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化诗文钞
[主页]->[人生感怀]->[张化诗文钞]->[雪落無聲]
张化诗文钞
【历史反思和现实愿景(最新上网)】
·
·百年中国的反思
·1949,历史的反动
·縴夫啊,醒來吧!(獻給辛亥革命建國百年)
·大唐鼓声(獻給辛亥革命建国百年)
·何須問風(獻給辛亥革命建国百年)
·拜謁中山陵(獻給辛亥革命建国百年)
·溪口行吟(獻給辛亥革命建国百年)
·石在,火種不滅(外一首)
《新月.海峽.雪》
·扉頁題詞
·致今天和明天的读者
【 我的中國心】
·新月.海峽.雪
——
·新月·中國
·讀《蜀人贈扇記》
·雪落無聲
【我的中國心】(完整附錄版)
·新月.中國
·讀《蜀人贈扇記》
·雪落無聲
【大陸人的鄉愁】
·大陸人的鄉愁
——
·題記
* * *
·寫給創世紀
* * *
·愛的哲學
·愛的箴言
·自由,愛情
·海和天
·帆和風
·雨中
·愛和荊冠
·
·別十四行
·假如能夠選擇
* * *
·洪水時代
·竹林
·暴風雨
·雕像
·瀑布
·小草
·野花
·我不是……
·我願
·海葬
* * *
·雨霽
·
·我是一匹马
·悲雪
·五弦琴操
·長久沉默之後
·海峽
·冬天降臨
·飄水花
·嫦娥奔月
* * *
·道路、橋、窄門
【慎終追遠】
·紀念屈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落無聲

    雪 落 無 聲
   
    ——讀《湖南大雪》(1) 寄洛夫先生
   
   

     風靜了, 我是
   
    默默的雪
   
    ——(台灣)楊 牧
   
   
   哦,紛
   
      紛
   
        揚
   
         揚
   
   好長好大的雪啊!
   
   白霏霏
      
    白霏霏
   
   從遠古
   
    落到當今
   
   從蘇武牧羊
   
    落到文姬歸漢
   
   從王子猷雪夜訪山陰
   
    落到林沖夜奔
   
   從周朝 雪雨霏霏
   
    落到唐代 燕山雪花大如席
   
   從宋代 飛雪似揚花
   
    落到今朝 北國風光,
   
    千里冰封, 萬里雪飄——
   
   雪落在中國的土地上……
   
   雪落在神州的土地上
   
   落在血染的海棠葉上 (2)
   
   雪落無聲
   
   雪落無聲!
   
   
   
   落吧
     
    落吧
   
   旋轉吧
   
      旋轉吧
   
   白霏霏
   
      白霏霏
   
   啊,六月——
   
     飛雪;
   
     冬雪——
   
     春水;
   
   水能載舟,水能覆舟——
   
   還——我——還——我——
   
   還我青山多嫵媚
   
   還我流水再浪漫
   
   還我黃河
   
   還我長江
   
   還我泰山極頂之日出
   
   還我八月錢塘之明月
   
   還我大興安嶺之森林
   
   還我洞庭青海之湖泊
   
   還我眼睛
   
   還我手臂
   
   還我肺葉
   
   還我心
   
   還我動脈
   
   還我靜脈
   
   還我血!
   
   還我不廢江河……
   
   還我橋!
   
   還我――
   
     風
   
    花
   
        雪
   
          月
   
           天!
   
   雪落無聲
   
   雪落無聲!
   
   
   
   落吧
   
     落吧
   
   旋轉吧
   
      旋轉吧
   
   落白整個大陸
   
   落白一個中國
   
   落白——雪
   
   雪落無聲
   
   雪落無聲
   
   雪落——
   
   無聲!
   
   中國無聲
   
   我無聲!
   
   無聲――
   
   有聲!
   
   白霏霏
   
      白霏霏
   
   雪地的秋千
   
   四十五度角的空間
   
     擺動
   
       擺動
   
     時間是風
   
       時間是風
   
   風蕭蕭兮易水寒……
   
   中國啊中國你令我傷心!
   
   與其半死不活地擺動
   
   不如飛越而超生
   
   生——
   
   死
   
   刹那之間!
   
   
   
   刹——那——之——間——
   
     雪
   
      落
   
       黃河
   
         靜
   
          無
   
           聲!(3)
   
   
   
    1988年9月2日淩晨
   
   
   
    (1) (台灣)詩人洛夫的新詩近作《湖南大雪——贈長沙李元洛》發表於今年八
   
   月二十五日《文學報》。
   
    (2)雪落在血染的破碎的海棠葉上,雪是對北方吹來的酷冷的風、對高寒高壓的
   
   無聲抗議,難道歷史總是由人民這樣來寫的嗎?!
   
    (3)“雪落黃河靜無聲”,竟然不幸成了讖語,八九“六、四”,從雪落黃河靜
   
   有聲到雪落黃河靜無聲,這是多么悲壯的一幕啊!難怪法國詩人佩斯寫道:“於是降
   
   雪了……在這裡,散落著串串靜謐的偉大的頌歌”。
   
   
   
   附錄——
   
   
    湖南大雪赠长沙李元洛
   
    洛夫
   
   
    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
    雨雪霏霏
   
   
   
   君问归期
   
   归期早已写在晚唐的雨中
   
   巴山的雨中
   
   而载我渡我的雨啊
   
   奔腾了两千年才凝成这场大雪
   
   落在洞庭湖上
   
   落在岳麓山上
   
   落在你未眠的窗前
   
   雪落着
   
   一种复杂而单纯的沉默
   
   沉默亦如
   
   你案头熠熠延客的烛光
   
   乍然一阵寒风掠起门帘
   
   我整冠而进.直奔你的书房
   
   仰首环顾,四壁皎然
   
   雪光染白了我的须眉
   
   也染白了
   
   我们心之中立地带
   
   寒暄之前
   
   多少有些隔世的怔忡
   
   好在火炉上的酒香
   
   渐渐祛除了历史性的寒颤
   
   你说:
   
   酒是黄昏时归乡的小路
   
   好!好!我欣然举杯
   
   然后重重咳了一声
   
   带有浓厚湘音的嗽
   
   只惊得
   
   窗外扑来的寒雪
   
   倒飞而去
   
   
   
   你我在此雪夜相聚
   
   天涯千里骤然缩成促膝的一寸
   
   荼蘼早凋
   
   花事已残
   
   今夜我们拥有的
   
   只是一支待剪的烛光
   
   蜡烛虽短
   
   而灰烬中的话足可堆成一部历史
   
   你频频劝饮
   
   话从一只红泥小火炉开始
   
   下酒物是浅浅的笑
   
   是无言的唏嘘
   
   是欲说而又不容说破的酸楚
   
   是一堆旧信
   
   是嘘今夕之寒,问明日之暖
   
   是一盘腊肉炒《诗美学》
   
   是一碗鲫鱼烧《一朵午荷》
   
   是你胸中的江涛
   
   是我血中的海浪
   
   是一句句比泪还成的楚人诗。
   
   是五十年代的惊心
   
   是六十年代的飞魄
   
   这时,窗外传来一阵沙沙之声
   
   嘘!你瞿然倾听
   
   还好
   
   只是一双钉鞋从雪地走过
   
   
   
   雪落无声
   
   街衢睡了而路灯醒着
   
   泥土睡了而树根醒着
   
   鸟雀睡了而翅膀醒着
   
   寺庙睡了而钟声醒着
   
   山河睡了而风景醒着
   
   春天睡了而种籽醒普
   
   肢体睡了而血液醒着
   
   书籍睡了而诗句醒着
   
   历史睡了而时间醒着
   
   世界睡了而你我醒着
   
   雪落无声
   
   
   
   夜已深
   
   你仍不断为我添酒,加炭
   
   户外极冷
   
   体内极热
   
   喝杯凉茶吧
   
   让少许清醒来调节内外的体温
   
   明天或将不再惊慌
   
   因我们终于懂得
   
   以雪中的白洗涤眼睛
   
   以雪中的冷凝炼思想
   
   往日杜撰的神话
   
   无非是一床床
   
   使人午夜惊起汗湿重衣的梦魇
   
   我们风过
   
   霜过
   
   伤过
   
   痛过
   
   坚持过也放弃过
   
   有时昂首俾睨
   
   有时把头埋在沙堆里
   
   那些迷惘的岁月
   
   那些提着灯笼搜寻自己影子的岁月
   
   都已是
   
   大雪纷飞以前的事了
   
   今夜,或可容许一些些争辩
   
   一些些横眉
   
   一些些悲壮
   
   想说的太多
   
   而忘言的更多
   
   哀歌不是不唱
   
   无奈一开口便被阵阵酒嗝
   
   逼了回去
   
   
   
   江湖浩浩
   
   风云激荡
   
   今夜我冒雪来访
   
   不知何处是我明日的涯岸
   
   你我未曾共过
   
   肥马轻裘的少年
   
   却在今晚分说着宇宙千古的苍茫
   
   人世啊多么暧昧
   
   谁能破译这生之无常
   
   推窗问天
   
   天空答以一把澈骨的风寒
   
   告辞了
   
   就在你再次剪烛的顷刻黑暗中
   
   我飞身而起
   
   投入一片白色的空茫
   
   向亿万里外的太阳追去
   
   只为寻求一个答案
   
   
   
   
   
   
   
   

此文于2010年06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