黨制優勢之一在於可以制訂國家長遠的發展規劃和保持政策的穩定性,而不受立場不同、意識形態相異政黨更替的影響。在歐洲,當英國、法國的左派和右派政黨上臺之後,國家發展政策立即改變,要麼實行大規模的國有化,要麼實行大規模的私有化。在美國,偏左的民主黨執政,一般就採取對福人增稅、對財團開刀、對窮人補助的政策,像克林頓時代和奧巴馬政府力推的“醫療保險改革”就是典型的一例。偏右的共和黨執政,則採取對福人減稅、扶持財團的立場。每一次的搖擺都會對國民經濟產生不同程度的損害。”
   
   這個說法絕對錯誤。中國經濟發展最大罪惡是共產黨按一黨之利要求,拒絕所有不同立場、意識型態的異見,制訂獨占權力並力保穩定的國家長遠的發展規劃和保持政策穩定。其罪惡後面詳談。西方民主國家左右政黨輪替的最大優點是不斷糾正左或右長期執政可能走向的極端,保證社會在中道中運作;營造一個利益多元和爭持而又能妥協互讓的和諧局面。這種左右輪替沒有給經濟、社會、人心告成損害,即使有也遠遠沒有它防止經濟損害、社會分化的作用大。
     
    宋魯鄭說:“雙方(指黨治六十年中的前、後各三十年)在終極目標上有一個共性,就是探尋中國的現代化之路。”這是語言陷阱。這並不是“中國的現代化之路”,只是“中國的經濟現代化之路”。當然可以說是中國“全新現代化之路”,“新”在保持一黨極權前提下實行經濟現代化;準確的說法是:“新”在中國官僚壟斷資本主義之路。這條路到今天為止是“成功”了。正常意義上的“中國的現代化之路”最低限度應還包括政治、社會、文化、教育、資訊…的現代化。但是,宋魯鄭的現代化是沒有這些東西的。只有經濟現代化是不用腳立行,而是爬行,連爬行也不是,只是用一隻手撐爬。
   
   這種一手撐爬的中國發展經濟的“中國模式”,至今一點沒有變,還是受到全球文明社會和人們的廣泛而嚴厲的批評和否定;文明世界既沒有承認其模式,更沒有對它心悅誠服。只有占人類少數,但聲音極大的唯利是圖的財團、國家、為這些財團傳聲的文人承認它、或真或假的表示心悅誠服。它之所以受到廣泛的抨擊,是它用了 “集中所有力量辦一件事”的專制極權制度特有的“優勢”。這個“優勢”是它可以做到:為了只顧眼前的政績和風光面子而去營造空前壯觀的場面、興辦空前龐大的工程、泡製空前的造假工程、實現空前的收買人心工程…所有這些工程都是為其獨霸政權,即一黨專政利益服務的,因之不顧一切嚴重後果。這些嚴重後果極多,只舉其要者。其一是,超前利用後人的財富,尤其是礦藏、地下能源;給後人留下一個爛攤子、窮攤子。製造了一個空前污染的中國大陸環境,很多地方已經變成不宜人居之地。癌政村、鄉、區已經出現。其二是用“低人權”、超低工資的“優勢”出產大量超廉產品充斥世界市場──犧牲工人利益謀取統治者國家崛起政治利益。就在這個崛起的過程中,造成了中國空前的貧富兩極嚴重分化。民眾並沒有(即使有也極少)享受經濟崛起財富成果。貧富兩極嚴重分化表現在:150萬個家庭(絕大部分是共產黨幹部及其家屬)佔有全國財富的70%。超過1億人民幣的有3220人,在這3220人中,高幹子弟就占了92%。還有,200萬黨政幹部花掉中國80%的醫療費。這個結果表現在尼基係數上面。2004年調查顯示,大陸城市內部個人年收入「基尼係數」已達0.529,人均家庭收入「基尼係數」更達0.561。(「基尼係數」0.2以上為絕對平均,0.2∼0.3為比較平均,0.3∼0.4為一般標準,0.4∼0.5為差距過大,0.5以上為極端不合理,0.6以上就可能出現動亂)累積了爆炸性的社會矛盾,人心、政治、社會極不穩定。就是說共產黨在崛起盛世風光下,處於潛在的動亂的邊緣。付出這些既傷害今人也傷害後的代價造成了“三十年間超蘇(俄)、意、英、法、德和日本等稱雄近、當代的強國,高居全球第二”成果。又用這一財雄勢大的優勢去收買國際政治經濟傳媒喇叭手為它包裝造勢,於是,一個不可一世的大國崛起形象就營造出來了。
   
   就是說這個優勢是建築在犧牲民眾尊嚴、利益和權利基礎上的,是建立在國人的血、汗與淚的基礎上的“優”。這就是宋魯鄭的“中國的一黨制何以優於西方的多黨制”全部內容。
   
   對這個“優”得到了一些唯利是圖、見利忘義、沾沾粘其利者衷心(或裝着表示)心悅誠服;在這些心悅誠服們中,有一些知識精英用其筆桿子寫出啊主欺世的“學術”文章。有良心、有正義感的人則惡之、反之、鄙之。
   
   
   [二]、民眾要一黨專政的共產黨萬歲還是要它滅亡?
   
   宋魯鄭有選擇性地拿國際調查得出最悲觀的法國有43%表示對資本主義經濟制度完全失去信心來說事,作出需要徹底拋棄資本主義的結論──事實是想達到人們要棄民主的結論。
   
   那我就拿法國來說事了。宋魯鄭不知道有沒有留意到。其一,有在長期充分訊息自由流通條件下的民意表達,然後才有現在的真實的法國民意。中國共產黨治下的中國有這種民意嗎?在餓死三四千萬人的年頭裡,讓中國民眾表個態,我看看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不是會100%也是接近100%說毛澤東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好,毛澤東是唯一的偉光正領袖。共產黨不准自己統治下的民眾說出對共產黨不滿、對現實社會不公不義不滿、對自己生活困境不滿的話,在不准民眾言說下包裝為優越的社會制度、民眾支持擁護共產黨;這還不夠,還要拿別人在遭到困難時不滿的話來反證和增強自己的優越性;這算是甚麼道理?請共產黨許以五年不禁言:不封網、不封報刊,讓人民自由辦報,讓世界訊息和媒體自由流入中國…在人們獲得足夠的自由訊息後,讓人民公投一下,或作個客觀的民意調查,看看得出的結果到底支持和反對共產黨一黨專政極權各有多少。共產黨向來的習慣是關起門來自稱王,關起門來大唱“我們一天天好起來,敵人一天天爛下去”。宋魯鄭的一黨專政優秀論,就是這種山大王文化的“學術”包裝版。
   
   其二,宋魯鄭們有選擇性地拿資本主義經濟說事,不選擇資本主義的自由民主人權來說事──為甚麼不拿調查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認同感的民意來說事?你能不能拿出一個公正的國際數字證明美英德法日…民眾達半數對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失去信心的數字來看看?
   
   其三,還有一點更值得宋魯鄭關注和值得悲觀的是,資本主義衰退不是第一次了,每次衰退後都會回復正常的(並作了一定程度的修正)。到正常時,民調的民意就不會讓你們滿意了。這還是小事,資本主義退潮回潮可重複,但是共產黨的“一黨專政社會主義”只要發生一次退潮危機,就必定滅亡。蘇聯等眾多共產黨模式的“一黨專政社會主義”死亡案例可作證明。如果一黨專政優秀論可以成立的話,理應不會死亡,尤其是不會占多數、成群地死亡;即使死亡了也理應會很快就復活過來,因為人民是追求優秀的啊!鐵一般的事實告訴我們:共產黨政權一死亡就永世不得超生。既然是會死亡而且是成群地死亡,死亡後又不可復活,這說明了它絕不優秀,而是相反:極之惡劣;更重要的是:說明人們拒絕它、唾棄它。多說一些,民主的社會主義,例如北歐那些,就沒有危機死亡之憂;即使是被選下台了,再上台執政是平常事。
   
   
   [三]、一黨專政的共產黨還有甚麼優勢?
   
   以上是對宋魯鄭一黨專政“優勢”的回答。為免文章過長,其它“優勢”簡評如下。
   
   宋魯鄭說,共產黨第二個“優勢”是高效。是的,做起政積面子工程起來確是高效無比。共產黨高效的事多着呢:掩蓋事實真相、造出假相的高效;鎮壓、殺人的高效;掠奪國家搜刮民間財富的高效;貪污腐敗的高效;把刮到手的錢轉到敵國(民主國家)和拿到民主國家護照的高效…數之一盡的等等又等等高效。請問,這個世界、古今中外,還有比這更高效的嗎?我還可以預告宋魯鄭們,有一個高效不可不記取:一黨專政垮台時其高效也會令人驚訝的。
   
   宋魯鄭的“中國的一黨制‘優勢’之三在於在社會轉型期這一特殊時期內可以有效遏制腐敗的氾濫。”147個國家中腐敗程度排在72位,在這個事實本身就是遏制腐敗無效的證據。把無效證據詭辯狡辯成為有效遏制腐敗的氾濫的結論,真是荒天下之大唐。但是,宋魯鄭們就是為這種荒唐事作詭辯狡辯。
   
   在147個國家中排上第72位的一黨專政之國是“有效遏制腐敗的氾濫”,只差13位,排在85位的民主印度就變成了無效遏制腐敗的氾濫。這是甚麼道理?很淺易明白:道理盡在前者是一黨專政,所以無效也要說成有效;後者是民主,即使有效也要抺黑成為無效。宋魯鄭的詭辯狡辯伎倆極簡單:把民主中最壞的,例如把民主國家最腐敗者印度黨作民主國家代表,印度=民主;在排名最前的民主國家呢?在宋魯鄭的民主世界中沒有了,消失了。侏儒國在常人國中找到一個最矮者與自己的最高者比較,自己高出0.13mm。於是,侏儒國宣佈:侏儒國人高於常人國人。這就是宋魯鄭一黨專政“有效遏制腐敗的氾濫”的邏輯。
   
     
   宋魯鄭說,“一黨制優勢之四在於這是一個更負責任的政府。”這倒是事實。一黨專政的共產黨絕對會為其一黨專政的權力和權利、利益負責任;一黨專政的共產黨一定會為其獨霸政權負責任的“穩定壓倒一切”的命根政策負責任;一黨專政的共產黨必定會為佔有全國財富的70%的150萬個共產黨幹部及其親屬家庭負責任;一黨專政的共產黨毫無疑問會為這些家庭已經掠奪到手的財富負責任,更會為他們未來進一步掠奪負責任;一黨專政的共產黨也會盡其所能為黨官搜括到並已轉到外國的財富負責任…
   
   20100512
   
   @@@@@@@@@
   
   宋魯鄭 比較政治:中國的一黨制何以優於西方的多黨制?(http://songluzheng.blshe.com/post/7382/514973)
(2010/05/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