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中国人,听天由命了?]
喻智官
部分散文和评论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诺奖评委主席为何“谬赞”中国
·当下又现“包身工”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冯正虎的“幸福终点站”在哪里?
·谁把他「造就」成当代西西弗斯
·被人遗忘的六四暴徒
·一只翅膀坚硬的燕子
·四十年残梦依旧
·羊子未了的心愿
·爱尔兰为何否决里斯本条约?
·风骨永存的王若望
·不堪提起的沉重
·改变我人生旅程的刊物
·被马克思主义糟蹋的中国
·尼泊尔民主运动的启示
·文革四十周年祭
·被浮华遮掩下的上海
·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鲁迅“死因之迷”的背后
·故园变色堪嗟叹
·峻法胜于无法
·大陆的“疯狂英语热”
·上海——靠高楼支撑的欲望都市
·关于“支那”语义的一点补正
·道德崩溃在生死线上
·王蒙为什么老羞成怒
·不要陷入民族主义误区
·可悲可叹的“韩素音现象”
·现代“黄祸”
·从李慎之先生死因疑点说开去
·“亲民秀”鼻祖周恩来
·恐怖的“反骨性偏执”
·在毛泽东阴魂下如何忏悔
·中国人,听天由命了?
·爱恨不解恩仇
·从“文革博物馆”到“现代文学馆”
·中国民间政治力量是如何式微的?
·从真诚的虚假到虚假的真诚
·雾霭沉沉“新上海”
·难能可贵的“横竖横”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听天由命了?


   一
   
    这场戏真长,足足有一年多,不,这场戏只演了几天,长的是过程,演员排演的过程。这本不足为奇,这个党对老百姓演了八十年的戏,前三十年如何夺权,后五十年如何霸权,每次党代会就是一场大戏,演到第一主角身子都站不直了,要让观众先离场,也照样锣鼓喧阗的热闹,那是第十次大演。再加六次,如今是第十六场了,再笨的观众也该戳穿他们的把戏了。
    奇的是偏有那么些观众,不仅特别热心还非凡的耐心,对着深不可测的黑幕,一面等开场一面猜测谁将登台,一月半年地议论下去。这些观众大多数在国外,尤其是有些曾经做过幕僚的人,他们处境不甚得意,却不愁温饱,正好找到了写文章的卖点,一篇又一篇写下去,谁会上谁会下,上如何下又如何,连篇累牍不厌其烦,那口气好象他躲在后台看江导演排戏。他们一起头,就引来一场竟猜大赛,各路人马都上阵,看谁猜得准确。

   那一阵上网真不耐烦,离十六大愈近猜谜的游戏愈热烈,心里不由想问“除了等待开演没有别的事可做了?中国人,听天由命了?”
   好了,结果出来了,好几处在为自己猜准了九常委而得意,还有人为江泽民安插了大部分亲信不满。虽然背后充满中共一以贯之的肮脏交易,但至少比外人想象得“平和”吧。兴奋猜测了近一年的人士不觉得被中共“耍弄”,也应觉得无聊吧。
   为什么这样关注谁上谁下,无非希望党内出现更多改革派,最终改变中国的局势。虽然共产党五十多年的治国史殷鉴还在,我们的有些专家学者却常在关键时刻陷入误区,过分强调某些领导的个性,而忽略了共产党的共性,从而有意无意地夸大党内的所谓右派和改革派。
   
   二
   
   文革前一段时间,刘少奇在第一线工作,他推行的经济政策与毛泽东想左,大概可算“右派”或“改革派”了吧。后来因有僭越之嫌被毛泽东打倒,刘少奇在红卫兵面前抖着宪法说,我是按宪法选出来的国家主席,至少是一个公民,不能被非法批斗抄家。这话听起来很正确,他很可怜也很懂法。可李志绥在回忆录里记着,毛主席的警卫员叶子龙准备宣扬毛的“桃色新闻”,刘少奇听到此言说:“这是污蔑我们党,把他拘捕,枪毙。”经周恩来、彭真劝说才没执行。刘少奇不会不知一墙之隔的毛泽东的丑事,即使叶子龙无中生有地污蔑,也不致犯死罪,更轮不上你国家主席来判决。刘少奇为拍毛泽东的马屁如此草菅人命,哪里把宪法放在眼里,和毛泽东有什么两样。再看解放后的历次运动包括打倒为民请命的彭德怀,刘少奇哪一次没站在毛泽东的一边。文革初期,他派工作组去大学,就是制压贴大字报的师生,准备抓一批右派分子。试想,如果毛泽东和刘少奇妥协或毛泽东败北,也会有一场文革,不过是类似反右的形式,再镇压以大学造反师生为主的几十万上百万对政府不满的各界人士。
   到了邓小平时代,确有胡耀邦等几个锐意改革者,但人们却把邓小平和陈云定为改革和保守两派的代表。从两人推行的一些主张看这样说似乎没错,而问题的实质还是权利斗争,其中陈云带着这样的名声死去“最冤”。包括邓小平(他为了升到与毛相同地位,把自己和陈云都降一代)在内的中共建政后的第一代领导人里,陈云既是公认的经济专家,又是有名的“老右”。文革中有一张大字报揭发陈云:六一年去上海青浦县小燕公社调查,他在报告中说,“农民发牢骚:‘蒋介石手里受难、吃饭,毛主席手里蒙福、吃粥。’‘共产党政策条条好,十条有十一条办不到,’”他借农民的话指出党的农业政策的错误,向毛泽东的经济主张发难,即使现在说这样的话也够右了。他还根据物资奇缺的现状,提出对紧俏品实行议价等一系列灵活措施,部分地活跃了当时的萧条市场,是遵循经济规律的先例。这些在毛泽东眼里当然是“资本主义”了,他不久就“养病”息政了。到文革时,他已是死老虎,不然和毛对立的不是“刘邓”而是“刘陈路线”了。
   文革后,陈云和邓小平是仅存的超级元老,原来比陈云左地位又比陈云低的邓小平,占着被毛泽东打倒两次的优势,用“拨乱反正”挤垮华国锋,最后打出“改革开放”的旗子,网罗了一批人才,赢得了所有的民心。待陈云复出,已经没有发挥的余地了,他再说改革开放,也只能沦为李先念、扬尚昆之流,靠依附邓小平生存。他不甘心,就收编对邓小平政策不满的人马和地盘,当他们的山头寨主。当时把陈云和邓小平比作东西太后最形象,西太后邓小平再凶狠,也要让资格比自己老的东太后陈云三分,这种源于寡头间争夺领导权的争纷,远比外化的所谓开放保守和左右派更反映共产党的本质,果然,六四枪声一响,两人立即无条件合为一派。
   
   三
   
   轮到江泽民一辈,情况也类似,不过角色倒过来,江泽民靠镇压六四上台,自然是保守派的代表,而相对开明的乔石资历能力声望都在江之上,当然不会无条件附合他,在外人看来就是改革者了。后来的李瑞还也是,不仅才能超过江泽民,又是问鼎总书记宝座的竞争对手,也不可能处处与江氏咬弦,也被归为改革派了。到了朱镕基上台,更是活脱脱一个中国的戈尔巴乔夫,赢得了海外一片喝彩。按外界的舆论,加上尉建行,胡锦涛再算半个,常委里改革派不占多数,也是旗鼓相当了。
   五年过去了,除了偶尔发出与江泽民不同的声音,这些“改革者”做了什么?如果他们真有推动改革的行动,贪污腐败、贫富差距,工人失业、农民减收等问题就不会日益严重,也不会通过镇压法轮功的恶法。所以出现政治改革不进反退,社会矛盾和危机日益加剧的状况,江泽民负主要责任,其他政治局常委也难辞其咎。
   好心人继续为这些“改革者”辩解,他们面对江泽民的强权无能为力。试问,今天的李瑞还或朱镕基挑战江泽民,比当年彭德怀挑战毛泽东、赵紫阳不屈邓小平还难吗?真有彭德怀胡耀邦那样的良心,就会义不容辞地站出来抗争,真有赵紫阳那样的改革决心和责任心,哪怕辞职也不同流合污。
   回顾八九年以来的十三年,可以看清中共高层的路向,他们从反面接受六四的教训,无论内部分歧多大权争多恶,只要遇到威胁一党统治的基础,马上达成 共识,所以没有人愿冒风险提六四平反,反腐败反到否定共产党时戛然止步,这就是共产党这棵大树烂到根依然不倒的秘诀。
   
   四
   
   十六大后,胡锦涛上台,舆论基本上一致看好,因共产党的不确定性太大,多数文章表达的意思躲躲闪闪,但字里行间还是充满了期待,并希望这些年胡锦涛的四平八稳是迫不得已的韬光养晦。
   对新人报有期许是人之常情,尤其是从毛泽东的绝望时代走过来的人,也看到了中国点点滴滴地变化,虽然横向地和世界上其他国家比,应该羞愧得无地自容。但在乐观前至少应该对曾经有过的盼望做些反省吧:没有人想到华国锋僵化到搞“两个凡是吧”;没有人料到“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在天安门大开杀戒吧;更不会估计到江泽民倒退到用文革的手段迫害一群练功人吧。
   对于至今只显囫囵的模糊面影,不露任何棱角性格的胡锦涛,我不作妄断,有一点可以肯定,将来他如大有作为肯定是共产党史上修行最好的高人。
   你看林彪,除了登场大树特树毛泽东,就是深居简出蓄养精气,熬到接班人地位上了党章,王位已唾手可得了,还是没忍住,在庐山上争国家主席的虚衔;再说邓小平,从党的总书记跌到半个囚人,好不容易熬到咸鱼翻身,党政军大权已一把抓了,重病在身的毛周挨不过这一、两年,以后就是他的天下了,可他就是忍不住,要纠正文革,搞治理整顿,结果第三次下台。这就是敢作敢为的人的秉性,后来邓小平果然重掌中国命脉。林彪不死,也当是这样的人物。
   今日胡锦涛和江泽民的关系远胜当年的邓小平和毛泽东,看看一九七五年的邓小平的干劲和锋芒,胡锦涛的小媳妇样子必定让他感到窝囊,是不是选错了对象?
   胡锦涛也有新行动,这不,去西柏坡朝圣了,什么意思?学毛泽东如何准备掌权,还特别强调毛泽东的名言:务必继续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继续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他不愧在学雷锋年代入党,解决问题首先想到毛主席的教导,他仿佛不知毛泽东自己从来没做到这两个“务必”,也仿佛不懂解救当下共产党腐败这车薪火,“两个务必”连杯水都抵不上。以他目前的处境,不便说只有政治改革才能解民于倒悬,但至少可以不做早已被人唾弃的过时说教吧,对比当年胡耀邦上台引导人们不迷信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是否可以预示胡锦涛今后的趋向。
   
   五
   
   和事先猜测想呼应的是某种事后评论,从周恩来和邓小平辈的留法背景,江泽民和李鹏辈的留苏历史谈起,推测有高学历和文革经历的新常委的未来走向,甚至断言到若干年后留过美的人掌权才会出现政治改革。他们忘了中共早就是没有任何主义和理想的利益集团,周恩来邓小平身上看不到“自由、平等、博爱”的法国精神,江泽民李鹏也没追随俄国搞民主化,而共产党中的异数:真正为国为民的彭德怀、最具改革意识的胡耀邦、赵紫阳、万里学历都不高也没留过学。所以中共最需要的是道德勇气、良知和顺应潮流的政治智慧,和各种各样的背景无关。
   不能说上述猜测和评论过于天真和幼稚,它折射了海外异见和民运力量的薄弱和对自身的无望,只能盼望共产党内出现改革人物,通过他们来扭转中国的局势,其中不乏等待明主招安的心理。
   这就是中国问题的症结,那个独裁政权虽然看起来庞大强暴,其实脆弱腐朽得摇摇欲坠,可惜它的对手更弱,一拨拨受过共产党迫害坐过共产党大牢的人士来到海外,六四后几万到十几万人在各国当政治难民,还有更多对中共不满的留学生和移民,又占有道德和正义的优势,本应是一个巨大的反对力量,可惜就是拧不成一股绳,至今连个象样的压力团体都组织不起来,能不令人嗟吁。
   中共凭实力夺权和掌权,也只承认实力,尤其在六四之后,没有一个凝聚民心的反对派与之抗衡,中共内部不会轻易进行改革。
   所以,有志改变中国现状的一切人士,不应再只注重中共领导层的变化,更应思考自身的力量。要总结民运不振的原因,抛弃一切前嫌和个人恩怨,用献身精神和人格道义作感召,结成赢得海内外民众尊敬的统一战线,为国内被压迫的工人农民诉求,为海外华人的正义力量代言,以自己的实力去威慑逼迫中共走向变革。
   十六大前,我读到全美学自联发表的声明,奉劝江泽民不要再连任总书记,他们干得漂亮,这才是异见人士和组织应有的行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