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雨风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雨风文集]->[雨风:以“爱国”的名义]
雨风文集
·雨风:序
·雨风:彼岸
·雨风:把文字留在2008
·雨风:才女读博难
·雨风:人生百味皆是苦
·雨风:迈步与坚守
·雨风:归心若玉
·雨风:难行能行
·雨风:隐
·雨风:艺者浅思
·雨风:生活杂谈
·雨风:读书偶感
·雨风:向阳花开
·雨风:编织自己的渔网
·雨风:随心所虑
·雨风:心淡如水心平如镜
·雨风:2006最后的出尘
·雨风:与大法弟子们站在一起
·雨风:文化之殇
·雨风:古有王昭君今有汪兆钧
·雨风:浪漫今生
·雨风:今生,浪漫不再
·雨风:历史的悲怆
·雨风:走向共和的省思
·雨风:看“八仙过海”有感
·雨风:天路无为
·雨风:七夕月夜悯人生(一)
·雨风:七夕月夜悯人生(二)
·雨风:七夕月夜悯人生(三)
·雨风:七夕月夜悯人生(四)
·雨风:送给随风奔跑的人
·雨风:真心不傻
·雨风:勇者担当
·雨风:向天下最善良的人致敬
·雨风:“真相”是一把开启众生心灵的钥匙
·雨风:宽恕2007
·雨风:渐无迷
·雨风:她
·雨风:见证·回归
·雨风:之后
·雨风:落叶·蝴蝶·梦
·雨风:夜的悲鸣
·雨风:立秋的雨
·雨风:千年红珊瑚
·雨风:时光与诗笔
·雨风:梦是一场空
·雨风:自然之歌
·雨风:吾乡何处
·雨风:超越
·雨风:传奇
·雨风:有一种苦
·雨风:笔缘
·雨风:以“爱国”的名义
·雨风:慧剑除恶
·雨风:身上印有“乾坤”的孩子
·雨风:除魔
·雨风:忍者品高
·雨风:秋天的畅想
·雨风:且行且悟
·雨风:心路永恒
·雨风:期之以声
·雨风:德艺之境与神韵之美
·雨风:相逢是缘,贵在知遇
·雨风:对神韵的感恩
·雨风:壶中天地,醉看风华
·雨风:清心治本
·雨风:感悟谦卑
·雨风:我爱中国,爱到心疼
·雨风:清明随思
·雨风:我的身边都是天使
·雨风:由“卡廷惨案”说起
·雨风:不在其中
·雨风:宽恕之道
·雨风:大铲车与小平房
·雨风:骑士行脚与诗人云游
·雨风:阳光如初
·雨风:打破缄默勇敢三退
·雨风:致新加坡政府的信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雨风:以“爱国”的名义

    文/雨风
   
    记得1999年5月8日,那天电视台报道了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之后,在中国各大媒体上迅速流行了一句话“霸权主义,强权政治”,致使其成为人人皆知并使用的高频词汇。为了跟上当前形势,正在读初三的我在5月10日参加月考前特意背会了这个词,还读了很多遍生怕把其颠倒显得自己没文化。幸好月考的语文卷子作文部分已明确标明这八个大字,原来我们被要求写一篇关于“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的议论文。那时,青春年少的我丝毫没有怀疑过自己的爱国热情,满脑子都是电视里讲的美帝国主义蛮横霸道,欺我中华儿女,害死了三条无辜的生命。也许是出题老师也看到学生对美国的深仇大恨,帮助我们以文字抒发的方式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吧,当时看到这个作文考题,我真是好生佩服学校的出题速度和教育工作者们对待学生的“仁爱之心”,就这样,我的一腔热血以及对美国的大肆批判充满了整篇文章,最终文章以“理性、激情、干脆”得了个全班最高分,我的“爱国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而这句“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在被我发挥的淋漓尽致,运用的如鱼得水的同时也深深的刻进了我的思想深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张口就来、挥之不去……
   
    十年之后,一日和朋友们聊天,大家打趣地谈到2008年中国人提的最多的一个词,有人说“奥运会”、有人说“汶川地震”、还有人说“藏独”。我一直默不作声,后来朋友问我,你心里的答案是什么?我故作深沉又面带微笑说“爱国”!随后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笑了,还笑的很开心。

   
   
    说到“爱国”,现在的中国人打着“爱国”的幌子到处都可以做文章。仅举两个例子,去年网易博客推出“爱中国,就站出来!参加‘全民上罐,舞动中国’ 活动,秀出你的爱国热情,就有机会登上百事纪念罐!”的活动。乍一看这个活动的措辞都很让人费解,什么“秀出你的爱国热情”,什么“全民上罐”。难道“爱国热情” 也需要秀么?“全民上罐”就表爱国啊?这简直是胡闹,完全沦为商业秀的炒作。最后还是北京大学新媒体营销传播CCM研究中心的网站在2008年10月30 日的案例分享中说出了实话:“以互联网表现为核心,运用诸多电视,线下资源推广打造了本次活动,达到了互动活动的ROL最大化。”现在时过境迁,网易公司可能也觉得这个活动搞得也太不像话了,自己把‘全民上罐,舞动中国’活动的网页删除了以遮人耳目。
   
    另一个关于“爱国”被滥用的例子:2008年北京奥运会被很多人称为“手铐懊运会”,“懊运”实在不假,中国一直不太平,先是三月份“藏独”,然后四月份 “火车相撞”,紧接着五月份“大地震”。懊运之火到处蔓延,网民也很“火”,因为懊运之“火”,网络成了一个非常好的泄愤地,大家迅速转载着被“一致”和被“统一”了的看法,QQ上很多人都将自己的头像换上了“红色的心”,位于长沙的中南大学学生宿舍楼窗外红旗飘飘一片红,从重庆发起的“唱红歌”活动在全国风起云涌,人们通过唱红歌抒发对共产党的感激之情。武汉出现了大学生们举着邪党党魁头像上街游行。总之,从大街到网络,从真实到虚拟,整个中国被笼罩在红色的帷幕之下,刻意营造一个“盛世”的假象。
   
    那段日子,因为“懊火”被抢事件,大学生们群情激愤,把矛头一致对准家乐福商场、CNN电台。我大学时期的班长竟然在QQ群里公开宣称,谁要是再去家乐福,谁就不得好死!语言之恶毒让我不禁一颤,他的此举更让我看清了自己当年被洗脑的稚嫩和无知,可是一个人无知的时候恰恰觉得自己占据了真理,这就非常可怕!反的当成正的,黑的说成白的,这就是共产党的一贯伎俩。在那段民愤被煽动起来的日子里,但凡在网络和街头公开提出一点点不同意见,即刻就会招来口诛笔伐或者是封杀。我自己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那时我就是以本篇同名的文章在网易博客发表而遭到网易封杀的,最后不仅把文章删除还把博客关闭掉了。法国大思想家伏尔泰曾说过“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句话作为一个十八世纪的启蒙思想家的思考无疑是超越时代的,它为民主在理论上划定一个界限,启发人们更深入地思考民主和自由的价值!然而这句话用在没有民主和自由的中国就仅仅是一个浪漫的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事实上,社会之大千,人心之复杂,对于各种问题的不同政见正构成并代表了自由社会的民主和民意。可是令人疑惑的是:对于中国人而言,往往在关键的 “政治” 问题上会变得“单纯”起来,比如在“懊运会”期间穿上印有五星红旗的衣服,换上带五星的红心头像就表明“爱国”,而不穿不换就代表不爱国,如此泾渭分明令人咂舌。其实该做法无非想表明自己和中共立场一致的态度。而秉持民族大义为上和那些真正公正的爱国者们心中却十分清楚:“爱国”的关键不在于外在形式的统一而是你内心对此事件的真正认定。仅针对换五星红心这个事,就有很多人为免遭诛在抱骑墙态度,别人被“一致”了,自己也要表表态度,否则就会被别人视作另类和异端。
   
    爱国本不是一句口号,但在中国常常就是这样会以“爱国”的名义堂而皇之的强奸民意,制造和谐盛世,如此“爱国”只能糊弄一些懵懂无知的年轻人,怎能道破 “爱国”的真谛呢?这好比某屠宰场墙上的大字标语“让我们用三个代表来指导我们的屠宰工作”。我认为爱国是一件很深沉的事情,不可以随便品评,一旦品评,就很容易沦落为一句空话,因为“爱国”本身它就很抽象,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界定。它是属于内心的范畴,是归属道德领域的命题,不可以用利益和表象来衡量,就像信仰一样,不是一个政党从自身利益出发去衡量一个团体的信仰是正的还是邪的一样,爱国同样如此。当年,人们可能说孙中山不爱国,不好好在清政府手下呆着帮着政府改良,却偏偏去了美国宣扬他的民主思想,现在,照样会有人说海外的民主人士不爱国,天天在海外批评共产党,有本事你就回中国干嘛在国外说三道四?它们的道理是一样的。然而多少年过后,人们才会幡然醒悟自己当年的幼稚,就如同十年前的我一样。
   
    试问,作为一个爱国者,你仅仅把“爱国”挂在嘴上,换上看似“爱国”的头像,却在国与国之间耀武扬威的较量中支持一个镇压民众的恶党炫耀它的政绩!诸如我们都知道中共暴政,窃国60十年里杀了8000万中国人,而热爱和平的人们和作为爱国者的你却不敢对中共的暴行说“不”,那这样的人和行为不是爱国,而是真正的辱国!对此哲学家说的好:“人们对于个别人死于非命总是惋叹良久,对于成批杀人的战争却往往无动于衷”。所以在我看来,盲目“爱国”是对爱国的侮辱!以“爱国”的名义牺牲道德成本,在国民人权处境堪忧的状况下去实现一国民族主义的热情、而不是对改善国民精神领域有所裨益、实现世界人民与我国民的平等、自由和尊重,那么这样的“爱国”我们宁愿不要且“警”而远之!
   
    作为炎黄子孙,我们多么希望中国太平、富庶且强大,但是我们又苦于看不清历史与现实中的困惑与荒谬,所以内心必然痛苦。尽管如此,请依然坚定一种信念,就是中国马上将要迎来历史的变革,风云过后,历史会解答你所有的疑惑,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看清形势退出中共!这是走向未来还是被未来遗落的根本性检验!历史的车轮不会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这是觉醒的前夜,也是选择的时刻,请千万不要错过退出中共的机会,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是你人生中最精彩的一页。
   
    人人都喜欢说“爱国”,此刻我也想以“爱国”的名义写下“霸权主义,强权政治”之外的另八个大字,那就是“天灭中共,天佑中华”……
   
   
   ——成文于2008年5月4日 清云流水之家
    删改于2009年11月6日 海蓝书斋

此文于2010年05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