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曾节明文集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性和运势
·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经济繁荣遮不住李光耀的独夫民贼本质
·习近平“反腐”的实质和前途
·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高官寡头为什么迄今不敢打出自由民主的旗帜对抗习近平?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世间不存在不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的所谓资源和环保依凭,根本站不住脚
·只需三项政策,可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解读徐文立(之三):徐文立体察儒家安邦思想的不足之处
·解读徐文立(之四):徐文立对中国明清政治解读的偏差
·解读徐文立(之五):徐文立对满清“尊儒”的误读
·解读徐文立(之六):徐文立对满清“经济成就”的误读
·“邓计生”已导致中国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国二十年内的大趋势
·兴衰成败天注定
· 中国经济文化重心,为什么会在北宋之后转移到长江流域至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透视胡锦涛的政治理念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5/28/2010
   
   今天,胡极权顽固派(“左”)的嘴脸已被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但他到底是哪种顽固派呢?看清胡锦涛面目的人,一般认为他是毛泽东主义者。
   
   这种判断似乎很符合事实,因为胡锦涛是毛时代鼎盛时期培养出来的样板大学生,曾被选拔为清华大学政治辅导员,其“又红又专”的品质是毋庸置疑的,这一点,在其1964年发表于人民日报的剧评《上了生动的一课毛泽东思想的颂歌》1中,集中地体现出来;整个毛时代,胡一帆风顺,基本没有受到迫害和冲击,因此他也缺乏对毛泽东暴政的祸害进行反思的外来刺激;他对西藏示威游行的残酷镇压,与毛泽东对藏铁血手段如出一辙;他上台之初朝拜西柏坡、重提“两个务必”2,高唱“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始终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3;上台后纵容和大力扶持毛左势力;由胡锦涛主导的中共国六十年大庆上,重又排出“毛泽东思想万岁”游行方阵,这是邓小平、江泽民重未做过的事,显然,胡锦涛已经将官方对毛泽东评价,由邓江时期的部分否定,不动声色地改换为基本肯定。高举毛泽东旗帜胡锦涛,在人生和政治舞台上都显出毛泽东主义者的舞姿。
   
   而事实上,胡锦涛根本却不是一个毛泽东主义(以下简称毛主义)者,尽管他高举毛泽东旗帜。
   
   要判断胡锦涛是否毛主义者,先得看毛主义是什么。毛主义是以马克思主义为主干的共产极权信仰大毒株上的一个分支,它主要由不择手段暴动卖国夺权理论(列宁主义)、极权专政理论、个人崇拜和神话理念、领袖独裁理念、以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组成。极权专政、个人崇拜和神化、领袖独裁,在这些方面,毛主义与其他极权信仰(如斯大林主义及其东方版本——朝鲜金家父子的“主体思想”)相同或相通,但毛主义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却是独具特色之处。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按毛泽东当年公开表述的意思,就是无产阶级先锋队 ——共产党夺取政权后,一部分坐江山的当年革命者,会禁不住权力和“糖衣炮弹”的腐蚀,蜕变为新的剥削阶级,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或“修正主义叛徒集团”,因此,共产党上台后,仍然有继续发动革命必要,以清除党内走资派;这种“继续革命”,要 “每七八年来一次”,以保证红色江山永不变色。
   
   这样的“继续革命”固然有“大救星”手中的军队作为保障后盾,但基本上以大批判、大游行、群众冲击党政机关、揪斗党政官员的方式进行;而对付民众中的异议者,则主要采取发动群众“检举揭发(告密)”和批斗的方式镇压,总之,国家机器很少显现于前台,看起来酷似人民革命。这种“继续革命”看起来像是“大民主”,但因为人权的缺失,实际上它是暴民专政,是大专制。
   
   毛泽东“继续革命”的典范,就是“文化大革命”。因此,“文革”,才是毛泽东的灵魂。而缺了“文革”,毛 主义就不再有自成一体的独创性,毛泽东也不成其为毛泽东,而变成斯大林的简单仿效者——乌布利希、霍查、朝鲜金家父子、卡斯特罗一类 的独裁者了。
   
   胡锦涛不是毛主义者,最根本地体现于其反对“文革”的立场中。胡锦涛高度肯定毛泽东的叛乱卖国罪行和一切暴政,却独独否 定“文革”,他公开宣称文革是“十年内乱”4。一个抛弃毛泽东灵魂的人,自然算不上毛泽东的传人。
   
   那么,胡锦涛是谁的传人呢?通过其八年来的表演可以看出:胡锦涛的专制统治,完全通过“公检法”机关、城管、军队等国家机器来进行,而决不敢象毛泽东那样自下而上地发动群众——胡锦涛对群众“防微杜渐”到了连“花鸟”协会、“钓鱼”协会都要审查、连小规模的“愤青”反日、反法聚集都严禁的地步,尽管广大“愤青”昏热地拥护共产党。这种通过国家机器施行的精细严酷专制,与希特勒、斯大林所行的专制类似。
   
   但是,胡锦涛所主导的专制对待民族主义虚情假意,且不具有纳粹专制的外向性,因此两者不具备太多的可比性。胡式专制与同样具有内向性 的斯大林专制更为相似。
   在诸种专制机器中,胡锦涛特别偏爱秘密警察:胡锦涛上台以来,大力扩编秘密警察(即政治警察、“国保”)队伍,以中小城市桂林为例,政治警察组织由江泽民末期的总共几台车,十多号人,至2008年发展到几十台车,上百号人的规模,各城区和市辖十二县都设有大队,市设支队,政治警察机构,已经从邓江时期的公安局的一个科室,扩权至副局长级机关…八年间,中国“国保”队伍扩张十倍不止,在全国国安局秘密警察系统之外,形成了一张更大的、覆盖至县(区)的公安系统秘密警察巨网。
   
   与大力强化政治警察机器同步的是,胡锦涛当局越来越频繁地动用这些穿便衣的“执法者”,愈来愈肆意地监控、跟踪、“陪同”、骚扰、殴打、绑架、折磨、监禁异议人士甚至维权人士和他们的家人,无须任何法律程序,高智晟、胡佳、刘晓波及其家人的遭遇就是典型。罔顾法律地镇压,就是所谓的“专政”了,而胡锦涛所热衷的此种专政,这是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都未采取过的形式。
   
   这种主要依赖秘密警 察营建和维系极权统治的做法,与斯大林神似。斯大林主义由共产经济理论(马克思主义)+领袖独裁(列宁主义)+特务专政三大部分组 成,其中,特务专政是斯大林主义的灵魂。
   
   可见,胡锦涛是一个斯大林主义者。胡锦涛所流露的观点和人文素养也能反映出他是斯大林的追随者:他与普世价值格格不入、人文知识捉襟见肘,却熟读《卓娅与舒拉的故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并能熟练背诵及斯大林著作的某些段落,这反映出他对斯大林的崇拜;他亲自授意炮制并推出批判苏联政治改革的内部洗脑片《居安思危》,下令全党观摩学习,该片除咒骂戈尔巴乔夫外,强调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是苏共扔掉了斯大林“这把刀子”,完全是一副全盘肯定斯大林的论调,这反映出胡锦涛对斯大林的强烈推崇;最能反映胡锦涛本质的,莫过于他于2004年九月十九日在接掌军委主席会议上的讲话(即十六届四中全会)内部讲话,他说:
   
   “管理意识形态,我们要学习古巴和朝鲜。朝鲜经济虽然遇到暂时困 难,但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
   
   胡锦涛并没有说说而已——如一些人想当然地认为这是“讨好左派”的表演,而是在不动声色地苦学:这些年来,经济上国进民退持续进行、专制控制越来越朝鲜化、对军警的优先保障越来越趋向朝鲜的“先军政策”、对“老师”朝鲜,则一反江泽民保持距离的做法,每年斥资二十亿美元大力扶持,一再腔调“鲜血凝成的友谊”、在此次“天安舰”事件中,胡锦涛高规格款待肇事者金正日,在六个邀请国中,中国大使拒不出席韩国总统主持的调查通报会,其袒护朝鲜的姿态十分赤裸且蛮横... ...
   
   朝鲜、古巴的极权独裁者金正日、卡斯特罗,都是十足的斯大林主义者;胡提出学朝鲜、古巴,却不提学习毛泽东思想,可见其真正推崇的是斯大林主义。在胡锦涛眼里,毛泽东的“文革”削弱了共产党,而斯大林同志却是纯洁的、没有任何错误的。胡锦涛之学朝鲜、古巴,当然是要把中国拖到斯大林的轨道上。
   
   既然不是毛 主义者,那么为什么胡锦涛会象华国锋那样高举毛泽东的旗帜呢?这完全是为了权力。毛泽东,而非斯大林,是中共权力“合法性”的 象征,因此,任何形式的倒退,都必须把毛泽东举得更高。
   
   
   
   胡锦涛不是毛泽东的传人,并不意味着他对专制统治的追求在毛泽东及其信奉者之下;胡锦涛严禁一切自主的结社、组党、集会、游行、示威,甚至禁止五人以上的上访;胡锦涛严密地钳制媒体、封锁过滤互联网、手机短信…胡记中共政权统治之专制,为三十年来空前,某些方面甚至比文革有过之而无不及——对于异议行为, “文革”期间的事后的镇压虽然更为残酷,但当时民众却可以自由成立组织、并拥有“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自由…今天,如果没有互联网技术(当局无可奈何)撕开一些缝隙的话,胡锦涛所崇尚的这种专制,其严酷性直可以和上世纪五十年代相比。
   
   胡锦涛对斯 大林模式的追求,注定以悲剧收场,原因很简单:在累累罪行的重压下,对清算的巨大恐惧,必然会驱使一个平庸的独裁者竭尽全力地压制新 生力量的崛起;而一个并没有权威、且声望日趋狼藉的平庸独裁者,是注定压不住新野心家窜升的巨大能量的。
   
   胡锦涛虽然对老百 姓心狠手辣,但他一没有斯大林的能力和历史机遇,二没有金正日的封闭条件和清洗党内异己杀气,在这种情况下,他学习朝鲜、 古巴的结局,必然是自己被淘汰出局。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一〇年五月二十七日星期四中午于曼谷寓所
   
   注1:该文为音乐舞蹈史 诗《东方红》的剧评,发表于1964年十月六日《人民日报》第六版,作者胡锦涛当时为清华大学学生;
   
   注2:即“务必 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原话为毛泽东于1949年三月在西柏坡 召开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
   
   注3:为胡锦涛在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一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注4:胡锦涛于 2007年十二月十七日在中共中央党校上的讲话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010/05/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