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李克强保守无能劣质]
新中华
·六四是邓贼拍板戒严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1983年严打的法制缺陷
·邓贼反右思想源远流长
·李克强不是恰当的常务副总理
·邓贼是罪大恶极的千古罪人
·「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半文盲与十八大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华国锋同志生平》颠覆了邓贼
·中国网络论坛公开批判邓贼思想
·邓贼思想批判: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邓贼思想批判之二:《发展不是硬道理》
·李鹏揭露邓矮狗十大罪恶
·七言诗评邓贼小平
·温家宝再劝汪洋勿添乱
·假若温家宝是总书记
·邓贼成了罪魁,邓家族后代要遭殃?
·借势“六四日记” “双血统”温家宝成为最有实权总理
·面对工潮,王兆国无动于衷
·胡锦涛发动的「媒体战」
·胡耀邦与华国锋关系真相
·胡锦涛发配刘晓波
·控告李鹏诉状及补充材料(1999年)
·胡锦涛早走,中国才有希望
·历史上最大的贪官家族——邓贼家族
·李克强保守无能劣质
·从李克强升迁看中共“团派”的用人标准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中共政治局无权开除陈良宇的党籍和公职
·《大国空巢》全面否定邓贼计划生育
·胡VS温
·胡锦涛,陈良宇 VS 大屁股,小屁股!
·朱厚泽一眼看穿胡比江更坏
·「打错门」反映胡锦涛以黑治国
·1983年邓小平在犯罪!
·纪念辛亥百年活动中的人间百态
·大跃进邓小平罪责难逃!
·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特大刽子手!
·邓小平彭真的反右角色
·说温家宝是影帝的人是在糟践影帝
·邓小平饿死数百万四川人!
·必须杀光邓小平直系血亲!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克强保守无能劣质

方觉
   
   2008年3月19日
   
   去年十月的中共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否决了胡锦涛试图推出李克强做接班人.

   
   今年三月的第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胡锦涛仅能安排李克强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的主要职责是经济管理,对政治方针、高层人事、军队、外交、公安工作和国家安全工作,都没有决定权。今后李克强不可能在中国的政治进程中产生重大作用。
   
   我与李克强是老朋友。一九七八年至一九八二年,我们共同在北京大学读书,那时就建立了政治友谊。1980年底北京大学出现了校园民主活动。此前李克强已去外省实习,两个月短暂的校园民主活动结束后,他才返回学校,没有参与其事。
   
   大学毕业后,我同李克强长期保持了政治友谊。然而,这位老朋友成为典型的保守、无能、劣质的共青团帮派分子。
   

错误处置三次学运

   
   一九八三年秋天,中共高层的保守派大力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当时李克强是共青团中央常委、团中央学校部部长。他特意到自由理念浓厚、民主意识普遍的北京大学举办反对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的座谈会。那时我告诫李克强:反对自由化和清除精神污染是一股维持不了很长时间的政治逆流和意识形态倒退,不必在这方面下功夫。刚刚离开大学课堂不到两年的李克强,竟然要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的荒谬运动里向保守派讨好,展示出他以后参与处置三次学生运动的保守方向。
   
   一九八五年的九一八(即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本同中国在中国东北地区发生军事冲突的纪念日),北京大学发生了以反对日本和反对腐败为两个基本口号的学生抗议。中共高层内的保守派企图利用这次学生抗议,制造批评党内开明派的借口。当时李克强是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分管全国学校团工作,因而参加了对那次学生抗议的处置。保守的国务院副总理李鹏兼任国家教育委员会主任,主管对那次学生抗议的处置。那时李克强受宠若惊地对我谈到:在李鹏主持的一次处置学生抗议的高层会议上,他对李克强的发言很欣赏。会议结束时,李鹏大声说请李克强同志留下.随后,李鹏与李克强就如何处置学生抗议做了单独谈话,形成了更为一致的意见。
   
   一九八六年底,中国一些大学又出现了学生抗议,既批评大学管理不善,也批评中国缺乏民主。当时李克强是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仍然分管全国学校团工作,因而又一次参加了对学生抗议的处置。那时李克强和我讨论过学生抗议,他庸俗地认为学生抗议是幼稚的,是重复性的,是多此一举。他支持中共高层的保守派错误处置学生抗议的做法,他在共青团中央表态拥护中共领导层迫使主张改革的胡耀邦一九八七年一月辞去中共中央总书记职务。
   
   一九八九年四月中国再次爆发了学生抗议。当时李克强还是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还是分管全国学校团工作,还是参加对学生抗议的处置。那年五月李克强给我打电话,不满地谈到:他和中共高层反复劝说抗议的学生返回学校,但是激进的学生们执意不听。在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整个过程中,李克强出于对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以往限制共青团帮派的积怨嫉恨,始终站在镇压大学生和平抗议的邓小平、杨尚昆、李鹏一边,错误地支持制止政治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这是他的政治履历中的严重污点。
   
   六四事件后,独裁者邓小平破格提拔对藏族和平抗议者使用武力并对藏区全面实行高压政策的胡锦涛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违反中共自己的党章和政治规则跨代指定胡锦涛为江泽民的接班人.这种错误安排为形成今天的共青团帮派提供了荒唐的政治基础。
   
   李克强正是六四之后在胡锦涛的全力扶持下迅速上升的共青团帮派分子。
   

铸成五个错误先例

   
   李克强的上升,是由下述5个错误先例铸成的:没有其它方面工作经历的职业共青团工作者充当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的错误先例;毫无经济工作经验的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调任省长的错误先例;两个共青团帮派分子同时担当一个省的省委书记、省长的的错误先例;从来不因重大伤亡事故而受处分的错误先例;团干部谬任副总理的错误先例。
   
   一九九三年,胡锦涛提名在共青团中央缺乏威信和业绩的李克强升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这一提名得到了保守的江泽民的首肯。这一升迁树立了一个没有其它方面工作经历的职业共青团工作者充当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的错误先例:在此之前七十一年的历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都曾长期从事过其它领域的工作,只有李克强从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单薄空洞的团工作。李克强显然是不恰当的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
   
   一九九八年,胡锦涛提名李克强调任河南省长,这使李克强开创了又一个错误先例:省长的主要职责是管理一省经济,与共青团工作风马牛不相及,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调任省长。后来,李克强的继任者、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周强也依照李克强的错误先例调任湖南省长。当然,毫无经济工作经验的李克强不是省长的合适人材。
   
   中国的高级官员普遍厌恶一无所长的团干部出任地方高级职务或中央机关高级职务。安排李克强充当省长是相当困难的。这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胡锦涛的政治盟友李长春出面协助,使李克强得以担任河南省长。这是因为:李长春自一九九零年到一九九七年先后做过7年之久的河南省长、河南省委书记,在该省有不小的影响力。
   
   胡锦涛为了扶持李克强这个不合格的省长,二零零零年特地将自己在西藏的继任者、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奎元调任河南省委书记,以便帮助李克强工作,并为日后李克强升任河南省委书记扫清当地官员的抵制。二零零二年,胡锦涛安排李克强升任河南省委书记,随后将陈奎元提拔为全国政协副主席以示感谢。
   
   李克强没有足够的能力做河南省的最高负责人。于是二零零三年胡锦涛刻意布置另一个团干部-李成玉担当河南省长,配合省委书记李克强。这也是一个错误先例:以往一个省的省委书记和省长,通常不来自同一个政治派系,更没有出现过省委书记和省长都来自共青团系统的露骨的帮派格局。李克强、李成玉在河南同时担当省委书记、省长后,在一些省陆续出现了共青团帮派分子同时担当省委书记、省长的帮派格局,如山西省(省委书记张宝顺、省长孟学农)、陕西省(省委书记赵乐际、省长袁纯清)、青海省(省委书记强卫、省长宋秀岩),等等。这种肆无忌惮使中国的帮派政治恶化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尽管胡锦涛为扶持李克强颇费心血,但是李克强在河南省的六年半时间,毫无业绩,毫无公众好评。李克强主政河南最突出的表现有两点:其一,接连发生公共场所特大火灾死亡事故,凸显了这个团干部完全不懂现代社会管理,完全不关心民众安全状况。其二,竭力掩盖李长春主政河南七年期间错误鼓励卖血采血导致艾滋病泛滥的重大劣迹,不断打压艾滋病维权活动,拒绝妥善救助艾滋病患者及其遗属,凸显了这个团干部缺乏基本的人权观念和人道主义精神,不仅引起了国内人民的广泛愤慨,而且招致了国际社会的严厉批评。
   
   李克强在河南的不佳表现,使他难于在官僚台阶上继续上升。于是胡锦涛谋划将其调任它省以便改头换面。然而,没有多少省愿意欢迎这个无能的共青团帮派分子。这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共青团帮派的友军李长春再次协助,使李克强得以在二零零四年调任辽宁省委书记。这是因为:李长春是辽宁人,曾在辽宁工作了二十二年之久,并且担任过辽宁省长,在该省有盘根错节的人事关系。
   
   李克强到辽宁后依然缺乏工作进步,重走在河南的老路:公共场所发生特大死亡事故,生产场所发生特大伤亡事故。李克强在辽宁处理接连发生的特大事故的主要措施是:充分开动党政机器、警察力量、武警部队,封锁事故消息、禁止媒体采访、隔绝事发现场,控制受害人家属,以便最大限度减少惨烈的重大死亡对自己仕途的不利。这是经典的陈旧的共产党官僚作法。
   
   几年前,山东省发生过一起特大海难,当时的山东省长(李春亭)受到行政处分。二十几年前,一架海上石油钻井平台发生特大伤亡事故,当时的石油部部长(宋振明)被撤销职务,分管石油工业的副总理(康世恩)受到行政处分。但是,河南省和辽宁省接连发生数以十计数以百计人死亡的特大事故,李克强从未受过任何处分,更没有失去职务。这是胡锦涛蓄意袒护不负责任的李克强。这种蓄意袒护同样制作了一个错误先例:自李克强从来不因重大事故而受处分,后来很多共青团帮派的省委书记、省长也随之不因重大事故而受处分,如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不因死亡一百多人的矿难而受处分,山东省长姜大明不因死亡将近三百人的矿难而受处分,湖南省长周强不因死亡几十人的塌桥事故而受处分,等等。胡锦涛大量包庇严重失职的共青团帮派分子,使得对高级领导机关和高级官员的问责荡然无存。如果就一系列特大伤亡事故对李克强问责,如果按文明国家通行的问责标准行事,李克强早就下岗了。
   
   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至今五十九年,中国副总理中从来没有过共青团干部。李克强自一九八二年一月大学毕业直到一九九八年六月,在共青团系统连续工作长达十六年半,其间没有参加过改革开放,没有从事过政府行政,没有领导过经济工作。今天李克强代表了团干部谬任副总理的错误先例。李克强在国务院必将是滥竽充数、一事无成。
   

二流人物两次挫败

   
   胡锦涛试图推出李克强做接班人被否决后,整个共青团帮派在政治上十分紧张:这一否决标示出共青团帮派将在胡锦涛退休后衰落。而且共青团帮派十分清楚:李克强出任国务院副总理也是不称职的,也是不受欢迎的。所以,在新一届中国政府的第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当西方记者向李克强提问时,中方主持人竟然违反记者招待会惯例,阻止提问,佯称只有总理温家宝回答问题。这并不是主持人自行决定,而是最高领导人事前规定:防止李克强的保守、无能、劣质过早曝光,防止胡锦涛在接班人问题上的失败被媒体追踪。胡锦涛连让李克强回答西方记者提问的胆量都没有,可见共青团帮派底气不足!
   
   李克强在二零零七年十月的中共十七大失去接班人前景,并不是他的第一次政治挫折。早在一九九二年十月的中共十四大,处于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名单的李克强在差额选举中落选。这反映出中国多数高级官员对缺乏业绩的团干部不公平地高速升迁十分不满。连区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也不愿意给团干部,怎么会给李克强接班人的位置!连区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都选不上的李克强,有什么威望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