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悼朱厚澤]
张成觉文集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朱厚澤

   五四光焰照黔南自由之葩現深山“人生自古誰無死”“三寬”部長美名傳

   (附記)

   驚悉朱厚澤(1931.1-2010.5.9)先生去世,不勝悲痛。

   據網上資料:

   “朱厚澤曾任貴州省委書記, 在中宣部長任上曾經提出‘寬厚、寬容、寬松’,倡導要樹立一種寬容的文化精神,故有‘三寬部長’之稱,因胡耀邦下台去職,被批資產階級自由化保護傘。八九 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期間,任職全國總工會書記處第一書記的朱厚澤,全力支持趙紫陽與首都工人群眾對話,六四後再遭整肅。”

   如同胡耀邦屬於“偉光正”中的異數一樣,朱厚澤在成員達七千萬之眾的中共裡面也是“稀有一族”。但其開明思想卻絕非偶然。除家學淵源---其父及姨母均為王若飛之同窗,肄業於著名教育家黃齊生(王若飛舅父)先生任教的達德學校---之外,其本人也是該校學生,後又就讀於清華大學畢業生在貴陽創辦的清華中學。這些學校無不繼承五四精神,將自由的理念植入學子心田。

   作為中宣部長,朱厚澤應屬任期最短的一位。但他在任上提出的“寬厚、寬容、寬松”,卻如石破天驚,震聾發聵,不僅在80年代中葉大受知識分子擁戴與好評,更必將載入史冊,永垂後世!

   筆者閉塞,記得是1987年才得知上述“三寬”的提法,似乎當時朱已被迫離開宣傳部門了。但此擲地有聲的倡言卻不脛而走,鐫刻在廣大知識界和文化人的心靈深處。

   為表示仰慕之情,2008年筆者曾托友人,將拙著《六十餘年家國---我的右派心路歷程》帶到北京,經某著名雜誌社編輯部轉送朱先生,但卒未能如願。去年11月偶遇訪港的張博樹博士,我再次請托,據博樹回京後告知,已將此事電告朱部長,商定晤面時轉交云。我聞訊雀躍,即冒昧致電朱先生家中,遂有幸得以通話,親聆謦欬。誰料此情不再,思之淒絕!

   此文撰寫過程中,曾致電朱先生住宅,獲其長公子接聽。我請其節哀順變,並讀出上述悼詩致意。慰問生者之餘,亦望英靈安息!

   嗚呼,尚響!

   (2010-5-9)13:58完稿

(2010/05/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