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化诗文钞
[主页]->[人生感怀]->[张化诗文钞]->[讀《蜀人贈扇記》]
张化诗文钞
【我的中國心】(完整附錄版)
·新月.中國
·讀《蜀人贈扇記》
·雪落無聲
【大陸人的鄉愁】
·大陸人的鄉愁
——
·題記
* * *
·寫給創世紀
* * *
·愛的哲學
·愛的箴言
·自由,愛情
·海和天
·帆和風
·雨中
·愛和荊冠
·
·別十四行
·假如能夠選擇
* * *
·洪水時代
·竹林
·暴風雨
·雕像
·瀑布
·小草
·野花
·我不是……
·我願
·海葬
* * *
·雨霽
·
·我是一匹马
·悲雪
·五弦琴操
·長久沉默之後
·海峽
·冬天降臨
·飄水花
·嫦娥奔月
* * *
·道路、橋、窄門
【慎終追遠】
·紀念屈原
·紀念苏东坡
·拜謁中山陵
·溪口行吟
·祖父三年祭
·哭 亡 父
【詩雜編年】
·他沒有名字
·月下放歌
·小溪
·人生哲學
·顛倒奇想
·無題
·我的墓誌銘
·?感
·夢啊
·雨中煙囪
·黃荊山志感
·月下獨坐
·中秋明月
·睡眠皇圖
·夏啊,回來啊!
·赤壁夜話
·赤壁月歌
·初夏之夜
·夏月夜談
·我的自白
·詩 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讀《蜀人贈扇記》


    讀《蜀人贈扇記》
   
    ——遙寄余光中先生兼寄流沙河先生
   

   
    共看明月應垂淚,一夜鄉心五處同。
   
    ──唐·白居易
   
   
    海峽寂寞仍未有歸期
   
    我在這頭,你在那頭
   
   
   
   問今夜的風,從何處吹來
   
   問一紙小小的摺扇,問一闕
   
   《蜀人贈扇記》(1) 動地的哀歌,今夜
   
   是怎樣的對岸?1984,山國的中秋,
   
   天府的明月,為何竟亮得又圓又大又感人?!
   
   蜀國杜鵑,深山鷓鴣,兩岸猿聲,北國石獅,都啼血了!
   
   當真,一個奇跡難現,一紙小小的摺扇,竟扇出
   
   一闕《蜀人贈扇記》的哀歌,一闕《蜀人贈扇記》的哀歌
   
   竟感動,一輪月華也俯下身來顫抖地傾聽!
   
   有月的地方就有人想家,有水的地方楚歌就響起──
   
   響起一塊飛不動的“望鄉石”,響起一場五千年的流星雨(2)
   
   劃然飛下,滿天星斗,四海月華,五湖雲煙
   
   都化了斑斑點點的血,紛紛然而灑下
   
   汩汩然而流下,瑩瑩然而淚下!
   
   
   
    你在那頭,我在這頭
   
    海峽茫茫沒有岸
   
   
   
   我真害怕,今夜,又將是難以成眠
   
   這沉沉的霧,夜的盡頭多長,多難熬喲!
   
   你,饕餮地圖的詩人,聽兩管音樂的詩人
   
   他,做過馬馬的詩人,啃噬過鋸齒的詩人
   
   你,在無數首詩裡歌唱那位望白了鬚髮的詩人
   
   他,從十幾歲就宗愛那位快樂而又風趣的詩人(3)
   
   對影成三人,重九登高,中秋感舊,不應有恨,
   
   渺渺兮予懷,關山難越,你的血,我的血,他的血——
   
   血在合唱,隔著九百年的時間,隔著八百里海峽——
   
   無聲而又有聲地激蕩,吸引,撞擊,共鳴!
   
   終於,一刹那間轟開了,久久禁錮中國的閘門——
   
   中國的眼睛,中國的心,長江──黃河,黃河──長江
   
   一腔腔熱血,滿江湖秋水,望不穿的秋水,淚水
   
   止不住地暴噴,止不住地奔流呀!
   
   
   
    海峽遙遙仍未有歸期嗎?
   
    我在這頭,你在那頭
   
   
   
   今天,我冒著多雨的季節
   
   正在蘇東坡的家鄉,探訪蘇東坡的人
   
   我從“亂石崩雲,驚濤裂岸”的地方啟程,前來朝聖
   
   前來朝拜我多年渴仰的詩星,黯然銷魂,我多舍不得喲,
   
   我將要穿過,最後的三峽,又回去憑吊,我那片古戰場——
   
   這人生,這旅程,這家國,為何總是這麼多圈圈,圈圈?!
   
   你在環海上圈圈,他在紙扇上圈圈,我在古戰場圈圈——
   
   海棠葉殘,金甌角缺,我的可愛可哀的破碎的中國啊——
   
   深深一刀,傷有多深?一隻喑啞閹雞;一隻報曉雄雞?——
   
   什麽時候──你——啄破這個殷紅、堅硬而又封閉的蛋殼
   
   仰天啼鳴
   
   沖天一擊!
   
    月輪兒愁瘦了
   
    淚珠兒流盡了
   
    中國結喲何時解?
   
    中國圈圈何時了?
   
   何須問風,這世界難道,總由那風來統治嗎?!
   
   這是什麼时代了,這個世界應該是屬於人的啊!
   
   
   
    你在那頭,我在這頭
   
    海峽淺淺,豈能沒有岸嗎?
   
   
   
   如果我是只精衛,我就去把八百里海峽填平
   
   如果有奈何橋,就讓那橋把八百里海峽跨越
   
     何苦此恨綿綿無絕期
   
     何苦天若有情天亦老
   
       峨嵋山月
   
       鄜州月
   
       詩國的在天之父,秭歸的月
   
       大江東去滔滔的月
   
       大陸的月
   
       台海的月
   
   一夜鄉心,超越了時間和空間,超越了生與死
   
   創造一輪又大又圓又亮的太陽般的明月
   
   把蜀道照亮,把川江照亮,把八百里海峽照亮
   
   把這個地球照成一幅咫尺輿圖
   
   把這個世界照成一個有情的天下!(4)
   
   十五的月兒十六圓,君問歸岸應有岸,君問歸期會有期——
   
   時間已經不多了!再回頭,吾歸何处?!歸去來兮,田園將興;
   
   田園將蕪,胡不歸?胡不歸喲?胡不歸?!
   
   
    1987年中秋夜 於 蘇東坡故鄉
   
   
   
    (1) 四川詩人流沙河將一把素紙摺扇,輾轉托香港黄維梁先生面贈台灣詩人余光中,余光中因扇興感,寫《蜀人贈扇記》詩,并附信一紙,轉寄流沙河,詩和書信已在十月六日《人民日報》上發表。
   
    (2) 由於北方游牧民族的鐵騎突進,和蘇俄、日本的瘋狂入侵,中華民族的歷史就是一部從北向南的遷徙史、飄泊史。五千年的流星雨,不正是形象地表現了一部中國歷史嗎?我們炎黃子孫該如何揀拾中華歷史的碎片呢?!
   
    (3) “你”,余光中。“他”,流沙河。他们雖有各不相同的經歷,但都非常宗愛宋代大詩人蘇東坡。
   
    (4) 湯顯祖:唐是有情天下;唐以後是無情天下。
   
   
   
   
   附錄1——
   
   
    蜀 人 赠 扇 记
   
    余光中
   
   
   
      ——问我乐不思蜀吗?
   
        不,我思蜀而不乐
   
   十八根竹骨旋开成一把素扇
   
   那清瘦的蜀人用浑圆的字体
   
   为我录一阕《临江仙》,金人所填
   
   辗转托海外的朋友代赠
   
   说供我“聊拂残暑”,看落款
   
   日期是寅年的立秋,而今
   
   历书说,白露都开始降了
   
   挥着扇子,问风,从何处吹来?
   
   从西子湾头吗,还是东坡的故乡?
   
   眺望海峡,中原何尝有一发?
   
   当真,露,从今夜白起的吗?
   
   而月,当真来处更分明?
   
   原非蜀人,在抗战的年代
   
   当太阳旗遮暗了中原的太阳
   
   夷烧弹闪闪炸亮了重庆
   
   川娃儿我却做过八年
   
   挖过地瓜,捉过青蛙和萤火
   
   一场骤雨过后,拣不完满地
   
   银杏的白果,向温柔的桐油灯光
   
   烤出香熟的哔哔剥剥
   
   夏夜的黄葛树下,一把小蒲扇
   
   轻轻摇撼满天的星斗
   
   在我少年的盆地嘉陵江依旧
   
   日夜在奔流,回声隐隐
   
   犹如四声沉稳的川话
   
   四十年后仍流在我齿唇
   
   四十年后每一次听雨
   
   滂沱落在屋后的寿山
   
   那一片声浪仍像在巴山
   
   君问归期,布谷都催过多少遍了
   
   海峡寂寞仍未有归期,恰似
   
   九百年前,隔着另一道海峡
   
   另一位诗人望白了须发
   
   想当日,苏家的游子出川
   
   乘着混茫的大江东去
   
   滚滚的浪头永远不回头
   
   而我入川才十岁,出川已十八
   
   同样的滔滔送我,穿过巴峡和巫峡
   
   同样是再也回不了头,再回头
   
   还有岸吗,是怎样的对岸?
   
   挥着你手题的细竹素扇
   
   在北回归线更向南,夏炎未残
   
   说什么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
   
   对着货柜船远去的台海
   
   深深念一个山国,没有海岸
   
    敌机炸后的重庆
   
    文革劫罢的成都
   
    少年时我的天府
   
    剑阁和巫峰锁住
   
   问今日的蜀道啊行路有多难?
   
   
       1987.9.6
   
   
   附錄2——
   
   
    读《蜀人赠扇记》
              流 沙 河
   
   
   
     余光中这一首《蜀人赠扇记》深深感动我。吟读此稿,
   
   听见自己嗓声颤抖,遂有一个异想跳出来问:“可以在海
   
   峡的这一边发表吗?”我说的是发表,不是转载。互相转
   
   载诗作,海峡两边的报刊早就在这样做了。互相发表诗作,
   
   这边的寄过去发表,那边的寄过来发表,愿以此诗开头,
   
   开个好头。
     此诗的抄稿共四页,白底无格,繁体楷书横写,是经
   
   香港友人黄君维梁转寄来的,前天收到。附信一纸,文曰:
   
   “河兄:蒙赠折扇,挥摇之际,感慨不能自己。奉上这首
   
   《蜀人赠扇记》,不足言谢,聊表故国之思,旧游之情云
   
   耳。匆此即祝吟安。弟光中拜上。 一九八七.九.十二”
   
   信文繁体楷书,却是直写,遒劲端肃,精神进射,堪称钢
   
   笔书法佳品。
   
   
     此诗背景,请说一二,凑凑趣吧。那把安徽泾县制的
   
   素纸折扇,去年初秋托人送往香港,交黄维梁(他是海外
   
   “余学”专家),请他俟机代我转呈给余光中。余光中在
   
   台湾高雄市任职中山大学文学院长,今年五月赴欧出席在
   
   瑞士召开的国际笔会,途经香港,终于收到此扇。扇面有
   
   我去年立秋日恭书的金人元好问的词《临江仙·自洛阳往
   
   孟津道中作》。词云:“今古北邙山下路,黄尘老尽英雄。
   
   人生长恨水长东,幽怀谁共语,远目送归鸿。盖世功名将
   
   底用?生前错怨天公。浩歌一曲酒千钟,男儿行处是,未
   
   要论穷通。”此词我心爱,常挂在口边。自家心爱的,乐
   
   与朋友共,谨遵传统,别无意思。不过涂鸦成癖,疥及白
   
   生生的纸扇,终究也是书生一累。想是同气相求,余光中
   
   不嫌弃,今年八月有信来说:“扇面书法饱满浑厚,严整
   
   之中有变化。时值溽暑,而清风在握,见者索阅,莫不称
   
   羡。”我真高兴,从侧门混进了书法界,捞到“海外知
   
   名”。更高兴的是,一个星期后,又收到这首《蜀人赠扇
   
   记》,多好的诗啊。抛砖引玉,非常“效益”。
   
   
     就其主脉,一般而言,余光中的诗作,纳古典人现代,
   
   藏炫智入抒情,儒雅风流,有我中华文化独特的芬芳,深
   
   受鄙人偏爱。迄今研读七年,芹嗜仍然不改,新潮我肯定
   
   是跟不上了。拙编著《台湾诗人十二家》一书,附诗一百,
   
   二十首是余光中的。拙著《隔海说诗》一书篇幅之半都在
   
   说他。去年又有拙编《余光中一百首》在安徽《诗歌报》
   
   连载。时兴讲学,登台滥竽,我讲的也总是余光中诗。隔
   
   海成了余迷,有啥办法。说“诗不能使任何事情发生”吗?
   
   我不相信。
   
   
     台岛众多诗人,二十年来,乡愁主题写得最多又最好
   
   的,非余光中莫属。“海峡寂寞仍未有归期”的状况不是
   
   正在发生变化吗?为促成此,—变化之发生,岛上的乡愁
   
   诗,报章杂志触目可见,多得很呢,难道没有起作用吗?
   
   诗是文火,能炖烂死硬的老牛筋,当然,得慢慢来。
   
   
     诗中提到的西子湾与寿山都在海峡那边的港城高雄,
   
   可见此诗是在高雄中山大学校园写的。高雄地理位置“在
   
   北回归线更向南”,已人亚热带气候圈。夏天赖着不走,
   
   所以,海峡这边孟昶蜀宫,宫女“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
   
   了,海峡那边高雄校园,诗人还在挥扇,叹“夏炎未残”
   
   呢。手指屈痛了啊,秋风早点来吧。
   
   
     余光中,南京人,少年时期流寓四川重庆,五十年代
   
   之初去台,有诗集十五种,一直任教大学。此诗落款特志
   
   今年九月九日。这天该是他的生日,满五十九。生日动乡
   
   愁,哪能快乐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