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交流一下,僅供參考:有沒有多數暴政?]
张三一言
·陸台港三地政治演變時間表和路綫圖
·誰給民眾自由?
·從消極・積極自由說到知識
·從食狗肉說開去
·事實是:護憲政就得反憲法
·說說『日本滅亡中國』
·習共詞典中的“群眾”
·且看習近平整四風的把戲
·【政治ABC】民主管權不管錢
·謊言的道德、立場
·謊言的道德、立場
·平等新議:上位平等 知識下傳
·共反共和非共反共
·習近平半年秀出甚麼理論思想?
·習近平思想理論是甚麼貨色?
·認識兩條鬥爭路綫+批評階級民主
·沒有民主何來公民?
·習近平是第二蔣經國?
·習薄黨鬥雜談
·好政府和公民抗命
·憲政目標:根除共黨制度、政權和意識
·如何瓦解一黨專政社會基礎?
·用真话否定共产党伪史和假现实
·推翻共产党是国人首要任务
·精英调教民众?
·政府合法性之我见
·有压迫就有反抗的道理
·貴族平民和貴族精神
·真貴族階級,假貴族精神
·讚頌出來的貴族精神
·子虛烏有的多數暴政
·王希哲如何推動民主?
·人學不同於物學
·舉普世憲政打普世民主
·以暴易暴論是何物?
·剖析“既要革命,就不要抱怨反革命”
·思考:暴力是非暴力之母
·民主功業煌煌業跡在在
·“和平理性非暴力”變成極端主義
·唯民主長治久安
·多數決定比少數決定更合理更正確
·能者必定與多數對立?
·多數人決定的錯誤
·明天的香港圖像
·人人都可以掌握宇宙真理
·沒有極權內兩派出民主之事!
·極權下的公民?
·香港,在無煙無火的激戰中
·兩種協商民主
·現代化包裝的奴隸制度
·惡政需要用謊言維護
·沒有“虛黨共和憲政民主”制度
·民主產生於多主
·民粹禮讚
·中國毛式新基督教徒與教皇對著幹
·請毛式新基教徒清醒一些
·共產黨專政本
·救黨派滅黨派的是非對錯
·共產黨的思想緊繃運動
·用事實邏輯說共產黨正派
·簡單的事實和道理
·共產黨的群眾路綫
·“煽動別人去當炮灰”,何罪之有?
·何物黨內健康力量? 
·應如何對待黨內建康力量?
·从希望共产党保障人权说开去
·非暴力观点从何而来?
·统独的原则理由和条件
·民众推翻民选政府是更进一步的民主
·谈人民犯错误和反对人民
·士大夫见识与强国
·軟弱無力的沒有敵人論
·口暴派如是說,兼談事實特務
·[香港現戰場] 殖民與港獨之戰
·在一黨專政下實現民主與法治
·是搜編《歷史的先聲》無恥還是反對的無恥?
·胡平要求共產黨平反六四的理由
·六四是屠殺+反對求黨平反六四
·發揚六四民主精神+談談擁護好領袖
·反民主運動
·有壓迫無反抗論
·過時朽曲土豪頌(+1篇)
·黨治港白皮此時此地裸出(+1)
·祛港特催港獨
·陸共與香港對抗的強弱贏輸
·外星人說:太子黨反腐!
·政權這個
·有必要為習近平反腐雀躍嗎?
·共黨不歹,唯惡右派?
·習黨反腐,而已而已
·評萬潤南的習近平比對蔣經國
·借官後代人頭保紅後代江山
·現在的貪腐程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習近平反貪腐之因由、手段、效果
·習黨貪腐,孔丹讚頌
·滋生貪腐的制度反貪腐,效果看今天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習近平反貪反腐面面觀
·原來貴族就在我們眼前
·習權貴反腐出民主?
·無民主無協商=協商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交流一下,僅供參考:有沒有多數暴政?

   交流一下,僅供參考:有沒有多數暴政?
   
   
   張三一言
   

   
   我再次看了你的原文,無法消除你以憲政貶低民主的印象。有幾位朋友,包括李大立也有相同的印象。為此,我也覺得深感遺憾。
   
   “憲政政府”本身就包含了褒義。我很難理解有好的憲政和壞的憲政之分的思想。
   
   大概你不認同我的憲政是限制民主權力而不是限制民主的說法。民主權力之所以會變成暴政,並不是源於民主自身,而是源於民主的權力欠缺監督──而民主本身是可容納監督的。專制,尤其是極權本身是必然趨向暴政的,因為專制、極權本性是反監督的。所以,監督民主與監督專制、極權有不同的地方:監督專制、極權既要監督其權力,也要同時監督其本身。
   
   “惡人全盤控制了政府,立下惡憲惡法、然後循規蹈矩按惡法辦事”並不極端,反而是擺在眼前的見怪不怪的常事常態:共產黨現今的反顛覆、拆遷法律條例,就是這種情況。我想,你可能忽視了一個有關法治的重要、極其重要原則:體現在憲法或法律的法治或憲政必不可少的條件是在其上有一個更高的自然正義──自然法。共產黨無論如何,即使做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最嚴格遵守法律的黨,但仍然不是法治、不是憲政,仍然是惡政、仍然是惡法、仍然是壞;因為共產黨沒有自然正義的自然法。
   
   倒還可以多說兩句。共產黨完全可以做到立惡法嚴行惡法。例如你說的“假如中國立了一部法,說‘不許批評縣委書記以上的中共官員’,那就意味著連胡錦濤先生也從此無權批評縣委書記,這可行嗎?”──但是,共產黨是不會這麼笨的。他們完全可以輕易地立下“未經省委同意不許批評縣委書記以上的中共官員”、“縣以下不許批評縣委書記以上的中共官員”等等,這不就可以完全嚴格、百分之一百執行了嗎?
   
   當然,如你所說,凡是史上極惡之人,大都反法治、反憲政。但是這並無法否定史上極惡之人,也有守法律、守憲法的。當然,這些人必定是反法治反憲政的,因為法治憲政有一個自然公義的自然法;他們的本性決定他們不可能不反──有一個概念要搞清楚,極惡之人不是反既有的法治和憲政,而是反對興法治立憲政。這點區別很重要,因為他們統治下根本就沒有法治和憲政存在;怎麼可能出現反既有法治和憲政嗎?
   
   你舉的“少數派總是有罪的”、“一切反對人民的人都應該處死’的政治最強音”是實例。問題倒不是實例不實例,問題是這個世界既有多數暴行,也有少數暴行,事實上是少數暴行遠比多數暴行多。村民的多數對強盜山賊的少數,誰的暴行多?就拿文革武鬥來說,始作俑者高幹子弟紅衛兵少數對全國多數(即使是地富反右也比高幹子女中的紅衛兵多)暴行。暴行不同於暴政,暴政是權力所為,暴行可能是權力所為也可能是非權力的人所為。再說暴政。文革時毛澤東江青對共產黨總體來說,在踢開黨委鬧革命狀況下,絕對是少數對多數暴政;毛澤東就是少數劫持多數的暴政樣板。古今中外所有專制極權都是少數暴政,沒有多數暴政。你所舉的多數暴政(到底是暴行還是暴政?且算它是)實例與少數暴政實例比,可能一比萬也不到。用極少極少的非常態實例與極多極多常態實例等量齊觀,是站不住腳的。
   
   “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公僕”等等詞性可以是中性的,也可以是褒性的,但都給共產黨染污了。對被染污了的詞我也討厭。但是,討厭被污染的詞不應該導致否定該詞原有詞義的正面價值。愛情、性愛、親情、誠信…也被人糟蹋得可以了,但是,我們絕不能就因此否定這些詞的正面含意。
   
   我不敢說我的意見一定是對的。只是我想,有不同意見能心平氣和地交流是一件難得的好事。
   
   
   張三一言 20100501
(2010/05/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