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严家祺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8·2航天时代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中国也应当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克里米亞戰爭與中俄邊界問題
·
海外民运
·
·1993年海外民运大分裂旧文
·《苹果日报》文章《伦敦会见方励之》
·逮捕刘晓波更扩大了《08宪章》的影响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2009-12-25)
·中国民主党人的“千年刑期”
·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釋放王炳章!“釋放”王軍濤!
·嚴家祺:王炳章和時代廣場的鐵籠
·王炳章朋友遍天下,我们的心因王炳章的苦难而滴血
·维权律师是缔造中国法治的中流砥柱
·严家祺: 维权律师是缔造中国法治的中流砥柱
·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
·刘晓波和08宪章的精神永垂不朽!
·刘晓波永远与08宪章不可分离
·輓聯配空椅大華府公祭劉曉波
·刘霞的诗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第十三節 寬鬆 寬厚 寬容


   

以下章節來自高皋 著:《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三頭馬車時代》(纽约 明镜出版社2009年出版):


   

   由於經濟形勢欠佳,貪腐和各類犯罪猖獗,當政者忙於應付,顧此失彼,不經意中只得放鬆政治思想控制,而此次為扭轉經濟發展的頹勢,必須加大開放的力度,又無形之中為自由化開大了方便之門。因清理精神污染而不得不收斂的思想理論界人士,經過一年多的蟄伏、喘息,慢慢緩過勁來,與一直為改革開放出謀獻策的經濟學界同舟共濟,為更新理論大膽探索,並與新聞出版界通力合作,擴大販賣自由化產品的市場。
   這次自由化的訊號應當追溯到1984年底。當年10月召開的十二屆三中全會鼓起了全面改革的風帆,形勢逼迫理論突破傳統的思維模式,但僵化的馬列教條以及清除精神污染導致了倒退。在呼喚思想自由的關頭,胡耀邦的長公子胡德平發出《為自由鳴炮》 的聲響,為「自由」鳴鑼開道。《人民日報》社又率先公開提出不能要求馬克思、列寧當時的著作解決當前所有的問題 ,也就是說,馬克思列寧主義有很多理論業已過時,這對理論界無疑是一次大鬆綁,加上胡耀邦通過作協第四次代表大會對創作自由的鼓勵,鼓吹自由思想、自由創造作的重頭論著紛紛登場亮相。
   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科教文衛委員會副主任的胡績偉則開始主持起草中國新聞法,以期用法律手段保障新聞自由,促進新聞自由。
   一時間,新聞自由成了廣受關注的社會話題,新聞報導愈現廣泛、真實、深入、感人,許多見解不凡的理論探索躍然報刊,發人深省,亦引起某些意識形態主管的警覺,他們非常清楚,一旦有了真正的新聞自由,他們失去的將是控制輿論的自由,也就失卻了他們存在的必要。需要有人出面替他們作惡人。
   1985年2月8日,胡耀邦在中央書記處作了《關於黨的新聞工作》的長篇發言,以黨和政府同人民的利益是一致作命題,把新聞事業稱之為黨的喉舌,從根本上否定新聞自由,一反他既往的坦誠開明,在扼殺新聞自由上大加發揮。隨後,著名記者陸鏗專訪胡耀邦 ,在談到海內外對這篇講話一片譴責時,胡耀邦列舉了新聞界在浮誇風肆虐的大躍進時代所起的推波助瀾,甚至火上加油的作用來辯解。顯然,這篇講話包含著胡耀邦對出現改革失控的當時,新聞界的不恰當鼓吹可能引致揠苗助長惡果的擔憂;不過,從胡耀邦一貫的品行為人看,其間或許包含更多的是來自「左」邊的壓力,迫使他必須冒天下之大不韙挺身站在扼制新聞自由的第一線。
   新聞界不得不放低姿態,佯作收斂。
   鑒於經濟形勢對理論更新的渴求,理論工作者只得繞開新聞自由這一命題發揮影響力。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提出,應當創造一個比較寬鬆的環境,以有利於經濟改革措施的實施 。理論界人士紛紛出手,從學術開放、學術自由、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角度,衝擊僵化教條。
   胡耀邦講話尚不足半年,幾次撞過險境的中宣部長「左棍」鄧力群終於在7月被思想開放,頗有素養的胡耀邦愛將朱厚澤取代。雖然胡喬木、鄧力群的職位仍在中宣部長之上,到底不是「現管」。
   默默無聞上任的朱厚澤,堅定又毫不張揚地為新聞和理論界鬆綁。宣傳陣地再趨活躍,報刊上公然提出,改革需要寬鬆的輿論環境,它對改革的成功甚至比經濟環境更重要 ,用迂回術撞擊控制新聞自由的樊籠。
   經濟理論領域中對自覺運用價值規律、完善市場機制、所有制改革等問題公開而大膽的討論探索不僅深化了對經濟改革的認識,也為改革開放政策的完善和制訂七五規劃提供了參考。在第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公佈的五年計劃草案中,趙紫陽便提到,「經濟改革的全面開展需要有一個比較寬鬆的經濟環境」 。
   朱厚澤在開明的胡耀邦和趙紫陽支撐下主導理論宣傳工作,經濟環境和輿論環境漸趨寬鬆,許多角度新銳的議論直攪極「左」僵化,動搖著主控意識形態的胡喬木、鄧力群的「管家」地位,他們豈可作壁上觀?!。
   1. 1985年11月,《工人日報》刊登了一篇署名馬丁的文章《當代我國經濟學研究的十大轉變》,有海外學人評說它觸犯了馬列主義戒條,食洋不化。其實,該文不過是作者對國內眾多經濟學觀點的綜合評述,由於海外對中國式的理論結構不甚明暸導致了誤解。卻讓老「左」尋得了由頭,在文章發表4個月後,胡喬木決定組織人馬對之進行批判,引起經濟學界人士普遍非議,于光遠帶頭反擊,釀成聞名一時的「馬丁事件」。雙方對峙,互不相讓。在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等都倡導在理論和實踐方面要大膽探索開拓創新的大氣候下,朱厚澤希望大家共同創造一種比較和諧融洽氣氛,比較活潑寬鬆的輿論環境 ,鼓勵、提倡理論工作者開展創造性的研究工作,理論界要提倡獨立思考,不同觀點的爭鳴和討論,更要提倡批評和反批評都心平氣和、實事求是、充分說理 。從而結束了「馬丁事件」,給左棍一擊。
   接著,朱厚澤在全國文化廳局長座談會上說,對於跟我們原來的想法不太一致的思想觀點,是不是可以採取寬容一點的態度,對待有不同意見的同志是不是可以寬厚一點,整個空氣,環境是不是可以搞得寬鬆,有彈性一點 。形成了朱厚澤倡導的「三寬」政策。
   「三寬」精神給思想文化界傾注了活力,報刊雜誌,各路人物齊齊上陣,暢所欲言、認為應當將民主擴展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允許有人不用馬克思主義研究問題,允許在法律範圍內公開地自由地討論政治問題,報紙登什麼不登什麼的權力應歸編委或總編輯,讓報紙可讀可親可信,不要動不動就無限上綱上線,打棍子扣帽子抓辮子整人。一時間,報刊體裁題材五彩繽紛,生動活潑。
   新上任的文化部長王蒙不僅為近年在創作中遭受不公正對待的作品和作家討回公道,還支持探索,鼓勵創新,意識流、荒誕、變形、魔幻等西方現代派表現手法體現在不少新作中,用大視野挖掘社會問題和政治問題的報告文學成為一種新的創作模式。
   在探討中國在現代文明道路上的曲折和落後時,不少人為躲避危險繞過政治,尋找文化原因,還形成了一股討論「文化」的熱潮,形式多樣的研討會在各地召開,探究內涵紛繁的文化,特別是中國傳統文化與西方文化的比較和舍取,朱厚澤明確表示,一定要敢於、善於吸收世界各民族的一切優秀文化成果,以利我們自身發展 。
   在「三寬」精神下,1986年對思想文化領域而言,可以說是最自由的一年。
(2010/05/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