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曾节明文集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泰国)曾节明
   《北京之春》首发
   网址: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140/2010430151259.htm

   
   近年来,国内毛氏左派越来越活跃,他们公开纪念毛泽东、批判党内“资改派”(以邓小平为首)、政改派(以胡耀邦、赵紫阳为首)、炮轰自由派知识份子,很少(并且越来越少)受到当局打压;毛氏左派的网站也鲜受封锁。非官方的毛氏左派组织“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和“中国工人党”于2008年毛泽东诞辰日和2009年先后公开成立,在全国发展组织:“中国工人党”更于去年年底,在政治高压下的北京召开代表大会,集体参拜毛泽东纪念堂,其行为未受当局任何骚扰;毛氏左派甚至对在位的温家宝口诛笔伐,直斥其为“赵紫阳余孽”,公开要求温下台,这些公开声讨当权者的言行也意外地未受追究。
   
   这与国内民运份子、自由派异议人士遭到愈来愈严密的监控和打压的境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毛氏左派的境遇与江泽民时期倍受压制的境遇对比强烈。按中共当局的专制标准,“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和“中国工人党”是典型的“非法组织”,居然能在大倒退的政治环境里享受近乎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待遇,若没有党国一把手的特别庇护,这是不可能的。
   
   胡锦涛对毛氏左派的纵容浮出水面。
   
   本身就是极左党棍的胡锦涛,眼见毛氏左派的“群众基础”,企图纵容和扶持毛氏左派,以打压自由民主派、排挤党内官僚资本派,以维持一党专制并扩大自己的权力基础,这样,即便不能获得类金正日的极权新独裁者地位,也有利于十八大后保持权力。
   
   胡锦涛扶持和纵容毛氏左派,是在走一步险棋:与毛氏左派结盟,固然能够暂时阻断邓式改革的广大受害群体与自由民主派的联系、骗得权力基础的扩大,但同时也会产生以下后果:其一,强烈冲击中共当局的言论、结社、集会钳制机制。胡锦涛既要拉拢毛氏左派,就不能不给毛氏左派一定的自由空间,让其享受言论、结社、集会特殊待遇,这不可避免地就从左的方面开启了冲击专制体制的口子:毛氏左派的公开合法活动,对邓江路线奉行者的公开批判,正部分地扮演着反对党的角色,毛氏左派公开成立“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和“中国工人党”,对中国民间结社组党多少是一个鼓舞…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共当局对言论、结社、集会的禁锢,势必在毛氏左派的冲击下松动。毛氏左派享受的自由特权,势必会吸引广大痛恨中共当局的民众,以“左”的面目反对现政权,令当局难以镇压。继六四屠杀之后,中国反对派的力量,将在毛氏左派的旗帜掩护下再次高涨起来,为变天做好准备。
   
   彻底否定“普世价值”的毛氏左派,居然成为冲垮党专制的急先锋,这听起来难以置信,但现实将会如此。
   
   其二,彻底扫荡邓江路线的话语权威,摧垮中共现政权的“合法性”。
   
   毛氏左派虽然极力隐瞒和美化毛泽东的罪行,但对于中共邓江路线的罪恶,揭露和批判不遗余力、毫不留情,也比较客观和真实。因此,纵容和扶持毛氏左派,等于是大力批判邓小平;胡锦涛自以为联盟毛氏左派能够力保党专制不变色,殊不知中共现政权的“合法性”,主要建立在邓式“改革开放”的基础上,大力批判邓小平,必然会使中共现政权权威扫地、“合法性”加速沦丧。
   
   近年来失业遍地、强拆征地疯行全国,把数以百万计的民众逼迫成现政权的反对者,毛氏左派大力批判邓小平(含江泽民)正引发广泛的、强烈的共鸣,毛氏左派的理论,正为广大“改革开放”的受害者提供有力的批判武器和充足的反抗精神食粮,广大“改革开放”的受害者,也成为强韧生命力之源泉。
   
   如今的中共,共产意识形态早已死亡,因为权贵掠夺式“经济改革”的罪恶,“邓小平理论”和江泽民“三个代表”臭名昭著,中共当权派中邓江路线的奉行者们,其僵腐的陈词滥调,根本不能抵御毛氏左派汹涌澎湃的批判攻势。因此,毛氏左派的活动正在严重动摇着中共现政权根基。
   
   其三,给党内野心家大开夺权之门,将中共的内斗推入难测的险域。
   
   在胡锦涛的力挺下,毛氏左派高干子弟七年来势力大发展,毛远新、毛新宇等人获得了卷土重来的机会;胡锦涛自以为能通过扶持毛氏左派高干子弟巩固权力,岂不知毛远新等人向来视己为理所应当的“接班人”,视胡锦涛等人为过渡代理,对其掌权满心不服;立志要打倒邓小平的毛氏左派高干子弟一旦得势,中南海里,岂有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存身之地?胡锦涛扶持高干子弟中的毛氏左派,更是养虎遗患。
   
   胡锦涛对毛氏左派高干子弟的厚爱,且为投机份子薄熙来所乘,薄熙来大投胡锦涛之左癖,在重庆高举毛泽东像、重温毛语录、推毛共歌曲、发红色短信,率先刮起“唱红打黑”的旋风……在重庆上任以来,薄熙来表现得比胡锦涛还左还“先进”,并且藉此捞足了个人声望;最近,富于胆魄与政治手腕的薄熙来,又以左的面目,把“打黑”的大刀砍向老百姓切齿痛恨的公安官僚队伍,继续捞取如麻辣烫般的炙热民望…薄熙来利用胡锦涛的左癖,煽动民粹,大树特树自己,现在声望已经盖过胡锦涛,这是典型的“功高震主”,胡锦涛对之却莫可奈何,抓不到其任何把柄。
   
   薄熙来以“左”制胜,挑战胡锦涛、威慑习近平、李克强、豪赌十八大,随着薄熙来的豪赌,汪洋、李源潮、胡春华等人都坐不住了…薄熙来装扮出来的左疯劲,激起了一批中共高官的野心欲望,正掀起一轮强烈的风暴,向中共僵腐的接班人制度猛烈袭去。
   
   胡锦涛纵容和扶持毛氏左派,自以为得计,殊不知讲令自己身陷危境、也将中共的内斗推入难测的险域。
   
   其四,加速中共统治集团的分裂。
   
   毛氏左派虽然在草根中有市场,在统治集团内却基础薄弱,因为中共统治集团已经官僚资本化,且邓江路线继承者仍然占据主流,经济体制的过分倒退会引发官僚资本集团的恐惧、损害其既得利益;毛氏左派亦受中产阶层和知识份子群体的普遍反对,因为毛氏左派的主张,严重损害中产阶层的利益和知识份子的待遇。
   
   因此,胡锦涛纵容激进毛氏左派(如文革派),很快就会引发中共官僚资本集团、资产阶层、和知识份子的共同强烈反弹;中共主流统治集团对温和毛氏左派(如中国工人党)的容忍也不会长久,因为温和毛氏左派为分享权力,必然要求党内民主,这就会挑战包括胡锦涛在内的政治局寡头的根本利益——对权力的垄断。
   
   即使从个人利益看,胡锦涛团派与温和毛氏左派的结盟也不会巩固。因为胡锦涛容得了极左,却容不得分权,温和毛氏左派的“无产阶级民主”诉求,与胡锦涛极权独裁的“朝鲜梦”水火不容,双方的结盟,只是暂时地相互利用而已,久必翻脸。
   
   因此,胡锦涛与毛氏左派的结盟,会强烈刺激统治集团中的邓江派寻求儒家等新的统治思想,把他们推上“改旗易帜”的邪路。为了保卫既得利益,邓江派必然会公开抛弃共产党的旗帜、追求新加坡模式的新政权,如果成功,中共也就退出历史舞台了。
   
   即便胡锦涛势力能够战胜邓江派的“改旗易帜”,其与毛氏左派的破裂也会很快到来,一旦胡锦涛镇压毛氏左派,他也就彻底丧失了权力基础,毛氏左派雄厚的群众基础,将会立即转变为民主派的有生力量,孤家寡人的共产党胡政权,很快就会在邓江派残余势力和民主力量的内外冲击下粉身碎骨。
   
   (成稿于2010年3月23日)
(2010/05/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